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洪主
洪主 連載中

洪主

來源:外網 作者:烽仙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烽仙

萬里深海埋藏着千年隱秘,荒虛外神靈窺視人族九州,深山海域間妖魔掀起天災浩劫。但,大江東去,洗不盡英雄血。武者持刃,護山河萬里。仙人馭劍,戰九天星河。自六千年前成陽大帝起兵,這天下便是我人族天下,大乾帝國的揚州,一個叫東河縣的地方,名為『雲洪』的少年,剛看完了這一期的《九州仙魔》.....????短暫雙開,三百多萬字的《寒天帝》即將完結。展開

《洪主》章節試讀:

吃完晚飯。
雲洪鎖上門,雲淵和段清一個抱着一個孩子,一家人順着大院巷子嚮往走去,一路上可以碰到許多人。
仙人廟,就在距離雲洪家不足兩百米的道路旁。
廟不大,大小不過十餘平,也只是尋常泥土修築而成,並無專人管理,但這一帶來拜這座的人卻很多。
香火鼎盛。
廟中,立的是一背負長劍的仙人像,樣貌依稀可見是一青年。
雲洪一家人,都拿着香,恭恭敬敬叩拜上香,即使一向愛玩鬧的雲浩,此刻都學着父親和叔叔的樣子認真拜着。
「許仙人。」
雲洪叩拜在地上,眼睛都看着那仙人像。
在雲洪的記憶里,當年,自己一家住在三河鎮,雲氏是鎮中大族,父親開着綢緞商鋪,母親溫柔賢惠,哥哥剛剛迎娶了賢惠漂亮的嫂子。
一家人,美滿幸福。
一天深夜,忽然鎮中心的警妖樓瘋狂鳴笛示警,整個鎮子人瘋了,一家人隨着人群倉皇撤離,隨即來便是浩蕩洪災,將整個鎮子瞬間吞噬。
洪災只是其次,緊隨而來的便是水族妖獸….一路銜尾襲殺。
雨夜、閃電、哭嚎、慘叫、殺戮。
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
或是被殺死,或是失足。
父母和母親便是慌亂中墜入山崖,不知所蹤。
情形太亂,根本來不及悲傷。
雲洪對那個雨夜的記憶已有些模糊,他只記得,那一個晚上,大哥和嫂子一直死死抓住自己,一直吼着拉着自己跑。
跑,就是一直跑。
凡是跑不動的,沒堅持下來的,都死了。
如果沒有大哥和嫂子,雲洪相信自己早就死在那一條逃亡的路上。
直到第二天天明,他們終於翻越大山,逃到了陽河邊上,和更多逃亡的人群會合到了一起,足足數千人之眾。
人多,沒有任何好處,只會引來了更多妖獸圍殺而來。
足足十多頭大妖,小妖更是數以百計,有水中妖獸,更有許多陸地妖獸。
當時,絕望的氣氛已籠罩數千人,因為,真正強大的武者,早就在混亂之初就和妖獸們血戰了,沒有眾多武者、武士的掩護,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多普通人逃出來。
最關鍵時刻。
一柄劍。
斬下。
這是雲洪記憶深處永遠無法忘記的畫面,一名凌空飛行的藍衣青年,只有一柄劍,一劍斬下,便令大江分流,數十名水中妖獸盡皆身死。
又一劍,陸地上為首的六名大妖,頭顱盡皆飛起。
所及之處,群妖授首。
一片「仙人」「仙人」的歡呼聲,這是數千人絕處逢生的喜悅。
藍衣青年不以為意,迅速御空離去,他還要去救更多人,臨走前他只留下一句話:「去東河縣,那裡有朝廷救助。」
就這樣,雲洪跟着哥哥嫂子來到了東河縣,到了東河縣,眾人才知曉那位藍衣仙人的名字許開。
這個名字,也被年幼的雲洪牢牢記住。
不久,在官府救助下,雲洪和大哥大嫂得到了縣城的戶籍,進入縣城成為了平民,他如今所居住的這一帶,許多人都是當年江邊得救的百姓。
故,這一帶的百姓,待生活穩定,便自發為『許開仙人』立碑樹廟,供奉不絕。
雲洪得入武院後,更是毫不猶豫就選擇了『劍』為自己的兵器。
因為。
他心中的大英雄,許開仙人,便是用的劍!
一柄。
斬妖的劍。
…..
夜漸深。
雲淵早和段清帶着孩子回去休息了,這是這個世界普通平民的常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蠟燭、煤油之類,普通人家是很難長期使用的。
雲洪,則是來到了小東河邊上,這是一條蜿蜒貫穿全城的小河,河邊有一些空地。
微風拂來,夏末的深夜已有些涼意。
藉助天空灑下的月光,以雲洪的視力看周圍,景象雖遠不及白天清晰,可只是修鍊拳法也足夠了。
「日修劍,夜練拳,十年不絕,自成宗師。」雲洪牢牢記着師傅陽樓說過的話。
再高的天賦,再好的悟性,若是自身不去努力,最終也只會泯然眾人。
雲洪心中思索:「更何況,晚上吃了不少靈米,不去練,這些靈米化成的氣血,最後只是白白浪費。」
「呼~」
雲洪先開始站樁。
這雖只是鍛體拳法的第一式,雖然簡單,但即使是武道大宗師來使用也不過時,可活動筋骨,磨礪心智。
武者,握拳如刃,殺心自起。
簡而言之,普通人一旦擁有強大的力量,行事便會容易無忌。
但江寒受師傅陽樓教導數年,非常清楚,修鍊之人一定要明白一點,無論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一定要能握住自己的拳。
何謂握拳?
冷靜!
遇再大事,遇再大兇險,心中也要能快速冷靜,做出符合自己內心的決定,而非任由憤怒沖昏頭腦,恣意妄為。
決定,不一定會對,不一定能符合常理,但一定要是內心真正抉擇。
如此,才能說握住了自己的拳。
握不住拳,便如切菜握不住刀,很容易傷到自己。
「我雖磨礪心智數年,可終究是及不上師傅,現在依舊被許仙人的話干擾着。」雲洪默默道:「嗯,按師傅說的,站樁一刻鐘,待心裏完全冷靜下來,再開始思考。」
時間流逝。
一刻鐘很慢,但也很快。
「按許仙人所言,我應該就是那種淬體天賦極高的,想要成功凝脈,需將筋骨淬鍊到極強的地步。」雲洪思索着。
「這一點,應該無誤。」
「只是,許仙人天資非凡,耗費諸多寶物,且昌王親自為其築基,足足兩年時間,其筋骨力量最終和尋常凝脈武者相當。」雲洪喃喃自語:「而我的力量….如果我的感覺不錯,至少是達到凝脈武者底線了。」
「可是,我明明沒用什麼天材地寶,只是吃了些靈米。」
「靈米,對富豪顯貴,就如正常人的白米飯,作用有,但絕沒那麼大。」
「這一切,都是因為心臟的三次震顫。」雲洪分析着:「如果沒有三次心臟處異變,按正常的進步速度,我如今恐怕連六重巔峰都很難達到。」
半年前,第一次異變發生前,雲洪是淬體五重巔峰,距離淬體六重很近,按正常進步速度,他能達到淬體六重。
正常修鍊也能進入烈火殿修鍊,可絕對達不到如今的高度。
「這異變,到底是什麼?」

《洪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