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皇家金牌縣令
皇家金牌縣令 連載中

皇家金牌縣令

來源:外網 作者:板面王仔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板面王仔

【種田+輕鬆搞笑+穿越】方正一穿越至大景朝成為一名小縣令。花費七年時間打造了屬於自己的世外桃源,本想做個土皇帝逍遙一生。景和十三年,大景皇帝微服私訪,偶然間來到了桃源縣……皇帝初入桃源縣滿心震驚!各種新奇之物,讓人目不暇接!「抽水馬桶為何物!嘶,竟然如此方便!」「你們竟然用紙擦……」「這鏡子竟然也如天上之物?」不久之後景帝帶着太子再臨桃源縣…且看小縣令如何玩展開

《皇家金牌縣令》章節試讀:

次日一早

方正一被小桃叫醒,睡眼朦朧的等着小桃伺候穿衣。

嘴裏含糊道:「幾時了就給本少叫醒了?」

「正午啦!外面那兩個京城商人等着見您呢..」

小桃熟練地幫他穿好了官服,冰涼的濕毛巾一把扣在了他的臉上。

方正一頓時一機靈,精神了不少。

「哎呀,本少幾日都沒有睡好了,你也不能溫柔點。」

小桃不說話,無奈的看着他,方正一一天最少睡6個時辰,她不能理解。

睡這麼長時間不累么,再躺下去怕是要生瘡了!

方正一心裏苦哇,沒啥娛樂生活除了睡覺還能幹嘛?

本少心中的痛誰能懂。

換好衣服後方正一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卧室。

為了方便,方正一的整個起居室都修在了衙門後院。

同時衙門為了應對桃源縣的各種新模式還做了一番相應的改造。

有會客室,調解室,文書室等等大體上更像是現代的政府機構。

此刻景帝二人所在的房間乃是方正一當初重修衙門前單獨設立的出來的一個房間。

此房間位置偏僻,隔音優秀。

屋裡只有一條長桌,幾把椅子,幾個柜子。

房間沒有窗,四周點滿了油燈,房間正對門口的一面牆刻一行詩「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下面桌子上則是擺放了一件怪異的裝置。

一個巨大的喇叭,尾部帶了一根針,下面則是對應了一個搖把跟銅柱,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

屋子整體透露着簡約但不簡單的意味。

景帝背過雙手,注視着牆上的詩句,一時間陷入沉默。

……….

沒多久,方正一便帶着張彪進到屋內。

對着兩人打了聲招呼。

景帝緩緩轉身,道:「方縣令,此詩是你做的?」

「不,只是從古籍殘片中所得,見寫得好便刻在這牆上了。」

方少爺畢竟是體麵人兒,抄詩這事兒還干不出來。

景帝感嘆道:「好詩啊,未能見全篇實在是憾事。」

呦!沒看出來,還是個愛國商人!

方正一心裏琢磨着,嘴上卻說道:「二位已經決定訂購茶葉了?」

景帝點點頭:「承蒙方縣令照顧,希望今後能順利合作,這茶葉也能在京城打出一片銷路吧。」

「交易完成後我們即刻返京。」

「郭大,取銀票!」

郭天養掏出銀票擺在了方正一面前。

「方縣令那茶..要從何處取貨呢?」

「呵呵,已經幫你們準備好了,張彪!」

張彪上前一步,從背後解下一個包裹,裏面整整好好擺放了20塊茶磚還有一個鐵牌。

「這有二十塊茶磚,每塊一斤,驗驗貨吧。」

「還有這桃花徽記,以後再來記得貼在馬車之上,在桃源縣保你暢通無阻,再來進貨自會有人找你們,不必來見我。」

說完方正一遞過去兩張紙。

景帝接了過來,一張是與桃源縣的合作合同,另一張則是保密協議。

仔細研讀過後,景帝覺得合同沒什麼問題,內容大體與酒桌上商量的一致。

不過保密協議就有些問題了,於是開口道:「方縣令,為何不可對外提及桃源縣?」

方正一微微一笑:「沒什麼,這只是階段性的保密協議,我桃源縣人少地狹資源有限。」

「可是偏偏特產又搶手,這產能不夠只能出此下策了。」

「二來也是保護你們的利益,現在這桃源縣的茶葉目前可是你們獨家銷售。」

「而且外來人口湧入怕是會危害本地治安,我桃源縣百姓純良質樸,本官怕他們被帶壞了!」

「那下面這條違背誓約者口舌生瘡,四肢無力出虛汗頭暈目眩…….¥#%@!…被桃源縣百姓吐沫淹死能不能改改?」

「不能。」

「以上解釋權歸桃源縣所有,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

景帝擦了把虛汗,這是黑心合同啊!保密那些毒咒他倒不在乎,可是這個最終解釋權是個什麼鬼東西!

思考片刻後景帝還是一咬牙直接在上面按了一個紅手印。

反正用的是假名,簽就簽吧!

郭天養的看的是齜牙咧嘴,連帶瞅方正一的目光也帶了幾分惺惺相惜。

真是個當太監的好料子,吃人不吐骨頭哇!

見景帝按好手印,方正一拿起合同滿意的看了一眼。

「還要麻煩二位再把這份合同念一遍。」

「張彪!準備一下!」

張彪繞過景帝熟練的從後面的柜子里掏出了一卷銀箔,然後走到喇叭前轉了幾下搖把,把銀箔貼在了銅柱上。

「方縣令,這是什麼意思?」

方正一熱情的拉着景帝的手走到喇叭前。

「來來來,二位跟我來,請對着這喇叭把這上面的內容再原原本本的讀一遍就好了。」

「實不相瞞,這是我桃源縣特有的風俗,對着這個東西說話,才能證明合伙人心誠。」

「不必擔心,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儀式罷了,一會兒我數一二三你們便開始說。」

景帝現在又是滿腦子問號。

不過手印都按了,說就說吧。

待方正一喊完一二三後,景帝開始拿起保密協議念了起來。

同時張彪也開始轉動搖把。

景帝邊念邊觀察,就見自己說話時,那個喇叭尾部的細針不斷點到銀箔上,留下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小點。

盞茶的時間過去,兩個人都念完了,張彪取下銀箔轉身走出了房間。

景帝心裏像貓抓一樣迫切的想知道那銀箔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不過很可惜方正一沒給他這個機會。

念完之後直接把人攆走了。

盞茶的功夫,景帝跟郭天養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衙門口外同時陷入無語…..

突然身後駛出一輛馬車,車夫熱情的朝着兩人喊道:「二位老爺是否要乘車回京啊?」

「我受縣太爺之命送來送二位老爺的!」

還算是個人!景帝有些欣慰。

郭天養也是高興幾分,沒想到方正一心還挺細,車都安排上了,倒省了自己不少麻煩。

於是二人直接登車,準備返京。

剛一坐穩,車夫從車外探頭進來,諂媚道:「二位老爺,誠惠十兩銀子。」

郭天養:「………….」

景帝:「………….」

………….

《皇家金牌縣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