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夫君帶我去爬牆
夫君帶我去爬牆 連載中

夫君帶我去爬牆

來源:google 作者:淺淺莫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鳶 蕭佑

沈鳶:一朝穿成嬌寵長大的知府家三姑娘,什麼權謀,什麼賺錢,與我何干?只願做個愛爬牆的八卦愛好女,寫寫話本子,編編小故事只是,那個長的比女人還好看的男人是怎麼回事?閑來無事就愛帶她爬牆什麼王爺府,什麼駙馬府,還有時不時出來搗搗亂的公主,她只想安安生生的度過這一生,可怎麼越來越亂了?啊,上京好可怕,我要回洛城……我跑跑跑~某公子叼着跟狗尾巴草,邪魅一笑,想跑?被本公子看上,還想哪裡跑!展開

《夫君帶我去爬牆》章節試讀:

后街,沈鳶賊兮兮的爬了出來,拍拍身上的灰,抬眼一看,見有兩個路人一臉訝異的看着她。

「沒見過美女呀!」

她瞪着溜圓的眼睛凶了回去,路人急忙邁過臉走開,她這才滿意的理了理頭髮。

「這該去哪兒找大哥哥呢?」

沈鳶只想着出來看看熱鬧,卻忘了問沈煦在哪個地方喝酒。

鬱悶的一腳踢開擋在她腳前的小石子,這個時候找二哥哥去問肯定是來不及了,誰知道他又跑哪個犄角旮旯看美女了。

「沈姑娘出來玩呀。」

賣菜的大嬸笑眯眯的看着沈鳶,是了,就是這個大嬸救了她來着。

「大嬸好。」

沈鳶笑眯眯的回應着,誰說穿越成公主皇后的好了,要她說,還是當個小小的知府小姐的好,沒那麼多的規矩,想出來溜溜就出來溜!(鑽狗洞的事情已被自動忽略!)

要是以前的沈鳶去了二十一世紀,肯定能跟她成為好朋友,也不對啊,她不在那裡了,唉,希望那個沈鳶還是別去了。

要知道,她這樣一個被捧着長大的嬌小姐,去她那邊,爸爸不管媽媽不愛的,怎麼生存的下去嘛!要不是她內心夠強大,早就長歪了也說不定!

「沈姑娘可是去找你家大哥哥?」

大嬸兒見到這姑娘就喜歡,一點兒沒有知府小姐的架子,對誰都是笑眯眯的。

沈鳶眼睛一亮,「大嬸你看到我大哥哥了?」

賣菜的大嬸兒,對着東街那邊抬了一下下巴,「我早些會兒,見到大公子往那邊去了,聽見他讓身邊那個護衛先去聚仙樓訂個位子呢。」

「謝謝大嬸!」

沈鳶一聽,撒丫子就往那邊去了。

聚仙樓外,沈鳶姑娘捋捋頭髮,拍一拍裙子,走到了前台,「掌柜的,沈煦可是在此?」

掌柜正在巴拉巴拉的打着算盤,見是找人不是吃飯的,頭都不抬,「不在不在。」

沈鳶見他如此敷衍,一把拿走他手上算盤,順帶將面前擺着的賬本一把抓在了手裡!

「哎哎哎,我正算賬呢!」掌柜見了急得跳腳,他好不容易算了一大半的呀,白費了!

「可是見着我大哥哥了!」

沈鳶一手抱着算盤,一手舉着賬本,得意的看着掌柜的。

掌柜的這才注意到她,「哎呀,沈姑娘,沈公子在樓上,在樓上,左邊那個雅間就是。」

「還給你!」

沈鳶見得到她想要的信息,便將這兩樣扔給了她,嘚嘚的跑上了二樓。

這小洛城真是好啊,就那麼些人,天天見,誰誰都認得,找人都好找,大哥哥好看又清閑,跑哪兒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左手邊?

沈鳶上去,左右瞅瞅,徑自往左邊那間尋了去,正待推門進去,忽然又想到,不對,她若是進去,那不就什麼都聽不到了?王爺公子跟大哥哥熟,可不跟她熟啊!

想了想,她走到了隔壁,貓着腰瞅了瞅,沒人!推開門便閃了進去!

