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高武:我為異族天災
高武:我為異族天災 連載中

高武:我為異族天災

來源:google 作者:歐陽霸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歐陽霸天 都市小說 陸仁

靈氣復蘇的藍星,突然遭到異族入侵無數石門出現,人類迎來最大的危機!陸仁參加志願軍,戰死在異族戰場上重生歸來!他帶着前世的記憶,這一世!他將成為這異族的天災!展開

《高武:我為異族天災》章節試讀:

整場對決在開始的這一瞬間便得到了升華,對於觀戰的戰士來說,其性質便發生了改變。

他們不得不承認,陸仁給他們帶來了驚喜!

「呯!!!」陳動腳下的地板再次碎裂,他的身體再一次飛射而出,他臉色沉穩,雙目中帶着恐怖的殺氣,這一次,他動真格的了!

「嗡……」陸仁站在原地,細細的感觸着他身體周圍那一層氣浪反饋的空氣震動。

「唽……」在陳動出手的同時,陸仁的身體也動了起來,向下彎去,以左腳的腳尖為圓心,如同一個圓規一樣,划出了一個完美的半圓。

「躲過了!!!!」觀戰席上傳出一陣的驚呼。

不僅僅是這一次,在電光火石之間,數次交鋒中,陸仁都好像能預料到對方攻擊的終點,從容不迫的躲開。

陳動的心有些煩躁,他不明白,自己明明一直都在用全力,為了避免陷入持久戰,他還特地將力量用在爆發上面,給自己帶來了極快的速度。

明明陸仁的速度跟自己差不多,為什麼就是打不到他?

就好像,全力一擊打在棉花上面,非常的虛無縹緲。

所有人都對這場對決來了興趣,二級打三級,竟然不是一面壓倒的局面,還打的有來有回的。

當然了,雖然明面上陸仁非常從容不迫,但是陳動那剛猛的拳力仍然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壓力,畢竟對方有無數次失手的機會,而他卻沒有。

「最起碼還有10分鐘,必須要讓他一直保持現在的狀態才行。」陸仁表情凝重,額頭上冒出一圈冷汗。

陳動的身體慢慢的出現滲紅的狀況,這說明他的身體逐漸在接近最高負荷,那冒出的滾滾蒸汽,是他逐漸散溢出去的力量。

「別跑!!!!他娘的!有種跟老子正面交手!」

約莫三分鐘後,整個擂台的地面變得一塌糊塗,處處是裂縫和碎石,陳動此時已經累得渾身是汗,眼中出現一絲疲憊,怒氣沖沖的瞪着陸仁。

眼前的這傢伙,竟然依舊一副平淡的樣子。

彷彿他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當做對手一樣,太恥辱了!對決到現在,竟然一次都沒有碰到對方,反而還被對方連續找機會揍了幾下。

雖然自己的防禦力很強,但也遭不住這樣騷擾啊!

陸仁依舊一副面臨強敵的樣子,隨時準備着躲閃,腳下的溜冰鞋都已經溜出火花,他卻不敢停下來。

「真糟糕,我一身的氣血竟只剩9.9成了!」

「對方的氣血至少還有一半,如果就這樣停下,肯定是無法跟他正面對決的。」

這樣想着,陸仁這臉上頓時露出不屑的表情,「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承讓了。」

「到現在為止,有的人都沒有碰到我一下呢。」

說話的時候,陸仁用鼻孔對着陳動,撫了一下秀髮,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隨機挑釁的看了看陳動。

「嗡……」陳棟的眼神頓時變得兇狠,身後那赤毛獅子的虛影頓時融入他體內,一股股強大的氣浪,從他的身體內散發出來,他渾身的毛髮變得赤紅。

烏黑的頭髮也變成暗紅色,整個人散發出極度危險的氣息,那種不祥的感覺,頓時讓陸仁的身體都一僵。

「吼!!!!!」強大的音波從陳動嘴中傳出,那是獅吼功的力量。

就是現在!一陣塵土頓時從陳動的腳下揚起,將他的身形都掩蓋住。

下一秒,陳動直接從塵霧中衝出,與剛才沒有任何差別的發力方式,威力卻上升了三倍不止!

這一擊,陸仁自知根本接不住,他臉色一凝,對方的實力一次一次地突破了他的預料。

陸仁知道,真正要緊的時候來了!

滾滾的氣浪從陸仁的腳下傳出,他的身體也在這一刻,瞬間變得如同煮熟的蝦,宛如疾風伴身。

擂台之上,陳動使用最強的力量瘋狂的追,而陸仁則不斷的躲,一追一趕,轉起了圈圈。

台下的觀眾卻沒有感到任何的無聊,那攻擊和躲閃的手段,或多或少都讓他們有所收益。

無論是攻擊的技巧和身法,陸仁都展現出極度有效而優雅的樣子,那就是武學的魅力。

對戰友,他沒有動用殺人的手段,畢竟這不是生死局,因此使用的東西表演性更多一點。

不過剛好,攻擊偏低,躲閃略有提升,對這種對決來說,剛剛好夠用了。

「這傢伙越來越急了。」陸仁觀察着陳動的攻擊,發現其章法正在逐漸變亂,這是一個好現象,對方的破綻在對決中越來越明顯。

但是,陸仁沒有在這一刻主動出擊,他一直記着,自己的對手擅長防禦和力量,假如對方進行防禦,那麼可能就算他一身氣血耗盡,也無法破防,那麼比賽就會進入平局,這是他不想看到的。

