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連載中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來源:外網 作者:齊等閑玉小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齊等閑玉小龍

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 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 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展開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章節試讀:

教皇知道齊等閑的實力,這傢伙給的錢多是一方面,真能打又是一方面。 既能拿到錢,又能多一個牛逼的打手,何樂而不為? 也正是出於後者,所以,教皇才會慷慨地讓羅本給齊等閑送來三管聖水,而齊等閑也沒讓教皇失望,與羅本一同斬殺了德古拉邪教的異教徒。 不過,齊等閑的鬼話也並不能騙到人老成精的教皇,他若有所思地問道:「哦?是嗎?那幾個異端都來自什麼教派呢?」 齊等閑皺了皺眉,說道:「暫時不知道是什麼教派,不過很強大就是了,若非我用了大主教權杖和聖水,恐怕要吃虧!」 教皇就這樣冷漠地看着他,覺得這貨在騙自己。 「我是聖主的羔羊,虔誠的信徒,必然不會說謊。」齊等閑嚴肅道。 教皇冷哼一聲,對羅本道:「給他一管聖水吧!」 羅本有些不大情願地打開皮箱,從裏面取出一管聖水交給了齊等閑。 齊等閑接過之後,心裏美滋滋,道:「一管太少了吧!陛下您也知道,我是異端的眼中釘,他們恨不得除我而後快,達到打您臉的目的……」 教皇的臉色逐漸黑了下來,冷冷道:「你還想要聖水是吧?我這裡有!」 . 「多謝陛下!」齊等閑高聲道。 「一億米金一管。」教皇面無表情地說道。 齊等閑心裏直接媽賣批了都,嘆了口氣道:「一管聖水也勉強夠用了,等我用完了的話,再來找陛下討要好了。」 說完這話之後,他老老實實把這好不容易誆來的一管聖水給揣進懷裡。 這可不能再當礦泉水喝了,下次有危機的時候再用,能夠發揮奇效哈! 「不知道我們華國道門內有沒有點類似聖水的玩意,像丹藥啊啥的,我憑着這個龜蛇印,怎麼也能弄一爐吧!」齊等閑心裏想着。 「不愧是我,西方聖教和東方道門的高級雙料特工,穿山甲!」 教皇也不想跟齊等閑廢話,徑直問道:「雷家的情況,到底如何?我大概什麼時候出面?」 齊等閑道:「雷家要舉辦一個發佈會,到時候會在會上宣布雷氏船舶的歸屬,陛下你屆時現身即可。」 教皇陛下聽後,滿意地點了點頭,道:「今年沒多久就要結束了。」 「雷氏船舶到目前為止的營收已經有了六十億左右,年底完成八十億沒問題,一百億多半有點難了,畢竟今年比較困難。」齊等閑知道教皇想問什麼,便立馬回應道。 「錢不錢的無所謂,我主要是想知道雷家夠不夠虔誠。」教皇擺了擺手,淡淡道,神情卻異常滿意。 齊等閑說道:「雷家肯定是足夠虔誠的,不然的話,我也不會與他們成為好朋友!教皇陛下你要知道,我可是聖主派來傳道的聖子,身上帶有參孫士師的靈,對於對方是否虔誠,我清楚得很!」 教皇嘴角一抽,這騷話是他親口說的,現在齊等閑拿着當大旗,他也沒辦法,總不能打自己的老臉吧! 教皇微笑道:「聖主對虔誠的教徒,向來都是寬容與友善的。」 齊等閑說道:「陛下您就在這裡好好休息,等我的消息就是!」 教皇揮了揮手,坐了長時間的飛機,也是有些疲倦的。 而且,他年紀大了,精力衰弱得快,此時已經有些睏倦了起來。 「教皇這老……老陛下,也太坑了,一管聖水居然跟我要一億米金,怎麼不去搶銀行?」齊等閑從別墅里走出來之後,不由有些惱火地說道。 「本來還挺喜歡聖教的,現在,我只想信無量天尊!」 「不過,我師爺也是個坑貨……」 齊等閑覺得這人生真是艱難啊,到處都是坑,左一個右一個,一不小心就得掉進去。 把教皇等人安頓好之後,齊等閑回到了楊關關的別墅。 楊關關還在俱樂部里忙,今天估計得晚歸了。 不過,別墅里卻是來了客人,是一個中年人,還跟齊等閑認識。 「李會長,什麼大風把您吹到我這裡來了啊?」齊等閑見着他,不由笑了起來,抬手行禮。 李河圖轉過頭來,面色冷漠地對他拱了拱手,道:「齊大主教好悠閑啊,我想找你都找不到,得親自過來蹲點才行!」 齊等閑道:「李會長日理萬機,找我幹什麼?我現在又不是龍門的人了。」 齊等閑被定性為恐怖分子,龍門方面當然要迫不及待跟他劃清關係,現在,魔都龍門的舵主,已經由宋志梅正式擔任了。 不過,這對齊等閑來說沒什麼關係,反正他之前本來就是甩手掌柜,而且,宋志梅還是他的丈母娘來着,一家人,親得很。 李河圖咬牙道:「我說你這傢伙,也太膽大包天了,想殺什麼人就直接殺?不遠萬里,跑到米國去把上官家族都給滅了!」 「你知道就因為你這擅自行動,給我們龍門造成了多大的麻煩嗎?」 「我們跟洪幫之間本來就不和睦,你這一搞,大家劍拔弩張。」 「這些日子,因為此事而鬧得不小,死傷了好多的兄弟。」 齊等閑聳了聳肩,道:「什麼上官家族啊?沒有的事吧,人家米國官方都出來闢謠了,說是與我無關,是別的恐怖組織派人乾的。」 他當上了大主教之後,各方都紛紛站出來闢謠,把那些與恐怖行為相關的事情全部都甩鍋到了別的組織頭上。 反正那些組織也滿褲襠黃泥,甩他們的頭上正好。 齊等閑可是南方區的大主教,聖主派遣到人間來傳道的聖子,虔誠的信徒,溫順的羔羊,怎麼可能殺人呢? 「你……」李河圖被他這耍無賴的模樣給氣得呼吸都是一頓,半晌之後,無奈搖了搖頭,乾脆不說話了。 齊等閑看李河圖氣得夠戧,不由笑了笑,轉頭對着在整理家務的南倩道:「徒媳婦,麻煩倒杯茶來,招待一下李會長。」 南倩急忙道:「好的,齊師傅!」 齊等閑把茶水給到李河圖的手裡,笑道:「李會長不要這麼生氣嘛,來,我這裡有你想要的東西。想必,你也早就看陳霸下不爽了,我正好跑了一趟毒三角,從蕭星那裡拿到了一個賬本,可以指認陳霸下的諸多違法行為。」 李河圖面色稍稍好看了些。 齊等閑道:「不過,東西不能白給你,我花了八千多萬才買下來的!」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