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風起小山河
風起小山河 連載中

風起小山河

來源:google 作者:吃梨子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蘇白 白小香

每個有都有自己要守護的山河,周蘇白的江山,趙慕年的家國,白小香的書苑,而他們的愛情在風起的時候便已經......展開

《風起小山河》章節試讀:

小香趴在書桌上看着坐在最前面的周蘇白背影,自從上次在思南伯廚房說過最後一句話之後,每次見面都只是點頭笑一下算是打過招呼了,並且一連數日,下了先生的客這個人走得比自己還快,總是先自己一步去到廚房關上門和思南伯研究做菜,終究還是敗在思南伯美食魅力中不可自拔了吧,比起自己這個朋友還要有趣吧,無聊得拿着手中的筆在白紙上亂畫著。

先生好,學生林淳前來報到。

門外一個少年穿着學苑的服制,語氣乖順中帶着些許硬朗,和他的長像倒是很相符,皮膚略黑身姿挺拔,那氣場怎麼感覺和自己兄長白齊顏差不多,都有軍人的氣魄在身上,讓人不自覺的敬畏起來。

找個地方坐吧。

今天是齊苑課白振遠親自教授,小香自是沒有翹課的膽量,看着新同學提着書盒目光環視一周後選擇了自己斜對面的位置。

林淳,你來說說看與君賦中君當如何,與臣該當如何?這是我們剛剛討論的命題。

說話的是坐在最前排最中間位置的李正嘯,這麼多天以來小香還是第一次聽到他開口說話,果然天家之人開口便是驚雷,剛剛他們討論的時候特意避開了君與臣這一段,只討論了其中農生與商生,只是為何要難為一個新同學,還是說李正嘯想藉著他人給父親難堪。

想到這裡小香覺得氣惱不已,父親離朝還鄉的原因她從母親和姐姐那裡多少知道一些,不外呼不想參與黨羽和皇位之爭,只想安安靜靜為盛世培育更多優秀的學者,畢竟在這個多國多邦的年代裏武官多於文官數十倍。沒想到這個李正嘯竟然將這些東西搬到了洛州,爹可忍,香不能忍。

李正嘯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你來回答,君君臣臣,何為君何為臣,你更應該自習論證,不是嘛!

小香氣惱地拍桌而起,一字一字地看着轉過頭眉頭緊鎖的李正嘯,管你什麼皇六子換了入師貼你就是我爹的學生,老師還沒有提問你先拽起來了。想到這些小香並沒有打怵緊緊地盯着一臉無語轉回頭的李正嘯。

周蘇白的眉眼笑得月牙樣彎彎的,背轉身在身後豎起了大拇指。

行啊你白小香,難得的口齒清晰,徐樂溪揶揄道。

爹爹揮手示意小香坐下,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並沒有說什麼,開始繼續講商道論,自討沒趣的李正嘯回頭打算再看看這個公然怒懟自己的小丫頭,原來是想挫一挫林淳的氣焰,警告一下他,沒想到竟在這個不起眼的小丫頭身上吃了癟,轉頭的瞬間正巧和旁邊坐位的周蘇白眼睛對上,周蘇白也聽過這個皇六子的荒唐事,所以對於剛剛小香的攻擊對方,他有些放心不下,一直警惕着對方。

好好聽先生的課吧。

李正嘯看了眼小香,又看了看周蘇白略帶不善的表情,嗔笑着轉正身體,有趣。

在齊暮齋開齋那天他便拿到了所有學生身份信息,看到周蘇白的信息他還是略顯吃驚的,本想好好在這裡跟着白振遠和清言先生學些道理,卻突然多出來一個林淳,不用想都知道是什麼人將他硬差進來的,看來白振遠也是吃了些苦頭,不然怎麼破了剛剛定的規矩,說好一年一關只收20人,自己剛剛慶幸這麼幾天,戰場又再次到來。

周蘇白,林淳,白小香,呵,有趣。

周蘇白拉着極不情願的小香手腕一直拖着向前走,剛剛下課不顧小香想和徐柏遠一起走的想法,硬是將她拖出來陪自己去逛市場。

一路上小香興趣不大的跟在周蘇白身後,被他這個攤子拉着逛逛,那個攤子瞧瞧,一副沒怎麼見過市面的樣子,小香的腦子裏面全都是自己準備了好幾天才組織成功的品茶聚會,白白便宜了徐樂溪這丫頭,一想到自己珍藏的雪松泠露茶心都在痛,那可是好幾百錢一兩的東西,自己找了一年多才在一家店鋪收了十幾兩,就為了今天給姐姐還有柏遠哥哥嘗嘗。

然後剛剛下課柏遠哥哥知道周蘇白邀請小香去逛街市,便找個理由離開了。姐姐喝不了多少,真的是便宜徐樂溪了,一想到這裡看着周蘇白這個始作俑者恨不得給他一拳。

我要買的東西都買齊了,你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嘛,我送你......當作你陪我逛街的謝禮。

