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洪荒之開局遇上萬妖之祖
洪荒之開局遇上萬妖之祖 連載中

洪荒之開局遇上萬妖之祖

來源:google 作者:洪荒之開局遇上萬妖之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萬妖 其他小說 李渝楓

一朝重生,被自家的蠢萌系統帶到洪荒世界,開局直接從最弱的天兵做起……可這開局的萬妖之祖,是奔着自己的小命來的啊……探究下去,李渝楓發現一切的一切都沒有那麼簡單看似簡單的取經之旅,背後卻藏着天大的陰謀自身的兩個系統,竟發佈完全相悖的任務指令軒轅墳的石磯娘娘,跪在女媧前的妲己妹妹,后土之城的幻境,羅天界的神魔難辨……他不顧一切,曾立阻最後一任人皇的消失,竟也曾夢回三清與鴻鈞論道……他奮不顧身,曾守護靈猴的出世,也曾在佛道之爭開始的時候大鬧天宮……看紅嬋撕心裂肺痛哭,再看滿月枯井裡的身影,回望歸墟之地的幽靈船,不禁感慨:數萬年前的嘆息究竟是誰?展開

《洪荒之開局遇上萬妖之祖》章節試讀:

直到最後李渝楓已經不記得被拍飛了多少次,直到萬妖老祖徹底被擒打入天牢,他才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李渝楓發現周圍已經換了一副樣子,劫後餘生的他竟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死了一次。

「宿主大大不用擔心,你並沒有受傷哦,目前你還在十二重天的天河區域。天蓬看上了你之前那副不畏死的衝勁,所以他將你帶到駐地讓你養傷。」

話雖如此,但只要李渝楓一回憶起自己跟個傻子一樣不斷沖向萬妖之祖,就忍不住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這該死的系統任務,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傻子。

「叮叮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獲得功法天訣,是否領取?」稚嫩的聲音在李渝楓腦海中再度響起。

在李渝楓確認選擇之後,他的腦海里多出了一大堆信息。

「天訣,來自未知世界的神秘功法,由身蛻凡,由神踏天,傳聞大成後可與天道比肩。」

「系統,難得你這次這麼大方啊,竟然把這麼好的東西拿出來做獎勵。」

顯然李渝楓也是被系統的大手筆給驚訝到了,得到天訣之後,立馬摒除自身雜念,原地盤膝開始修鍊。

一口濁氣自李渝楓體內排出,再次吐納時周圍靈氣竟全部被牽引而來,直接沒入李渝楓體內。

「果然系統贈送的吞噬體質就是不一樣,連煉化靈氣的這一步驟都省了。」

突然,一道清冷洪厚的聲音響起:「既然你醒了,那便三個時辰後隨我去清剿萬妖之國餘孽吧。」

說罷,天蓬也不等李渝楓反應,扔下這句話後便直接離開,對剛剛李渝楓修鍊突破的跡象並未注意。

「系統,萬妖之祖怎麼樣了?」

李渝楓在暈倒之前收到了來自妖無夜的靈魂傳音,這個小雞仔系統並未有所察覺。

「宿主,萬妖之祖現在被囚禁在天庭的墮仙台上,以宿主目前的修為,肯定會被守衛發現的。」

「系統,我知道你有辦法送我進去,所以還請你一定要幫我,這件事對我很重要。」

這一次難得系統選擇了沉默,許久後,他的腦海中響起的不再是當初那稚嫩的聲音,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機械音。

「叮,宿主請求系統已收到,前往墮仙台的路線圖已加載成功,宿主可在腦海中自行查看。

叮,已將宿主氣息全面屏蔽,金仙以下無法發現宿主。」

隨着這道冷酷的機械音響起,李渝楓懵了,難道自己有兩個系統?這也太扯了吧。

但來不及細想,因為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找萬妖之祖!

……

十三重天,無骨峰,墮仙台上,一道身影悄然而至。

「我知道你會來的。」

蒼老的聲音似嘆息般,向著遠處的虛無緩緩開口道。

「在我暈倒之前,你靈魂傳音帶給我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李渝楓慢慢現身,站在被鎖魂鏈拷住的萬妖之祖面前。

「噓……」

還未等李渝楓將內心的疑惑脫口,便已被萬妖之祖所阻止。

「我知道的事情很多,你想聽哪一件?」萬妖之祖看向別處,目中略帶几絲玩弄之意。

「我身上的那個東西……」

「你信我嗎?」萬妖之祖看向遠處的虛無有追憶也有唏噓。

「我為什麼要信你?」這下輪到李渝楓反問。

「我們做個交易如何?」萬妖老祖閉眼嘆息道。

李渝楓盯着眼前神秘莫測的妖無夜,沒有開口。

「我助你突破,並且還可以解決你內心一直以來的困惑,怎樣?」

「我可不信天上會掉餡餅,你的條件?」李渝楓也是沒有廢話。

「我知道天庭不會放過萬妖之國,你肯定會去參與剿滅,我的條件就是為我萬妖之國保留一絲血脈傳承,你敢不敢?」

「敢不敢?」

三個字如同巨石一般,重重砸在李渝楓心頭。

天庭、妖界,勢同水火,難道妖界要就此消失嗎?

此時,李渝楓體內的機械系統音又響起了:「答應他,結善緣,得善果。」

面對那個溫柔的系統的時候,李渝楓還敢頂嘴,可是面對這個冷冰冰毫無感情的系統,李渝楓一點反抗的心思都沒有,生怕這大哥一個不開心,就直接自爆了……

「我答應你!」

「哈哈爽快!」

妖無夜抖了抖身上的鎖魂鏈,突然用儘力氣,從體內逼出一滴金色的血液,越過墮仙台的封印朝着李渝楓徑直飛了過來。

「這滴精血承載了我半生的修為,吸收它後你會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和實力。」

在逼出這滴精血後,妖無夜一瞬間蒼老了數萬歲,氣息也變得微弱。

「你就這麼信我?」李渝楓看着漂浮在他面前的血液,略有玩味道。

「我別無他法了,你和那個人很像,我願意賭一把,相信你不會食言。」

「和那個人……很像……」

兩人就這樣沉默良久。

李渝楓帶着精血回到了之前所在的天河區域。

墮仙台剩下一句「我答應你,妖無夜」僅剩餘音,久久不散。

萬妖之祖笑了,先是低頭輕笑兩聲,繼而放聲大笑。

「像啊,真像啊,妖無夜啊妖無夜,沒想到我堂堂萬妖之祖,竟墮入被他拯救之輪迴啊!可笑可笑!」

……

「叮叮叮,檢測到宿主身上存在神秘精血是否需要系統幫助吸收?」

那道熟悉的系統音再次響起,它不再是剛剛的冰冷機械音,恢復了李渝楓一直所熟悉的稚嫩系統音。

「不吸收。」

「宿主大大,你什麼時候獲得的精血啊,在這裏面我感受到了強大的力量與生機欸,吸收了肯定會變強的!。」

李渝楓心驚,系統果然有問題!

還有妖無夜嘴上說的那個人,到底怎麼回事?

那個機械系統又是何方神聖?

可惡,這兩個系統到時候不會打架吧,要是小弱雞被機械大哥碾壓,那自己該怎麼整?

妖無夜的精血,能幫忙解除掉系統控制嗎?

李渝楓一想到體內有個動不動就鄙視自己,甚至要誅殺自己的系統,就恨不得把它暴揍一頓……

而現在,又多了一個神秘的冷酷機械系統……

把自己當系統之家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