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夠野
夠野 連載中

夠野

來源:google 作者:糾糾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衍 現代言情 蘇郁

——沈衍:我對你從來都是圖謀不軌,第一眼起就是——蘇郁:好巧,我也只是對你故作矜持男女互撩,極限拉扯,棋逢對手酒吧廁所門口,蘇郁向沈衍借了個火,蘇郁嫻熟地點燃香煙,輕吐了一口煙霧,煙霧繚繞在她冷艷的面容上,那斜視的狐狸眼,看上去妖媚又野性十足倒是讓人忍不住心生征服之意沈衍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會兒,唇角勾起,「夠野,我喜歡」蘇郁挑眉:「既然喜歡,那不如今晚去我家?」蘇郁說:「沈衍,我覺得我們三觀不合」黑夜中,沈衍叼着煙,嘴角揚起了一抹不羈的笑容,:「我覺得不合的是,大抵是你喜歡窗邊,我喜歡鏡子前」所有人見到蘇郁的第一眼,都會覺得她是一個典型的冷艷美人不,蘇郁只是外表冷艷,實際上她內心是一個極致善變的女人只有沈衍懂她,知道她想要什麼他知道她的故作矜持,她明他的圖謀不軌相互,所以適合在一起展開

《夠野》章節試讀:

蘇郁是銷售部的銷冠,請假是很容易的事情。

她在酒店洗漱完後,便叫了輛車直接回了自己住的公寓,位置離她們售樓處並不算遠,開車也就十分鐘就能到。

蘇郁今年二十五歲,大學畢業三年,本來應該去航空公司的她,卻選擇去做了一名案場銷售。

她有個閨蜜叫木冉,選擇了專業對口的航空公司,她一直不明白蘇郁為什麼好好的航班不飛,非要做這種抗壓性很強的工作。

蘇郁當時是這樣回答她的,「我不想掙那飛行小時費,聽說銷售來錢快。」

事實上,蘇郁當時說這句話的時候,內心是在賭的,她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能力成為一名好的銷售。

但現實里證明了,漂亮的女人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獲取利益,當然,蘇郁她本身腦子就很靈活,為人處事方面也很不錯。

她一進去恆達集團一待就是三年,從一個新人菜鳥一路提升到了油條銷售精英,因為蘇郁業績一直保持的都很好,公司有意提蘇郁當項目銷售總監,但她給拒絕了。蘇郁覺得自己能管好自己都很難得了,讓她管人,她真的管不來,就這樣,她把銷售總監的位置讓給了同事楚瑤。

擁有一副好皮囊,加上好的業務能力,蘇郁在這行業里也算是混的上風生水起。

蘇郁回公寓洗了一個澡,換了身新的工作服,便出門開車去了公司。

知道昨晚聚餐,肯定免不了喝酒,她沒開車。

到了項目後和往常一樣,蘇郁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間盤頭髮。

楚瑤剛好從衛生間里出來,看見了正在塗著口紅的蘇郁,走上前洗手,「你昨晚突然沒見人,我們還以為你在酒吧碰到什麼壞人了。」

楚瑤的一番話,又勾起了蘇郁昨晚那段瘋狂又旖旎的記憶。

還有那張好看的臉。

蘇郁的中指擦拭着不小心畫出來的口紅,輕笑道,「說不定真的是呢。」

楚瑤當她是開玩笑。

楚瑤看着鏡子里的蘇郁,笑着調侃,「你這模樣,可真的誘人,我要是男的,我都想馬上撲倒你。」

蘇郁收起了口紅,笑的嫵媚,「瑤姐,你要不要試試?」

意思就是我讓你撲。

楚瑤笑罵道,「滾蛋,你還真當真。」

公司里就屬楚瑤和她關係鐵,平日里兩人沒事就貧幾句。

兩人先後走出了洗手間,楚瑤在蘇郁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這張臉真的就是個狐媚子,那些客戶見你都恨不得把你給吞了。」

