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鬼域執刀人
鬼域執刀人 連載中

鬼域執刀人

來源:google 作者:招財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孫富貴 都市小說 陸小七

「很多時候,我們不努力一下,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廢物」劫後餘生的眾人驚愕的看着高台上的陸小七,他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道:「所以大部分時候,我們都在拚命活着,幸運兒從來都是少數,生活從來殘酷無情」他笑了起來,望向更遠的地方,喃喃道:「我知道的,人心鬼蜮,怪物橫行,比怪物可怕的聰明人,比比皆是可我更知道,這並不美好的生活,是一個個傻子用生命換來的所以吶,就讓我來做這個傻子吧,我希望在我倒下的那一天!你們已經成為這世界上的聰明人,一群有血有肉的聰明人如果真有這一天,請告訴後來者:生活從來都不美好,可這安寧是無數英烈的白骨鑄就的;這黎明是無數血肉之軀換來的;悍不畏死的傻子們,從來不會想什麼是值得?什麼又是不值得?因為這人間,終是有美好的風景,讓他們甘願赴死」【超能+無系統+無女主+詭異復蘇】【前期有點殘酷,想看無腦小爽文的別浪費時間了】展開

《鬼域執刀人》章節試讀:

金沙灘上。

三名青年癱坐在鐵網旁,六道人影站在越野車一側。

他們穿着黑白相間的戰鬥服,背後有一個大大的『滅』字。

為首一人雙手覆蓋沉重的拳套,上面正有粘稠的血液滴落。

地面上到處都是殘肢斷骸,數不清的紅皮怪物倒在血泊之中。

帶着拳套的男人皺着眉,瓮聲道:

「杜傳星,漏了幾個?」

杜傳星就是使用符玉的男人,他凝重道:

「隊長,至少漏了十隻,而且有一隻有些特殊。」

略有氣憤的女聲響起:

「如果不是事發突然,它們一隻也跑不過去。」

說到這裡,眾人的目光不自覺的看向鐵網下的青年,隊長嘆了口氣:

「消除記憶,放他們走吧,其他的事情交給後勤部門處理。」

他目光幽深的望向市區,沉重道:

「十幾隻『畸嬰』進入市區,市民恐怕……

加大搜索,滅鬼隊全員取消休假,一定將它們找出來!」

「是!」

他皺着眉,心中不斷思索着,相傳『畸嬰』是人間的死嬰,被帶到那邊養大而形成的怪物。

有血有肉,半人半鬼,最喜歡吃人類的四肢,這些東西在金沙灘外已經沉寂了十年,今年為什麼一反常態?

他的雙拳握緊又鬆開,喃喃自語道:

「不會是…因為他吧…」

……

九中,午休時的操場。

試膽大會動員會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中開啟!

所謂的試膽大會,打着磨礪意志,備戰高考的名號。

整個年級有一百來號人報名,每人180,地點定在了瀛山。

人群前方站着五個人,正是此次大會的主辦人員。

這五人在學校里都是比較活躍的份子,否則也組織不起這麼大的活動。

幾人對視一眼,其中一人道:

「小帥,開始吧?」

小帥全名郝帥,是這次的主導人。

他清了清嗓子,開始了慷慨激昂的演講。

總結起來就一句話:就是收錢。

李子怡坐在操場上,根本沒興趣聽,她有些無聊的看着地面:

「也不知道陸小七在幹什麼?」

在她身邊小蘭興奮的抓着她的手:

「他來了!好帥啊!」

微胖的少年從旁邊探過頭:

「帥?是在說我嗎?」

小蘭白了他一眼:

「你還是歇歇吧。」

這人名叫孫富貴,平時跟二女的關係不錯。

孫富貴看着走下來收錢的黝黑少年,少年擺着一張臭臉,好像誰都欠他錢一樣。

他故作恍然道:

「原來是高哲啊,還不錯,都快趕上我十分之一了。」

小蘭呸了一口,毫不留情道:

「你說的是可愛這條戰線嘛?孫可愛?」

孫富貴175左右的個頭,有些微胖,臉上還有些嬰兒肥,看着清秀可愛,確實和帥不沾邊。

孫富貴翻了個白眼,傲嬌道:

「你這是嫉妒我的盛世美顏!」

李子怡捂嘴偷笑,聽倆人鬥嘴還是蠻有意思的。

很快高哲走到她們的身前,他那張臭臉破天荒的露出一抹笑容。

李子怡眉頭微皺,她能感受到這個人是對着自己笑的。

可是卻對着小蘭拋了個媚眼……

她心中升起厭惡的感覺,高哲眼神曖昧的看向小蘭,撩撥道:

「別怕,我會保護你。」

小蘭:融化了~

……

安魂街。

陸小七站在鋪子里,大聲喊道:

「老闆!」

鋪子不大,兩邊都是展示的櫥櫃,正**是木質的櫃檯。

櫃檯看起來有些年數了 ,顏色烏黑,上面擺放着賬本和雜物。

櫃檯後面有一座,通往鋪子的二樓。

「咳咳。」

老者的咳嗽聲從二樓響起。

腳步聲傳來,穿着麻布衣服的老頭,腳下蹬着一雙布鞋,不急不忙的從二樓走了下來。

老頭臉色慘白,眼圈烏黑,嘴唇深紫,印堂上還有淡淡青黑之色。

他抽了一口旱煙,一張嘴露出滿嘴的黃牙,老頭白了陸小七一眼:

「大中午的叫什麼叫!」

陸小七並不生氣,時間久了他也深知自家老闆的脾氣,典型的刀子嘴。

他笑吟吟的取出令牌,放在桌面上:

「憑證。」

姜老頭看着桌面上的令牌,片刻後才緩緩收起,吩咐道:

「今天晚上老時間。」

陸小七一愣,試探道:

「又有貴客?」

姜老頭點了點頭。

陸小七奇怪道:

「最近怎麼這麼多?」

不怪他心中好奇,若是放在以往,趕山這種活,一個月頂多一次。

像現在這樣隔了兩天又來一次的情況,從沒發生過。

姜老頭抽着旱煙,叮囑道:

「最近不太平,送完了貴客趕緊回來。」

陸小七點了點頭,也沒再多問什麼,如果姜老頭不想說,他就算磨破嘴也不會有答案。

姜老頭從柜子里拿出10張紅票票,詢問道:

「怎麼處理?」

陸小七毫不猶豫道:

「還錢。」

姜老頭打開記賬本,不滿道:

「還1000,還剩96萬3800元沒還,你小子還的太慢了。」

陸小七厚着臉皮道:

「慢慢還,指不定您哪天就歸西了。」

姜老頭抄起布鞋就砸了過去,陸小七早就逃之夭夭,少年的聲音傳來:

「謝謝老闆,我一定儘快還你!」

姜老頭伸手一招,布鞋回到腳上,他笑罵一聲:

「混小子!」

……

晚上十一點,陸小七準時等在了橫死鋪子的後門。

姜老頭扛着黑色的麻袋走出了出來,他皺着眉,神情從未有過的嚴肅:

「今天晚上的路恐怕不好走,你送完抓緊回來,聽到任何動靜都不要摻和。」

陸小七微微一愣,隨即點頭道:

「老闆放心吧,我膽子小,可不會湊熱鬧。」

姜老頭嗯了一聲,目送着陸小七消失在夜色里,他目光望向金沙灘的方向,沉默不語。

……

瀛山下。

一百號人等在門口,一人交了80以後,這才准許進入。

不多時,所有人進入山區,向著半山腰而去。

郝帥走在最前面,手裡拿着個喇叭,聲情並茂道:

「同學們,你們知道煙市的都市怪談嗎?」

「十大怪談嗎?」

「對,就是十大怪談,最有名的就是金沙灘事件,說來也巧,這件事的主人公就在咱們學校。」

「誰呀?」

「十三班的陸小七。」

「我看過一張圖片,有個孩子手裡拿着染血的長刀,就這個陸小七?」

郝帥不愧是干班長的,三兩句話就將氣氛挑了起來。

眾人聽到金沙灘的事情,又聽到染血的長刀,不由得有些背脊發涼。

郝帥看向說話的人,點頭道:

「我也看過那張照片,當時有個說法……」

眾人下意識的接話道:

「什麼說法?」

郝帥的目光掃過眾人,壓低聲音道:

「他害死了所有人!」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不……不可能吧?他才多大?」

有人沉吟道:

「我記得貼吧里有個帖子,說他長着惡魔的眼睛,引來了鯊魚。」

「我也看過類似的,說他拿着血淋淋的鬼刀,能所有人喪失神智自相殘殺。」

「嘶!這還是人嗎?」

李子怡緊盯着郝帥,秀拳緊握,她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拿陸小七說事。

不過她很憤怒,已經在爆發的邊緣,郝帥卻是轉移了話題:

「他的事情疑點很多,不過今天的主題並不是他,你們聽聞過瀛山的怪談嗎?」

他提金沙灘有兩個目的,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他自然將話題拉了回來。

「你是說午夜的號角?」

「什麼號角?」

有人解釋道:

「這是最近幾年才傳出來的事情,聽說在方山、瀛山、蓬山的午夜,會聽到號角聲。

聲音聽起來像是古代軍隊用的獸角號,嗚嗚咽咽的,好像幽靈軍團出征一樣。」

膽小的人不禁打了個冷顫:

「草,那多嚇人啊!」

有人嗤笑道:

「瞧你嚇得,這都是人編出來的,我還說我是鬼將軍呢,你信不信?哈哈哈。」

眾人想想也是,都是些臆想罷了,便跟着笑了起來,緊張的情緒稍有緩解。

有人耳朵微動,在人群中張望一番,笑罵道:

「哪來的嗚嗚聲?」

「我也想問來着,聲音太小了還以為聽錯了。」

「你也聽到了?這是哪個神仙放的音樂?這麼陰間,也太缺德了吧?想嚇死誰啊!」

眾人笑着看向彼此,漸漸的笑容有些僵硬,似乎在場的都沒有動手機。

嗚……

聲音越發的清晰,好像是從山上傳來。

談笑聲在一瞬間戛然而止,空間彷彿凝固,眾人僵硬的站在原地。

嗚……

沉重悲涼的聲音響起,猶如戰場上宣誓赴死的號角。

咕嘟。

喉嚨滾動的聲音格外明顯,有人受不了這壓抑的氣氛,乾笑道:

「哪……哪裡來的聲音?」

眾人面面相覷,目光看向了山尖。

一股寒意從腳底升起,直衝天靈。

便在此時,無數飛鳥自林間飛起。

怪叫不止中,數道紅光自黑暗處亮起,口水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