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豪門霸愛厲爺的獨家罪妻
豪門霸愛厲爺的獨家罪妻 連載中

豪門霸愛厲爺的獨家罪妻

來源:google 作者:顏吾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墨辰 張大夫 現代言情

在厲墨辰的心目中,司暮雪是謀害他白蓮花的罪魁禍首,為了讓女人得到懲罰,他不惜用她展開

《豪門霸愛厲爺的獨家罪妻》章節試讀:

厲家別墅,烏雲蔽日,斂去了月色最後一抹華光。
「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司暮雪衣衫不整,一臉驚恐,像狗似的被幾名黑衣保鏢在地上拖行着,求饒的顫音無助悲涼。
「撲通!」
她被重重摔在厲墨辰面前。
厲墨辰慵懶的倚靠在椅子上,盯視着她的冷眸,攜着一絲滲人的冷意。
腳尖羞辱地勾住了司暮雪的下巴,「想逃,嗯?」
「沒......沒有。」
司暮雪打了一個冷顫,旋即抓住他的褲腳,苦苦哀求,「我媽媽已經病危了,求求你,就讓我送她最後一程吧!」
厲墨辰英俊的眉宇間淬上了一層淡淡的寒霜,低沉的嗓音亦透散着殘忍,「司暮雪,你這個惡毒的女人,知道心痛的滋味了?」
「我......」 「想當初,你逼走璇音,害的她意外身亡的時候,可想到了,會有今天的報應?」
「不,不是我逼走宋璇音的,墨辰,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
司暮雪急忙解釋。
同樣的話,她都不記得自己跟厲墨辰解釋多少遍了。
他從未信過。
如今,只要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生死垂危的母親,她便心如刀絞。
淚水滑落之際,司暮雪摒棄了所有的驕傲,再度苦苦哀求,「墨辰,求求你,讓我見我媽媽最後一面吧。
只要你能答應,讓我幹什麼都行。」
說著,司暮雪伸出手,想要去抓厲墨辰的胳膊。
還未觸及之際,厲墨辰便一臉厭惡地一腳將她踹開。
「啊!」
一聲驚呼,司暮雪撲倒在地。
手,划過尖銳的石塊,滲出了斑斑血絲。
「哦?
司暮雪,讓你幹什麼都行嗎?」
厲墨辰冷眸微眯,報復的暢快一閃而過,抬手,一指自己身後一名刀疤臉的黑衣人,一臉的殘忍,「伺候好他,本少,就放你離開如何?」
司暮雪一怔,順着他所指的方向,朝刀疤臉黑衣人望了過去。
只見對方表情很冷,斜着眼角,不屑地打量着她。
司暮雪又羞又怒,臉色慘白如紙。
厲墨辰冷凝了她一眼,語氣不耐地催促道:「司暮雪,你最好快一點,本少能等得起,可你媽媽,能等得起嗎?」
無情的話,刺痛了她的心。
司暮雪身子搖搖欲墜,屈辱地咬着唇角,顫抖着嗓音問:「就......就在這裡嗎?」
「不然呢?」
厲墨辰冷笑,纖長的指尖兒伏在膝頭,有一下,無一下地輕輕跳動着。
唇角,勾着不屑與譏諷。
司暮雪痛到無法呼吸,淚水磅礴而下,瞬間就模糊了雙眼。
他,當真就這麼恨她,非要羞辱她至此嗎?
可是如今,母親生死一線,她也從高高在上的小公主,跌入塵埃,淪為厲墨辰的階下囚。
走投無路,還有別的路可選嗎?
而且無論如何,她也不能讓母親獨自一人含恨離世。
想到這裡,司暮雪把心一橫,咬牙道:「好!
我伺候他。」
說完,她顫抖的指尖兒,攀上了自己的領口,艱難地將扣子一顆接一顆的解開。
「倏」的一下,外套滑落了下去。
纖細的肩,如藕一般的光潔臂,完美的鎖骨全都呼之欲出。
眾位黑衣人眸光一沉,全都死死地盯着她。
厲墨辰瞳孔一震,莫名地,心中升騰起一團無名怒火,「下賤!」
這個該死的女人,現在,已經自甘墮落到這種地步了嗎?
好好好,他索性就成全了她。
拿定了主意,厲墨辰「蹭」地一下站起身來。
一伸手,死死抓住了司暮雪的手腕,不由分說,拖着她就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司暮雪跌跌撞撞,很艱難地這才跟上了他的腳步。
一路上,撞到了不少的桌桌角角,生疼生疼的。
她眼中蓄滿了淚水,卻倔強的咬着唇角,一聲也不吭。
來到卧室,厲墨辰用力一推,直接將司暮雪丟在床上,「都出去!」
他渾身流轉滲人的寒意,嚇人們嚇得一哆嗦,趕忙速速退了出去。
厲墨辰站在床前,居高臨下打量着她,聲音很冷,「司暮雪,既然你如此下賤,連臉都不要了,那咱們就再換個遊戲玩玩。」
司暮雪被摔得七葷八素,一臉的驚恐,慌裡慌張的往後縮了縮。
「去請張大夫過來!」
厲墨辰的吩咐落下之後,不一會兒的功夫兒,門被推了開。
一個穿着白大褂,四十多歲的女人,手裡拎了一個工具箱,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
厲墨辰臉上閃爍着殘忍的暗芒,伸手指了指床上的司暮雪,衝著張大夫道:「張大夫,給這個女人人工受孕。」
一聽這話,張大夫眸色複雜地掃了一眼驚慌的司暮雪,「少爺,你真的考慮好了?」
厲墨辰不容置喙地點了點頭,眉宇間盡顯無情,「沒錯,這是她該承受的,是她欠璇音的,動手吧!」
「好!」
張大夫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之後,不再遲疑,轉身將工具箱放在桌子上。
「不......不要啊!」
司暮雪從震驚里回過神來,她驚慌失措,奮力掙扎。
她有肺動脈高壓,不能生孩子的。
否則......會死!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兒,她就被呈大字摁在了床上,狼狽不堪,動彈不得。
司暮雪羞愧難當,臉頰漲得通紅,眼中蓄滿了淚水,恨不得找一個地縫直接鑽進去。
不僅生命懸了空,尊嚴在這一刻,也被撕得粉碎,就猶如她身上的衣服一般。
厲墨辰眼角掃了她一眼,墨深的瞳孔里,淺淺的不忍依稀浮了上來。
偏在這時,張大夫手裡拿着一根針管,針管的頂端,插着一根又長又細的針頭,已經來到了司暮雪的跟前。
「咦?」
長針探了探,張醫生愣了一下。

《豪門霸愛厲爺的獨家罪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