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皇帝天天罷工
皇帝天天罷工 連載中

皇帝天天罷工

來源:google 作者:沐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岳易之 顏洛

顏洛一不小心身穿古代,想着能過上人人羨慕的鹹魚生活,遇到了個天天罷工的皇帝,夢寐以求的生活離自己越來越遠皇帝:有了皇后,我想睡到幾點就幾點,誰也不能把我從美夢中叫起來系統:宿主,想要成為最尊貴的人嗎?本系統能幫你實現願望顏洛:你來晚了,皇帝已經自我攻略了,要你何用?系統:自閉中……展開

《皇帝天天罷工》章節試讀:

用過早膳英嬤嬤就領着一群繡房的綉娘來給顏洛量尺寸。顏洛對古代的婚服很是感興趣,問給她量身的綉娘:「繡房里一般有多少人啊,一件衣服綉多久」。

「回姑娘,繡房如今有一千餘人。成衣的時間得看情況,最長的需幾年才能成衣,陛下與娘娘的婚服會在帝後大婚之前加急趕製。」綉娘回答道。

顏洛也覺得挺感的,莫名其妙自己要結婚了。

綉娘走後顏洛迫不及待的想去見識見識一下古代的皇宮,便問小桃:「小桃,你對皇宮很熟嗎?帶我出去逛逛。」

小桃有點不好意思回到:「姑娘,宮內等級森嚴,宮女不可隨意走動,所以奴婢對宮內也不熟。」

顏洛一看兩人都是摸眼瞎,決定還是去找小皇帝聊聊天:「走,我們去找陛下。」

岳易之在藏金殿內處理政務,眉頭緊鎖一臉的不耐煩,對身邊的海公公抱怨到:「這些大臣真是,每天就知道上奏上奏,大事沒幾個小事一大堆,每天這麼多奏摺朕看的過來嗎?朕養他們幹什麼吃的。」

海公公在一旁汗顏,但他也知道陛下的尿性,每天幾乎都要罵幾句,就迎合道:「就是,天天就知道累着我們陛下,要不是陛下你仁慈,早應該罰一罰這些不知所謂的東西。」

岳易之橫了他一眼:「什麼你也有意見。」

海公公立馬認錯道:「奴才不敢,奴才只是心疼陛下如此辛苦,奴才去可否為陛下張羅茶水點心,陛下該休息休息了。」

岳易之馬上以一種你很是上道的眼神看着他:「就你話多,去吧。」

海公公在陛下身邊的這些年,也算摸清了陛下這口是心非的性格。還得天天配合陛下,不讓陛下尷尬,真是心累啊。

岳易之在藏經閣內慢悠悠的吃着甜點喝着茶水,一點也沒有要繼續處理政務意思。海公公在一旁幾次欲言又止,攤上這麼個陛下,太糟心了。

整個皇宮內只有國師和自己才了解陛下的本性,表面一副高冷,內里又懶又饞。

海公公無奈提醒道:「陛下,該批奏摺了。」

岳易之一聽不高興了,放下手上的梅花糕:「急什麼,還早呢,又不是很着急。」

海公公面上一臉平靜,內里吐槽翻了:不着急不着急,邊關十萬火急都讓你說的不着急,岳天國在你手裡沒有滅國,真是岳天國老祖宗天大的保佑啊。

這時小太監來報,海公公對着一心只吃甜點,兩耳不聞窗外事的陛下說道:「陛下,顏姑娘在門外求見。」

岳易之吃着稱心的梅花糕,想都不想說道:「什麼顏姑娘,誰啊,不見。」

海公公嘴角抽了抽:「陛下,顏姑娘不久就是你的皇后娘娘了。」

岳易之反應過來着急對海公公說道:「快快快,海大生把糕點藏起來。」

海公公無法只得照辦,又看到岳易之裝模裝樣的坐那處理政務,問道:「陛下,可否宣顏姑娘覲見。」

岳易之點了點頭:「嗯。」

顏洛一進門就看到小皇帝低着頭處理奏摺問道:「我打擾到你了嗎。我就是來和你聊聊天。」

岳易之:「沒有,海大生賜座。」

顏洛來一次這藏金殿,就被震撼到一次,這金光閃閃的真刺眼啊。在這辦公不會亮瞎眼嗎?

