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丐世神醫在都市
丐世神醫在都市 連載中

丐世神醫在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唐婉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鴻飛 唐婉君 奇幻玄幻

他能起死回生,向天地奪命,他師承古武,能救蒼生水火,卻被人當做廢物乞丐,沒關係,媳婦是真香!展開

《丐世神醫在都市》章節試讀:

寒冬臘月,大雪紛飛,整個海州市一片銀裝素裹,原本應該熱鬧無比的商業街行人稀少,就算偶爾有那麼一兩個也是匆匆而過。

商業街的最北頭有一家診所,由於位置比較偏僻,所以平時沒什麼人,在今天這樣的鬼天氣里就更應該沒什麼人!

診所的店面不大,但卻古香古色的,最上端的牌匾一看便有些年頭,上書:妙手仁心!

牌匾下方的台階上坐着一位衣着破爛的年輕乞丐,此時的他正閉着雙眼,歪歪斜斜的靠在後方的柱子上,動作隨意,但卻彷彿與這天地萬物融為一體了……

咯吱……

輪胎與路面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一輛火紅色的奔馳超跑在診所門前急剎車,它那鮮明的顏色在這冰天雪地里是那樣的耀眼!

啪!

超跑的車門打開,副駕駛的位置上走出來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腳下的皮鞋鋥亮,身上的黑色西裝挺闊修身,再配上他那精明幹練的冷峻面容,一位訓練有素的保鏢形象便躍然而出了!

保鏢一路小跑着打開後駕駛車門,同時小心翼翼的撐起雨傘,生怕一絲雪花落到即將下車的小姐身上。

「婉君小姐,外面雪大天冷,您多添件衣服!」

「知道了,已經到地方了吧,咱們趕緊進去!」

唐婉君的聲音婉轉清脆,下車之後便直奔身前的診所,她身段婀娜,好似弱柳扶風,氣質高貴,絕不是普通人家能夠教養,一襲華貴的貂皮大衣披在身上,每走一步都雍容典雅,就彷彿天生就該受萬眾矚目……

只是她的臉色卻特別的蒼白,比這地上的雪還要蒼白!

「嗯?」

保鏢猛然間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年輕乞丐,眉頭深深的皺在一起。

「哪裡來的臭乞丐?竟然敢在這兒擋路?滾一邊兒去!」

保鏢抬腿便要將人踢開,但他旁邊的唐婉君卻開口阻止:「沒看見頭頂的牌匾嗎?妙手仁心之地,你怎麼能做如此不仁之事?」

保鏢不敢和唐婉君對視,趕忙低頭道:「婉君小姐教訓的是,只是這臭乞丐擋在這裡,萬一他驚擾到您……」

「我們才是後來的!如果要是驚擾,那也是我們驚擾了人家!」

唐婉君的聲音越來越冷,保鏢低頭不言。

唐婉君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年輕乞丐,臉上露出不忍之色,緊跟着對一旁的保鏢吩咐道:「你去到對面的包子鋪買些包子來,要快,我在這裡等你!」

「小姐,您餓了嗎?我這就去,這就去……」

保鏢很快便買來了一袋包子,獻寶似的遞給自家小姐。

唐婉君接過熱氣騰騰的包子,但卻並沒有吃一口,反而將它們一股腦的放在了年輕乞丐的懷裡,而後便頭也不回的朝診所裏面走去了。

唐婉君的家裡是本市大戶,她本人是真正的富家千金,這次之所以來到這家診所是為了求醫的,只因為他們父女二人全都染上了一種怪病!

這種怪病非常厲害,各大醫院和專家們全都束手無策!

唐婉君年輕倒還好一些,她的父親唐百萬已經陷入昏迷!

不過唐百萬在昏迷之前讓唐婉君到這家診所來求醫,並且在隻言片語中交代了一件當年的事情!

原來唐婉君的父親唐百萬曾救過某位高人一次,從此便結下了一些香火之情,這一次父女二人同時犯病,唐百萬馬上聯繫了當年的高人,高人指點他在這個時間到診所求醫,於是唐婉君就來了!