這酒樓的雅間,說白了就是幾個屏風隔開,想偷聽點兒什麼,簡直太容易了。

進屋後,沈鳶便貓着身子趴到了牆邊。

「這也沒動靜呀!」

她不服氣,又換了兩個位置,哎有了有了!

隱隱約約的說話聲傳來,她樂的眼睛眯了起來,一張小臉滿是好奇。

隔壁,兩個男子的聲音率先傳了過來。

「公子,咱們還不回去嗎?」一個聲音有些瑟縮。

「你可以先回去!」

這個聲音顯得慵懶但是很好聽。

沈鳶抓抓腦袋,不對呀,這沒有大哥哥的聲音啊,許是還沒說話呢!她繼續貓着!

「屬下也不敢啊。」

先前的一個聲音,這會兒顯得有些委屈。

「爹又不會打死你!」慵懶的聲音有些鄙視的味道。

「可屬下還是會挨打啊。」

「打兩下怎麼了,不就是疼一下么!」

「又不是公子疼,公子自然不在意了!」

「乖,那你要是不想挨打你就別吵着回去了。」

「屬下怕五公主追過來!」

那時候,豈不是更沒有他的好果子了!

五公主!追過來?

沈鳶一顆八卦的心熊熊燃燒了起來,身子又往前湊了湊,一隻耳朵緊緊的貼到了牆上,剛貼上去沒一會兒,突然覺得臉上痒痒的,抓了抓,抓到了一個什麼東西,軟軟的,一心只顧着去聽那邊會說什麼,也不在意,拿在手上就準備扔開,可是,貌似扔不掉啊。

她皺眉朝手上看去……

「啊!」

一聲尖叫從嗓子里蹦了出來,往後一退,又忘了身後是屏風,直接向後倒了過去……

「公子,這……」

隔壁的男子聲音這下清楚了,他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子。

另一個紅黑相間衣衫的男子,正懶散的斜靠在窗戶邊的躺椅上,發冠一半束起,百無聊賴的拿着自己額前的一縷長發把玩,唇紅齒白,面如冠玉!

見到屋內突然多了一個人,毫不在意的瞟了一眼。

沈鳶這會兒,既顧不上屋裡人,也顧不上身上的疼,一軲轆爬了起來,舉着手看了又看,又低頭拍着身上的衣衫,像是在找着什麼東西。

「姑娘在找什麼?」

慵懶的聲音帶了一絲玩味兒。

「蟲,好長一個毛毛蟲!」

沈鳶頭也不抬,聲音都帶了一絲哭腔,還在前後左右的拍打着身上衣衫。

「哦。」慵懶的聲音明顯不信一般。

「公子,你是不是又招惹哪個姑娘了。」

旁邊站着的男子一臉思考狀,過來這麼久,他一直跟着,沒見公子出去太多啊。

「誰讓你家公子我貌勝潘安,不出門也能讓美人聞香而來呀!」

靠着的男子一臉陶醉狀,抬起手拂了拂發冠。

「可是公子萬一在這裡招惹什麼桃花,那不等五公主過來,我們就待不下去了。」

「唉,可憐公子我,長的太好看也是一種煩惱!」

真是聽不下去了!

沈鳶抬起頭,一臉怒容的瞪向這主僕二人!

她先是被毛毛蟲爬到了臉上,再是偷聽不成反摔了一跤,現在還要在這兒被迫看一對奇葩主僕自戀加臭美!

「真是夠了!不過是兩個眼睛一個嘴巴,誰樂意看你!送給姑娘我,我還不要呢!」

笑話,我堂堂二十一世紀靈魂,看過美男無數,還會在意你一個!

待瞪了一眼,沒忍住,又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

額,確實長的還可以!

沈家兩個哥哥,沈煦溫潤如玉,和煦如風;沈鈺俊美風流,洒脫不拘。

而此人,一身絳紅色長袍,腰際一條黑色綉金腰帶,一張臉,若說美,多了一絲英氣,若說俊,又添一絲妖嬈,單看臉,竟不分雌雄。

「姑娘?」

男子起身,一張俊臉,湊近了沈鳶的面前,呼出的氣息撲面而來,噴在了沈鳶的臉上。

沈鳶瞬間臉色緋紅,往後退了一步,一張俏臉傲嬌的揚起,「你想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