「陛下,真是位勤勉的皇帝啊,天天如此辛苦,眼睛不會不舒服嗎?」顏洛忍不問道。

岳易之一聽顏洛說他是位勤勉的皇帝,十分高興,心想:果然是我的天定皇后,如此的肯定我,不像國師老說我不務正業。

海公公在一旁內里糾結:皇后娘娘啊,又是一個被陛下外表所欺騙,希望以後皇后娘娘發現真相能承受的住

。 「陛下,我能在宮裡逛逛嗎?我好先熟悉熟悉環境,你看能派一個人帶我四處走走嗎?」顏洛詢問道。

岳易之一聽眼睛一亮道:「宮裡朕比較熟悉,朕就帶你四處轉轉。」

顏洛有點受寵若驚:「陛下,你不忙嗎?不是說皇帝都日理萬機嗎?」

「無妨,這點時間還是有的。」說著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海公公在旁忍不住提醒他:「陛下,這馬上要到午膳時間,這公務今日又得留到明日了。」

「明日又如何,朕又不是不處理。走,海大生去御花園走走。」

海大生在心裏不住吐槽: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啊。感謝岳天國老祖宗保佑,保佑岳天國沒在陛下手裡敗了。

到了御花園,顏洛看着滿園的梅花樹很是稀奇,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梅花。一眼望去都是艷麗的梅花,看不見其他品種。

顏洛心想:果然是皇帝,光是梅花就這麼一大片。那像牡丹花這種的不知道有多少了,這御花園得多大,奢侈啊。

顏洛忍不住誇讚到:「陛下這御花園如此遼闊,想來有很多的奇珍異寶,亭台樓閣,嶙峋山石,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看到。」

岳易之奇怪的看了眼顏洛:「御花園裡沒有這些。」

顏洛也不在意他的眼神:「陛下,這梅花也看完了,我們去看看其他的吧。」

主要顏洛想見一見牡丹花,在現代顏洛只在電視上看過,好不容易有機會看到真的,她有什麼可能浪費。

「沒有其他的,只有梅花,你不覺得梅花好看嗎?」岳易之不可思議的看着顏洛。

顏洛被岳易之看得渾身不自在,好像她要是說不好看,就要用眼神刺死她。

顏洛吞了吞口水:「好看。」

岳易之馬上綻放一個大笑臉:「朕也覺得梅花是這世上最好看的花,你果真和朕很是契合。」

顏洛被岳易之毫無保留的笑容驚到了,心臟砰砰的跳個不停,那有這麼好看的人。

岳易之看顏洛一直盯着他看,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問道:「想什麼呢?回神。」

顏洛有點臉紅,總不能說看到帥哥不能自拔吧連忙轉移話題:「陛下,我們去看看其他花吧。」

岳易之皺了皺眉:「都跟你說了沒其他的了。」

顏洛這會很是奇怪:不是說皇帝的御花園有着全天下的奇珍異寶,那牡丹真國色也是假的,難道電視上都是騙人的。其實只有一種花。

「陛下,所以這御花園就是梅花園?」

旁邊的海公公面上不顯,內里活躍:御花園怎麼可能是梅花園,還不是陛下為了吃到更好的梅花糕,就將御花園全部改種梅花。

只有一種花還看什麼看,再好看也有膩的時候。顏洛就提議回去用午膳。 接下來的日子,顏洛每天在慶雲殿內吃了睡,睡了吃。終於過上她想過的米蟲生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都好不誇張。也不知道小皇帝在忙什麼,從一起逛御花園就再也沒見過

。 海公公倒是來了幾回,每次都是替小皇帝送東西給顏洛。這天海公公又來慶雲殿,倒是和前幾次來送東西的不一樣,烏泱泱的帶了一大批宮女太監,可把顏洛嚇一跳。

「海公公,你這是……?這麼大陣勢,出什麼事了?」

作為一個現代人,顏洛還是不習慣古人的跪拜禮儀,還是一大片人跪。

「回顏姑娘,國師已將良辰吉日算好了,宮內也已布置妥當。因顏姑娘岳天國無娘家,陛下提議讓顏姑娘從國師府出嫁,奴才來送顏姑娘出宮。」海大生指揮宮人收拾行李,把顏洛送上馬車。 顏洛在馬車裡暈頭轉向的,一時還沒從米蟲的狀態恢復過來就被塞進馬車。

