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鶴髮
鶴髮 連載中

鶴髮

來源:google 作者:一夢一醒一世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一夢一醒一世 軍事歷史 沈錯

在歷史的洪流中,人都是很難把握自己的命運的主人公經歷家破人亡,以自身所學,一人一狗,報仇,探險,最終找到了自己命運的歸宿展開

《鶴髮》章節試讀:

「爹,這怎麼還給人錢啊?」車子跑出一段路後,沈亮出聲問道,在他看來,打都打贏了,就應該不需要給錢了。

沈遠嘆了口氣:「這條道離我們村已經很近了,那些個強盜稍微一打聽就能知道我們在哪個村子裏。爹以後還想過清凈日子呢。給他們點錢,那人也好向他底下的兄弟有個交代。這叫恩威並重,知道不?而且…他們也是可憐人。」

「他們可憐,我們就不可憐啊。弟弟都餓了。」沈亮嘀咕道,大概他聽到了沈錯肚子叫喚的聲音。

「他們再來我們也不怕!」沈錯出聲說道。

「臭小子,有些個本事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他們手上有槍,你能比子彈快?一把還可以,十把呢?爹還指望着你們給我送終呢!」沈遠訓斥道。

兄弟兩人啞口無言,雖然他們年輕氣盛,但卻也有些自知之明。

沉默了一會,也許是覺得自己剛才的口氣太重了,沈遠想緩和下氣氛,便出口問道:「不過,老大,老二,你們也確實有本事。爹在你們這個年紀,遇到這種事情,指不定還尿褲子呢。你們說說,哪裡學的本事?」

自嘲和誇獎往往是緩解氣氛的最好方式。

「師父留下的《道玄真經》唄。」沈亮出口說道

雖然,沈遠也已經猜到個大概,但聽到後仍然很是驚訝,「這東西被爹放在很角落的地方,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就在床底下,能有多難找。爹,你收東西都不仔細,不是弟弟發現的早,那書還有那個符咒啊,早就發霉了。」沈亮不無得意的說道。

「啊?」沈遠驚叫道,在這件事情上他確實不夠仔細。

「不過,爹你放心,我們我們已經把書曬過了,而且還謄抄了一份。」沈錯出聲說道。實際上他們只抄寫了有文字的部分,其中的一些符咒,兩兄弟還沒辦法臨摹。

「還有,爹。你的獵槍太舊了都不能用了,拿來當拐杖還差不多。」沈亮出言揶揄道。兩兄弟有時候會趁着沈遠不注意,偷偷拿槍出去把玩研究。有些個不明白的會問村裡幾個同齡人,畢竟他們中的有些人,摸過槍,開過槍。

”臭小子!數落你爹是不是。 ”沈遠嘴裏責怪着,心裏卻是很高興,兩個孩子真的是長大了。但突然又有點感慨,覺得自己的年紀可能真大了,這次出門居然連獵槍也忘記帶了。

「你們沒有把這件事告訴過狗子這些人吧?」狗子是村裏面其他家的孩子,和沈亮兩兄弟年紀相仿。沈遠這麼說,自然還是擔心道籍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沒有,他們都不認識字,和他們說了有什麼用。而且這年頭都有槍了,誰還願意學拳腳啊。」沈亮回答着,在他看來爹的小心有些多餘。

「胡說,你們學的東西哪個年代都有用!」沈遠教訓道。

「以後不用偷偷出去練了,在家裡練吧,每天三更半夜的,爹怪擔心的。」見兩個孩子沒反駁,沈遠補充道。他仔細想想也就明白了,這幾年兩人鬼鬼祟祟的,一定是去修習道法了。

兩兄弟點了點頭,對於道術他們深有體會,別的不說,體能和速度都已經超過了同齡人,即使用槍,他們也會用得比別人好。

「老大,老二啊,別的事情爹都不擔心,這高深的東西啊,爹覺得還是要人領進門,爹生怕你們練得差了道呀。」說這句話的時候,沈遠顯得語重心長。

「爹你放心,這書是很高深,但是師父在一旁註釋的很詳細,而且我和弟弟兩人討論着練,一人計短,二人計長,不容易練錯。」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沈亮的回答體現了年輕人的自信。

