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皇叔他嗜我如命小說
皇叔他嗜我如命小說 連載中

皇叔他嗜我如命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嫁衣如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玄澈 現代言情 謝卿瑤

上一世的謝卿瑤,因為渣爹的背叛,繼妹的利用,最終落了個家婆人亡,狼狽慘死的凄涼下展開

《皇叔他嗜我如命小說》章節試讀:

後面的話聽不到了,因為謝玉珠漂亮的頭顱已經被斬了下來。
謝卿瑤看的暢快,可惜她自己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胸口忽然傳來一股熟悉的溫熱,這溫熱,好舒服。
很舒服。
「小姐……」 渾渾噩噩中,謝卿瑤感覺有人在喚她,下一秒,她立刻睜開眼,大約她眼神太過恐怖,竟是將身邊的丫鬟嚇了一跳。
「沉香?」
謝卿瑤居然看到了沉香,那是她多年前的貼身婢女了,母親死後,她就被打發的嫁人去了,聽說婚後並不如意,如今怎麼在她面前。
「小姐醒了就好,夫人都擔心死了,二小姐為了您,都在佛堂跪了一日了,」沉香抹着眼淚道。
二小姐?
看着屋裡熟悉的擺設,和熟悉的人,謝卿瑤半晌才明白過來,她竟是回到了三年前,一切還沒有發生的時候。
這喜悅,登時令原本痛苦的謝卿瑤,推向了狂喜。
「這是真的真的……」 沉香迷惑的看着,還以為謝卿瑤魔障了,如今的她,還不過十四歲的孩子,她連忙跳下床,她要去尋她母親。
見謝卿瑤恢復了,沉香也鬆了口氣,「小姐,你若無事,我就去通知二小姐……」 「通知她做什麼?」
二小姐,可不就是謝玉珠,她原本什麼都不是,一年前,據說謝少亭在一次奉旨剿匪時,不慎被人算計,負傷逃遁,後被一個寡婦救起,也幸虧被那寡婦悉心照料,才能活命。
回來後,為了報恩,就將那寡婦還有她的女兒,一併接回了府里。
府上的老夫人聞聽是自己兒子的救命恩人,便十分禮遇,那寡婦姓王,是個看上去樸實的女人,但女兒卻生的十分玲瓏可愛。
也是那時候,毫無心機的謝卿瑤,就與謝玉珠有了交往,卻不知,她沒心沒肺,人家卻是帶着狼子野心而來。
不久後,謝卿瑤與謝玉珠就好的跟親姐妹似的,便由老夫人做主,將謝玉珠收做了養女,十分的寵愛。
謝玉珠這個名字,也是後來老夫人給改的。
至於那寡婦王氏,雖沒有名分,卻也是老夫人身邊的得力能手。
前世的這些細節,謝卿瑤從未想過,但經歷了一場之後,很多細節在想便是細思極恐了,怕是這些事,那老夫人也是從始至終都明明白白的。
整個府里,也就她與她母親藍氏,蒙在鼓裡罷了。
「小姐……」沉香不解。
謝卿瑤冷笑:「她喜歡跪着博美名,就讓她多跪些日子好了。」
這次謝卿瑤從樹上摔下來,也是受了謝玉珠的蠱惑,可惜她跌落的地方,有小樹苗撐了一下,並沒有傷到。
前世謝玉珠為此在佛堂跪了一日,事後逢人都知道,謝卿瑤能安然無恙,都是她謝玉珠的功勞了。
「等一下。」
想到這,謝卿瑤反而又想起了前世,這個時間點,發生了另外一件事,當即,謝卿瑤翻箱倒櫃的找到了一隻匣子。
翻開,裏面放着白晃晃的兩錠銀子,這也是謝卿瑤這個將軍府外孫女此刻的全部家當了,如今不用更待何時。
「沉香,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了,現在你去幫我辦一件事,辦成了重重有賞,若辦不成,你也不用回來了。」
沉香嚇了一跳,趕忙跪下,「奴婢定然全力以赴。」
沉香不是蠢人,謝卿瑤當即將自己的計劃,細細的跟她耳語了一遍,沉香雖覺的驚異,但立刻重重的點了點頭。
「奴婢一定不負所托。」
說完拿着銀子就走了。
謝卿瑤則一個人去了母親藍氏的汀蘭苑,藍氏聽到聲音也迎了出來,不想迎頭就見女兒撲入了她的懷裡,嗚嗚的哭了起來,「你這孩子,可是傷到哪裡了?
母親也正要去尋你呢,」藍氏擔心的不行。
謝卿瑤發泄完,這才擦乾眼淚,「母親我沒事,就是想念你。」
「傻孩子。」
藍氏不過三十歲的年紀,整個人卻顯得病懨懨的,前世她便鬱結於心,導致身子一直不好,過去謝卿瑤不懂,如今才明白,藍氏與謝少亭早已多年形同陌路的假夫妻了。
這輩子,她絕對不要她母親在受苦了。
母女二人說了好一會兒的話後,汀蘭苑外,才走來一個嬤嬤,正是老夫人身邊的親信錢嬤嬤。
「夫人,老夫人有請您和小姐。」
謝卿瑤聞言,心裏掐算着時間,計劃也該開始了,只是面上不動聲色。
不一會兒,母女二人就去了老夫人的壽安堂,打開門帘,竟見謝玉珠也在裏面,面上還露着幾分委屈。
「卿瑤醒了,怎麼也不知會珠珠一聲,這傻孩子還要為你祈禱一夜呢,天涼,跪上一夜還不病着。」
老夫人陳氏,此刻一臉責怪的質問謝卿瑤,對謝卿瑤摔下樹的事,問都沒問。
藍氏勉強笑道:「卿瑤今日也是受了驚嚇。」
「算了。」
難得今日這老太婆沒有計較,至於沒有計較的原因,謝卿瑤心裏也猜到一二。
果然,老夫人轉臉又道。
「方才將軍府那邊,有人送了東西,說是給卿瑤的,我瞧着都是女孩子的物件,咱么府里又不是一個小姐,一碗水端平,不如也與玉珠分一些,卿瑤是姐姐,總不至於這麼吝嗇小氣吧?」
說著,錢嬤嬤拿上了一個紅木盒子,一看就不是凡物,打開,裏面分別放着一對清嫩的翡翠鐲子,還有一個紅寶石項圈。
這些東西都是將軍府送給謝卿瑤的,她還沒看一眼,就被這老東西半路,劫走了,而前世謝卿瑤也的確感念所謂的『姐妹情』,經常分出一半,可如今,莫說一半,就是一分一毫她謝玉珠都不配了。
藍氏雖有微詞,可到底也沒說什麼。
「玉珠是妹妹,不如你先挑吧,」那邊,老夫人已經直接了當的遞到了謝玉珠的跟前。
「玉珠不敢。」
明明想要的很,卻還一副膽小怯弱的樣子。
老夫人略有些挑釁的看了眼藍氏與謝卿瑤,道:「有什麼不敢,你雖是養女,卻如親女兒一般,來,喜歡什麼就挑,你姐姐疼你還來不及呢,定會給你的,卿瑤你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