蘇郁笑着擺手,「不至於吧,我還是個很單純善良的妹子。」

「呸,少在那裝,昨晚你喝酒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

「昨晚?昨晚我說什麼了?」蘇郁故意裝傻。

……

倆人一路貧嘴到了前台。

「瑤姐,不和你說了,輪到我崗了。」

「你胸牌呢?」楚瑤盯着蘇郁的胸口處看。

另一邊,沈衍又回到了酒店。

他想回來看看蘇郁走了沒有。

沈衍推門進去的時候,沒有人影。

但床上凌亂不堪的床鋪,還有一片狼藉,證明了昨晚這裡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沈衍走近床邊,床單上的血漬讓他的眸子微微眯了眯。

沈衍自語,「還真第一次?」

他還以為蘇郁是隨口說的。

沈衍準備走的時候,在門口處撿到了蘇郁的胸牌。

上面是她的名字和她項目的名稱。

「蘇郁,名字還不錯。」

沈衍笑着將胸牌放入了自己的兜里。

——

蘇郁的胸牌丟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只是她一時間不知道是在酒吧丟的,還是在酒店丟的。

楚瑤給蘇郁打了個申請到人事部,說是補胸牌。

每天下班前,她們都要例行開個今日總結小會議。

蘇郁坐在沙發上,聽着眾人各自說著自己今日的客戶情況還有老客情況。

蘇郁低頭玩弄着手裡的鋼筆,心不在焉的,滿腦子都是昨晚的一幕幕。

她想到沈衍那張俊朗冷峻,稜角分明的臉龐,還有他那雙深邃的桃花眼,心跳莫名加速。

不自覺的又想到了昨晚男人那一句,「我行不行?」

想到這,蘇郁的俏臉一熱,趕緊搖了搖頭,想將那個男人拋出腦海。

楚瑤奇怪的看向蘇郁,問道,「蘇郁,你臉怎麼那麼紅?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蘇郁回過神,故作鎮定,「沒有,剛踩到自己的腳了。」

這理由找的很蹩腳。

楚瑤:「……」

蘇郁都這樣說了,楚瑤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會議結束後,蘇郁拿起包就想走,卻被楚瑤給叫住了。

「蘇郁,你等等。」楚瑤拿着保溫杯快步走了過來。

蘇郁包已經背好了,轉過身,疑惑道,「瑤姐,還有什麼事嗎?」

「開發商那邊有兩個關係戶需要接待一下,鄭總讓你跟我去。」

蘇郁微皺眉,嘆了一口氣,「好吧,我還以為今天能下班早,還想着回去睡個美容覺呢。」

看來美容覺又泡湯了。

楚瑤一臉苦惱,拿着保溫杯抵着下巴,「我也是,我老公都做好飯等我了,現在他只能是一個人吃了。」

蘇郁措不及防被楚瑤餵了一嘴狗糧。

楚瑤和她老公感情好,是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的事。

蘇郁調侃,「哎呦,知道你老公疼你。」

蘇郁將車子開回了公寓,坐上了楚瑤的車,去了飯局。

飯局在市中心的一座別墅區里,是一家私房菜館。

蘇郁和楚瑤前腳剛進包廂,後腳開發商那邊的關係戶就進來了。

楚瑤湊到了蘇郁的耳邊,壓低聲音道,「鄭總那邊說了,這兩個關係戶是大客戶,搞定他們不止兩套。」

蘇郁小聲嗯了一下。

有時候一些關係戶買了一套房,還會介紹親戚好友一起過去買,就像一條連環鏈,如果能夠將這條鏈子好好的連起,就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鄭總也緊跟在關係戶後面走了進來。

「這兩位是李總和陳總。」鄭總向蘇郁和楚瑤介紹道。

蘇郁和楚瑤兩人連忙上前,朝着李總和陳總打招呼,也各自報了自己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