沈遠嘆了口氣,孩子們有了自己的主見,他也就不打算嘮叨了。

又過了約莫半個時辰,三人終於回到了自家的屋子,阿靈熱切地上來迎接他們,看到三人平安回來,阿靈似乎很是高興。沈遠知道兩個孩子餓了,便回廚房張羅起了晚飯。

吃飯的時候,沈遠問起了兩人修道的事情:「老大,老二,你們這幾年,修行到了什麼程度了?」

「之前,爹你就教過我們筋脈,穴位。我和弟弟在全部記熟悉,就按照書上開始練氣了。《道玄真經》上讓我修習的是奇經八脈。」沈亮吃完後放下筷子解釋道。

「上來就練奇經八脈?」沈遠知道,奇經八脈是有別於人體十二經脈之外的存在,分別是督脈,任脈,沖脈,帶脈,陽維,陰維,陰蹻,陽蹻,它們不直屬於臟腑,又無表裡配合的關心,「別道奇行」,才叫「奇經八脈」。

」是的,弟弟,你來背一遍給爹聽聽。「沈亮吩咐道。

沈錯點了點頭,不假思索地開篇了:」開八脈,聚精神,以意領氣貫全身。一吸督脈升泥丸,二呼任脈降會陰。三吸帶脈至肩窩,四呼陽腧到手心。五吸陰腧胸前定。六呼至帶歸一根。七吸沖脈到降宮,八呼陽蹻湧泉停。九吸陰蹻升炁穴,十呼還原入竅中。吸呼深長憑意領,水到渠成賴氣行。八脈開通身屬陽,陰蹻開時百脈通。」

過程毫無滯澀,非常熟稔。沈遠知道,他們下了苦功夫。

「然後呢?」沈遠問道,背書是一回事,習練又是另外一回事。

「起初,我們兩個怎麼練也入不了門,總想着怎麼按照這個法門聚氣,怎麼行氣。但是過去了兩個月還是沒有進展。我那時問了弟弟,他也直搖頭。那次我們幾乎放棄了。」沈亮回憶道。

這次沈遠沒有追問,而是靜靜地聽着,好的傾聽者不會輕易打斷別人。

「後來,有一天,我倆在山上陪着阿靈抓野味,閑來沒事,弟弟提議我們再試試。山裡沒人打擾,很是清凈,我倆就便盤腿在那裡開始行氣,沒想到這次居然成功了。原來刻意去想反而落了下乘,只要心無旁騖,行氣修道,自然而然才得妙法。」沈亮讚賞地看了看沈錯。

「我們這樣修行了一年,慢慢地感覺自己的小腹有了變化,好像已經可以聚氣了。然後我倆發現我們跑得比原來快了,呼吸和脈搏卻比原來慢了起來。」沈亮說道。

沈遠點了點頭,回來的路上他就仔細聽過兩個孩子的呼吸,比自己確實慢了一些,但和當年的老道長比,相去甚遠。

「裏面應該還是有些符咒什麼吧?」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沈遠在拿到道玄正經的時候也翻看過一些,裏面的內容很多。有兩個孩子說的練氣的法門,還有些看不懂的符咒和作用的說明,還有些奇聞異事,以及應對方法。但沈遠做的也僅限於此,他並沒有習練書上面的修鍊法門。在他看來,這是兒子們的機緣,不是他的。

「這個就奇怪了,我和弟弟仔細研究過了,我們已經臨摹得很相似了,還是發揮不了符咒的作用,一個簡單的火符都不行,更不用說什麼鎮屍符,神行符,雷符,引魂符了。」沈亮搖頭嘆道。看來兩兄弟在符咒上也下了不少的功夫。

「是不是爹這裡的丹砂不夠好的原因?」沈遠見過老道長的符咒,所以他知道畫寫符咒需要硃砂。

「應該不是,如果是硃砂的品級不夠,最多影響的是威力的大小,不可能會讓符咒一點用處都沒有。」沈錯開口說道,他雖然話不多,但言語往往切中要害。

實際上,這本道籍原本是老道長打算正式收徒時傳授所用的。門檻較高,針對的也是正式的道士。而道士只有授籙後,他們畫寫的符咒才能起效。這也是他們兄弟二人不能窺其門徑的真正原因。

三人沉寂許久得不出個結論,也就放棄了。

白天趕路辛苦,沈遠就先睡了,而他們兄弟二人則是繼續盤腿練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