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鳳傾天下:毒醫大小姐
鳳傾天下:毒醫大小姐 連載中

鳳傾天下:毒醫大小姐

來源:google 作者:答非所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海帝溟訣 鳳九歌獨孤 古代言情

雲國與星落國的戰場上,一個紅衣女子帶着五歲的小奶包,看着被俘虜的戰王,紅唇輕啟:「前夫,請多指教!」作為一陸之主,鳳九歌以雷霆手段在大陸上揚名了被感情傷過的人,能否會打開冰封的心,接受新的感情?那個偷偷摸摸進她房間的神秘人又會是誰?鳳九歌在這個世界會有什麼奇遇?她能否解開體內封印,還世界一個安寧?她們的故事不會中斷,而鳳九歌的旅程才剛剛開始……【古言+玄幻】展開

《鳳傾天下:毒醫大小姐》章節試讀:

司昭的天賦還是不錯的。

用了一天才把三字經能磕磕巴巴的背下來。

寫倒是沒問題。

字很好看。

晚飯的時候,院子里坐了一大堆人。

「這是什麼鍋啊?好精緻啊!」

江凝雪看着火鍋,好奇寶寶上線了。

「銅火鍋。」司瑤正在配蘸料。

沒找到底料,她只好用相近的東西替代了。

其他人都不懂,只好看着司瑤一人忙活。

司瑤配了清湯和麻辣。

每個人的口味都不一樣,她只好分開了。

畢竟她喜歡吃辣的。

接下來就是煮菜了。

幾人就像是好奇寶寶一樣,看着司瑤在銅鍋底下生氣了火,感覺一臉驚奇。

好神奇啊!

司瑤坐了下來,等着火鍋沸騰。

江凝雪也看着火鍋,「瑤姐姐,這火鍋你什麼時候準備的?絕對不是今天做出來的。」

司瑤看見水沸騰了,「就是今天做好的,給鐵匠準備好圖紙就行了,哪裡還用得着那麼麻煩。」

江凝雪目瞪口呆。

做這個玩意兒至少需要一天的時間吧?

咋這麼快?

江凝雪忘了司瑤是什麼時候出門的。

又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司瑤自顧自放着菜,其他人一一效仿。

司昭倒是坐在板凳上,看着火鍋流口水。

「夾菜吧!」

司瑤一個勁兒的往碗里夾肉,然後又拿起另一個碗夾菜。

夾完後司瑤把肉和菜交錯放在一起。

最後把碗放到了司昭的面前。

「你躲在那兒幹嘛?不想吃,我就不給你留了。」

司瑤吃着肉,淡淡道。

「別,別,我來了。」

一道身影直接坐在了江凝雪的身旁,直接拿了司瑤旁邊的碗後夾了一塊肉放進了嘴裏。

「哇,大師姐你的廚藝比以前好多了,好好吃。」

司瑤夾東西的筷子一頓,臉色不好看,「照你這麼說,我以前做的飯不好吃了?」

「不不不,您以前做飯也很好吃,雖然沒看見師姐您親自下過廚,不過師姐的烤肉是真的超級好吃。」

說完,男子低頭扒飯。

他生怕說錯話了。

吃完後,小玉和幾個丫鬟負責收拾碗筷。

「大師姐,師父他老人家雲遊四海去了,您看……」男子坐在一旁變得拘謹起來。

「能不能……回山啊?」

司瑤把玩着男子的扇子,「回去幹嘛,山上不是有二師弟掌管嗎,再者說了你們沒了那老頭,你們就盡情的玩吧,又沒有人管你們,更不會有人每天在你們屁股後面跟着讓你們種藥材分藥材了,豈不美哉。」

「這……」男子一臉為難。

「師父帶着師娘過二人世界去了,臨走前留下了一張藥方,讓我們配出來,可配了兩個月愣是沒成功,這不向大師姐求救來了。」

「十一師弟,讓我指點你沒問題,不過這指點費該怎麼算?我總不能免費教你吧?」

司瑤伸出手,似笑非笑地看着十一師弟。

「給,這是師父私藏的毒方,我給你抄過來了。」

十一師弟從懷裡拿出了幾張紙。

司瑤接過,認真的看着。

「還可以。」

「藥方給我。」

十一師弟拿出藥方。

司瑤一看,臉色十分怪異。

「老頭臨走時還說了啥?」

這藥方……

那老頭故意的吧!

