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洪荒:我黃龍真人,成為了輪迴者
洪荒:我黃龍真人,成為了輪迴者 連載中

洪荒:我黃龍真人,成為了輪迴者

來源:google 作者:小小小小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荒天帝 黃龍

穿越洪荒,成為十二金仙之一黃龍真人,卻意外加入輪迴空間【流浪地球】:別人還在為如何度過普通副本的時候,黃龍已經輕鬆帶着地球踏入另外一個星系【完美世界】:別人還在為如何度過危機的時候,黃龍已經帶着十號打入上蒼世界了【西遊】:別人還在想辦法吃唐僧肉,黃龍已經打爆了靈山【封神】:別人還在糾結闡截兩教哪個好,黃龍已經搶了封神榜,展開

《洪荒:我黃龍真人,成為了輪迴者》章節試讀:

所有人都呆住了。

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根本想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妖法!」

「這人是妖道!使用妖法害死了何掌門!」

所有人都嚇得手足無措。

江湖中人,一直生活在刀光劍影之中。

對死亡並不陌生。

亂刀分屍、劇毒腐蝕、還是拳掌打死。

大家曾經見過各種各樣的死法。

可是卻從未想過。

有人竟然能把對手直接打爆,炸成一團血霧!

別說屍體,就連一塊皮肉都沒有留下來!

完全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這怎麼可能!

剛剛還活蹦亂跳的一個大活人,怎麼突然就沒了?

這簡直是超出了人們的理解!

既然對方能輕易殺了何太沖,豈不是也能同樣輕易殺了他們?

各大派所有弟子,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就連張三丰也滿臉震驚。

他可是世間公認的武林泰斗,一代宗師。

整個江湖最強之人。

可即便如此,張三丰也沒有看見黃龍究竟是如何出手。

同樣也沒有想到何太沖竟然就那麼死了。

炸成一團血霧,屍骨無存。

這種詭異的事情。

難不成,此人剛剛真的使用了某種妖法?

張三丰修道那麼久,從未聽到過如此可怕的妖法。

可是,為了保護張翠山。

他也只能把所有疑問都放在心裏,靜靜的看着事情發展。

此人來歷神秘,身手不凡。

或許就是破局的關鍵。

或許,就能救下張翠山,救下武當。

這時候。

忽然有個和尚走了出來。

「施主,你可知道你做了什麼?」

「你殺了崑崙掌門,甚至還要包庇魔教邪徒。」

「現在停手還來得及!」

「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少林空聞緊張的走了出來,想要以大道理壓制黃龍。

以大勢攜裹眾意,對付黃龍。

「聒噪!」

「本尊最厭惡的就是你們這群禿驢,竟然還敢嘰嘰歪歪。」

「以為我不會殺了你嗎?」

黃龍眉頭一皺。

他雖然剛到洪荒不久,可也知道西方教的無恥。

佛門就是西方教麾下的實力。

更加厭惡這群和尚。

「你……」

空聞嚇得臉色無比蒼白,可是看着那雙冷漠的眼神。

卻也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

黃龍冷冷瞥了一眼,隨後又掃視全場。

滿臉不屑。

「張翠山,本尊保了!」

「爾等可以滾了!」

此話一出。

全場眾人齊齊色變。

誰也沒有想到,黃龍竟然如此囂張至極。

獨自一人面對整個江湖各大門派。

竟然還敢反過來威脅。

簡直是太狂妄了,簡直是不只死活!

「妖道!你以為你會點妖法就可以肆無忌憚嗎?」

「我們不怕你!」

「任你妖法再強,又能殺幾個人?」

「我們江湖各大門派有那麼多高手,就不信你能全部殺光!」

又有個少林和尚跳了出來。

圓真怒視着黃龍,用最強橫語氣說出最慫的話。

果然不愧為佛門。

無恥也如此的有新意。

黃龍再次掃視了一圈,冷笑道:

「哦?」

「既如此,不怕死的都站出來吧。」

圓真鬆了口氣。

當即嗤笑了一聲,第一個跳了出來。

他才不會相信黃龍能一直殺下去。

既然是妖法,一定有什麼巨大的限制。

絕對不能隨意使用。

就算是魔教也不敢殺了他們那麼多人。

各大門派的高手紛紛站了出來,一起瞪着眼睛怒視黃龍。

他們之所以如此逼迫張翠山,也是為了搶奪屠龍刀罷了。

可是現在竟然發現了一個詭異的妖法。

眾人又怎麼可能不心動。

只要大家一起上,抓住這個妖道逼問妖法。

到時候,這種強大的法術就是他們的!

一個個武林高手都站了出來。

準備一起圍攻黃龍。

「只有這些嗎?」

看到那麼多人站出來。

黃龍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輕笑着搖搖頭。

好像根本不滿意似得。

圓真怒喝道:

「妖道,我們這些人就已經夠了!」

「你有什麼本事就儘管使出來!」

「我們根本不怕你!」

黃龍微微嘆了口氣。

「就這些的話,那就死吧。」

話音剛落,他又再次揮了揮手。

剎那間。

大殿中忽然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剛剛還站在一起大呼小叫的武林高手們全都消失了。

原地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甚至連血霧都沒有。

若不是大家親眼看到那些人站出來,就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全場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呆住了,根本無法想明白髮生了什麼。

那麼多武林高手全都沒了。

只是一瞬間,眾人連眼睛都沒有眨。

直接消失不見。

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徹底震驚了所有人!

黃龍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就好像剛剛發生的事情和他無關似得。

只是淡淡的看向剩下的那些人。

「還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