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鬼穀神醫
鬼穀神醫 連載中

鬼穀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江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寒 秦羽墨

我江寒小神醫,醫術蓋世,妙手回春,武力驚人,放眼天下無人能及老頭子,像我這麼優秀的人,你覺得這麼早結婚合適嗎?什麼?未婚妻前凸後翹,傾國傾城?還是集團總裁?娶了她,就可以分分鐘登上人生巔峰?於是江寒含淚下山,默默的說了一句,真香!展開

《鬼穀神醫》章節試讀:

「我不着急,感情這個東西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嘛,嘿嘿嘿!」
江寒憨憨一笑。
秦四海瞬間啞語,他話里的意思其實是想委婉將這件事情推掉,但沒想到江寒完全是一根筋。
「對羽墨的婚姻大事,我這個做父親的其實一直都很開明的,完全遵從羽墨自己的意見。
如果羽墨能夠接受你,那我也會非常歡迎你做我秦家的女婿。

秦四海索性將事情甩到了秦羽墨的身上,因為他對自己這個女兒太了解了,以她的脾氣是絕對不會嫁給一個憑空冒出的未婚夫的,
果不其然,秦羽墨臉色當即一冷。
「我不想結婚,等爺爺身體好些了,我去找爺爺說這事。

江寒又怎會看不懂秦家人這話里的意思,但他並不生氣,只是淡淡一笑。
「我江寒不是強人所難的人,如果羽墨不願意的話,我可以先跟她從朋友做起。

可就在這時,從頭到尾默不作聲的陳玉蘭開口了。
「做朋友?哼,我看沒這個必要了吧!」
江寒微微皺眉:「阿姨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們秦家雖不是什麼頂級豪門,但也是銀海市有頭有臉的家族,想跟我們秦家聯姻的家族雙手雙腳都數不過來,一個鄉下來的鄉巴佬也配沾我們秦家的光?」陳玉蘭雙手插腰,壓根都不睜眼看一下江寒。
「玉蘭,少說兩句!秦四海當即喝道。
江寒如今是救了老爺子的恩人,豈能這樣出言不遜?
「怎麼,我說錯了嗎?分明就是他瞎貓撞了死耗子,將老爺子弄醒了,依我看他壓根什麼本事都沒有,還風水局,我看就是騙人的!」
陳玉蘭的語氣愈發激動。
本來今天是秦羽墨和王自鑫的訂婚宴,是她踏入頂層圈子的絕佳時機,現在不光豪門夢碎,秦四海居然為了一個外人呵斥自己,她豈能忍受這樣的屈辱。
「趁着現在王家還沒有動怒,趕緊帶着羽墨上門道歉,興許還能有轉機,等王家真的降罪下來,咱們秦家就完了!」
秦羽墨聽見這話,情緒也是立刻爆發。
「我不去!我說了我不會嫁給王自鑫那個混蛋的!」
「羽墨,你怎麼這麼不懂事!這是咱們秦家踏入一線家族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知道我爭取了多久嗎,錯過就沒有了!」陳玉蘭苦口婆心道。
「你這麼想傍上王家,你自己去嫁好了!」秦羽墨當即反駁道,
「秦羽墨,你怎麼跟我說話的!」陳玉蘭表情頓怒。
兩個女人針鋒相對,水火不容。
秦四海終究是按捺不住,拍桌而起。
「夠了!在家裡吵吵鬧鬧,算什麼樣子!丟人現眼!羽墨,跟你媽道歉!」
「憑什麼!」
「玉蘭阿姨也是為了你,為了咱們這個家着想,況且她還是你的媽媽,你怎麼能這樣對她說話?」
面對秦四海的質問,秦羽墨身軀微顫,眼眶立刻不爭氣地泛了紅。
「我媽在我三歲的時候就走了,我沒有媽媽了!」
此話一出,秦四海頓時啞口無言。
對前妻,對秦羽墨,他這些年一直都無比愧疚。
一時間,整個客廳靜得落針可聞。
傭人們低着頭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呃……」江寒正想開口緩和一下氣氛。
突然,秦羽墨的手機傳來一陣急促的鈴聲。
她掏出一看,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誰的電話?」秦四海問道。
秦羽墨沒有說話,而是將手機轉向眾人。
屏幕上赫然三個大字——王自鑫!
「還愣着幹什麼啊,趕緊接啊!」
陳玉蘭頓時急了。
秦四海也示意秦羽墨接,看看王自鑫到底想什麼。
秦羽墨接通電話,可還沒說幾句,只見秦羽墨的臉色變得無比凝重,語氣也激動起來。
「王自鑫,你這樣做未免也太卑鄙了!對你王家有什麼好處嗎?」
「你到底想怎麼樣?」
隨即,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放肆的奸笑:「我想怎麼樣你心裏很清楚,今晚八點我在天堂會所等你,你要是不來,那就等着給秦氏集團收屍吧!」
隨即,電話那邊便只剩下嘟嘟嘟的掛斷聲。
秦羽墨面無表情地垂下手臂,整個人一屁股癱坐在沙發上。
「王大少跟你說什麼,他是不是願意既往不咎,跟我們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一談?」
陳玉蘭追問道。
「王自鑫讓我今晚去會所陪他喝酒,如果我不去,他就……」
「他就什麼?」秦四海也有些急了。
「他就斷了秦氏的資金鏈,讓秦氏集團徹底無路可走。

秦四海聽見這話,瞬間面如死灰,一雙手攥緊成拳微微發顫。
「好狠的王家,這是要置我們秦家於死地啊!」
秦四海心裏很清楚,王自鑫並不是說說而已。
秦家雖算得上銀海市的豪門,但豪門之間同樣存在巨大的差距。
真箇銀海市的家族一共可以劃分為三等,一流家族,二流家族,三流家族。
秦家在秦天齊和秦四海兩代人的不懈努力下才勉強躋身二流家族。
但王家則不同,其盤踞銀海市數百年,枝繁葉茂,底蘊深厚,手中掌握的資源遍布各個行業領域,甚至有政界要員撐腰,它不僅是一流家族,更是豪門中的豪門。
毫不誇張地說,只要王家願意,可以以很小的代價整垮秦家。
「秦羽墨你還愣着幹什麼呀?趕緊去換身好看衣服準備出門啊!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只要今晚把王少爺陪開心,興許事情還能有轉機。
」陳玉蘭在旁邊言語切切,比誰都着急。
「不行,羽墨今晚去一定會有危險!今天那個姓王的在宴會上說的話你忘了嗎,他分明就是對羽墨不安好心!這種禽獸,我決不允許我的女兒嫁給他!」
秦四海身為一個父親的保護欲瞬間升起,斷然否決了陳玉蘭荒唐不堪的決定。
「四海,你瘋了!你這是拿整個秦氏集團開玩笑啊!」陳玉蘭沒想到秦四海居然會如此衝動,連忙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