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皇子讓我以身抵債
皇子讓我以身抵債 連載中

皇子讓我以身抵債

來源:外網 作者:沈清寧洛雲斕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沈清寧洛雲斕

【這是一個精明女反覆薅羊毛,最後被羊吞入肚腹的故事】大婚當日,新郎帶着表妹卷包袱私奔,知府沈家二小姐淪為棄婦名聲盡毀,成為整個衢州城的大笑話。都市精英女法醫沈清寧一醒來,就被原主爹娘族親送來三尺白綾,勸說她自盡以保全家族名聲。沈清寧淡定一笑,開局不利,沒關係,穩住先不方。聽聞三皇子班師回朝,沈清寧騙吃騙喝卷錢跑路,藉著三皇子的東風,一路順利抵京。沈清寧:有醫藥空間在,治病救人照樣混得風生水起,你有病,我有葯!某皇子:京城的人都知道,本皇子從不吃虧,白讓你吃這麼久的紅利,不如以身抵債?展開

《皇子讓我以身抵債》章節試讀:

沈家家風不正,主子一門心思賣女求榮,極盡鑽營,而下人更是嘴臉醜陋,捧高踩低。

沈清寧沒工夫和一個婆子計較,她嘆了一口氣道:「這樣么,那算了吧,讓妹妹們休息吧。」

玉屏瞪眼,震驚到說不出話來,他們雄赳赳氣昂昂地來,怎麼三言兩語就被打發了?

院子里隱約有光亮,玉屏聽見三小姐沈清雨的說話聲,說歇下不過是把自家小姐拒之門外的託詞。

「唉,既如此,也只能等以後我做鬼的時候,時不時地回來看一眼了。」

沈清寧站定,回過頭來,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在黑夜裡格外瘮人。

婆子抖了抖,內心瘋狂地吶喊:「不要啊!」

她是清雨閣值夜的婆子,二小姐死得冤枉,萬一變為厲鬼……

婆子不敢想,趕忙招呼沈清寧,急匆匆地跑去送信。

也不曉得婆子說了什麼,片刻後,沈清雨和沈清雪兩姐妹竟然親自出門迎接。

「二姐姐,想不到竟然發生這等事,妹妹好生難過。」

沈清雨抹了一把眼淚,哽咽地道。

她旁邊站着的沈清雪不以為意,反正她們姐妹關係沒多好,這會兒就不必裝了。

「姐夫……不,吳公子她怎能做出這樣的事來?」

沈清雨哪壺不開提哪壺,故意膈應沈清寧,絲毫沒有幫這個姐姐說話的意思。

對於深度綠茶,沈清寧懶得廢話耽誤時間,她來要她的東西。

「三妹妹,四妹妹,你們之前在姐姐這借了不少東西,是不是要歸還了?」

沈清寧提醒二人,遺憾地道,「再不還給姐姐,姐姐怕是收不到了。」

那些首飾,都是沈清寧非常喜歡的款式,有特別的意義,萬一她惦記,難保不在晚上回來找姐妹二人討要。

沈清雨和沈清雪才十三,未曾見過大世面,聽聞沈清寧所說,差點尖叫出聲。

古人對鬼神一類很是忌諱,沈清寧抓住姐妹倆的軟肋,輕鬆要回「借」出去的首飾。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首飾裝了滿滿一個小箱子,玉屏一一核對清點,最後點點頭。

