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風水靈相
風水靈相 連載中

風水靈相

來源:google 作者:林深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深 楚離兒

因為一個奇怪的APP,我走上了風水師的道路展開

《風水靈相》章節試讀:

我抬頭一看,面前正好是一塊貼了瓷磚的光滑牆面。
透過牆面上的倒影,我看到那個邪祟的腦袋,不知何時站在我的肩膀上,只剩眼白的雙眼,和我默默對視着。
「啊!」
我再度尖叫一聲,拚命想甩開肩膀上的腦袋,卻無濟於事。
邪祟嘴裏發出一陣陰冷的笑意,無數黑色的長髮纏繞過來,將我的整張臉都包裹的嚴嚴實實。
我漸漸感到缺氧,死命扯着臉上的頭髮,卻發現怎麼扯都扯不動。
就在我以為,我要喪命於此的時候,一縷黑色頭髮忽然伸進我的衣服里。
它的目的或許是想把我身體也纏繞起來,卻不想,我衣服里正好藏着那面沾染了百年香火的八卦鏡。
「嗤」地一聲!
那縷黑髮彷彿被火灼燒到一般,閃電般縮了回去。
邪祟發出一陣凄厲慘叫,纏在我臉上的黑髮也快速退去。
那一刻,缺氧已久的我呼吸到一縷新鮮空氣,昏昏沉沉的大腦瞬間變得清明。
我猛然想起死亡頭條里,一個叫「聽瀾本尊」的撰稿人,寫過一篇簡單而又有效的對付鬼的方法。
危急關頭,我顧不上太多,中指塞進嘴裏猛地一咬!
血腥味在嘴裏瀰漫開的瞬間,我把沾着童子血的中指,使勁往那邪祟的眉心一戳!
「啊!!!」
邪祟的叫聲越發凄厲可怖。
她面孔扭曲,雙眼充斥着不甘和怨毒,一眨眼功夫便消失了。
我雙腿一軟,無力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眼下,並不是休息的時候,但我真的沒有力氣了。
邪祟還沒被消滅,她只是畏懼於我的童子血,暫時躲藏了起來,只要給她找到機會,她還是會繼續出手。
頭一遭,我為自己還是個雛兒這件事,感到驕傲!
這時,別墅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阿光的聲音響起,「林先生,林先生你沒事吧,我聽見你在大叫,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眉頭緊鎖着,連着喘着好幾口氣後,才道:「沒事,你進來吧!」
聽到我聲音,阿光推門走了進來。
陰冷月光下,阿光背對着門,他臉微微低着,帽檐遮蓋了他的表情和眼神,卻給人一種前所未有寒意。
「林先生,雖然您叮囑過我,聽到任何聲音都不許出來。

「但您也是楚家貴客,管家交代了您絕對不能出事,所以我才沖了過來,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請您多多擔待。

聽到這話,我嘴角一扯,「阿光,都到這時候,就別裝了,拘走楚離兒魂魄的人,就是你吧?」
我這話一說完,阿光並沒有動靜。
他腦袋微微抬起,帽檐下的雙眼,透着瘋狂和嗜血。
「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是什麼楚家姑爺,你就是來壞我事的神棍吧?」阿光咧着嘴,嗓音干啞的道。
「像你這樣的神棍,我已經殺了好幾個,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阿光一邊說,一邊從身後摸出一把寒光閃閃的菜刀。
我神情凝重的起身,並沒有輕舉妄動。
這時,阿光緩緩朝我走來,「但我也挺奇怪的,你是什麼時候發現這一切都是我乾的?」
「你說的沒錯,拘走楚家小姐魂的人,就是我,誰讓她那麼漂亮,只是一眼我就被她徹底迷住。

「可是偏偏,那女人眼高於頂,對我總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呵,不就因為我是個下人,瞧不起我!」
「既然這樣,就別怪我用點手段了!」
「我拘了她的魂,將她練成魂奴,最後將魂放回去,她就會恢復正常。

「但從此以後,她只會聽我的命令,我叫她做什麼,她就會做什麼,那種畫面,該多美好……」
說到這裡的時候,阿光臉上露出一抹陶醉的神色,估摸着是想到什麼十八禁的畫面去了。
但下一秒,他雙眼睜開死死瞪着我,語氣充滿了憤怒。
「可你們這些該死的神棍,三番五次來壞我好事,明明再過一天,我就能將楚離兒練成我的魂奴,你又出現了!」
「你們,你們都該死!!」
說完,阿光猛地舉起手中菜刀,大步朝我沖了過來。
就在我準備躲閃的時候,七八道黑髮從角落裡射出,一下子就纏繞在阿光的手腕和腳踝處,限制了他的行動。
我扭頭一看,發現正是那邪祟的頭顱,幫我攔下了阿光。
此時,她那雙只剩眼白的眼睛中,透着前所未有的怨毒和憤恨,死死盯着阿光,喉底傳來一陣「咯咯咯」的聲響。
但是,阿光並不懼怕,反而哈哈大笑。
「你這賤人居然還在,說來也是你命大,那麼多神棍來這邊都沒除掉你,那今天我就把你收了吧!」
話音一落,阿光從衣領處掏出一塊造型古怪的牌子。
那牌子一出現,立即有一道陰暗的黑光射出,直接照在邪祟的頭顱上。
「啊啊!」
凄厲可怖的慘叫響起,那些黑髮迅速回攏,邪祟的腦袋直接消失不見,不知道躲去了哪裡。
阿光恢復行動,再度朝我逼近。
「這個邪祟,也是被你害死的吧?」我直視着阿光的眼睛,冷冷問道。
「當然,我一個人打理這棟別墅,無聊時就在網上發個帖子,勾搭一些貪心的女人上門送炮。

「她們以為我是什麼富二代,自然樂意和我上床,我用這招不知道玩了多少女人,這賤貨就是其中之一。

「只不過,她比較貪心,和我發生關係以後,就想要我把這棟別墅轉到她的名下!」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楚家的別墅,我要能轉到她的名下,我還至於當個下人嗎?」
阿光嘲弄一笑,繼續道:「我嘴上假裝答應了她,並拿出一份假的房產轉讓證給她看,她居然真信了。

「那天晚上,我們完事後,我就把她迷暈然後殺了,再將她腦袋砍下來,和身體分別埋在不同的地方!」
聽到這裡,我已經明白,為什麼請鬼離宅的方法會失效。
因為這邪祟,至死那一刻都以為房子是她的!
你見過哪個主人,會心甘情願被人當做「外人」請出去的?
再加上她身軀和頭顱分離,魂魄殘缺不全,請肯定是請不走的。
這時,阿光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
「前因後果你已經清楚了,那就安心上路吧!」
話音一落,阿光舉起寒光閃閃的菜刀,對着我腦袋就砍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