「說什麼這藥方製作出來後,要親自試試,然後把癥狀寫下來。」

十一師弟感覺司瑤的表情有些怪異。

難道這藥方有什麼問題嗎?

「大師姐,藥方有問題嗎?」

十一師弟現在不太確定這藥方到底有沒有問題。

司瑤疊好藥方,「十一師弟,你知道這是什麼葯的藥方嗎?」

十一師弟搖頭。

司瑤湊近十一師弟耳朵旁,小聲嘀咕。

十一師弟的臉刷一下紅了。

「大師姐,我先走了,有時間我再來看你,告辭。」

十一師弟拱了拱手後,直接風也似的跑了。

司瑤看着跌跌撞撞十一師弟,搖頭失笑,「還是太年輕了。」

隨即親了一口藥方,「這藥方歸我了,哈哈哈……」

這麼損人的藥方,她要好好保存。

江凝雪、帝溟訣等人一臉懵逼。

到底發生了什麼?

……

……

某處雲霧飄渺的山頂上,一座小庭院坐落在那裡。

山門處幾個男女拿着掃帚在掃地上的積雪。

「三師姐,十一師兄都去了二十三天了,怎麼還回來?該不會出事了吧?」

一個十五歲的小夥子看向了身旁的女子。

「不知道,十一師弟貪玩,希望不要惹禍就行了。」

三師姐憂心忡忡的。

大師姐生性冷淡,況且都已經十幾年沒回來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幫他們。

「他要是敢惹禍,看我不把他打成豬頭。」

五師兄開口了,還惡狠狠的打了幾下掃帚。

「五師弟,要文雅一點兒,應該把十一師弟打的連他娘都不認識才行。」

七師姐握着小粉拳。

五師弟:受教了。

其他人:你說的這是人話嗎?

「七師姐,我跟你無冤無仇的,為何要打我?」

十一師弟剛上山就聽見了七師姐的話,本來高興的臉一下子變得幽怨起來。

他招誰惹誰了?

一個個的都想打他。

他不是鐵不是鋼,不抗揍啊!

