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歡迎來到滅亡遊戲
歡迎來到滅亡遊戲 連載中

歡迎來到滅亡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最古老的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時言 李詩音 都市小說

(無限流+末日)叮咚,叮咚歡迎來到滅亡遊戲當一個世界的發展到了鼎盛,必將迎來滅亡的遊戲人類在苦痛中求生的畫面,是群星最好的消遣「大家好,我是GM諾西」「接下來,請大家為我們至高無上的神明」「獻上完美的演出吧!」展開

《歡迎來到滅亡遊戲》章節試讀:

現在是滅亡遊戲出現的第三年。

正在進行的是第四十九場遊戲。

【第四十九場遊戲——冰封的王國】

介紹:統治着冰雪王國的女王自宮殿中蘇醒。

當她坐在王座之上,她是最孤高的王。

當她拿起長槍之時,她是最勇猛的戰士。

類別:主要

難度:SS

完成條件:擊殺蘇醒的冰雪女王

完成獎勵:冰雪王國的寶藏

失敗懲罰:極冰地獄

……

白茫茫的暴雪之中,一支四人小隊正冒着風雪前行。

站在最前面負責開路的粗獷大叔猛地灌下一口熱酒抱怨:「這該死的雪。」

「大叔,少喝點。」一旁披着厚重熊皮的少女擔憂的說道。

「小謝,你也來點?」大叔反倒是打趣地將酒壺遞給少女。

少女通紅着臉,連連擺手拒絕。

這支隊伍的另外兩名成員。

一位是背着一面鋼鐵盾牌的少年,面容堅毅,眉目間像是在思考着什麼。

另外一位也是少年,面容清秀,腰間掛着一把古樸的黑色長刀。

「隊長,前方500米處有一支十人的冰人小隊,危險程度預估B級。」

不知何時,一位穿着白衣的年輕男子突然地出現。

在白衣的覆蓋下,他的身形和這片雪地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雖然只有B級,還是要小心一些。」被稱之為隊長的是那位背着鋼鐵盾牌的少年,他謹慎的開口道。

「好啦好啦,小秦隊長,知道你的座右銘是謹慎了,你都謹慎到百強了,還要多小心啊。」粗獷大叔一邊抱怨着,一邊寶貝似的取出兩把晶瑩剔透的水晶斧頭。

小秦隊長長嘆一口氣:「那就按照計划行事。」

得到命令的隊員們一起回答道:「是!」

……

僅僅過去十分鐘。

粗獷大叔倒在血泊之中,兩把水晶斧頭散落在他的身邊,赤紅的鮮血染紅了大片的雪地,又再次被降落的暴雪覆蓋。

白衣男子如同冰雕一般站立在雪中,嘴角的鮮血早已乾涸,一根晶瑩剔透的冰晶長矛貫穿了他的身體。

熊皮少女癱在地上,年輕的臉龐爬滿冰霜,瞪大的雙目無神,早已停止了呼吸。

小秦隊長舉着巨大的鋼鐵盾牌,庇護着最後的少年。

「大叔,小謝,老羊都死了。」小秦隊長語氣充滿着絕望,「時言,活下去。」

穿着黑色作戰服的少年舉着已經斷裂的長刀,用手背擦拭着嘴角的血跡。

手持鋼鐵大盾的少年對着天空吶喊道:「我的星座啊,請再次庇護我。」

【星座——絕對防禦,回應了你的期待。】

自少年的鋼鐵大盾上,巨大的防護力場張開。

可是,這本該具備着強大防禦能力的力場,在頃刻間就被凜冽的寒風吹破。

不遠處,一位全身由冰晶構成的長髮女人戲謔的笑着。

【絕對防禦,對你們的遭遇表示哀鳴】

這個冰晶女人正是這一場遊戲的最終BOSS,冰雪女王。

和一般的怪物不同,她並沒有選擇待在宮殿裏面,而是親自出來狩獵。

誠如對她的描述一樣,她拿起長槍之時,她就是最勇猛的戰士。

冰雪女王抬起手,一根冰長矛瞬間貫穿了持盾少年的胸口。

而持盾少年最後的動作,是轉過頭來看向最後的少年。

最後的口型像是在說。

逃。

冰雪女王再次抬手,另外一根長矛徑直的朝剩下的少年飛去。

實力的差距懸殊,少年悲愴的看着朝夕相處的夥伴們的屍體。

內心響起了強烈的渴望。

「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弱小。」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星座無法給予我任何的幫助。」