「玉屏,你先出去等我,我有話要對妹妹們說。」

沈清寧擺擺手,收拾人之前,先要清場,不好留下目擊證人,主要是沈清寧還想裝一裝,不打算展現自己彪悍的實力。

丫鬟們都出去後,沈清雨面色很不自然地道:「二姐,不如妹妹去求爹爹,我寧願一輩子不嫁人,也不想二姐因為此事喪命。」

沈清寧心中冷笑,若是想求早就去了,若不是這對雙胞胎姐妹在族人面前搬弄是非,把問題說得很嚴重,沈家人未必就會把原主逼上絕路。

起因挺好笑的,沈清寧剛回憶起來這麼一件事。

此番,和吳善才表妹一起進京的有一位是京城裡世家公子,在上香途中,和沈清雨沈清雪兩姐妹相遇。

那人是個風流種子,見到美貌的雙胞胎,想佔為己有。

世家公子和沈家兩姐妹偷偷幽會後,表示定要回京稟報爹娘,託人來衢州提親。

親事成不成還難說,丟了名聲的沈清寧卻成為姐妹倆的眼中釘,一心要剷除。

背地裡,沈清雨找到沈知府,說起她和那位世家公子私定終身,沈知府原本大發雷霆,大罵雙胞胎姐妹是不守規矩的孽女,然而查到世家公子的身份後,沈知府大吃一驚,立刻又換了一副嘴臉。

許公子竟是吏部侍郎的獨子,而許大人專門管着他們這些外放的小官。

若是連續幾年考評為優,有許侍郎這個親家,沈知府被調到京城裡做京官不在話下。

存了這個心思,沈家族人對於讓沈家沒臉面的沈清寧更不能忍,直接送三尺白綾了結此事。

鬧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沈清雨和沈清雪存着壞心思,沒少推波助瀾。

眼下,沈清雨又來假惺惺地說求情,讓沈清寧啼笑皆非。

對於綠茶,沈清寧有一百種讓對方顯出原形的辦法,然而有什麼能比打一頓更加痛快呢?

反正要離開沈家這龍潭虎穴,沈清寧替原主報仇,先過過手癮。

「啊!」

被扇了一個巴掌的沈清雨呆愣好半晌,不可置信地尖叫出聲道,「沈清寧,你瘋了嗎?」

「沈清寧,你這個賤人,敢打我姐姐!」

沈清雪見胞姐吃虧,當即衝鋒陷陣,一副和沈清寧拚命的架勢。

雙胞胎姐妹是親姐妹,而對於二人來說,一母同胞的沈清寧是個外人。

「敢不敢的,你不都看見了嗎?」

沈清寧連續左右開弓,打了個痛快,見差不多了,她這才收手道,「我一個將死之人,無所畏懼,怕的應該是你們,做賊心虛,小心半夜鬼敲門。」

再多的話,沈清寧懶得說,邁着大步挺胸抬頭地離開。

門外,玉屏豎起大拇指,真是痛快,可惜小姐不讓她參戰,不然她的力氣大,絕對能撕爛那兩個惡毒胚子的嘴巴!

玉屏心裏這般想,沈家姐妹之間大打出手,老爺夫人不會拿沈清寧如何,若是她這個做丫鬟的摻和,問題就嚴重了。

沈清寧單純是為原主報仇,不想把機會讓給別人,卻沒想到暗中收買人心,讓玉屏下決心跟着她這個主子。

回房後,玉鴛見二人平安歸來,終於鬆口氣。

「小姐,您和玉屏出門怎麼也不說一聲,奴婢端着吃食回來,院子里空無一人,奴婢還以為……以為您遭遇不測。」

玉鴛說完,玉屏立刻插嘴道:「你能不能說點好的,若小姐遭遇不測,那我呢,我在哪裡?」

「哼,難保不會因為你躲懶,害了小姐。」

玉鴛和玉屏互嗆,被沈清寧阻止。

就在剛剛,沈清寧動手打人的間隙,她利用用空間,默默地收了那二人私藏的首飾。

普通的她看不上眼,沈清寧專挑貴重的首飾,送到鋪子典當,也能換一筆銀子作為路費。

「小姐,您是如何做到的?」

玉屏接過一把珠串和首飾,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難道她家小姐做了三隻手,所以把三小姐和四小姐的私藏都順來了?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沈清寧對玉屏擠擠眼睛,這不過是小把戲,她會的東西可不僅如此。

《皇子讓我以身抵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