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顧總,別來無恙
顧總,別來無恙 連載中

顧總,別來無恙

來源:google 作者:可樂加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禮禮 顧北辰

【霸總+誤會+破鏡重圓+甜寵】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程禮禮7歲時被江家領養了,但一直都是過着替身的生活突然出現了一個在商界叱吒風雲的顧北辰說是自己的小舅舅,難道從此以後就搖身一變白富美了嗎?不過這個小舅舅身上好像有很多秘密,程禮禮也似乎對顧北辰產生了不一樣的感情不得已,程禮禮只有選擇離開後來才知道,這一切都是顧北辰撒的一個謊......顧北辰又該這樣追回程禮禮呢?「禮禮,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顧北辰,我曾經以為你是我世界裏唯一的光,但是沒想到你卻成了我世界裏最後的黑暗」「你權衡利弊,我及時止損我們兩個做過最默契的事就是,今後步步清風再無你」展開

《顧總,別來無恙》章節試讀:

當程禮禮入場的時候,果然吸引了全場的目光,就連那一顰一笑都恰到好處。

江母看見程禮禮穿着不是她準備的禮服出現時,一邊氣得牙痒痒,一邊還得故作笑意地陪各個老總夫人寒暄。

「姐,生日快樂,你今天真美。」程禮禮走到江綿綿身邊,一臉天真無邪地說道。

江綿綿怎麼會不明白程禮禮的心思,看到她特意打扮一番,心底不由地升起一股不爽,但又礙於人多不好發作,也只好跟着演了起來,「妹妹,你可算來了,今天可是姐姐的生日宴,你怎麼又來遲了呀,調皮。不過妹妹酒量好,待會兒可得罰你替姐姐多喝幾杯。」

瞧,江綿綿這幾句不着痕迹的話,不僅點出了程禮禮果真是一個不識大體的,這麼重要的日子還遲到。而且說她酒量好,潛台詞不就是小小年紀就會喝酒了,怎麼也不是真正的大家閨秀。不分場合,不懂節制。

「姐姐你可真是說笑了,妹妹哪會喝什麼酒啊?妹妹是因為這幾天晚上一直在想着給姐姐準備一份怎樣的生日禮物而夜夜難寐,思來想去,覺得姐姐今天給大家演奏了那麼完美的鋼琴曲,那妹妹就給姐姐唱一首歌吧,願我們姐妹情深,願姐姐天天開心。」

江綿綿一聽程禮禮準備唱歌,片刻便慌了神,可不能讓她喧賓奪主了去。

江成易立馬走了過來,拉住程禮禮,並厲聲呵斥道。

「別胡鬧,禮禮,這麼多客人,你別出醜了。」

顧北辰本也無心參與這場鬧劇,但是聽到「禮禮」兩個字頓時心中一驚,迅速走到程禮禮面前,問道,「你是誰?」

「你好,我叫程禮禮。」隨後附上了她的標準笑容。

「顧總,這是我的養女禮禮,不太懂事,讓您見笑了。」江成易一邊說道,一邊向胡芸使眼色,想讓她趕緊把程禮禮帶進去。

就在程禮禮被胡芸拉扯到轉身的瞬間,顧北辰看見了後肩上的紅痣,不由地眯了眯眼睛。

程禮禮,紅痣,鋼琴,江家養女,有意思。

「想唱歌嗎?」

顧北辰溫潤的聲音在身後響起,程禮禮聽見後,藏不住的笑意,隨即回過頭立即回答道,「想!」

「那唱吧,禮禮。」

顧北辰淡淡的禮禮兩個字,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摸不透這位顧大總裁是什麼意思。

包括程禮禮。

但她來不及想太多,她必須抓住這次機會,不然等着她的便是她不敢想的。

程禮禮沉沉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不卑不亢地走到台上,示意了一下音響師,舉手投足間透露出一股天生的貴氣,一點不像傳聞中說得那樣。

「感謝大家蒞臨姐姐的生日宴,下面我為姐姐帶來一首《yesterday》,祝姐姐生日快樂!」

說完便響起了程禮禮那空靈般的聲音,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一驚。

「不是說江家小女兒不學無術嗎?」

「對啊,但是這氣質,也不像是沒有教養的人啊。」

「不得不說,這唱得是真的好,比起她姐姐來說是一點兒也不差啊。」

…… ……

此時,恐怕只有江家人才恨不得用眼神把程禮禮殺死。

江綿綿看着大家對程禮禮的稱讚聲,不禁有些惱羞成怒了,「媽,這程禮禮什麼意思啊?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宴!」

「綿綿別急,媽媽有的是方法收拾她,這麼多人看着呢,你可別失態了。」江母趕緊先穩住江綿綿,如果讓外人看見江綿綿這幅樣子,那就得不償失了。至於程禮禮,得趕緊把她和娘家那憨侄兒的婚事敲定下來,看來只有早日變成『自己人』才行。

