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花昭葉深
花昭葉深 連載中

花昭葉深

來源:外網 作者:葉堅強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堅強 都市言情

穿越到一個又黑又丑又胖的刁蠻村婦身上怎麼辦?穿越到正在「強人所難」的時候怎麼辦?一次中獎,馬上當媽,怎麼辦?......想想原主的記憶,將來的一對雙胞胎寶寶真是又可愛又可憐,孩子他爹,也是帥出天際......那她就勉強收了吧!至於黑胖丑,沒關係,把被妹妹騙走的金手指搶回來就好了!展開

《花昭葉深》章節試讀:

花昭欣喜若狂,然後反覆研究這枚吊墜,也沒研究明白。
沒有空間出現,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
就是時間長了,她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她現在是跪在地上,窩腿彎腰,本來磕三個頭的時候,她就感覺自己上不來氣了,但是現在,她竟然感覺呼吸順暢了!
隨着每一次呼吸,碩大的G跟着一起一伏,卻一點不覺得壓得慌了!
強身健體?長命百歲?這也行啊!這下她不用擔心因為肥胖猝死了!
又研究了一會兒,花昭終於確定了這吊墜有效,她真的不氣悶了。
她把繩子的斷裂處重新接好,仔細掛在脖子上,然後開始愉快地收拾屋子。
目之所及,全是破爛,統統扔掉!最後屋裡就剩下一面鏡子,一把梳子,一個柜子。
桌子和包了漿的衣服都在院子里等着被清洗。
然後掃地、擦灰、擦玻璃。
花強回來的時候,花昭正在院子里洗衣服。
花強直接愣在院子外,懷疑自己認錯了人。但是全村,不,全鄉,可能都只有他孫女一個人有這體重,想找個相似的人讓他認錯都不可能。
但是花強還是弱弱地喊了一聲:「小花兒?」
花昭洗衣服的手停下,看着花強,心裏不是滋味。
就這麼個黑熊精,就是朵花,也是食人花!他是怎麼毫無違和感地喊出「小花兒」來的?
不知道的人聽見還以為喊個漂亮可愛的奶娃娃呢。
但是她又知道,花強對原主,是真心好,掏心掏肺的好。
花強是個退伍老兵,立過很多功,軍功章能掛滿半面前胸,所以哪怕退下來了,每個月也有工資,還不少。
76年,已經漲到了50塊一個月。
除了工資,還有各種城裡工人,甚至工人都享受不了的各種稀有票據。
這些錢和票,都花在了原主身上,這才能把她養成個相撲。
「哎呀!還真是我花兒!花啊?你這是咋了?」花強快步走進院子。
他家小花兒從來就沒洗過衣服!今天這是咋了?受什麼刺激了?要說刺激…..咦?難道是要在自家男人面前表現?
啊,這個好這個好!
花強立刻笑了:「花啊,爺爺買了一斤肉回來,一會兒煮了吃了,給葉深也吃點,補補。」
他抻長脖子往屋裡看去,又是一驚。
大門敞開着,廚房裡空空蕩蕩,乾乾淨淨,東西屋的玻璃也乾淨得彷彿不存在,他站在外面可以清楚地看見,屋裡沒人。
「他人呢?」花強的臉頓時一沉,乾癟枯瘦的老臉上竟然猙獰可怕,渾濁的眼裡也透出一股殺氣。
這是個從屍山血堆里走出來的英雄。
花昭對這個便宜爺爺頓時肅然起敬。
現在這具身體是她的了,孩子是她的,爺爺也是她的了。
「爺爺,走了這麼遠的路,累了吧?快進屋歇着。」花昭起身接過他手裡的肉,扶着他進屋,一直把他扶到東屋炕上,又給他倒了一杯熱水。
