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
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 連載中

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暮雲春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姚書瑜 現代言情 賀承逸

姚書瑜本以為,賀承逸就是自己的命中注定,怎知新婚第二天,她卻莫名躺在了青梅竹馬的展開

《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章節試讀:

姚書瑜的話音一落,賀承逸的臉色驟然就變了,周身都散發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離婚了去找蘇凱?」
「你知道我不會去找他,你不相信我,我們的婚姻里就滿是芥蒂隔閡,今天你既然帶着別的女人回來了,那也沒我的容生之地,財產我一分不要,孩子我帶走不會給你負擔……唔……」 她的話音剛落下,脖子頓時一緊,整個身體隨着一股力,被壓到了沙發上,賀承逸俊逸絕倫的面龐瞬間出現在姚書瑜的面前。
「離婚,你什麼都不要?
嘖嘖,還真是讓人感動啊。
就你那野種的醫療費還有你們家那兩個敗家的爹和哥哥,你覺得你能撐得下去?
!」
賀承逸的話像是一把利刃似的,一下一下毫無感情的捅着她早已經千瘡百孔的心臟。
「你只管跟我離婚,其它的以後再不用你管。」
賀承逸嗤笑一聲:「這些年我留着你賀太太的位置,留着你姚家的產業,你不該跪下來像狗一樣舔着我求着我?」
查出孩子跟賀承逸沒有血緣關係後,賀承逸就壟斷了姚氏所有的資源。
姚氏在他的控制下也一步步走向衰敗。
其實賀承逸可以直接收購了姚氏,但是他沒有。
姚書瑜知道,這並不是因為他心軟了,而是為了更好的羞辱和控制自己。
每次父親讓自己求賀承逸給錢的時候,她都會被賀承逸蹂躪和嘲諷一番。
她以為自己早已經麻木了,但是她沒有,心臟疼的她眼眶都紅了,淚水充盈。
「那我現在,求你,跟我離婚。」
她一字一頓的說著,每個字卻狠狠的扎痛了自己心。
她嘗試過了,她已經堅持了五年了,她以為時間和自己的付出努力,會讓賀承逸知道,她沒有做過那些虛無的事情,會讓賀承逸重新相信自己,回到兩個人最初的狀態。
但是這五年,除了一次一次的痛苦和絕望,什麼好轉都沒有。
她累了,堅持不下去了,也不想帆帆每天都在想為什麼爸爸不喜歡自己,為什麼所有人都說他是野種。
姚書瑜眼神里的堅定,一下刺激到了賀承逸。
他用力的擒住姚書瑜的脖子,拖着她的身體,走到床邊,順勢就將她摁在了床上,他的力氣之大,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
因為呼吸困難,姚書瑜的小臉都被掐的通紅,他剛才那用力的一按,姚書瑜疼的眼淚瞬間從眼瞼滑落。
身上一重,賀承逸的抬腿跨坐在她的身上,面色陰沉:「你放心,你越想要的,我越不會讓你得到。
這個婚,你休想離,你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你欺騙我的,姚書瑜,我要讓你百倍千倍的還給我。」
話音落下,賀承逸便埋下腦袋懲罰似的啃咬着她的唇瓣,手上的動作也極其粗魯的要將她的褲子扯掉。
姚書瑜知道他想要幹什麼,心頭猛地一顫,她在賀承逸的身下拚命掙扎着。
「賀承逸,你停下來!
我們好好談……唔……」 姚書瑜越是掙扎,賀承逸的動作就越放肆越興奮,完全不顧姚書瑜眼底此時有多失望多害怕。
就在他要將姚書瑜身下最後一道防線扯掉的時候,房門突然被敲響。
緊接着就聽到外面傳來趙欣然哭唧唧的聲音:「阿逸,我手受傷了,流了好多血……」 賀承逸的動作猛地一停,這幾聲敲門聲要好像幫他拉回了一絲絲的理智。
他看了一眼身下瑟瑟發抖滿臉淚水,眼神里充滿恨意和恐懼的姚書瑜,心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疼。
這感覺就像……珍藏多年的寶物,卻被他親手摔碎了…… 雖然是他一步一步將姚書瑜逼到今天這個樣子的,但是賀承逸的還是滿心的不甘和恨意。
門外的趙欣然再次敲響了房門:「阿逸,我真的流了好多血,你和書瑜是在忙嗎?
實在不行讓家裡司機送我去醫院也可以,這萬一要留疤了,會影響日後接戲的……」 這聲音嬌軟委屈,卻聽得人心煩意亂。
姚書瑜更弄不明白自己的心,她明明是想要賀承逸走的,可她又不希望賀承逸是為了趙欣然離開的…… 或許,她只是不想看到自己的丈夫對自己從前的「好姐妹」比對自己還要貼心喜歡。
更不想自己和她比,會輸的太慘太狼狽。
可最後,賀承逸還是心疼他的俏佳人離開了,走之前還不忘警告姚書瑜以後不能再提「離婚」兩個字。
她身上突然輕鬆的那一刻,她心底是說不出的委屈和自嘲。
剛剛她居然有一絲奢望,希望賀承逸會因為自己沒有發泄完的**留下…… 兩個女人爭同一個男人,太屈辱太卑微了…… 姚書瑜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有這麼一天,更沒想過自己居然還卑微了四年之久。
想着她的淚水順着眼瞼滑落,流進了滿是苦楚的內心。
她整理好賀景帆住院需要的東西,便快速的趕往了醫院。
姚書瑜一晚上都沒有怎麼睡,她怕帆帆上午醒來會餓,所以一早就到醫院附近買了早餐回來。
只是她剛路過一間病房,就突然聽到裏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媽,你是不知道,昨天阿逸可為了我直接把姚書瑜丟家裡了,而且我就是手指划了一個小小的口子,他就特別的緊張我,還親自送我來醫院,我看他們的婚姻很快就要走到盡頭了。」
「媽就知道你能行,而且那姚書瑜算是什麼東西啊,能跟我女兒比,還是當年你那招用的好啊,一下就間離了他們倆的感情。」
只聽到趙欣然嗤笑一聲:「那本來就是姚書瑜和蘇凱兩個人不乾不淨的,傻子都能看出來蘇凱喜歡姚書瑜,她還偏偏裝傻白甜和蘇凱走那麼近,不然我也不會有那個機會,阿逸也不會覺得他們兩個在一起的事情如此順理成章。」
「姚書瑜這個賤人,根本就配不上阿逸對她的喜歡。」
病房的門沒有關緊,所以姚書瑜正好能在外面聽得清清楚楚。
這說話的人正是趙欣然和她的母親,而他們說話的內容讓姚書瑜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身上的汗毛都不禁豎了起來。
姚書瑜不禁就回想起當年的事。
五年了!
她一直以為是意外的事情,沒想到居然是趙欣然刻意設計的!
更可笑的是,她居然到現在才知道真相!
趙欣然不但毀了她原本美好的婚姻和家庭,現在還妄想搶走她的丈夫!
而且如果不是她,帆帆的耳朵就不會出事,現在更不會連父愛都成為了一種奢望!
姚書瑜手裡緊緊拿着撞着熱粥的保溫盒,心臟更像是被炸彈給炸的四分五裂,疼得她感覺自己都快要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