咯吱……

診所的門被打開,唐婉君在保鏢的簇擁下走了出來,只是她臉上的失望之情卻無論如何也掩蓋不住!

她剛才已經把自己和父親的病情詳細交代了一遍,並且還拿出了所有的檢查病歷,她心裏面期待着那所謂的高人能夠將她和父親治好,但這家診所的負責人卻根本就束手無策!

他們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這是什麼病!

唐婉君的眉頭越皺越深,她理所當然的覺得,自己的父親很可能是被什麼江湖騙子給騙了!

「婉君小姐,接下來咱們去哪兒啊?還去求醫嗎?」

保鏢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滿臉的詢問之色。

「不去了,這都是命!接下來的時間我要好好陪陪父親!」

唐婉君嘆了口氣,臉上露出了一抹釋然,緊跟着她看到了之前的那個年輕乞丐,對方依然躺在冰天雪地上,只是懷裡的包子卻不見了,想來是被他吃掉了吧!

「呵呵……」

唐婉君微微一笑,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的明媚,她突然間有了一絲明悟,自己或許活不了多久了,但能幫助他人也不錯……

想到這裡,她徑直解下了身上的華貴大衣,毫不猶豫的就披在了那位年輕乞丐的身上!

「呀!」

唐婉君突然間一聲驚呼,只感覺自己的手腕被抓住了,而抓她的人正是躺在地上的那個年輕乞丐!

此時此刻,年輕乞丐已經睜開了雙眼,他的眸子是那樣的明亮,就彷彿是帶着星光的!

年輕乞丐的名字叫劉鴻飛,之所以出現在這兒是奉了師命,否則他在國外逍遙自在,根本就不會回國內!

「臭要飯的!你幹什麼?趕緊把我家小姐放開!」

保鏢大怒,上去就是一腳,他這一腳是猝然而發的本能反應,自然而然的就用上了全部力氣!

保鏢是特種兵出身,他這一腳相當厲害,老黃牛都能踹死,普通人要是被踹上了,就算是體質好也得骨斷筋折!

「嗯?」

劉鴻飛目光一凝,只見他輕輕的一揮手,只用一根手指便擋住了保鏢的致命一擊!

「啊……」

保鏢慘叫一聲,直接就飛出去三四米,最終倒在地上怎麼也起不來,模樣狼狽之極!

「你……」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特別是那位唐婉君,此時的她瞪大雙眼,支支吾吾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但劉鴻飛卻說話了,而且一出口便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美女,在下劉鴻飛,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這段日子一定苦不堪言!每天子時冰封全身,如墜冰窟,但丑時卻烈火焚身,燥熱難擋……

能動用如此手段整治於你,你那位仇家還真是一個硬茬!如果不是看你動了兩次善心,小爺我還真不想淌這趟渾水……」

「你……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唐婉君的聲音中包含着詫異和驚喜,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自己僅僅是動了兩次善心就有這樣的際遇。

「劉先生,你既然知道病情,想必肯定能醫,我懇請你救救我的父親,他如今已經生命垂危……」

「別說話!」

劉鴻飛示意唐婉君住口,嗖的一下站了起來,繼續抓着她的手腕閉目沉思,臉上的表情也變幻莫測……

「這手段還真是毒辣,也罷,這段因果我劉鴻飛接下了!」

劉鴻飛話音剛落,突然間轉到唐婉君的背後,電光火石之間出手在她背後的幾處大穴上輕輕一點!

力道恰到好處,而且還帶着神秘的力量,唐婉君只感覺有好幾道暖流在經脈中流走,僅僅是片刻之間便輕鬆了不少,臉色也緩和了許多!

