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夫人狠逆天
夫人狠逆天 連載中

夫人狠逆天

來源:google 作者:秦苒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秦漢秋 秦苒 霸道總裁

秦苒,從小在鄉下長大,高三失蹤一年,休學一年一年後,她被親生母親接到雲城借讀母親說:你後爸是名門之後,你大哥自小就是天才,你妹妹是一中尖子生,你不要丟他們的臉**京城有身份的人暗地裡都收到程家太子爺的警告:雋爺老婆是普通人,不懂京城規矩……脾氣還不好直到一天,調查某個大佬時,他的手下望着不小心扒出來的據說什麼都不懂的小嫂子的其中一個馬甲……陷入迷之沉默...展開

《夫人狠逆天》章節試讀:

  高洋是衡川一中數學組組長。

  去年帶過高一年級數學競賽班。

  「校長,」高洋推門進去,胖胖的臉上遲疑着,問他,「您需要我批什麼卷子?」

  徐校長拉開第一格抽屜,從裏面拿出一本書。

  是《追風箏的人》。

  書側有暗紅的印記,像是乾涸的血。

  徐校長伸手拂了拂封面。

  微微低着頭,手指停留在書封上,從書裏面抽出一張卷子,指尖似乎還透着不明顯的蒼涼。

  「你看看。」徐校長把卷子遞給高洋。

  卷子摺疊的很整齊,有些舊。

  打開後卷面有壓不平的細微皺褶,似乎被人揉成一團過。

  高洋看着這卷子,很明顯的一愣。

  這是去年的國際奧賽卷,高洋去年帶奧數班,做過不少題,這套卷子他對着答案做了三遍才弄清楚。

  第一眼看到的是字,姿態橫生,正倚交錯,粗細變化明顯的線條肆意揮墨,自成一調的字筆力沉斂。

  從內到外的任情恣性。

  即便是隔着一張卷子,高洋都幾乎能看到寫卷子的人是怎樣拿着筆,涼薄又帶着野得不行的狂,遙遙地朝他笑了笑。

  奧數題是去年的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題,並不在網上流通。

  高洋去年研究過這套卷子,看起來很快,有很大一部分的解題思路跟他看過的答案不一樣,可大方向是對的。

  卷子上的題不多,但高洋硬是看了好長時間。

  「我不太懂奧賽題,所以讓你看看那孩子做得如何。」徐校長給高洋倒了杯茶,遞過去。

  高洋接過杯子,沒有立馬喝,只是拿着這張卷子,又珍視地看了許久。

  「徐校長,這是誰做的?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徐校長沒有回答,他拿着茶杯,輕聲問着,似嘆息:「做得好嗎?」

  「何止是好,」高洋說著,語氣遺憾,又帶着幾分探究,「若是早兩年讓我見到這個學生,奧賽的金牌肯定能捧回來。」

  徐校長笑了笑,沒再回答。

  高洋忍不住又問,「是我們學校的嗎?」

  學校數學最出色的要數他們班的徐搖光,還有就是早些年畢業的林錦軒,但都比不上這做卷子的人。

  這要是他們學校的,又要創新高。

  可想想也不大可能,他不會沒聽過。

  **

  校醫室。

  很簡單的純灰色門框,門半開着。

  不遠處,一群上體育課的女生互相嬉鬧着看着校醫室。

  似乎這裡有什麼寶貝。

  陸照影摸了摸左耳上blingbling的耳釘,微笑着打發了今天早上第二十三個女生後,朝側躺在沙發上的程雋笑,「你行情一如既往……」

  程雋拉了拉身上的毯子。

  「閉嘴,別吵吵。」

  陸照影給自己的嘴巴上了鏈條。

  眼一抬,「艹,這妞好看!」

  陸照影理了理自己的白大卦。

  拿好黑色中性筆,拖着聲音打招呼,又騷又浪的開口,「妹妹,哪裡不舒服?」

  秦苒目光越過他,看櫥窗里的葯,「有安眠藥嗎?」

  聲音不冷不淡不冷不淡。

  「安眠藥?」上午打着看病,實則看程雋的女生太多,這是第一個言辭懇切的來買葯的。

  陸照影挺稀罕,「安眠藥是處方葯,哥哥不能給……」

  突如其來略顯低沉的聲音打斷他:「要幾片?」

  陸照影愕然轉頭。

  程雋修長乾淨的手指停在放安眠藥的盒子上,抬頭看向秦苒。

  「十片。」她看着那盒葯。

  程雋點點頭,數出十片葯,用白紙包好,遞給秦苒。

  秦苒接過來。

  沒想到這麼順利,她捏着葯,頓了頓,又看向程雋,「謝謝。」

  她慢條斯理的將葯放好,那張臉生得極美,沒什麼表情,精緻的眉眼卻斂着藏不住的乖戾。

  眼白染了點細微的血絲,分明是沒那麼純粹的白了,朦朦朧朧的,看上去卻平添幾分野性的狠。

  她穿着純白色的T恤,靠近衣領的地方,鎖骨若隱若現,白得晃眼,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

  程雋側着身看她,忽然笑了笑。

  他說:「不客氣,處方葯需要簽名。」

  他推過去一張病例。

  秦苒左手拿着筆,簽了名。

  程雋低頭看了看上面的名字——秦苒。

  等人走了,陸照影反應過來,「你認識她?」

  程雋半眯着眼,笑得好看:「腰細。」

  「嗯?」

  程雋不再說話。

  「有情況?」陸照影摸着下巴,笑得猥瑣。

  程雋瞅着病歷上明顯不怎麼好看的字,輕描淡寫的開口,「我是校醫室的醫生,職責。」

  陸照影:「……」現在想起來你才是這裡的醫生了?

  淺灰色的大門外又一群女生推讓着進來。

  陸照影看向程雋。

  程雋折身回去。

  然後是三個漫不經心的字:「別吵我。」

  陸照影:「……」

  他朝秦苒離開的方向看了看,對方除了那張臉好看的要命,看不出什麼特別的,字還丑的可愛。

  雋爺不至於放着滿京城追他的名媛不要,看上那妞了吧?

  **

  高三九班,魚龍混雜。

  最後一排。

  寸頭少年靠在桌子上,低聲開口,「徐少,打聽到了,秦校花早上不開心,是因為她那個姐姐。你說林叔怎麼想的,把她安排到一中,秦校花的有多尷尬?」摸了摸下巴,又道,「聽消息是打架休學了一年,你說她是有多糟糕?」

  一中也有過女校霸,大多形象很猛,跟正常審美的美女比,差別大過天。

  寸頭少年悶頭笑,「好像是剛來雲城,別是看秦校花在一中她才死活要進。」

  徐搖光拿出筆記本「啪」地一聲扔到桌子上,淡淡開口,「畫虎不成反類犬。」

  鈴聲還未響。

  高洋拿着教案提前進班級來,喜氣洋洋,「今天咱們九班加入了一個新成員,大家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