「吼!!!」陳動的每一拳都帶着強大的力量,股股的拳風,將面前的空間都帶出陣陣呼嘯聲。

陸仁甚至就貼着拳頭閃過去,有時躲閃不過去,陸仁的手便會貼在陳動的手臂上,藉著那恐怖而迅速的力量,躲過這次的攻擊。

此時的主持室內。

「哦~~!!!」主持人在進行激動的解說,這場對決的緊湊感給他整的熱血沸騰。

「又躲過去了!!!陸仁展現出了驚人的躲閃能力!」

「陳動的攻擊根本就沒有效果,並且他的體力正在迅速消耗,戰局對他有所不利啊!」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恐怕根本就不用陸仁出手,陳動恐怕就要因為體力耗盡而自動退出!這場比賽的勝利是否會由陸仁獲得呢?」

比賽進行到8分鐘,陸仁與陳動的體力都已經消耗的差不多。

雙方都喘着粗氣,看上去,兩個人都沒有什麼氣血了,對決進行到現在,基本到最後的時刻了。

突然間。

陸仁停了下來,對着陳動比了一個停止的動作。

陳動疑惑地看着他,趁此機會迅速調整內息,進行體力恢復,管他要幹什麼,就按自己制定的作戰計划進行就好了。

主持人也愣住了,「陸仁這是要幹什麼?」

「難道他是要認輸嗎?哦??陸仁將手伸向了口袋,似乎將什麼東西掏出來了!」

「等等!!!那是!」主持人震驚了。

高速攝像頭對準了陸仁的手,大屏幕上頓時顯現出他手裡拿着的東西,所有人都呆住了。

「八音盆??????????」

繼溜冰鞋之後,又一個奇怪的東西,一個不應該出現在擂台上的東西,他要做什麼?

陸仁從容的打開八音盒,一陣熟悉的音樂頓時響起。

「燈等凳,等凳燈燈,等燈等凳,等凳等燈,燈等凳燈,等燈凳燈………」

正是那熟悉的音樂,《獻給愛麗絲》

比賽擂台場景頓時陷入了詭異的寂靜中。

這又是玩什麼花樣?陳動不理解,雖然不限制對決中能夠使用的無關戰力暴增的用品,但是在此時使用八音盒,能有什麼用處?

在眾人的不解中,陸仁翩翩起舞,動作優美而紳士,他跳起了拉丁舞,非常悠閑的樣子。

「呵,這小子,是想擾亂陳動的心智。」監控室內,蕭遠露出讚賞的眼光,能夠迅速抓住對手的弱點,並做出相應的決策,這小子不錯!

「至於嗎?」慕容岩一臉懵逼,他倒是沒怎麼看出來,畢竟一個八音盒,對一個在戰場上廝殺的戰士能有什麼影響?

「你接着看就知道了,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擂台之上,寂靜片刻後。

陸仁停了下來,滿臉疑惑的看着陳動:「拜託,你不知道我們倆在對決嗎?」

「我跳歸我跳,你攻擊不要停好嗎?」

此話一出。

「嗡!!!」陳動的大腦嗡的一下,他疑惑的臉色頓時變得憤怒,額頭上青筋直冒,他終於明白。

這小子看不起的他!那一舉一動!都表達了對他的不屑。

你攻擊歸你攻擊,我跳過我的,說明自己的攻擊對他根本就沒有一點的影響,甚至在此時的陸仁心中,恐怕自己連對手都稱不上吧。

「啊啊啊啊啊啊!!!!!!」陳動怒極,發出狂吼之聲,一身的氣血進入了最後的凝聚階段。

就像是玩打地鼠遊戲,鎚子一下都沒有打到地鼠的頭上,最後,地鼠冒出頭來,不屑的看着他:「切~」

「你!!!!啊!!!竟敢!!如此的!!羞辱我!!!」陳動的憤怒將他的理智頓時沖毀。

這已經不是勝利不勝利的事情了,這是尊嚴受到侵犯!

「我靠!太囂張了吧!!!」觀戰席上的戰士們頓時吐槽,這樣的事情太容易感同身受了。

「他擱這裝逼呢!揍他!陳動!!!!」一堆人喊陳動加油。

這一陣陣的加油聲,頓時又如同一桶汽油,直接澆進了烈火中,頓時將陳動的情緒引爆。

「給爺死!!!!!」陳動撕心裂肺的吼着,整個人如同一頭赤色的雄獅,奔射而出。

「終結技!」陸仁整個人的氣勢頓時一變,無比的沉穩。

可是他卻裝作非常驚慌的樣子,連站都站不穩,向後瘋狂的逃去,很快就接近了擂台邊緣。

「死!!!!」陳動的拳頭帶着怒吼,也在此刻飛來,就如同一個憤怒的超人一般。

陸仁突然如同一個順滑的圓規,在地上划出一道200多度的圓弧,順利的繞到了陳動身後。

他整個人雙手撐在地上,雙腳直接向著陳動的後背踢去,一記完美的側身踢。

陳動的身體保持着超人的動作,飛了出去。

「呼…………」陸仁站在原地拍了拍手,片刻後聽到不遠處傳來落地的聲音。

「陸仁!!!陸仁勝利!」主持人震驚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