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橫壓萬古,武道劍尊
橫壓萬古,武道劍尊 連載中

橫壓萬古,武道劍尊

來源:google 作者:青天牛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靈 葉辰 奇幻玄幻

【熱血玄幻+無系統+無女主+殺道+劍道】葉辰憑着一本無名心法踏入修行路,卻因此被家族嫉恨,被門派圍攻劍在手,當斬一切敵!自此!武道通玄!劍道獨尊!凝無盡殺意,聚無上道心!橫壓萬古!踏碎諸天!展開

《橫壓萬古,武道劍尊》章節試讀:

方才千顆聚靈丹灌下去,靈氣無比充沛。

沒有補充錢,葉辰只能勉強使出一道劍氣,現在一道劍氣擊出,體內靈氣連點動靜都看不出來,若是全力施為,恐怕可以連發百餘道劍氣才需要補充靈氣。

氣劍巔峰!

即將突破劍道六層,邁入劍道七層靈劍期的修為!

葉辰雖修為不高,但是身處葉家,有着豐富的修鍊知識和完整的修鍊體系。

父親葉青雲也是化劍期的強者。

只是不知在外跟何人爭鬥,落得個經脈寸斷,心機斷絕,連回天丹都只能勉強護其七天,強撐回到葉家之後,跟葉辰交代幾句,留下那劍道法寶之後便氣絕身亡。

「如今我修為大進,以後說不定也能一窺劍宗境界,若是能尋到兇手,定會幫你了此仇!」

葉辰暗暗想道。

「哥~」

「你沒事吧~」

葉靈雖然被葉辰叮囑不得偷看,可是外面劍風四起,她哪能不看。雖然不知道葉辰為什麼殺人,可是她老哥要殺的人,定然是壞人!

「沒事,你先回去休息。」

葉辰吩咐完, 瞥了一眼狼藉的小院,正在考慮如何處理時。

外面突然來了兩個裹袖卷腿的下人,見得門內慘狀,立刻嚇的臉色慘白道:「小,小少爺,您沒事吧~」

「沒事!」

葉辰鎮定自若的回了一句:「通報執法長老,二管家攜外放管事入府,意欲圖謀不軌,已經被我當場擊斃。」

「是,是…」

門口的下人哪敢多問,連連點頭應下。

二管家在葉家也算是有實權的人物,平日里少不得對下人斥責杖罰,沒想到現在連他都死了。

「還有,叫人把這裡清理下。」

葉辰跟着又吩咐了一句,說完,便轉身進了裡屋。

…….

小院內的東西有人處理,可是事情卻不能讓葉辰放下心來。

二管家如此放肆,背後定然有人支持,否則的話,即便今日得逞,他也難逃家法處置。

是誰給他撐腰?

二夫人?

葉辰心裏暗暗想到。

葉青雲本有一名正妻,可惜過世的早,續弦的正妻乃是如今的二夫人,葉青雲這一脈的事務當然都是交由二夫人掌管。

二管家這條老狗向來也是只聽二夫人的命令。

腦海中,少有的幾個二夫人畫面閃過,對方眼中那鄙夷之色雖然藏的極深,卻是瞞不過葉辰。

「看來不會錯了。」

葉辰心裏暗暗嘆道。

若是二夫人打定主意要趕自己兄妹出門,倒也罷了。

可是她不僅要驅逐兄妹二人,竟還想趕盡殺絕!

若是二人被趕出門,葉辰有劍道四層的修為,倒也不至於餓死。

可若是葉辰雙手雙腳被廢,哪裡還有能力照顧葉靈,不僅照顧不了小妹,反過頭還需要小妹照顧。

真要那樣,跟死也沒什麼區別。

二夫人心思如此歹毒,今日殺了她的狗,恐怕她不會就此罷休。

想到這裡。

葉辰拉起身邊的小靈,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柔聲道:「小靈,若是落得跟老哥浪跡江湖,風餐露宿,你不會怪老哥吧?」

雖然這話說起來又幾分玩笑,可是葉辰心裏卻時有種感覺,若是繼續糾纏下去,沒了葉青雲護持,兄妹二人在葉家估計無法長待。

唔~!

葉靈的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才不會,人家正想出去看看哩。」

「哈哈哈,想什麼呢,那是出去吃苦,哪裡是遊山玩水。」葉辰呵呵一樂,給小丫頭解釋道。

「不會的哩~有老哥你在不就行啦~!」葉靈嘻嘻一笑,鑽進葉辰懷裡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靠着。

「好!」

葉辰長吁了一口氣:「有你這句話,那老哥便是拼了這條命,也不會讓你吃苦!」

……..

兄妹二人說話間。

二管家的被擊斃的事情,已經傳到了二夫人的耳邊。

啪!

一盞晶瑩剔透的琉璃盞瞬間被摔在地上。

「該死的小畜生!」

「殺了我的人,還敢惡人先告狀,通報執法長老!?」

二夫人破口怒罵,臉上的皺紋看起來都有扭曲。

葉家之中若是不涉及族內子弟,不論生死都應交由該房的主母處理。

葉辰殺管家這事可大可小,不通報執法長老,這事她自己就能管,可若是通報了執法長老,這事就只能歸執法長老管。

旁邊,一名俊朗少年,身着長袍,腰配金劍,正是二少爺葉名。

「娘,那小雜碎頂天了劍道四層的修為,莫說反殺二管家,就是外放的管事也能輕鬆斃了他。」

「如今一盞茶的功夫不到,三人全部斃命,未免太過蹊蹺!」

蹊蹺?

二夫人頓時冷靜了下來,眼中閃過一絲猶疑。

「莫非說,你爹當真有東西留了下來?」

「恐怕只有這種可能!」

葉名微微點頭,仔細盤點着來龍去脈:

「當時父親遇害,族中追查多日毫無進展,直到近日才聽聞父親乃是與那斷空門一長老起了爭執,據傳言說,許是為了爭奪一件寶物。」

「可是父親回來之後,只在那狗窩與葉辰說了幾句,便氣絕而去。」

「本來想着讓二管家出手轟他出去,順手查查父親遺留的寶物是不是在他那裡,照如今這情景看,定是這小畜生私自昧下了寶物,如有如此,他才有可能反殺管家!」

說話間,葉名對那寶物也是忍不住透出一抹渴望。

一個劍道四層的小子,獲得之後竟能反殺劍道六層的氣劍期高手,如此寶物誰能不動心?

啪!

二夫人伸手砸碎了手邊的茶盞,啐了一口道:「既然如此,那更不能輕易放過這小畜生!」

「連斷空門都如此覬覦那件寶物,想來定非凡品,如若是那玄妙無比的法寶靈寶,拿來之後交你執掌,下任家主之位我看還有誰敢多言!?」

葉名聞言也是心頭一熱。

法寶,靈寶!

那可是大夏國中極為稀罕的寶物,莫說這小小的江州城,即便是搜空臨淵省也翻不出來幾件,此等寶物不是落在那些高高在上的門派手裡,就是掌握在大夏國王族手中。

自己有件法寶作為底蘊,別說一個家主之位,便是江州城主之位也是唾手可得,若是修為再進一步,進而執掌整個臨淵省也不是不可能。

啪!

二夫人不再猶豫,眼珠一轉,轉念便是心生一計:

「如此,你速速隨我去執法長老處,先以家法鎖下這小畜生。我作為主母,自然可以接過來嚴加管教,到時候那小畜生不管有什麼東西,都得給我交出來!」

「只是,這寶物怕是不好當著執法長老的面提,你且注意別漏了口風,免的被人暗中惦記。」

葉名聞言當即躬身道:「孩兒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