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顧先生,愛你如初
顧先生,愛你如初 連載中

顧先生,愛你如初

來源:google 作者:畫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晚舟 現代言情 顧申遠

五年的婚姻到底抵不過曾經年少的初戀,他棄她如敝履,她卻漂亮退場可當初的誤會謊言終究被一一揭開原來在那場婚姻里,愛而不得,痛苦煎熬的從來不是她,她如同旁觀者一般看着自己被背叛外人眼中戰敗者實際上卻絲毫不在意這場婚姻的勝負到底誰才陷得最深,誰才在這段婚姻里日漸瘋狂?展開

《顧先生,愛你如初》章節試讀:

第1章 懷孕

「若是她懷孕了怎麼辦。」

走廊此時靜的可怕,守在門外的人極力放緩自己的呼吸聲,生怕錯聽一個字。

「我不知道我到底要說多少次,我不會要除了安琳以外其他人生下的孩子。」男人的聲音沒了平日里的運籌帷幄,帶着些歇斯底里。

「可是……」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不會讓她肚子里懷的小雜種有出生的機會。」男人陰冷的聲音打斷對方的試圖改變他的勸服。

「啊!」俞晚舟從睡夢中驚醒,冷汗將她額前的髮絲浸濕如蛇般貼在她蒼白消瘦的臉頰上。

她身子微微的顫抖着,她咽了咽口水想潤滑一下乾澀的喉嚨,無力的摸向自己的小腹

一縷陽光透過厚實垂重的窗帘在實木地板上灑在零碎的光斑,窗外綠蔓中的珍珠鳥細嫩的叫聲在此時顯得有些聒噪。

房間的敲門聲輕輕地傳來,俞晚舟將診斷書隨手塞進抽屜里。

「進來。」

徐媽將門打開一條縫隙,在門外輕聲道。

「夫人,少爺打電話過來,讓您晚上自己打車過去。」

俞晚舟應下了,房間門重新被關上,她心頭縈繞的煩躁也讓她眉頭輕輕蹙起,打開抽屜,她將抽屜里的藥瓶拿出。

花花綠綠的十幾顆葯她甚至不需要水,輕而易舉的吞咽下去,俞晚舟心頭那擾人的心悸慢慢壓了下去,抽屜角落裡放置着一份診斷書,她猶豫的拿起,上面「受孕」二字顯得尤其的刺眼,她無力的按了按太陽穴,像是受她心情的影響,小腹傳來一陣一陣的墜疼。

顧家的司機從來不會聽從俞晚舟的派遣,顧家別墅坐落的偏,為了應和顧申遠的要求,她步行了好一段的距離才打到車。

天色已經漸漸的暗了下來,的士停在「夜色」的門口,俞晚舟拖着有些疲累的步子想要進去,毫不意外的被安保攔在了門外,畢竟「夜色」的客人不會坐的士前來。

俞晚舟輕嘆了一口氣,為了羞辱她,同樣的把戲不知道何時這些人才會厭膩,她也知道此時這些人必然在某一處看着她被為難的模樣笑的猖狂得意。

俞晚舟打通顧申遠的電話,她在「夜色」外的冷風中吹了好一會,才有人帶她進去。

打開包廂,入目便是一眾熟悉的帶着嘲諷的臉龐,一片安靜,上座的男人氣質渾然天成,輕輕地瞥了一眼俞晚舟,便收回視線,但坐在他身邊的人卻自覺的讓出自己的位置。

俞晚舟淡淡的垂下眼瞼,如刺一般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她彷彿聞若未聞,慢慢的走到顧申遠的身邊。

「申遠,你怎麼把她叫來了,沒勁!」沈文楠在不遠處的沙發上歪歪斜斜的坐着,渾身透漏着懶散,一雙桃花眼像是在看垃圾一般對着俞晚舟上下打量。

俞晚舟自五年前就開始應對這些惡意與嘲諷,此時的她面色未變,甚至連目光都懶得投落在沈文楠的身上。

這樣的聚會她絲毫不陌生,早在她與顧申遠剛剛結婚時,她還心懷雀躍認為顧申遠終於承認了她,想把她介紹給朋友認識,直到在冬日的寒風中等了足足兩個小時,她才認清現實,顧申遠將她帶來不過是給自己的朋友做個樂子。

「怎麼來的這麼晚。」顧申遠修長的手指把玩着酒杯,沒有搭理沈文楠的抱怨。

「堵車。」俞晚舟淡淡的回應道,反正這些人回回都樂此不彼的把她堵在「夜色」門口,她也沒有必要上趕着早早的來被羞辱。

顧申遠意味深長的看了俞晚舟一眼,察覺到對方語氣的應付與敷衍,不明的有些煩躁,也不知道從何時起,俞晚舟對着她的語氣便是這般平淡的,沒有一絲起伏與波瀾。

明明以前還會惱羞,在受到欺辱時那看向他茫然的眼神會讓他覺得痛快,帶着希翼的眼神在隨後發現罪魁禍首是他時轉變為絕望更是讓他感到可笑,那是他當時意識到自己可能終生殘廢時情緒的唯一發泄口。

想到這,顧申遠看着俞晚舟依舊平淡的面色,感覺確實如沈文楠所說,有些沒勁。

不遠處的沈文楠注意到顧申遠興緻缺缺,衝著對方挑了挑眉。

「今天我給你留了個大驚喜,你可不能給我半途跑路。」

俞晚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在沈文楠說到這句話時,他餘光有意無意的瞥向她,帶着惡劣的幸災樂禍。

話剛落音,包廂的門被打開,來人身着剪裁良好經典款風衣與牛仔褲,簡單的搭配穿在對方身上卻顯出一份高貴淡雅,對方面上掛着溫和得體的笑,一舉一動如同精準測量過一般賞心悅目。

包廂先是沉默了片刻,隨即便爆發出一聲歡呼,俞晚舟也從來沒見過那麼好看的女人,不禁多看了兩眼,隨即她便發現那女人的視線落在她身邊的顧申遠身上。

而她也敏感的察覺到顧申遠微微僵硬和錯愕的神情,俞晚舟扯了扯嘴角,她想她已經知道來人的身份了。

「安琳,這麼多年才回來你也太不厚道了。」

沈文楠難得的正經起來,一個眼刀掃過坐在顧申遠另外一邊的男人。

「還不給嫂子讓座?」

那人忙不迭的站起身來,殷勤的讓安琳坐在他的位置上。

而此時所有人都似乎忘記俞晚舟的存在,也許並沒有忘記,明裡暗裡注意她的反應,想借口嘲諷。

「申遠,好久不見。」安琳絲毫不扭捏的坐在顧申遠的身邊,看着身邊的男人,目光微微閃動藏着情愫。

顧申遠已經將適才眼中的波動藏起,他一把攬過身旁的俞晚舟,唇微微勾起。

「好久不見。」

俞晚舟眼見着自己被當做擋箭牌,安琳像是這時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想必這位便是俞小姐吧,我聽說這些年都是你在照顧申遠,真是太辛苦你了。」

俞小姐?俞晚舟聞言不禁想嗤笑一聲,一句話便迫不及待的將她與顧申遠之間的關係抹去,彷彿她才是個外人一般。

俞晚舟也知道顧申遠並不會為她說什麼話,即使面對的是當年因為他雙腿殘疾而拋棄他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