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國士/國士
國士/國士 連載中

國士/國士

來源:google 作者:煙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卓 現代言情 蘇煙寒

國師歸來,既報仇,也報恩!讓受盡苦難的妻女,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展開

《國士/國士》章節試讀:

不是方卓無情,而是這個女人,不配得到他的愛!

現在不發火,是念及往日的救命恩情!

「你……」

蘇煙寒愣在了原地,雙手還保持着擁抱的姿勢,只不過絕世容顏上的激動,化為了失落與不解:「為什麼?」

她,不明白眼前的男人,為什麼要如此殘忍的對她。

堅守八年,撿過垃圾,賣過苦力,咬牙度日。

就為了一個承諾,她竟然傻傻的等了八年!

如果不是因為愛,只需要向生活低頭,改嫁豪門,依舊可以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

但她沒有,僅僅是為了那句『歸來之後,守她一生』的承諾!

可現在呢?

那個曾經許下承諾的男人,滿臉的嫌棄,似是陌生人一般。

讓她,心涼!

難道是他,忘記了承諾,還是有了新的家庭?

蘇煙寒聲音沙啞的質問道:「到底為什麼啊?」

那雙似是彎月般的美眸中,布上了一層水霧,滿是幽怨和不甘。

「為什麼,難道你心裏沒數嗎?」

方卓的語氣,充滿了冷漠與無情!

八年間,他在北疆浴血奮戰,守土保國,可得到的是什麼?

是曾經心愛之人,不知廉恥的反饋!

蘇煙寒身體一怔,從那雙眼眸中,看到了不屑!

本就憋屈的內心,更是羞憤交加,任由淚水,奪眶而出:「是,我知道!」

「你是在看不起我,看不起我現在的工作!」

「可我蘇煙寒,曾經也是天之驕女,也是世人眼中的女神!」

「我不需要用暴露的着裝,將自己打扮成一個不知廉恥的女人!」

「更不需要這些庸脂俗粉,變得更像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

當支撐她,堅守八年的信仰崩塌時,那顆看似堅強,實則柔弱的內心,寸寸欲裂!

面對着冷漠無情的男人,撕心裂肺的哭訴道:「可是你,有什麼資格,看不起我?」

「在我懷有身孕,被全城封殺,只能依靠撿垃圾度日的時候,你這個丈夫在哪裡?」

「當檸檬查出重病,急需要用錢的時候,你這個當父親的又在何方?」

「我告訴你,人人都可以羞辱我,人人都可以嫌棄我!」

「但唯獨你不能,也不配!」

「嗚嗚……」

她,放聲痛哭着,任由本就偽裝堅固的心理防線,全面潰堤!

沒有人,理解她!

根本沒有!

就連最愛的人,都不理解!

聽着那一聲聲的哭訴,方卓的心,同樣在跟着顫抖!

嘴角的肌肉,也在狠狠的抽搐着:「我的確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但這不是你拋下檸檬,在煙花之地,放任自己,背叛家庭的理由!」

他,真的沒有盡過責任嗎?

不!

每個月十萬的軍餉,不管前線的炮火,有多麼猛烈,總會準時打到蘇煙寒的銀行卡上。

八年!

整整八年,將近千萬的資金,就算蘇煙寒遭到封殺,沒有工作,也足以讓家庭,過上幸福的生活。

更何況,這些年來,蘇煙寒給他的信中,只會要錢。

卻從未提及過女兒的病情!

可他不知道,那筆錢,蘇煙寒沒有收到過一分一毫!

「好!」

「是我墮落,是我下賤!」

蘇煙寒絕望的咬緊紅唇,不再爭辯,八年的世間冷暖,早已讓她看透了一切。

如今方卓出現,不過只是讓她死心了而已!

現實,哪有童話?

她,輸了!

終究是輸了一切!

「**……」

就在這時,看了一場苦情大戲的楊鵬,幸災樂禍的拍起了巴掌:「我當是誰呢,原來你就是檸檬的父親,就是那個被江城第一女神,在街頭救活的野男人!」

「不過你還真是個廢物,連老婆孩子,都照顧不好!」

他,本以為方卓,是個人物,卻沒想到是個垃圾!

所以不怕了,言語之中,還帶着幾分得意與放肆:「不過你照顧不好的女人,我替你照顧的很好。」

「還有當親生閨女,喊你叔叔的時候,你的內心,就不感覺到羞愧嗎?」

「哈哈哈……」

那聲聲刺耳的笑,引爆了方卓藏在內心深處的痛!

堂堂國師,卻連女兒,都保護不了!

承讓蘇煙寒的墮落,與他一去八年,有着很大的原因!

但……

「聽好了,我是你全家的恩人!」

見方卓不說話,楊鵬更加理直氣壯的張狂道:「如果不是我,偷偷養活你老婆,你們全家早就餓死了。」

「我是你的恩人,你得感謝我!」

「知道嗎?」

蘇煙寒攥緊了纖細的拳頭,誠然楊鵬就是個惡魔,只是因為貪圖她的美貌,才給了她這份工作。

但不可否認的是,如果沒有這份工作,根本難以維持整個家庭!

方卓心如刀絞,氣勢節節攀升,一雙眼眸,猩紅一片!

可是楊鵬,卻不以為意的說道:「只要你跪下求我,答應與蘇煙寒離婚,我就可以像施捨餓狗一樣的憐憫你!」

「哈哈哈……」

「蘇煙寒,你不是想救女兒嗎?」

「求我啊!」

「求我娶你啊!」

「你等了八年的男人,他真的是個男人,能像我一樣的幫你嗎?」

「他是否又能,救你那個得了白血病的女兒?」

「哈哈哈……我才是你需要的男人!」

「這樣的廢物,別說是給他八年,就算八十年,依舊只能做個最下等的賤民!」

字字如刀的譏諷話語,割裂着蘇煙寒心中的傷,她用梨花帶雨的美眸,看着心愛的男人,只有數不盡的絕望與怨怒!

「夠了!」

就在此刻,方卓的額頭,青筋暴起,殺氣橫生!

「你,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