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黃泉貫界
黃泉貫界 連載中

黃泉貫界

來源:google 作者:戈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漠晴 齊明

西方有澗,其水黑黃,由下而出,又複流其下,其名黃泉古往今來,黃泉之下不知埋葬多少秘密一人從天門墜落,開啟了一個世界的篇章展開

《黃泉貫界》章節試讀:

一個衣衫襤褸的青年,站在世界之門外。表情怪異,躊躇不已。

「老乞丐,你還活着嗎?」青年道。他就是齊明,這並不是老乞丐所在的世界,天門不知小了多少倍。

既不是老乞丐所化的天門,自然不會有任何回應。茫茫虛無,讓他吃盡苦頭,再加上情緒低落,幾乎讓他昏迷。好在最後一刻,他觸碰到了世界之門,昏迷的前一刻,進入了這個世界。

不知過了多久,齊明睜開了眼睛。迷茫的看着周圍的一切,有點不敢相信。

他在一處住所,這裡有久違的氣息,是人族!

「你醒了,我去叫父親!」一個七八歲大的孩子,穿着破爛的衣服。寒風吹過,他一陣哆嗦。

「父親,那個人醒了!」孩子在稻田中找到父親,連忙喊道。

中年人沒有理會孩子,繼續收着稻草。

「父親,家裡的那人醒了,真的醒了!」孩子大喊道。

「都三十年了,要醒早就醒了,你什麼時候學會撒謊了?」中年人嚴厲的說道。

「我沒有撒謊,他真的醒了!」小男孩據理力爭道。

「好吧,我這就回去看看。如果你在撒謊,你知道後果!」中年人警告道。

小男孩委屈的低下頭,跟在父親身後。

「他沒有撒謊,我確實醒了!」一道平淡的聲音從屋內傳出,中年人一愣。

「你醒了便好,我還以為你永遠醒不過來了呢!」中年人拿出煙袋,邊抽邊道。

「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齊明問道。

「三十年前,你暈倒在稻田裡,我就把你帶回家中。可你不吃不喝,硬生生睡了三十年!」中年人解釋道。

「哦,這麼久了。你家境貧寒,為什麼還要把我留下?」齊明問道。

「我家境雖然貧寒,但你只是佔一點地方而已。而且你不需要吃東西,對我家沒什麼影響。而且你一睡三十年,必然不是凡人,說不定能給我家帶來好運!」中年人說道。

「你們這裡有修行者嗎?」齊明問道。

「我們這裡有仙人,仙人平日里也是難得一見的,可能地主們見過!」中年男子神色恭敬地說道。

「地主?田地不是你家的,是地主的?」齊明問道。

「沒錯,是地主的。像我們這些平頭百姓,哪裡會有自己的田地。」中年人說道。

「你夫人呢,怎麼沒見到?」齊明問道。

「早些年間,死在地主家中了!」中年人麻木的說道,不過憤怒卻難以掩蓋。

「既然你救了我,我欠你的。你的兒子叫什麼名字?」齊明道。

「我兒子叫稻梗!」中年人說道。

「稻梗,這個名字不怎麼樣,你的姓氏是什麼?」齊明問道。

「平頭百姓,哪裡有什麼姓氏,我叫阿福,這就是名字。」中年人說道。

「我的弟子,不能叫稻梗。這樣吧,他現在就叫盛樂。」齊明道。

「仙人,您要收稻梗做弟子?」阿福激動起來,他話語間的麻木,是因為他不相信這位仙人會幫助他。因為這樣的事情,時有發生,甚至有些人被滅口。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遭受什麼,所以才如此平淡麻木。

「你救了我,我收你兒子為弟子,有什麼奇怪的?況且,你兒子的天賦也不算很差!」齊明疑惑道。

「多謝仙人,想不到有仙人會眷顧我們這些的平頭百姓。稻梗,不,盛樂,還不過來拜謝仙人?」阿福拜下,顫聲道。

盛樂極為聽話,雖然不懂,但也隨之拜下。

「既然要成為我的弟子,那你要記住弟子之禮。一拜記名,再拜入室,三拜親傳。我不會再這呆太久,你兩拜便可!」齊明道。

在父親嚴厲的目光下,盛樂兩拜過後,齊明扶起。

時光匆匆而,一年已過。盛樂心性沉穩,勤學苦練。外加天賦不錯,正式踏入了開闔境。

這一年時間,齊明除了教導盛樂,還打探了這個世界的勢力與境界。聚靈對應開闔,匯淵對應守陰,飛升境對應抱陽。飛升之後再無境界,因為飛升境之後,便可離開這個世界。

「你也查清楚了你母親當年的遭遇吧?要報仇,我不會阻攔你,但不要傷及無辜。」齊明對着盛樂說道。

「是,師父!」盛樂拜謝。

「你有一位師兄,他叫田願。如果有一天你們能相見,別忘了禮數!」齊明轉過頭去,背對着盛樂說道。

「長兄如父,大師兄如師父,盛林不會忘記!」盛樂再拜。

「好了,我要離開了。你才剛踏入修行門檻而已,不要自大。」齊明道。

盛樂突然懵了,還以為自己踏入了仙人之列,沒想到只是入門。

「師父,弟子如今是什麼水平?」盛樂問道。

「開闔境一重天,也就是聚靈一重天。後面還有守陰境、抱陽境以及天門境。也就是匯淵與飛升境,天門境,這個世界沒有!」齊明道。

盛樂感到一陣茫然,他根本不知道後面還有這麼多境界。不過他也很強了,至少在這裡,已經是最強的存在了。

齊明說完,就消失在了原地。盛樂還呆在原地,衡量自己的實力。

「師父,那我現在是那人的對手嗎?」盛樂問道。但齊明早已不知去向,自然就沒有回應。

齊明離開,第一個便找了一個飛升九境者。他叫木疊秋,是這個世界的最強者之一。

瀑布下,一個白衣老者盤坐其下。水從眼前流下,他目不轉睛地看着。

「天水不斷流,大道無止境,道友以為如何?」齊明道。

「天水不斷流,大道無止境?是啊,哈哈哈!」木疊秋大笑一聲,身上迸發出天門境的氣息。緊接着暮色退去,回歸中年。

「多謝前輩指點,晚輩才得以突破!」木疊秋看不透齊明的修為,自然知道齊明不簡單。對他又有指點之恩,他拜謝而下。

「道友不必客氣,胡說一通而已。道友境界本就要突破,我並沒有做什麼!」齊明道。

他確實做的不多,但那一句話,卻讓木疊秋髮生了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