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鴻蒙仙祖
鴻蒙仙祖 連載中

鴻蒙仙祖

來源:google 作者:星元大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銘遠 星元大仙

無端遭遇滅世之劫,被神秘法寶帶到異世,於弱小堅困中一步步崛起,劈波斬浪,同時發現了世界起源之密,對決幕後黑手,最終超脫混沌展開

《鴻蒙仙祖》章節試讀:

「站住,你是誰?宗門重地,誰讓你亂闖的!」

李小福很不爽。外門考核將近,如果他的修為能進入練氣四層,就有機會進入外門葵峰山中段,從而獲得更好的修鍊地段。

可惜的是他的修為已經停滯了很久,他打算用積攢的修鍊資源去同門所開的盤口搏一把,萬一成功了就足夠去庶務殿兌換一枚破障丹,結果卻輸了個精光,一飛衝天的夢想離他越來越遠。

走着走着,迎面走來一個面黃肌瘦的青澀少年,雖然對方腰間一側掛着外門令牌,一側掛着青玄樣式的儲物袋,但看着面生,穿着凡俗的舊衣袍,並且周身靈光不顯。

本來也沒什麼,按照李小福的資深經驗來看,這人多半是哪個長老興之所至剛剛帶回來的所謂有緣之人。對於這種不走正常入門程序的人,他見過好幾個,也沒感覺有多特別,甚至打心眼裡瞧不起。

嘿,本來他正窩火呢,結果那探頭探腦的少年居然朝他微笑點頭,神情別提有多虛偽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他眼珠轉了轉,立即想到了一個減少損失的辦法,於是就有了他出聲叫住了少年的場面,並三步並作兩步擋在了他要經過的路上。

張銘遠無語地看着面前的尖嘴猴腮青年,眉頭一皺,隨即舒緩開來。

心中暗罵,真是熱臉貼了冷屁股。

按照庶務殿的執事簡單介紹,青玄宗外門在宗門最外圍的其中十座山峰,以天干命名,而他的洞府被安排在最後一座山峰的最下層。

看着滿山層層疊疊的建築群,張銘遠心潮澎湃,這是人生的光輝征程就要開始的節奏啊。

正在這時,迎面經過一個尖嘴猴腮的青年,看起來臉色鐵青。

張銘遠急於去到自己的洞府,查看儲物袋中的內容,所以他並不打算跟對方攀談,只是下意識的微笑點頭,算是跟陌生的同門打過招呼了,然後各走各路。

哪知道點頭這一下壞事了,對方破鑼般的嗓門立即鼓盪着耳膜,還臉色不善的擋在他的面前。

張銘遠畢竟不是真的十四歲的雛兒,輕易就從對方眼角看出了狡黠的光芒。不過對方渾身散發著強大的壓迫感,差點令他站不穩身形。

張銘遠在心中給他記了一筆。

剛剛一路過來,他照面的可不是一兩個人,其他人都沒任何過激反應,結果面前這人就不同了,分明是來找事的。

不過他不是輕易服輸之人,雖然還沒看過宗門各種規則條款,但青玄宗好歹是正規組織,沒道理會允許門下弟子可以毫無緣由的打壓迫害同門,如果這樣的話,青玄宗早倒閉了。

他不得不繃緊肌肉,由於充血的緣故,滿臉通紅,咬牙大聲喊道:「不知原某人哪裡得罪了這位師兄,對我一個剛進入宗門的弟子就急於威逼!」

張銘遠一嗓子吼出,附近的行人立刻回過頭來,注視着兩人。

「咦,那不是扒皮猴嗎?他在欺負誰?」

「嘿嘿,剛剛他連底褲都輸掉了,這是想在別人身上找回優越感?」

……

一下子多了那麼多道目光和以他為主角的議論,連他被對手強行「贈送」的外號都出來了,李小福壓力大增,事情才開了個頭,總不能灰溜溜的退走,但再拖拉下去,保不準有人過來插手。

原本他看到對方周身沒有靈光顯現,猜測其可能還是個凡人,就打算以氣勢逼迫,先給他一個下馬威,好讓對方「心甘情願」貢獻出月供,蚊子再小,也是塊肉啊,哪知道對方害怕過頭了,不按套路來。

他眼珠子一轉,又心生一計,冷哼道:「小子,你剛才拿眼睛斜我,瞧不起……」

張銘遠知道對方來者不善,要是落入對方節奏更加討不了好,所以根本不想和對方糾纏。等他看到吸引來周圍不少的目光,就藉著那一聲令他氣血浮動的冷哼,腳下踉蹌倒退兩步,就像遭到莫名衝擊一樣,身體不穩,一屁股栽倒在地。

眼前少年的「誇張」表現,讓李小福有點不知所措,難道用力過猛了?

但轉瞬他就頭大起來,宗門允許在一定規則內競爭,他也知道保持尺度打打擦邊球,可現在算什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暴擊啊!搞不好就要去執法殿走一遭。一想到此節,他渾身一激靈,立馬清醒過來。

「哼」,果然怕什麼來什麼,另一聲冷哼從他背後響起。

宗門邪惡小霸王欺負瘦弱小白羊,終於引起了正義人士的不滿,至少張銘遠盼望的場面出現了。

只見不遠處走來一位大腹便便的大耳修士,原本已經很大的道袍,套在他身上卻仍然顯得小了一號,對方健步如飛來到近前,勒不住的肥膘繼續抖了三抖才緩緩停下。

「扒皮猴,如此肆無忌憚破壞宗門規矩,膽子太肥了吧?」大耳修士臉色紅潤,劇烈的跑動並沒有讓他氣喘吁吁,站穩身形後,語氣不善地質問李小福。

隨即,他朝張銘遠伸出胖乎乎的手。

「多謝!」張銘遠對其頗有好感,這年頭,居然還有這麼正義感十足的「英雄」,順勢握住對方的手,立即起身,並且用凡俗禮節作揖問道:「在下張銘遠,援手之情感激不盡,這位師兄如何稱呼?」

「舉手之勞而已,你可以稱呼我為唐老闆?」唐天罡哈哈一笑,得意開口。

張銘遠愣了愣神,儘管才第一天入門,還沒來得及了解修仙門派的一切,但「老闆」這個詞,似乎和仙家福地的氛圍有點不搭吧,聽周圍人的輕笑就能確認了,但他再次鄭重感謝:「多謝唐師兄。」

遠遠聽到聲音時,李小福心中就咯噔一下,待來人出現在眼前,那標誌性的肥碩身材,直感晦氣。

他擺了擺手,不在意麵色鬱郁的李小福,好似突然想起了什麼,恍然問道:「對了,看師弟面生,應該是剛進入宗門吧?」

「唐天罡,你不要沒事找事,如果手癢了,我陪你決鬥台上走一遭。」說完,李小福一甩袖,轉身想走。

「犯了戒律,別急着走啊!」唐天罡眼疾腳快,嗖的一下也擋住他的去路,然後偏了偏腦袋,眼含期待得看着張銘遠。

「對,我剛剛辦好入門手續,還沒到住處,就被堵在路上了,莫非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禁忌?」

張銘遠看出對方可能是想借題發揮,也更加印證了同門之間發生衝突應該有某種規則限制。毫無緣由的被人當頭一棒,他心中惱火,索性豁出去了,十分配合唐天罡的問話。

人群里有些不明所以之人,立即露出恍然大悟之色,看向李小福的的眼光多了一絲羨慕,以及隨後的幸災樂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