眼看馬車就要出發了,顏洛急忙撩起車帘子問海大生:「海公公,那個陛下呢,他不出來送我一下?」

「回姑娘,婚前男女雙方不可見面。奴才知道你想念陛下,姑娘忍忍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說著就揮手吩咐馬夫趕緊走。

顏洛就這麼看着海大生在後頭不停地揮手,又很誇張的用袖口擦了擦眼。自言自語道:「我就說顏姑娘是個好姑娘,雖然你很想念 陛下,但是禮不可廢,值得我這個奴才的做這惡人。」

馬車裡顏洛懵逼的問小桃:「這海公公啥不聽我說完呢,我就想問問陛下這婚期啥這麼快啊?」

「姑娘不必着急,到了國師府可以詢問國師大人,像帝後大婚這種一般都有國師占卜,國師大人一定更清楚。」小桃一臉興奮的說道。

馬車停在偌大的國師府前,國師莫澤蘭領着幾個下人在門口迎接。

「恭迎顏姑娘來此寒舍,府里已準備好飯食,請隨我來。」

顏洛跟着國師進了府:「接下來一段時間要叨嘮你了,就是不知道這婚期是何時啊?我來岳天國也就短短几天,會不會太快了。」

莫國師摸了摸雪白的鬍子道:「姑娘不知,這陛下如今已是一十又九歲了,今年最好的良辰吉日在岳天國九月一十五,老夫怕錯過此吉日,時間緊迫,才不得已下的決定。請姑娘莫要怪罪。」

顏洛也不好跟一老人計較,她總覺得國師全身上下透着一股老奸巨猾的氣息。

「姑娘既然要從國師府出嫁,陛下與我商議姑娘拜我為師,好名正言順。所以以後本國師也算姑娘的娘家人,把國師府當自己家,不用拘束。」

所以顏洛剛進府就被迎着拜了莫澤蘭為師,敬了茶。莫國師還一臉欣慰看着顏洛:「徒兒,如今為師喝了你的茶,也算緣分。叫聲師傅也不為過。」

顏洛趕鴨子上架喊了聲:「師傅。」

莫國師聽的一臉激動啊,老夫有生之年也有徒弟了。這徒弟還如此好騙,甚好甚好。

「徒兒,路途辛苦了,回房用膳吧。」

顏洛回房途中的半道,越想越不對勁,一進門莫名其妙多了個師傅,這叫了師傅的不得給個禮什麼的。顏洛轉身跑回大堂對着莫國師喊道:「師傅,師傅我聽說別人拜師都會給徒兒禮物,你給我什麼啊?」

莫國師拿茶杯的手一抖:「徒兒啊,為師今天身上沒有好東西可以給你的,你是為師的徒弟自然要配最好的東西,下次為師得了好東西就也你。

「那師傅記得就好了,徒兒先告退了。」顏洛說完就走。

莫澤蘭順了順胸口:「好險好險,差點要大出血了。」

旁邊的下人一個個習以為常,不然能教出陛下那樣的人。

詔書一下,全岳天國上下一片喜氣洋洋。岳天國皇室已經好久沒有辦如此大的喜事了。老百姓也相當高興,上至朝堂,下至民間,皆洋溢着喜慶的氛圍中,國師全府上下裝飾一片紅。 顏洛本人好像工具人一樣,被人早早挖起來梳妝打扮,被人蓋上蓋頭扶着上轎。鑼鼓喧天,京城內的百姓擁堵在道路兩側,期望一睹皇后娘娘的天顏。

鳳鸞上的顏洛被搖晃的清醒了過來,鳳鸞停下後,顏洛被人牽迎進殿,把她交給了岳易之。顏洛頭蓋蓋頭,眼前一片紅,什麼也看不到。如機械人般的一通跪拜後,被送進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