「十一師弟,你見到大師姐了嗎?她過得怎麼樣?是不是還和以前一樣,很漂亮?」

「對啊,大師姐現在住在哪兒?有沒有成親?」

「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很熱鬧啊?」

「你有沒有勸大師姐回來啊?」

十二個人就像是加特林一樣,一大堆問題接踵而來。

弄的十一師弟都暈了。

「停!」十一師弟舉起雙手,大喊,其他人應聲而停。

「你們這麼多問題我要先回答哪個?」

「我來問。」二師兄站了出來,其他人點點頭。

「第一,大師姐現在在何處?有無成親,是否安康?」

「大師姐現在在雲國江家,已成親,孩子都五歲了,過得非常非常好。」

其他人一聽,鬆了口氣。

大師姐沒事就好。

沒事就好。

「第二,大師姐有沒有幫你看藥方?結果如何?」

這問題一出,眾人全都眼巴巴的看着十一師弟。

「我們被師父給坑了,那不是藥方,而是毒方,還是整人的毒方。」

說完,十一師弟進了山門。

「什麼?毒方?你確定嗎?」

三師姐攔住了十一師弟的去路。

「千真萬確,大師姐說了若是不相信可以把葯配出來看看。」

此話一出,全都默了。

他們以為師父留了什麼珍貴的藥方,到頭來只不過是個整他們的藥方。

「全都忙去吧,這藥方不配了。」

二師兄揮揮手,率先走了。

「唉,沒想到啊,竟然是騙我們的,我為了研究出藥方每天朝三暮四的,唉,回去睡覺。」

「三師姐,咱們去看兔子。」七師姐九師姐拉着三師姐直接走了。

「十一師兄,大師姐人怎麼樣啊?我都沒見過她。」

十二師弟是司瑤走後一年才進的山門,自然沒有見過她。

不過他每天都會聽師兄師姐講大師姐的故事。

「小師弟,大師姐這人呢平時冷淡,不愛說話,可護短,若是沒有六師姐和八師兄的事情,大師姐也就不會走了。」

十一師弟拍了拍小師弟的肩膀,隨即一臉失落的走了。

「六師姐?八師兄?他們做了什麼嗎?」

小師弟迷糊了。

六師姐和八師兄在後山練劍呢,雖然見的少,但他們之間的事情,他不清楚。

經十一師兄這麼說,這三人之間肯定有故事。

後山

「六師姐,我先走了。」

「嗯。」

本來練劍的兩人,如今變成了一人。

六師姐也沒了興緻,收好劍之後,回了自己房間,下山回家了。

此山位於星落國和雲國的交界處,山路崎嶇,鮮有人來,誰也不會想到這裡竟然是一個山谷。

更不會想到這裡會有人居住。

星落國平安城

司家

「老夫人、老爺、夫人,二小姐回來了。」

正在嘮家常的三人一聽,急忙起身,走出了客廳。

「什麼,我孫女回來了,快去走。」

司老夫人拄着拐杖,一臉激動。

「娘,慢點兒。」

在司老夫人兩邊一男一女扶着她。

「我寶貝孫女回來了。」

司琪剛進府就看見了跑出來的三人。

露齒一笑。

「奶奶,爹爹、娘親,我回來看您們了。」

司琪伸開雙手,跑過去抱住了司老夫人。

「好好好,在山上還好嗎?」

老夫人握着司琪的手。

「奶奶,好的很,師父和師娘過二人世界去了,我們師兄弟全都閑的發慌呢!」

司琪扶着司老夫人,邊走邊說。

「你們吶,真是玩心不改。」

司老夫人很高興。

司琪都好幾年沒來了。

她天天盼着司琪回來呢!

