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浮世夢
浮世夢 連載中

浮世夢

來源:google 作者:樊於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舟 牧毅澤/翌

夢境流/懸疑/BG/微西幻/宏大世界觀/無限流世界:所有世界都是一個核,木核中囊括着另外的核「你怎麼知道,這就是終點」「誰又在窺探世界」與現實無關,所有專業詞彙都是作者瞎編,雷同我的鍋關於世界觀,比較複雜,如果真的要詳細說明可能要寫好幾章溫馨提示:女主自帶一點瘋批也很聰明,會裝傻,瘋日常不會看出男主很難看出來感情波瀾但是情感線很細膩夢境時間與現實時間不是同步,夢境里的好幾天甚至一個月只是現實中的一晚上,具體長短視故事而定「我該向誰投誠」「向我」林舟x牧毅澤/翌————————————————————————如果閉上眼夢見的不是你,夢也就失去了意義…我的意思是,再見翌,我的太陽展開

《浮世夢》章節試讀:

林舟突然懂了為什麼那些人害怕教堂了,或許他們知道,他們的神就在這裡。或是尊重、或是敬畏,又或是——害怕。林舟靜靜地閉上了眼眸,休息着。

可另外兩個人就不那麼幸運了。他們的夢境相通,夢見了那座女神鵰塑活了起來。紅楓想拉起林舟一起跑,發現身邊只有比安利一個人,他們互相給了個眼神,便一起逃跑。他們跑到哪兒,雕塑就跟到哪兒,大理石摩擦地面的沙沙聲在靜謐的夜裡極為刺耳,他們鑽進巷子里、洞口裡,可身後的雕塑仍然追着他們。

夜是寂靜的。那座石膏像一路磕磕碰碰已經零碎地不成樣子,可即使變成這樣她還是窮追不捨着。他們跑啊跑,跑到一片海,他們只能縱身一躍,沉入了海中。

他們浮到水面的時候,只看到太陽微醒的日光灑在海上,亮閃閃,發著光,而那座雕塑就站在海邊,日光融化了她的身體,她流下了最後一滴淚,化作薔薇花香離去了。

「呼……」醒來的比安利大口喘氣着,彷彿還未從夢魘里逃脫。紅楓微微睜開了眼,看到比安利驚魂未定的樣子覺得怪好笑的,打算嘲笑他,「…要害怕也應該是我先,這種事情你怎麼能搶我風頭呢。」比安利一聽覺得自己又被他瞧不起了,「怎麼怎麼,不可以啊?我先醒的。」

「……」角落處傳來林舟微微的吸氣聲,很顯然,她被他們吵醒了。

紅楓走上前去,「姐姐,還好嗎。」

林舟搖了搖頭,「有打算了嗎?去哪。」

比安利不知道在兜里掏着什麼,只見他拿出一面鏡子,林舟以為是什麼道具,誰知道他對着鏡子照了照整理了自己的髮型。

林舟:「……?。。。。」

紅楓:「好啦,附近好像有一片海,我們去看看吧。」

林舟點了點頭,只有比安利覺得不對勁。他拉住林舟,輕輕地在她耳邊說:「那裡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別去。」林舟聽後笑了笑,不在意般聳了聳肩,「在這裡,哪裡是安全的。烏托邦嗎?……那可說不定。」

……

通過時空稜鏡,他們很快來到了那片海。

很安靜,也很深邃。一眼望不到底,也沒有風激起海面的波瀾。林舟向四周看了看,這並不像是城邦里,更像是——被荒廢的王城。在這裡,只有一座燈塔能證明這裡曾經居住過一些人。

是啊,一些人。

林舟想起書上的內容,迷迭香就是在這裡殉情的,可那片花海,卻開在了遙遠的王都里。她不知道最後的她們是否相愛,也不清楚她們是否遇見過,只是這數千年的等待,無盡頭的煎熬,換來的卻是臣民的畏懼。

——不然為什麼她的神台下一束薔薇都沒有呢?

林舟走到沙灘上,她踏過的腳印被海沖刷過生長出紅色的薔薇,她采了一朵,那抹鮮艷的紅色便立馬褪去了。她看向岸上的二人,看了眼燈塔,二人迅速往燈塔方向趕去,她卻朝着大海深處走去。

比安利看了眼林舟,想要追上她,卻被紅楓攔下,「讓她去做吧,反正你也猜不到她究竟要幹什麼。」比安利咬了咬牙,「說的好像你猜得到一樣。」

「嗯」紅楓說的很小聲,也不知道比安利有沒有聽到。比安利真的傻嗎?他想。他覺得他沒有那麼簡單。比安利看着那斑駁的磚瓦,總覺得有些詭異。

他們拾級而上,一圈又一圈,可就是攀不到頂,紅楓猛的意識到,他們掉進了循環階梯中,如果找不到機關,便會一直一直地攀爬下去,直至大腦蒙蔽失去知覺。

「可惡,誰那麼狠在這裡弄下機關。」比安利憤憤地說,紅楓用手觸摸着潮濕的瓦礫,「不對。」「什麼不對?」不明所以的比安利往他的方向看去,「比安利,你看,這個東西為什麼是濕的。……即使再靠近海,不至於潮濕成這樣啊……」比安利的嘴角微不可察的上揚了一下,笑着對他說,「哎呀,其實我早就發現了……這個東西嘛,可能不多,更像是內部的人用水整日澆灌形成的。」

「也就是說,我們不是在燈塔,而是在水井裡……!?」

比安利看了看周圍,於是攤着手對他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

林舟躍入了海底,這片海比她想像的還要深,她漸漸沉入海中,彷彿要失去了力氣。她垂着眸看着從外部折射進來的光漸漸被海吞噬,在她快要昏厥之際一個人托住了她,他的唇貼在她的臉頰旁邊,緩緩呼出一個氣泡將她包裹。

她睜開眼,是他。

他卻皺着眉,「你是不是猜到了,我會救你。」

她笑了笑,「我賭的。」

「運氣不錯。」

「也就這一次好過。」

他抱着林舟,直到她恢復了些力氣才鬆開,可他的手還是放在她的身側,害怕她再次沉沒。林舟看着男人的面龐,耳邊掛着小小的薔薇花,不過還是個花骨朵。

她總覺得她在哪見過他。

她總覺得她愛他。

可愛是什麼呢?

斷斷續續的記憶錄入她的腦中,毫無邏輯,她不自覺說道,「翌……」

男人明顯愣了一下,他有些驚愕的看着她,可看到她不適的表情還是將疑問堵在了心口。

反正遲早她都會知道的。

我只要她平安。

剩下的,交給我就好。

林舟拉起翌的手繼續向海底游去,翌也不掙脫,就這樣被她牽着,就這樣靜靜跟着她。這片海深的難以想像,林舟已經很難看清前面的路了,翌拉過林舟,攥住她的手腕,「跟我走。」

他們七拐八拐來到了一處洞穴,明明四周的是昏暗的,而洞穴的**卻灑入了光。一明一暗,歷歷分明。他們向前走去,激起的旋流迷了林舟的視線,她有些站不穩,被翌一把拉回他身邊,

「做好準備的話,就進去吧。」

「你呢?」

「我等你。」

林舟看不清翌的表情,只能默默點了點頭。

翌嘆了口氣。

若神以口諭降懲,我也先護你周全。

林舟,我想要你愛我。

可林舟,不要想起你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