「如果,我能再強一些,就好了。」

在長矛即將貫穿他身體的時候,一道機械性聲音響起。

【星座——???,回應了你的期待。】

與此同時,一支三人小隊趕到了現場。

其中為首的少女,單看外貌和最後的持刀少年有七分相像。

在她的身邊,五色流光快速轉動着。

「哥哥!」

……

「這道題怎麼會錯呢,這A一看,很明顯就不對,這B更是選不出來吧。C和D兩個一對比,怎麼看都選的出來是C吧。」

「這題就更簡單了A,C,D都不對,不就選的出來B了嗎?」

聽着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老師講題方式,李時言緩慢抬起頭。

痛,痛,痛。

太痛了。

劇烈的疼痛,讓李時言不自覺的抱住腦袋,現在的他,只覺得非常的混亂。

自己不是在冰天雪地裏面被冰雪女王殺了嗎?

身體被貫穿的痛感歷歷在目,那並不是幻覺。

怎麼自己又出現在了教室裏面。

在滅亡遊戲剛開始的一段時間,他還時不時會回憶起來過去的時光。

教室,同學,老師。

可是,在滅亡遊戲進行了一段時間後。

頻繁的在生死之間徘徊,過去的記憶早就變得模糊。

李時言不自覺的想起了腦海當中最後響起來的機械提示音。

【星座——???,回應了你的期待。】

自己,是回到了過去?

「時言,這可不像你啊,上課怎麼還睡著了?」同桌兼好友看着有些奇怪的夥伴慰問道。

李時言聽着這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失了神,抬起頭來看向好友。

只覺得無盡的悔恨湧上心頭。

一位面容清秀的少年,帶着笑容看向好友。

「怎麼,我今天很奇怪嗎?還是你做了什麼夢?」

李時言抹過眼角乾涸的淚痕:「做了個噩夢,夢到你死了,而且還是我親手殺死的。」

當看到好友的時候,過去的記憶不免重新浮現。

那是滅亡遊戲出現後的第一場遊戲。

「如果註定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凌雲苦笑着看向李時言,「殺了我吧,阿言。」

他用着最輕鬆的語氣,說出了最沉重的話。

李時言的雙手顫抖着掐住好友的脖子:「對不起,對不起。」

「這是我的選擇,帶着我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凌雲的臉上沒有絲毫要死去的痛苦,有的只有真心的祝願。

另外一邊,一位穿着燕尾服的優雅紳士正看着手上的懷錶。

「兩位,還有最後半分鐘哦。」

……

「叮咚,叮咚。」

熟悉又陌生的鈴聲響起,這是代表着下課的鐘聲。

同時也是代表着滅亡遊戲出現的惡魔之音。

第一場遊戲之前的記憶一下子浮現出來。

李時言能夠確定,這一切不是夢,而是自己回到了三年之前,也就是滅亡遊戲出現之前的時間點。

「屬性欄。」李時言在心中默念道。

在他眼睛看向的地方,憑空出現了一個藍色的系統框。

【姓名:李時言】

年齡:17

星座:???

個人特質:冷漠的旁觀者

通用技能:暫無

特殊技能:暫無

耐力:6

力量:6

敏捷:8

魔力:7

果然,就連屬性欄也召喚的出來。

看着這低的有些可憐的屬性面板,確實和記憶當中的初始時刻一模一樣。

只是,原先的星座應該是無。

而此時,變成了三個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