看着小香不解的眼神,周蘇白不得不再加上一句,本就是想送些女孩家喜歡的東西,怕她不肯要只能裝作這樣。

不用送我什麼,正好下個月姐姐生辰,你陪我去挑一副釵面吧。

姑娘你看這裡有點翠頭面,珍珠,珊瑚,綠、紅寶石,翡翠釵頭,每副都配二十幾件首飾,看得出倆人非富即貴的穿着,老闆熱情的拿出了十幾套釵面讓小香選擇。

這套翡翠釵頭吧,挑心分心幫我重新做副新的,底面換成金絲的,挑心花瓣換成水粉色翡翠,掩鬢也是一樣的,就是這掛飾着實不好看去掉吧,下個月初十之前做好,送到白府找桔月姑娘就行。

一聽是白府老闆樂得嘴都合不上了,還是第一次給官宦家眷做頭面,做好了以後都是招牌,自然是不敢怠慢。

趁着小香和老闆選釵面的時候,周蘇白一眼相中了一個髮釵,臨走時小香先出門,周蘇白塞了老闆一錠金子,讓他不要出聲,老闆震驚之餘趕緊咬了一下發現是真金,小小髮釵不說,就是支付剛剛那釵面錢也是富富有餘啊。

回去清茆山的路上周蘇白握在手裡的髮釵都快捏變形了,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自己也沒有什麼送釵的理由,生怕小香一口回拒了自己,當時在店鋪里打眼一瞧便覺得很適合小香。

就在這時突然周圍的樹林里有窸窸窣窣的聲響,並且聲音越來越大,感覺距離越來越近,周蘇白趕緊將小香拉到身前,警惕得看着樹林各個方向,小香也聽到了聲音,看着周蘇白緊鎖的眉頭心裏也跟着緊張了起來,畢竟這條山路只通學苑,有人潛伏這裡伺機而動目的已經很明確了,不是自己便是周蘇白。白日里課堂上自己剛剛得罪了李正嘯,以他過往的作風這種事情不是做不出來的,下意識抓緊了周蘇白的衣袖。

別怕有我呢。

話音剛落身後一支冷箭突然竄出,周蘇白拉着小香閃身到了另一側,這一次他乾脆一隻手臂將她攬在懷裡,生怕她被冷箭傷到分毫。

何人?暗箭傷人,即然要死,讓我死個明白。周蘇白大聲喊到。

顯然對面只是領命辦事之人,沒人應答的同時,箭支再次射出,只是這次顯示躲無可躲,兩側數十箭支密布而來,周蘇白立即倆只手將小香緊緊摟在懷裡,頭抵在其耳側,將她埋入懷中抱着周全。

蒼蘭花香更加濃郁了,這是距離他最近的一次,甚至臉頰貼到了他的側臉,自己被他抱得無法動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沒有那麼怕了。

王爺!!

聽到這句話時只感覺抱着自己的周蘇白失重的向一邊倒了下去,耳邊是刀劍碰撞的聲音,一群黑衣人和一 群身着官服鎧甲的人打得不可開交,小香趕緊蹲下身將已經暈死過去的周蘇白抱在懷裡,只覺手上濕乎乎的,抬起扶着周蘇白後背的手已然被鮮血染紅。

宗前從與黑衣人的搏鬥中抽身出來,板正周蘇白的身體,才發現其背部赫然插着四、五隻箭,小香驚訝的說不出話,眼淚一滴接一滴的流了下來 ,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着宗前將箭支折斷,扛起毫無生命氣息的周蘇白將其放在馬背上快馬離開,在模糊的視線里逐漸消失了身影。

周...周..蘇白....

小香,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收拾完黑衣人,生擒了幾人,剩下的全都倒在了白齊顏這個鐵腕將軍麾下。

白齊顏擔心地拉起小白,看着她裙子上都是血跡嚇壞了,仔細看了一圈才發現不是她身上的傷口所致,在周蘇白的保護下,她也沒有破一絲皮肉。

回到書苑的時候所有人都等在了門口,母親看到一身是血的小香當即便暈死過去了,姐姐嚇得話都說不完整了,爹爹臉色也是煞白,就連一直和白小香作對的徐樂溪看到也是嚇得不行,拉着小香檢查了好一陣。

小香一直沒有緩過神來,第一次經歷生死,不對,應該說自己已經死過一次了,是周蘇白替自己去死了,想到這裡小香再也忍不住了,痛哭出聲,癱軟地坐在地上抓着兄長的衣擺一直重複着去找周蘇白,他一定活着,幫她找一找周蘇白。

看着小香這個樣子,再想想剛剛自己抵達時周蘇白為保護妹妹被利箭射中的樣子,趕緊差人尋找周蘇白,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也是一怔,受了那麼重的傷,怕是活着的幾率太低了。

就在這時小香突然站起身抽出了哥哥的佩劍,你還我.....周....蘇白,明明平日里提都提不動的佩劍,此時狠狠抬起朝着站在人群一端的李正嘯砍去......

《風起小山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