「劉先生真乃神人,您一出手我這病就好了,還請您萬萬要救我父親,婉君感激不盡!」

「呵呵……」劉鴻飛微微一笑,說道:「我說了接下這段因果,那就一定會幫人幫到底!不過你的病情我還沒有治好,僅僅是暫時控制住罷了,想要徹底根治的話還得找到病情的根源所在!」

「根源……根源在哪兒呢?還請劉先生一定要救我家小姐!我家小姐為人善良,知書達理,不該受這樣的痛苦……」

保鏢終於掙扎着站了起來,看向劉鴻飛的眼神中滿是敬畏,剛才的事情他可是記得非常清楚的,能一招就把自己打飛,這份實力深不可測!

保鏢根本就不知道,劉鴻飛還是手下留情了呢,否則他根本就不可能再次站起來!

劉鴻飛淡淡的看了保鏢一眼,而後又把目光匯聚到唐婉君身上,他說:「根源應該就在你的家裡了,這種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施展的,就算是要施展也得有些媒介才行……」

「劉先生所言極是,那事不宜遲,咱們是不是現在就去我家呀?」

「好!」

劉鴻飛點點頭,而後便被保鏢小心翼翼的請上了奔馳超跑,唐婉君在另外一邊坐定,火紅色的超跑像箭一樣躥了出去,最終消失在這漫天的風雪之中……

奔馳超跑之內,劉鴻飛靠在后座之內閉目養神,一旁的唐婉君悄悄的打量着他!

就在此時,車載收音機里突然間插播了一條新聞。

下面插播一條簡訊:此前盛傳的,阿克拉女王梅里特二世病重一事突然峰迴路轉,女王梅里特二世高調出席了今年的聖誕晚會,聲稱自己的病被一位神秘的**人治好,為了表示感謝,她願意對**的醫療基金會捐款100億!

……

「呵呵……」劉鴻飛微微一笑,喃喃自語道:「這位女王還真是大方呢,100億呀,說捐就捐了……」

劉鴻飛雖然嘴上這樣說,但心裏邊可不這麼想,他甚至覺得這100億根本就不算多,因為救了女王的人就是他劉鴻飛!

而且女王也不是生病,而是被人下了劇毒,她本人也被政敵軟禁在一處地下監獄之中,劉鴻飛歷經千辛萬苦救了她,同時還替她解了身上的毒!

毫不客氣的說,劉鴻飛不只是救了女王的性命,還從強大的政敵手中幫她奪回了王位,那麼她投桃報李的捐款100億也就不多了!

這些事情說起來簡單,真要做的話難度可想而知,以劉鴻飛的身手和實力也在一眾殺手和僱傭兵的圍攻中狼狽不堪!

他這一身乞丐裝就是由此而來!

可就在他完成任務的時候,家裡的老頭子一個電話就把他給叫回國了,聲稱有更重要的任務交給他,於是他就馬不停蹄的來到了這家診所門口……

唐婉君一直想和劉鴻飛聊點什麼,聽他提到女王,便趁機插言道:「這位女王殿下我也是聽說過的,聽說她為人善良,美麗大方,最難得的就是她皮膚特別好,據說是天生如此,就像是象牙一樣白皙……」

「不對!」劉鴻飛眉毛一挑,一臉隨意的說道:「她的皮膚白皙可不是天生的!而是用了一款咱們**特產的美膚產品……」

「嗯?這個說法倒是新鮮,你怎麼知道的?」

唐婉君十分好奇的問了一句,女王的皮膚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接觸到的,外人很難看出端倪……

「呵呵……」

劉鴻飛微微一笑,並沒有就這個話題深入討論,他總不能告訴唐婉君,當初給女王治病的時候可是每一寸肌膚都感受過的……

車子繼續向前行駛,很快便進入了海州市西郊的一處超大莊園里,莊園豪華大氣,每一處的建築都匠心獨運,高貴典雅而又不失王者霸氣!

由此就可以想見一下唐婉君家到底有多有錢,不過劉鴻飛可是見識過王室風采的,所以他還真不是太在意!

