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歌壇無人?一首赤伶開啟國風時代
歌壇無人?一首赤伶開啟國風時代 連載中

歌壇無人?一首赤伶開啟國風時代

來源:google 作者:貪吃的饕餮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蕭 貪吃的饕餮 都市小說

藍星,穿越後的葉蕭發現當今華夏語樂壇凋敝,各大音樂榜單被美、韓、日流瓜分!華夏國熱門選秀節目上,導師搖頭:「歌壇無人啊!!!」「華夏語樂壇,早就是洋帶人們的形狀啦!」「樓上別尬黑,我學喵叫和音樂裁縫難道不配嗎?!」眾人質疑下,葉蕭目光似劍:「國語才是最屌的!」《赤伶》戲腔嘆家國情懷!《青花瓷》震古爍今!《清明雨上》直接入選語文教材!!xx天王:「葉蕭大佬,您叫我小x就好!」籽楓妹妹:「葉蕭哥哥永遠滴神!」麥麥:「葉蕭哥哥,下一首歌mv女主角……」「誰說歌壇無人?我,葉蕭,會用國風成就真正的音樂神話!!!」展開

《歌壇無人?一首赤伶開啟國風時代》章節試讀:

汪詩與張梁瑩兩人往公司內的錄音室走去。

汪詩看着公司里的設備,發現現在條件是越來越好了。

只是這麼好的聲響設備,卻沒了優秀的音樂人來使用。

「真是糟蹋啊。」

汪詩心裏想到,但是明面上可不能這麼說。

「梁瑩啊,公司搞的不錯嘛。」

「托您幾位的福,我這小地方有點成色。」

「哈哈,梁瑩啊,你可知我們那個時候的條件,文化宮裡的經費有限。」

「很多樂器都是我們那幫老傢伙們拿着鋸子一次次磨出來的。」

「但是當時搞藝術的,雖然條件不好,卻出了不少佳作。」

「嘿,無論是那陽春白雪還是下里巴人,都值得人用耳聽用眼看,用這兒熾熱的心去感受。」

「唉,今時不同往日啦。」

「這些啥比斯特、森海、聲動學結構的設備,物質條件是越來越好。」

「可這音樂品質嘖嘖嘖……」

「現在我孫子孫女打開電視都是一群外國人,整個行業都被外國人牽着鼻子走。」

「梁瑩,這人啊,錢財都是身外之物,做了一行,就要往學問、本質上去研究,錢,是帶不走的。」

「唯有優秀的作品才能永存。」

汪詩推心置腹地對張梁瑩說到。

這話里旁敲側擊的意思,張梁瑩當然明白。

無非就是人老爺子實在是受不了現在行業的現狀。

國內音樂人才凋敝,去外國進修的那些所謂的優質偶像。

回來後出的歌都是一些中不中、洋不洋的玩意兒!

打開華夏語音樂榜單,一首是學喵叫,另一首也是學喵叫。

前十歌單里,不是裁縫抄襲帶幾句不知所云的所謂「古風」歌詞。

就是喵喵喵、汪汪汪!

就這,這就組成了華夏語音樂榜的top!

這怎能不讓汪詩這些老藝術家感到心恨呢?!

再加上娛樂公司都是現實的,國內音樂不行?

那我就找洋人唄~

很快,市場上一股崇洋媚外之氣就這樣形成了。

汪詩這話的意思就是覺得張梁瑩這次找了個所謂的「小鮮肉」。

然後準備找幾首洋歌的曲兒帶上點狗屁不通的歌詞。

準備做一首華夏語top作品出來,立個所謂古風人設。

這樣的商業操作,汪詩活了大半輩子了,心裏跟明鏡似的。

張梁瑩聽聞這話,也有些不舒服。

畢竟葉蕭她已經調查過了。

這孩子是真正的天才,沒經過專業科班的學習。

就能寫出這檔次的歌曲,甚至在演繹能力上讓人感到身臨其境。

這可不是所謂的人設啊喂!