可這丫頭就是不回來。

四人進了客廳。

下人倒茶。

「跟奶奶說說,現在你們誰的醫術比較好啊?」

司老夫人認識司琪的師父,她這條命可是人家的那個大徒弟救的。」

「除了師父和大師姐之外,醫術就二師兄、三師姐和十師弟好些,剩下的都是略懂皮毛,不過一般的疑難雜症是可以解決的。」

司琪其實對司瑤很佩服。

不過只佩服她的醫術而已。

其他的無感。

「你大師姐的醫術比你師父還要高明呢,我這條腿就是你大師姐治好的,當時我還看見你師父虛心請教你大師姐呢。」

司老夫人想起司瑤,心裏就對人家很感激。

最後她還沒來的問人家的名字呢,他們就走了。

再也沒有來過。

「是嗎?」司琪看向了司老夫人的腿。

「奶奶,那你記得那時候大師姐是幾歲嗎?」

師父曾經說過,大師姐在山上呆了很久。

並且師父對大師姐很好。

比她們都要好。

「應該是十一二歲吧,那時候那孩子穿着單薄,不過就是不愛說話,我還跟她說話來着,她呢就是一直點頭,倒是行禮這塊我還是讓奶媽教她的,小姑娘還學的挺快的。」

司老夫人想起司瑤就有說不完的話。

「奶奶我跟您說,大師姐救過你,而且她也姓司,叫司瑤,你說是不是跟我們很有緣啊!」

司琪裝作天真的樣子,把司瑤的名字說了出來。

此名字一出來,三個人臉色立馬就變了。

特別是司琪的母親,眼底全是慌亂。

司琪的父親倒是掩飾的很好,不過那顫抖的手出賣了她。

至於司老夫人臉色變得很難看。

「奶奶,您怎麼了?不舒服嗎?」

司琪把三人的表情都看得真真切切的。

司瑤,真的跟司家有關係。

「琪琪啊,奶奶累了,就先回去了。」

司老夫人不自然的站起身,身旁的嬤嬤扶着她走了。

「奶奶慢走。」司琪目送着司老夫人離開。

司琪收起臉上的笑容,看向了自家父母。

「爹爹、娘親,司瑤其實是我姐姐吧!」

這一句說的十分肯定。

兩人臉色非常不自然。

「琪琪,司瑤不是你姐姐,就算她姓司,絕對不是司家的人。」

司琪的母親斬釘截鐵。

「到現在你們還不肯說實話,把自己的親女兒丟掉,卻收養別人家的孩子當親兒子對待,那我是不是也被收養的?」

司琪第一次見到司瑤時,就起了疑心。

經過調查卻發現自己現在的哥哥竟然是父母收養的,而司瑤則是一出生就拋棄了。

「不,你不是收養的,真的是我生的。」司琪的母親泣不成聲。

她丟掉司瑤是老夫人的意思,也是她的意思。

誰能想到司瑤竟然就是老夫人的救命恩人。

而且還是司琪的大師姐。

「不用說了,這件事我不會跟別人說的,但是我告訴你們,我跟司瑤已經結仇了,是我設計把她趕下山的,這一切都是命啊!」

司琪現在覺得自己把司瑤趕下山是多麼錯誤的決定。

在山上司瑤幾乎不來。

除了師父下山去叫之外,他們都沒見過司瑤幾面。

也不知道她一個人是怎麼活下來的。

怪不得她的性格那麼冷淡,都是有原因的。

那她現在享有的一切都是司瑤的。

真是可笑。

本來以為她的父母是天底下最好的父母,現在才發現這些都是假象。

假的。

怪不得司瑤說親情在她眼裡連狗屁都不是,一文不值。

司琪跑了出去。

「夫君~」

「唉,隨她去吧,都是我們欠那孩子的,希望她知道真相後,不要怪罪我們。」

司琪的父親司天嘆了一口氣。

司瑤……

希望你永遠不要知道司家的存在。

「但願如此吧。」

司琪的母親抿唇。

司瑤,現在你應該過得很好吧?

司老夫人的院子里,嬤嬤看着老夫人,心裏也是覺得造化弄人。

「秋華,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

司老夫人是因為第一胎不是兒子,才會決定把司瑤拋棄的。

後來,她的好友戰死了,剩下了她剛出生的孩子,所以她決定撫養這個孩子。

漸漸地司瑤也就拋之腦後了。

司瑤扔掉後,她也沒有派人去找。

當時因為撫養了一個男孩,心裏很是高興。

如今真是孽緣啊!

她的腿竟然是司瑤治好的。

小小的年紀竟然會看別人臉色了。

「老夫人,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後悔也於事無補,希望二小姐不要和司瑤結仇才行,不然這讓我們很難做。」

「是啊,兩人是親姐妹,真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你說該怎麼選擇?」

難道要再一次的處理掉司瑤嗎?

不,她做不到。

於情於理,司瑤是她的救命恩人,若是自己真的跟司瑤翻了臉,就是不仁了。

嬤嬤默不作聲。

大戶人家的思想她是真的想不明白。

為了有個後,把自己的親孫女扔掉,去養別人家的兒子,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

……

第二天早上

司瑤的院子里來了兩位不速之客。

「丫頭,丫頭,不好了,不好了,之前那位老太太的病又複發了,救命啊!」

一個白鬍子老頭,拉着迷迷糊糊地司瑤跑出了江家。

「老頭,就算天塌下來了,不要急嘛,讓我再睡會兒。」

司瑤看着慌張的老頭,一點兒也不着急。

「你這丫頭,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啊,再說了那老太太當初是你救治的,如今你的病人又病倒了,你這個大夫當然去看看了。」