「你瞧剛剛顧總還替她說話,不然她哪有機會唱歌啊。」江綿綿似乎還有些不依不饒道。

「好了,別說了,顧總的面子誰敢不給!」江成易忍不住呵斥,別說這裡是海市,就算是京市也沒有人敢打擾了顧北辰的興緻啊。

一曲畢,程禮禮莞爾一笑。隨後,顧北辰率先鼓起了掌。「好啊,江總可真是好福氣,有兩個如此優秀的女兒。」說完眼睛撇向了程禮禮,眼神頓時深邃了起來。

「哪裡哪裡,得虧顧總抬愛,不然這着實難登大雅之堂啊。」江成易尷尬地附和道,本想着今天讓顧北辰注意到綿綿,沒曾想到讓程禮禮那個小妮子鑽了空。

程禮禮朝顧北辰輕輕點了點頭,似乎在說謝謝。看見她如此客氣,顧北辰不由地笑了笑。

隨後舞曲開始,各界名流開始了交誼舞。時初害怕江家人找禮禮麻煩,趕緊找了個借口把禮禮帶到了陽台。

「禮禮,你剛剛可真是太棒了!」時初簡直太崇拜程禮禮了,從初中開始,程禮禮就是那樣無所不能的存在。

程禮禮淡淡地笑了笑,趴在欄杆上,望着遠處似有似無的燈光,「你說他能記住我嗎?」

「記沒記住我倒不知道,我只知道宴會過後你就麻煩啦。」時初敲了敲程禮禮的腦袋,「你可別告訴我,你這樣做沒想過會有什麼後果。」

「別急,我正等着他們找我的麻煩,不過如果等會兒你找不到我了,你無論想什麼方法也要告訴顧北辰。」

「可,可那顧北辰也不一定要幫你啊,那你該怎麼辦啊?」時初想到這些就不由地替程禮禮擔心了起來。

「放心,直覺告訴我,顧北辰他會幫我,一定會。」程禮禮看向遠處的眼神不覺地堅毅了起來。彷彿眼睛裏有了星星,彷彿一切都會是新的開始。

時初看着程禮禮如此的自信,也不由的安心了下來。

一直以來程禮禮都是那麼讓人安心,可能因為從小生活的環境,她總會把所有事情準備的很充分,從來不會隨遇而安。

這邊,應付完慕名而來寒暄的顧北辰叫來了蘇景安,

「替我查查江家這個養女。」

「辰哥,剛剛不是還查彈鋼琴的嗎?現在怎麼又要查什麼養女了。」蘇景安抱怨道。

顧北辰頓了頓,回答道,「……她叫程禮禮。」

「什麼?程禮禮?!不會是巧合吧?」蘇景安一臉不可置信,怎麼會叫這個名字。

顧北辰神情有些疲憊了,「去吧,我先出去透透氣。」

是啊,不會是巧合吧,黎黎,會是你嗎?

「禮禮,我的好妹妹,今天你可真讓我刮目相看啊。」江綿綿一邊說,一邊拿着酒杯從裏面走了出來。

時初剛想說什麼,程禮禮便拉住了她,「時初,幫我拿件披風吧,天有些冷了。」

然後朝時初點了點頭,並給了一個肯定的眼神。彷彿在說,別怕,相信我,我的機會來了。

時初走後,程禮禮也不藏着掖着了,「說吧,江綿綿,你不會真是好心來感謝我的吧?」

「妹妹,你怎麼能這樣想姐姐呢?」江綿綿強壓住怒氣,拉住程禮禮的手,心裏想着江母說的一定要讓程禮禮喝下這杯酒,把她帶到二樓房間里。然後繼續說道,「哎呀,妹妹,你肯定對我有很多誤會,這樣吧,咱們姐妹倆喝下這杯酒,以前的事情我們都不計較了,以後我們就好好相處。」說著,便把酒杯遞了過去。

程禮禮看了看酒杯,知道江綿綿可不是這麼好心的人,酒里肯定有東西。

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正當程禮禮猶豫不決的時候,突然看見顧北辰從裏面出來了,不管了,只有賭一把了。

剛從裏面出來的顧北辰,正好看見程禮禮仰頭喝下了一杯酒,而那杯酒是江綿綿遞過去的。

隨後,見程禮禮似乎有點不勝酒力,整個身體晃晃悠悠的,還和江綿綿拉拉扯扯的,江綿綿好似想將她從這個地方帶走。

顧北辰越想越不對勁,她們兩姐妹的感情應該還沒到好江綿綿會扶喝醉酒後的程禮禮回房間的地方。恐怕這酒里,有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