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鎮
詭鎮 連載中

詭鎮

來源:google 作者:Sn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胡 懸疑驚悚 牛師傅

一樁神秘莫測的多人失蹤案,警方束手無策失蹤者再度現身,卻無一生還……死亡現場詭異莫名,屍體慘遭分解,無數蛆蟲在惡臭的小巷不斷蠕動……然而,令人震驚的是:第二天,死者竟再度「復活」,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是冒名頂替?還是另有隱情?沙礫,一位收集民間異聞的「特殊偵探」,無意間捲入其中,被幕後真兇一步步引向黑暗深淵……展開

《詭鎮》章節試讀:

午夜剛過,時針偏移到了右側,進入了6月17日的凌晨。
C市大雨瓢潑,沙礫冒雨趕到,渾身濕透。
漆黑的街道已經被封鎖,四周的居民被壓抑的氣氛逼回了暫時安全的住宅,沒有人願意在窗口探頭圍觀。
原本應該亮起的路燈可能壞掉了,現場唯一還閃爍的,是紅藍交錯的警車燈光。
噼里啪啦的雨聲在耳邊如密密麻麻的蜂鳴,攪得人煩躁不安。
黑色的天空,黑色的雨傘,黑色的巷子,現場籠罩着一股黑色的死寂。
時刻警惕的**攔住了沙礫,「辦案現場!
退後!」
好在來了個熟人。
小胡**年紀很輕,因為跟了個好師父,漸漸有了獨當一面的能力。
他快步走來,拍拍同事的肩膀,點點頭,又對沙礫招招手。
「什麼情況?」
「又死一個,第三個了。」
小胡陰沉着臉,連日來頻發的案件累得他苦不堪言。
3月到5月,一共失蹤了16人。
進入6月,失蹤者的屍體陸續被發現,連續失蹤案轉為了連續死亡。
小胡指指前方的小巷,帶着沙礫往巷子內走。
「老牛呢?」
「開會!
從下午,一直開到晚上!
接到報警的時候,還沒散!」
小胡語帶憤怒。
老牛是分局的老刑警,也是小胡的老師。
沙礫理解小胡的不平,如今事態緊迫,警隊人力本就不夠。
雨勢大得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徵兆,巷子里坑坑窪窪,此刻已經積了不少雨水。
沙礫盡量避免踩到深坑,濕漉漉的後背奇癢無比,越往裡走,一股潮濕的腐爛味道撲面而來。
停了下來。
只一瞥,他就立刻閉上了眼睛。
光線在視網膜上留下一些記憶的痕迹,繪成一副鮮紅的油畫。
深呼吸一口,再睜開眼,強忍噁心,仔細查看。
死者癱坐在地,上半身靠着牆壁,渾身**。
雙腳被鋼絲捆在一起,雙手則縮在背後,應該也被用同樣的方式捆綁着。
腦袋耷拉在一旁,像是睡著了。
腹部被豎著剖開,裂開形成了一個大口子,腸子順着xiati滑落滿地。
地面一片血污,混雜着雨水流淌着。
不斷有蛆蟲從屍體腹部湧出,在屍體周圍蠕動着。
沙礫聞到嘔吐物的氣味,大概是新手**初見被嚇到了。
「臉上。
看看臉上。」
小胡的狀態也不太好,捂着口鼻,自己不敢上前。
沙礫靠近濕漉漉的屍體,稍微彎下腰看了看,明白了小胡的用意。
死者雜亂的長髮遮住了大部分面孔,看不清相貌。
仔細觀察才發現,他的雙眼被細線縫合上了眼皮、兩隻耳朵孔在閃光,似乎是被融化的金屬澆灌填充過、兩個木塞堵住了死者的鼻子、一根鐵絲則將兩片烏青的嘴唇縫得嚴嚴實實。
雨夜果然不適合來兇殺現場。
「這是什麼意思?」
小胡不答,反而補充道:「尿道口與gang門也被縫上了。」
一股疼痛感直插沙礫心窩。
生平頭一次,他希望自己盡量少一點同理心。
「身份確認了嗎?」
「8號失蹤者。」
留給沙礫的就這麼多。
現場已經勘查完畢,即使再怎麼努力保護,線索也會被雨水沖刷得一乾二淨。
小胡朝巷子外吼了一嗓子,**們提着裹屍袋,一臉憂鬱進來收撿屍體。
「看完了吧?
走,回局裡,牛師傅等着呢。」
兩人邁步走出巷子,一刻也不願意多停留。
遠處不知哪裡的流浪狗狂吠起來。
回到東城區警局,雨聲變小了。
沙礫隨着小胡上了二樓。
剛上樓梯,就聽到老牛的大嗓門正在咆哮。
「滾!
莫賴在我這兒!
老子這會兒忙得很!」
聲音大得幾乎把天花板的灰塵震下來。
小胡先敲敲辦公室的門,之後帶沙礫進去。
辦公室內除了一臉憤恨,頭髮氣得立起來的老牛,還有一位青年。
老牛的怒火自然是朝這青年噴射的,青年坐在椅子上,手裡翻閱着報紙,臉上看不出神情,像是不服管束的頑劣子弟,根本把老牛的話當做耳邊風。
沙礫估摸着這年輕人的歲數,該是比自己小几歲,也許二十齣頭?
相貌嘛,不太好說。
就臉型來看,倒是稜角分明。
他側着身子,沙礫一開始只能看到他的右臉,稱得上英俊。
可等到他再微微偏過頭來,又不禁讓沙礫倒吸了一口冷氣。
青年的左臉有一道傷疤,自嘴角處往後延伸到耳根,讓人想起日本傳說中的裂口女。
是的,除去那道疤痕,眼前這人眉清目秀,加上白皙的皮膚,真有些女性氣質。
青年看了看來人,尤其上下打量了沙礫幾眼。
老牛拍着桌子,用純正而濃郁的方言罵道:「死娃娃,聽話嘛!
快回去!」
他一邊吆喝着,一邊強拉青年起身,往外推。
兩人走出辦公室,腳步聲漸漸遠了。
小胡為沙礫倒了杯茶水,沙礫道謝,喝了口,身體有了一絲暖意。
他問道:「剛才那位?」
「牛師傅的兒子。
哎……一言難盡。」
「老牛還有個兒子?」
沙礫笑笑,「頭回聽說。」
「沒啥出息。」
小胡擺擺手,「讀書的時候,三天兩回打架鬥毆。
牛師傅是市裡的模範**,偏偏攤上這麼個……」
話題不再繼續,從青年臉上的疤痕,沙礫大約能想像到他的豐功偉績。
老牛很快回來了,關上辦公室的門,他很快轉換了心情——這是一名以工作優先的模範**應有的素質。
他已經五十來歲了,接近了退休的年紀,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韓局長不僅沒打算把他打發回家,甚至可能懇求他再多干幾年。
沒別的,警力稀缺——尤其是能打硬仗的**。
老牛在辦公桌後坐下,戴上老花眼鏡。
多年的辛勤工作使他的眼睛漸漸疲憊,眼皮子也微微耷拉下來。
背後書柜上擺放着歷年獲得的榮譽,牆壁上張貼着的大大的「明察秋毫」四字評語此時顯出一絲讓人感慨萬千的落寞。
「今天這個案子,」老牛開口了,眼睛盯着小胡遞過來的報告書,「你咋看?」
他問的是沙礫。
「結合先前發現的兩具屍體情況,今天這一個,略微有些複雜。」
「哦?
說說。」
老牛從上衣口袋裡掏出香煙,扔給沙礫一支。
點上了煙,沙礫深吸一口,談起自己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