車子最終停在一棟豪華的別墅門口,劉洪飛在唐婉君和保鏢的引領下來到了一處奢華的病房裡。

一位呼吸微弱的中年男子躺在病床上,面如金紙的樣子就彷彿隨時都會油盡燈枯……

「劉先生,這位就是家父,請您一定要救救他……」唐婉君滿臉焦急的介紹道。

「別說話,我先把把脈再說……」

劉鴻飛替王百萬把了脈,做到瞭然於胸之後便在房間里轉悠起來,最終,他的目光匯聚到房樑上的某個角落裡,瞳孔微縮!

劉鴻飛右手一翻,一枚銀針出現在兩指之間,只見他輕輕的一揮手,銀針嗖的一下激射出去。

噗嗤!

銀針正好射到了一隻古怪小蟲子身上,古怪小蟲咚的一聲掉在地上,與之連帶的還有一層透明的絲網。

滋滋滋……滋滋滋……

那絲網的腐蝕力極強,僅僅是片刻之間就把上好的地磚燒塌了一片……

「這……」

唐婉君和保鏢對視一眼,臉上全都寫滿了震驚,他們突然間想起了劉洪飛之前說過的話,病情的根源在家裡!

砰!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大門被人踹開,一位神色狂傲的年輕男子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並且他一上來就朝唐婉君大喊:「唐婉君!你是不是瘋了?隨便找個乞丐就敢來給父親看病?我看你是存心想讓他早死……」

年輕男子的聲音到這裡就戛然而止,是因為他看到了地上的那個古怪小蟲!

他的身子莫名的抖了抖,眼神也縮了起來,就彷彿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唐梟!你給我閉嘴!這位劉先生是我請來的高人!只有他才能治好父親的病!」

唐婉君大喝一聲,眼睛裏滿是憤怒,對於父親的這位養子,她真的是非常不齒!

眼看着父親重病不起,唐梟不但不管不問,反而還忙着爭權奪利,轉移公司的財產,這簡直就是狼心狗肺!

要知道,自己的父親可是在對方流落街頭的時候收他為養子的呀,然後還給他取名唐梟,讓他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

可如今父親病了,他卻這樣報答父親,這實在是讓人心寒!

「就他?還高人?他真的能治好義父的病嗎?」

唐梟滿臉忌憚的看了劉鴻飛一眼,神色依舊倨傲,但卻多少有些色厲內荏的意思在裡邊兒!

「是不是你自己不會看嗎?」

唐婉君死死地盯着唐梟,一字一句的說道:「父親之所以病重是被奸人所害,地上的毒蟲就是最好的證據,現如今這毒蟲已經被劉先生殺死了!劉先生既然能將毒蟲殺死那救人也肯定沒有問題!但你卻在這裡百般阻撓惡意衝撞,你是不是不想父親被治好?」

「我……」

唐梟剛想解釋些什麼但唐婉君的聲音猛然間拔高了幾分:「唐梟!我告訴你,要是因為你的惡意衝撞而耽誤劉先生給父親治病,那你就是整個唐氏集團的罪人!我會將這件事原原本本的反映給董事會,屆時就算父親有個萬一,你照樣一分錢的財產都拿不到!」

「我……這……」

唐梟的臉色變了再變,很快就表現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他說:「你誤會我啦,父親待我恩重如山,我怎麼可能不想他好呢?」

唐梟走到那古怪小蟲面前,眼睛死死地盯着,臉上青筋暴起,眼角微微跳動,他的心裏邊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恨意!

「這他媽到底是誰幹的?是誰毒害我義父?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唐梟大聲的咆哮着,滿臉猙獰的樣子就像是一隻發怒的野獸!

「夠了!我沒工夫看你演戲,當前最重要的就是把父親的病治好!」

唐婉君滿臉厭惡的轉過頭去,似乎是不想再看對方一眼。

「對啊!必須要把義父的病治好!」唐梟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他趕忙來到劉鴻飛旁邊,一臉真誠的懇求道:「劉先生,您是真正的高人,求求你救救我義父吧!剛才都說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這裡向您賠罪了!」

「呵呵……」劉鴻飛微微一笑,說道:「你就這麼向我賠罪嗎?未免太沒誠意了吧?」

「你……你想怎麼樣?」

唐梟的心裏極度憤恨,但他卻必須裝出一副孝子的樣子,否則董事會那幫老傢伙可不好糊弄!

