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風雨問劍道
風雨問劍道 連載中

風雨問劍道

來源:google 作者:我腦子不好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小雨 秦風雨

我秦小雨,主角,14那年看到青狐殺人,靈機一動我直接跪地求饒,從此一發不可收拾,能跪着活,絕對不站着死,能搖人絕對不單挑,能偷襲絕對不打正面,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實在不行,我就掏出凡人證我秦風雨,小雨姐姐,主角,我這暴脾氣,人送外號護弟狂魔,想欺負我弟,不答應,一個字,干待我武道絕頂,唯我風雨,世界稱王,啊哈哈哈哈你別惹我,惹我我就揍你,打不過我直接口吐芬芳,管你什麼身份展開

《風雨問劍道》章節試讀:

山下有一小村

其村二十多戶人家。

名為秦樓。

村中一間小院中,一名中年模樣男子目不轉睛的盯着遠方大山的天空

轟隆隆

一聲炸雷

大山上方天空更加陰沉,鐵塊般的烏雲,同山峽連在一起,像鐵籠一樣彷彿要即將過來將這個不大的秦樓給籠罩。

師傅,兩個小主還在仙山,眼看暴雨即將臨來

說著指了指前方的天空。

要不我去暗中照看一下?

山中最近藏了一族,狐妖……我害怕

一青年模樣男子面目憂愁,朝着中年男子關心問道

怕什麼?

雨娃子有我打下的護命神魂

風娃子天生道體

道靈庇護命魂

生來具有道家大能的傳承,雖然傳承未開,其體內道靈深不可測,又天生克制鬼魅妖邪,用得着你瞎操什麼心?

中年男子怒火中燒的看着徒弟道

說罷

立即面色一換,冷麵對面前徒弟沉聲道

好了,快點幹活去。

我發現你是不是閑的沒事幹?

明天去給我滾到城裡王家送棺材!

青年男子嘟了嘟嘴,小聲自言自語道

凶什麼凶?

明明可以用靈氣瞬間幹完的活,非要用雙手干,真是搞不懂這算哪門子修行。

轟隆隆

遠方大山上方又是一聲炸響,黑雲中如同鑽出一條雷龍怒吼若隱若現。

青年男子剛要踏步離開,就看到師傅又是皺眉,心想我還能不了解你?果不其然

等一下

秦林

秦林,自然就是這名青年男子名字

你去暗中保護,那兩個孩子今天可能有因果纏身,盡將讓他們避開因果和危險。

隨後嘆了口氣道:我只希望能夠陪伴秦小雨平凡度過一生。

倘若真遇到兩個孩子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打暈將其帶回即可。

切記不可殺人,我總覺得今天有不好的事要發生,中年男子愁眉不展道

好勒,師傅。

秦林爽快答應,後又笑着道:師傅還是心疼小主,此界雖不能殺人,

但是我們跺一跺腳,此界巔峰武修也要跪地求饒。

哪來的不好啊?師傅我看你是多慮咯。

不等師傅說話,說罷一步踏出,已是消失不見。

看着消失的秦林不見了。

中年男子又望向了大山,自言自語道

風娃子你到底是什麼來歷啊?

也不知道小雨有你這個姐姐是福還是禍?

頓時感覺腦子很亂,

算了不想了

兵來將擋 水來土掩。

說罷就進屋了。

山中,有兩個身影一前一後。

後背都背着草籃。

姐姐你等等我,我快累死了,要不我們歇會吧,反正也趕不回去了,我們等會找個避雨的地方就行了,等雨停了再走啊。

後面有一少年,身高七尺清瘦體質,邊走邊喘氣向前方的少女大聲喊道。

然而少女彷彿沒有聽到一樣,繼續向前走着。

大個

你就是小心眼不就踩壞了你種的幾株靈草而已。

你現在故意走那麼快,?是想累死你這個弟弟嗎?

反正我不走了,要走你走。說著就直接坐到地上。

後面少年委屈巴巴的大聲喊到。

少女聽到

大個 兩字

頓時眉毛一擰,火氣上來,轉身就走向少年。

大個這名字這是秦樓長輩給小姑娘從小起的外號。

因為打小少女就比同輩矮半頭,最開始是小姑娘親舅舅,為了調侃小姑娘而起的,誰知道少女的父親也開始叫起了這個外號,慢慢的整個村裡幾乎都叫小姑娘大個。

少女快步走向少年身旁,你再叫我外號,

你看我不揍你?

說著就要揮手打

哎,哎,姐,姐手下留情,

我這不是太累了嗎?

你也為弟弟想想嗎?累垮了,將來媳婦都找不到怎麼辦?

說話之人是姐姐的弟弟,名叫秦小雨。

少女聽到弟弟,又搬來子虛烏有媳婦,嗤笑一聲

好了,就你嘴貧,不打了。

隨後整了整,情緒,嚴肅嚴謹道

小雨,此山名為邪山…

還不等少女說下去。

秦小雨便打斷道,我知道啊,我還知道這山有好多邪門的事,周圍幾個村子裏都傳瘋了,那又怎樣?

我們來了這麼多次,還不是好好的。

但是這次不一樣,少女說道

有什麼不一樣不就是要下暴雨了嗎?秦小雨再次打斷道。

你聽我說完,再插嘴我揍死你丫的,少女怒吼說道

少女也是火大,三番五次被打斷。

少女便是秦小雨的姐姐名為秦風雨

個子不高,模樣聰慧水靈,出了名的暴脾氣。

今天我心裏總是感覺有一種莫名的危險在我們附近。

這是我天生以來的一種本能,總之錯不了,你聽我的我們趕緊下山,回秦樓肯定回不去了,我們就近下山去附近胡庄胡大爺家避避雨再走。

秦小雨聽了姐姐的話,又看了看越來黑沉的天空,隨後轉身向四周望了望,一眼過去全是衝天的巨樹

時而還有幾聲鳥叫,襯托的氣氛格外寂靜。

秦小雨縮了縮脖子,緊張問道:姐姐這山裡不會真的像村子傳言那樣有鬼吧?

姐姐你不是會道術嗎?

打鬼應該沒問題吧?你的符籙呢?

給弟弟幾張防身把?

說著就要起身去找姐姐的符籙。

秦風雨見到弟弟差點沒嚇尿忍不住嘲諷出口

呵呵,我又沒見過鬼,想打也打不了啊!

你看你?

你這沒出息的樣,每次都這樣,膽小怕事,給這是裝符籙的袋子你全拿了。

說著就扔了過去

走我們快點離開,錯不了,聽姐的,再累也給我忍着。

說罷就拉起地上的秦小雨就走。

百米開外,一棵參天大樹後

一雙長了毛的手,指甲奇長扣在大樹後,

緩緩的將頭探了出去,碧綠的眼睛死死的看着那對姐弟朝山下走去,

直到已經看不見,這雙綠眼睛的主人才從大樹後面走了出來,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嚇的驚聲尖叫,因為這個綠眼睛的東西它不是人,

而是一隻披了麻褂站立的紅毛狐狸,狐狸在這黑沉的天空下竟然嘴角上揚笑了下,

牙齒上血紅,慢慢的跟在姐弟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