這位老爺爺,身患重病,馬上就不行了。
花強捧着熱水杯,張着嘴,瞪着眼,看着屋裡的窗明几淨,傻了。
花昭知道,這是自己反差太大了。
原主對這個爺爺,也是呼來喝去,當個老奴才使喚,從來沒有半點好臉,就像他上輩子欠了她似的。
「爺爺,我現在是個大人了,知道過去的事是我不對,我以後都改!從今天開始,洗心革面!」花昭真誠道。
「哎!哎!好!好!」花強眼睛頓時紅了,趕緊低頭,掩飾性地喝水。
「爺爺,小心燙!」
「哎!好!好!不燙不燙。」
喝了兩口水,花強很快平靜下來,問道正事:「他呢?」
「他不是有任務在身嗎,當然是去趕火車了。」花昭道。
花強眼睛頓時一厲:「他就這麼走了?沒說什麼?」
「爺爺…你讓他說什麼?」花昭坐在炕上,跟他**理:「發生這種事,他沒一槍崩了我都是他善良了,你還想他怎樣?」
「可是,可是….」看着孫女的身材和臉盤,再想想葉深的條件,花老頭實在說不出「你吃虧了」幾個字。
「可是,不把他留住,你以後怎麼辦?等我死了,你怎麼生活?你會幹活?你會做飯?你連這房子都保不住!花山那一支,一定會把這房子搶走!再把你賣到大山裡,賣給傻子!」
花山雖然是他的親兄弟,但是因為小時候家裡窮,花山被過繼給別人家了,兩人關係不親。
那家也沒教好花山,年輕的時候,花山就成了村裡一霸,老了又養出一窩子小霸王,在村裡橫行霸道。
要不是有他震着,那一家子人還不知道作什麼業出來。
等他死了,那一家子人肯定也不會放過他的房子、他的孫女。
把房子佔了是小事,把他孫女賣了才是大事!
「我都聽說他們在四處打聽合適的人了!你不等我死之前嫁出去,你就完了!要不是如此,我哪能做出這麼喪良心的事情!咳咳!」
花強急得連連咳嗽,突然噗地一聲噴出一口血來。
「爺爺!」花昭大驚,一邊給他順氣一邊說道:「爺爺我錯了,我剛才逗你玩的!其實他說了要回來娶我的!短則一個月,長則三個月,等他任務結束就回來娶我!」
「真的?」花強眼睛一亮。
「真的!」花昭連連點頭:「你看,定情信物都給了!」
她拽出脖子上的吊墜。
花強出去闖蕩了半輩子,還給領導當過警衛員,是個識貨的,知道這是個好東西。
「這不是你偷的吧?」花強猶豫問道。
「爺爺!我什麼時候偷過東西?!」她家是全村最富有的人家,簡直要吃什麼有什麼,原主還需要出去偷?至於吃的以外的東西,她都不感興趣。
「這倒是,我孫女從來沒拿過別人家一針一線!」花強似乎終於發現了他家小花兒的一個亮點,頓時笑了:「爺爺錯了,爺爺錯了。」
「爺爺,還有其他的,你也不用擔心,過去我不會幹活,不會做飯,但是別人能會的,我也能!我學就是了,一遍學不會,我就學100遍,1000遍,總能學會的!」
「哎,對對!我家小花最聰明!」花強咧着帶血跡的嘴笑道,眼裡有着如釋重負和希望。
葉深答應了,他就放心了,他相信葉家的人品,絕對說到做到。
花昭心酸,低頭說道:「爺爺,您歇着,我這就去做飯,您就等着看我的手藝吧!」
花強猶豫了一下,說了句好。家裡糧食不多了,他最近幾天少吃點,孫女一個人吃才能堅持到下月1號,糟蹋不起啊…
但是孫女的積極性不能被打擊。
「行,你去吧。」花強閉眼咬牙道:「爺爺不餓,你少做點。」
「哎。」花昭心裏不是滋味地起身去廚房。
門外聽了半天的葉深幾個閃身離開了花家。
原來如此……

《花昭葉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