「也不想怎麼樣啊,只是你的嘴太臭了,自己掌嘴吧!」

「你……」

唐梟的臉一下子便漲的通紅,心裏邊前所未有的憤怒,想他唐氏集團的大公子,所有人都敬着他,他幾時受過這番羞辱?

唐梟越想越覺得生氣,右手緊緊的攥成拳頭,指甲扎進肉里,鮮血滴滴落下……

啪!

啪!

清脆的聲音回蕩在病房之中,唐梟竟然真的開始掌嘴了,他狠狠的扇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子,鮮紅的掌印一下子變腫起來老高!

「劉先生,這兩巴掌就當是我向您賠罪,求您一定要治好我義父……」

唐梟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這句話,他的心裏面已經判了劉鴻飛死刑,只要有機會絕對會狠狠的收拾他!

「嗯?」

看到唐梟的樣子,劉鴻飛不由得眉頭微皺,他現在開始有點欣賞對方了,這傢伙還真是人如其名,梟雄人物!

「哈哈哈……唐公子,你這是幹什麼呀,我和你開玩笑的……」

「你……」

唐梟差點被氣得吐血,但他還是強行壓下火氣說道:「我就知道劉先生您寬宏大量,而且您醫術高超,一定能治好我義父的,對不對?」

「呵呵……」

劉鴻飛的嘴角微微上揚,剛想再刺激一下唐梟,可就在這個時候,病床上的唐百萬突然間心率加速,血壓不穩,整個人也劇烈的咳嗽起來……

「劉先生!」

唐婉君滿臉焦急的看向劉鴻飛。

「別說話,我心裏有數!」

劉鴻飛迅速來到唐百萬身邊,在他身體幾處大穴上輕輕一點!

噗!

昏迷中的唐百萬噴出一口黑色的淤血,整個人的病情霎時間穩定了不少!

「這毒可真厲害呀!」劉鴻飛略帶深意的看了唐梟一眼,一字一句的說道:「這是金蠶蠱毒,此毒非常霸道,一旦施展成功,毒蟲每天深夜將毒液注射到目標體內,神不知鬼不覺,尋常人極難發現!但施展的條件也相當苛刻,不但需要目標的精血為引,還得了解目標的生活習慣,所以,只有至親之人才有這種機會!」

「那我父親還有救嗎?」

唐婉君滿臉焦急的詢問,生怕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

「放心吧,令尊命不該絕,我有辦法救他!」

說話的同時,劉鴻飛從衣袖中拿出一個古香古色的小盒子,打開之後那裏面是一盒銀針!

劉鴻飛果斷的在唐百萬身上施針,並且還用盡心力的替他推宮過血,這份施為對體力的消耗非常大,劉鴻飛很快便滿頭大汗,整個人都是一副特別虛弱的樣子……

不過這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唐百萬再次吐出一口毒血,整個人的臉色也趨於紅潤。

「劉先生,您沒事吧,我父親他……」

唐婉君親手扶住劉鴻飛不讓他跌倒,對方剛才的施為她可是看清楚了,心裏自然是特別的感動!

「放心吧,我已經替令尊祛除了大部分毒血,而毒蟲也被我殺死了,他的病情已經基本穩定,只要再吃幾服藥就可以恢復如常了……」

劉鴻飛在旁邊的桌子上寫了一個藥方,交給唐婉君後特意囑咐道:「照着方子去抓藥就可以了,另外在給我準備一間安靜的房間,我剛剛元氣大傷,現在需要打坐調息。記住了,千萬不能讓任何人打擾我,否則後果嚴重……」

劉鴻飛說話的同時特意朝唐婉君眨了眨眼,唐婉君會意,微不可察的點點頭,一旁的唐梟並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嘴角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

元氣大傷嗎?這可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