老頭把司瑤推到了馬的前面。

「得了,今天沒有安生日子過了。」

司瑤看着踏雪,翻身上馬。

江凝雪和小玉帶着司昭上了後面的馬車。

帝溟訣和青衣則是充當侍衛。

老頭和他媳婦兒在前面的馬車裡帶路。

兩輛馬車出了城往星落國的方向而去。

「我自關山點酒,千秋皆入喉,更有沸雪酌與風雲某。我是千里故人,青山應白首,年少猶借銀槍逞風流……」

一路上司瑤騎馬哼唱。

其他人都靜靜地聽着。

三天後

司瑤看見平安城三字,有些迷茫。

「老頭,我記得以前來的時候叫月城啊,怎麼改成平安城了?」

司瑤擦了擦嘴。

「誰知道呢。」老頭駕着馬車進城了。

司瑤跟了上去。

司家後堂

「老夫人,常老先生來了。」管家看見正在喝葯的司老夫人,說道。

「快請進來。」

「是。」

管家急忙出去了。

「奶奶,師父來了,你就沒事了。」司琪看着臉色蒼白的老夫人,差點兒就哭了。

「琪琪啊,奶奶沒事。」

司老夫人是因為憂思過重,染了風寒而已。

也不是什麼大病。

「常老先生,常老夫人裏面請。」

屋內的幾人看向了房門口。

看到第一個進來的人時,全都愣住了。

竟然是個小男孩兒。

「老爺爺,快進來啊,人家都等着你呢!」

司昭看見屋內的幾人,連忙退到了房門口。

「你這小子跟你娘一樣,對啥都好奇。」

常山進來了。

後面跟着司瑤和常夫人。

「略略略……」司昭衝著常山扮了個鬼臉後,跑到司瑤的身邊,裝作了小大人的模樣。

「常老先生,近來可好?」司老夫人看了一眼常山後面的司瑤。

屋裡的司琪倒是變得拘謹起來。

她沒想到師父竟然把司瑤也叫來了。

司天看見司瑤時,一愣。

真的跟娘子很像。

司琪的母親玉天瑤也是一驚。

兩人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般。

司瑤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司老夫人的身上。

沒有管其他人。

倒是常夫人來來回回在司瑤和玉天瑤兩人臉上看了許久。

最後瞭然。

這關係……

她還是不捅破的好。

「老頭,看出啥來了嗎?」

司瑤看見常山盯着人家老太太看了許久,忍不住問道。

「就是得了風寒而已,沒啥大問題。」

常山小心翼翼地說了一句。

「你知道是風寒,叫我來幹嘛?我還以為是老夫人的腿傷複發了呢,真是浪費我睡覺的時間。」

司瑤打着哈欠。

「丫頭,有你在保險一點兒,萬一我診斷錯了,不是還有你嗎,這叫雙重保障。」

常山在一旁的紙上寫下了藥方。

「診斷錯了,就說明你學藝不精。」

司瑤走上前。

「老夫人,請您把手伸出來。」

司老夫人看見司瑤就渾身不自在。

慢慢地把手放在了脈枕上。

司瑤把手指放在了司老夫人的脈搏上。

「人老了就應該多笑笑,看開點兒,不然會憂思成疾的。」

留下一句後,牽住了司昭的手。

「老頭,除非天塌下來了,不然不要叫我,我還要教司昭練武呢,時間就是生命。」

常山嘴角抽抽。

你說你要去睡覺不就行了。

還拿孩子當擋箭牌。

「老夫人,最近注意保暖,還有就是心態放平,切忌焦躁,飲食方面不要吃冷食就行了,其他的都沒啥問題。」

「謝謝老先生。」

「舉手之勞而已。」

常山禮貌一笑也走了。

司琪也跟了出去。

「真的很像你。」司老夫人意有所指。

「母親看錯了,只不過是長得像而已。」

玉天瑤說道。

剛才那個小男孩……

是司瑤的孩子吧?

沒想到她竟然已經成親了。

孩子都有了。

為何她看見司瑤那冷冰冰的臉龐會感到心痛呢?

院子里,司瑤吃着江凝雪買回來的包子。

「瑤姐姐,怎麼樣?我祖父家裡的包子不錯吧?」

江凝雪給司瑤遞包子。

「還行。」

司瑤這是餓了,吃的當然比較香。

「嘿嘿,好吃就行,祖父那邊已經收拾好房間了,咱先在這裡住幾天,然後再回去。」

江凝雪看見司瑤吃完了,把自己的手帕遞給了她。

司瑤也沒客氣,直接擦嘴。

這一幕司琪看在眼裡。

心裏有些生氣。

司瑤從來不會接別人的東西。

她之前就給司瑤遞過自己的手帕,可司瑤直接在自己身上一擦,看都沒看她的手帕一眼。

這個女孩兒……

應該是司瑤的朋友吧!

「司姑娘,爺讓我告訴你一聲雲國出事了,天大的事。」

青衣一臉神秘地看着司瑤。

司瑤挑眉,「是雲天駕崩了還是雲海謀朝篡位了?或者是那幾個皇子逼宮了?」

青衣嘴角抽抽,「姑娘你就不能往好處想嗎?」

「好處?」

「是啊,比如說某位大官家裡添丁了或者啥的。」

青衣真希望司瑤能猜對。

「哦。」司瑤恍然大悟,「是不是**開門了?還是青樓里換了頭牌?」

青衣:……

江凝雪:(꒪⌓꒪)

司琪:她好像知道了什麼?

躲在房間里偷聽的幾人:???

「都不是,是雲海率兵出征了。」

司瑤眯眼。

「雲天竟然捨得讓雲海重新帶兵了?這老皇帝能有這麼好心?」

這個結果她是想不到的。

「是這樣的,雲天以雲海那個戰王妃的消息讓雲海帶兵出征的。」

司瑤:???

「有意思了。」

沒想到雲天還不忘利用她。

不過她的感謝雲天。

讓雲海率兵出征。

「姑娘,你有什麼想法嗎?」

青衣是知道司瑤和帝溟訣之間的交易。

「很簡單,老娘我要上前線,你去告訴太子殿下,我需要一個前鋒的職位,有沒有兵無所謂,就算戰死沙場,我也要親手解決掉雲海。」

青衣臉色很難看。

「姑娘,前線很危險的。」

爺,再三強調不要讓司瑤上前線。

《鳳傾天下:毒醫大小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