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和王室假結婚之後離不掉了
和王室假結婚之後離不掉了 連載中

和王室假結婚之後離不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絨絨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付荀 南卿 現代言情

(星際+機甲+女強+雙潔+甜寵)聯邦第一機甲師南卿戰場身隕,重生到被驅趕出家族的小可憐身上,還中了只有王室身份才能拿到解藥的劇毒為了活命,她綁了一個最邊緣王室的青年去結婚,獲得解藥之後本來想將人一踹了之,結果發現這個世界與王室的婚姻必須要滿三年才能解除,否則就要解除軍校資格,剝奪操控機甲的能力——南卿:為了重新開上我的神級機甲,我忍好容易三年期滿,她興沖沖的準備找這個契約老公解除婚姻,結果曾經以為弱小的青年搖身一變,坐在神級機甲旁的高位之上,笑着朝她伸出手「卿卿,過來」展開

《和王室假結婚之後離不掉了》章節試讀:

遠在C級星的南卿不知道姜家這邊的狀況,處理好了付荀的事情,她當下最要緊的,就是賺錢。

一個神級機甲師能幹的事情有很多,擂台對練,僱傭打架,甚至鑒定機甲材料,維修機甲的活南卿也能幹。

簡而言之,機甲相關的,她都能沾一手。

但是當南卿打開機甲論壇,掃了一遍上面發佈的所有招聘信息之後。

南卿:「……」

她幾乎都要忘了自己頭頂已經沒有掛着一個神級機甲師的頭銜,而是轉變成了最末尾軍校待入學學生。

機甲是非常吃天賦和經驗的東西,沒有入學的人同入學的人看一個問題會有不一樣,而畢業了的和進入軍隊的人又會有不一樣的理解。

但基本上還是後者比較吃香的。

如今南卿連入學資格都才剛剛拿到,又頂着精神力B體質C-的廢物天賦,就算是再末流的機甲維修店鋪也不可能聘用她,更別說是那些僱傭平台。

南卿:要不還是出門打劫吧。

她有些無奈的扯開一管營養液,繼續翻閱着論壇上的消息。

這個存放了包子的老舊光腦,配置實在是太落後了,以至於每學習一段時間,包子就會出現卡機的狀況,所以在南卿還沒有賺夠錢將手上的東西升級換代之前,包子都只能委屈自己,隔一會休眠一會。

因此找工作的事情,南卿就沒有麻煩包子處理。

反正現在也閑的發慌,逛逛論壇,也有助於她更好的了解這裡到底和自己的世界有多大的差別。

付荀喝完了手上的營養液,感覺有些不滿足,轉過頭看見南卿正出神的盯着半空中之中的懸浮屏幕,有些不滿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被搶走,湊了過去。

南卿的體質不好,體溫比正常的人要低上一些,可付荀就不一樣了,他幾乎每時每刻都保持着一種健康的,甚至是有點高的體溫,這是他生命力旺盛的代表。

點開一個新的招聘,南卿將湊上來的黑色腦袋戳到一邊去:「你身上好熱,一邊去。」

為了省錢,南卿選擇的是沒有一體化調溫系統的普通房間,因此這樣的艷陽天下,房內的溫度也只是比屋外低了一些而已,南卿自己獃著還好,若是付荀湊過來,她就要出汗了。

有潔癖的少女嬌氣的督了又打算湊過來的青年一眼:「不準湊過來,聽到了沒有?」

聞言,付荀可憐巴巴的露出了小狗被拋棄一般的表情,一雙湛藍的雙眼好似被水洗過了一般,似乎只要觸碰就會變得涼爽。

只不過呆了兩天,南卿幾乎要對他這套免疫了,一旦做出什麼讓付荀不開心的動作,對方就會拿這套來對付她。

剛開始的時候還會心軟哄哄,到了現在,南卿已經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將青年的腦袋轉向正在播放電視劇的投影屏幕:「看電視,不要打擾我找工作,不然我們不僅出不去這裡,明天的營養液也沒有了。」

目前雖然窮,但南卿買的營養液可不是什麼不好的貨色,她深知這種維持生命體征的東西如果不好,會對未來的生涯有多大的副作用,因此是在盡房費之外,買的最好的營養液。

但其實她想喝的並不是營養液,營養液哪裡有真實的飯菜來的香啊——

南卿:貧窮使人痛苦。

叉掉最後一個招聘的東西之後,南卿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裝備,準備繼續出門搜刮一點錢財。

這兩天的日子都是這麼維持的,如果不是空手套白狼要攢錢的速度實在太不規整了,南卿真想干票大的,湊夠了錢帶着付荀飛走了事。

反正星際這麼大,垃圾星上這種事情幾乎天天都有發生,找不到基因證據的話,沒有人能說什麼。

付荀將口中的營養液試管吐了出來,粉色草莓口味的液體沾染在他嫣紅的唇瓣上,讓他恍若有一種剛剛被人親吻之後的凌虐感。

沒有談過戀愛,更沒有看過相關影片的南卿倒是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她嫌棄的看了付荀一眼:「自己去把嘴擦乾淨。」

帶小孩就是麻煩。

沒錯,哪怕付荀比她高這麼多,壯這麼多,但是青年的行為幼稚成這個樣子,在南卿的眼中,她就是在帶小孩。

一個勉強能夠自己吃飯,自己穿衣服,比較聽話的小孩。

「你要出門。」付荀扯過餐紙擦了一下嘴巴,問道。

南卿點了點頭:「找吃的,等會回來。」

「哦。」

得到了她的肯定,付荀一下就蔫了下來,大個子的青年彷彿被這幾個字抽走了精氣神一般,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做出一絲一毫的挽留,因為南卿不喜歡聽這個。

猶豫了一會,南卿摸了摸付荀的頭:「等會就回來了,乖乖在這裡等我,有人敲門不要亂開門,知道嗎?」

付荀點了點頭。

整理好着裝之後,南卿開門走了出去,路過門口的服務台時,低頭正寫着什麼的前台姑娘一臉神秘的拉住了她。

「客人。」那姑娘笑道,「我觀察您很久啦,那個漂亮的男人是你從哪裡撿過來的?還是你包了他?我可以出得起錢,要不然你把他讓給我吧?」

前台姑娘從南卿辦理入住的時候就注意到了這一對,男的靚女的漂亮,本來應該是佳偶天成的一對才是。

在聽到他們同住一房的時候,前台還有點失望,可當觀察了兩天之後,前台姑娘卻覺得,兩個人好像並不像一開始想的一樣,是平等的戀愛關係。

每天出去找事情做的是南卿,每天來補交房費的也是南卿,付荀好像永遠只有在南卿字啊的時候,才會乖乖地被牽住手,帶到房間外面逛一逛。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南卿做主,而不是看起來更加強大的付荀。

所以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後,前台稍微攢了一些錢,終於在今天攔住了要出門的南卿,開口詢問道。

「你能不能把他讓給我?或者就一天,一天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