但是她也不能表現出來,畢竟她現在說啥也沒有用。

只有到錄音室,讓葉蕭給汪詩唱上那麼一曲才能讓汪詩老師放下內心的偏見了。

進入電梯,張梁瑩按下了錄音室的樓層。

臉上仍是波瀾不驚的微笑。

汪詩見狀有些綳不住了。

他說這些話,就是明確自己的立場。

要這大半輩子嘔心瀝血學戲練曲、名聲赫赫去給一沒實力沒耐心的小鮮肉立人設?

想都別想!

「梁瑩啊,伯伯說這些話意思你都明白吧。」

「唉,你也別嫌難聽。」

「在我接到老李的電話後,我也查了點資料。」

「那些什麼榜單上的玩意兒是真他媽難聽啊!」

「還有不少打着華夏語結果整首歌里全是洋屁的!」

「跟沒讀過書似的,這教育水平有胎教的一半都不至於一首華夏語歌寫成這樣!!」

聽着汪詩老師的訴苦,張梁瑩深呼吸一口氣。

對於目前市場上的作品,她不評價,但是對於蕭曉。

以十分為滿分來算,她一百二十分的放心!

「我就知道汪老師您對音樂的態度,話說,榜單上真的沒有一首您覺得不錯的嗎?」

張梁瑩這麼一說,汪詩突然想起來。

這兩天榜單上確實有一首不錯的古風歌曲。

而且非常離譜的是,這首歌只有副歌!!

一曲一分鐘的demo(小樣)!

張梁瑩不說還好,這麼一說汪詩心臟就有些受不住了。

當時汪詩聽完了一大堆音樂狗屎之後,突然看到一首非常詭異的存在。

僅僅用一個小時,就登上了華夏語榜單的top30.

然而僅僅十分鐘後,它更是直接衝上榜單的第一!!

汪詩一聽這首歌。

獨特的崑曲戲腔空靈而富有敘述感的聲音遊盪在他的腦海。

「亂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憂國,」

「哪怕無人知我~!」

這歌聲徹底將汪詩帶入了感情的殿堂。

心中一股家國情懷油然而生。

他彷彿看到一個凄涼而偉大的故事在面前浮現。

就在這短短卻跌宕起伏的一分鐘結束之後。

音樂突然沒聲!

一時間,還沉浸在葉蕭歌聲中的汪詩。

這一結束,突然綳不住了。

突然汪詩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在吃了心臟病的葯後,才好了不少。

「艹,這歌怎麼突然就沒了!」

汪詩緩了緩說到。

難受,太難受了!

這就像與夢中情人在賞月之時突然醒來。

面前只剩五指姑娘一樣。

這誰頂得住啊!!

但不得不說,這歌是真不錯啊!

汪詩自認這悠悠六十餘載的歲月里聽過的曲里。

不乏佳作。

但是這麼一首帶着點流行,卻又將戲腔的美體現的淋漓盡致的實在不多見。

這曲、這詞、這腔。

在汪詩的內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回到張梁瑩面前,汪詩收回眼裡的光。

「倒是有那麼一首,不媚俗。」

平復了心情,汪詩對着張梁瑩說道。

「汪老師,小女猜猜,那首歌是不是只有一分鐘啊?」

張梁瑩微笑着對汪詩說道。

這麼一說,汪詩臉有點黑,但是整體還是保持着嚴肅的態度。

「可惜啊,毫不避諱的說,那首歌絕對算是精品。」

電梯門打開,汪詩認真地說道。

「老頭自認聽過不少優秀的曲子,這首……」

汪詩頓了頓,張梁瑩看的出來。

汪詩這是在儘力排除自身的主觀因素,想要給這首歌一個客觀的評判。

可是能讓世界上公認的崑曲大師汪詩這樣去判斷的歌曲,又有幾首呢?

這一頓。

葉蕭演唱的這首歌,就已經贏了,而且已經贏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