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護國龍帥小說
護國龍帥小說 連載中

護國龍帥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別動薯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穎初 唐炎 奇幻玄幻

唐炎雖出身豪門,可是他與妹妹卻是家族的棄子,紅顏的背叛,加上家族的追殺,使得他與展開

《護國龍帥小說》章節試讀:

鏗鏘之音,猶如天怒。
那兩人渾然不知天災將來臨,譏笑道:「那你說說,你是誰……」 啪!
沒等他把話說完,唐炎一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臉上。
那人被唐炎一巴掌打懵了,滿臉的獃滯。
回過神來,他表情就變得猙獰:「雜碎,你敢打我?」
唐炎卻是抱着唐思歸轉身就走,淡漠地揮手。
「我不想再聽到他們的聲音。」
「是,龍尊。」
鳳凰領命。
「啊……」 唐炎剛走出十步,身後就響起一聲痛苦的哀嚎聲,以及骨裂的脆響。
之前還叫囂的兩人,像死狗一樣,被丟到唐炎面前。
唐炎居高臨下俯視着他們,眼神淡漠地就像在看兩具屍體。
其中一人,忽然激靈靈打了個寒顫,看着唐炎驚恐道:「你……你是這小女孩的父親?」
「不可能……她的父親早在半個月前就已經戰死了!」
他瞳孔驟縮,彷彿看見了鬼。
唐炎眉頭一皺:「是誰說我死了的?」
「雲家,是雲家……雲家宣布了你戰死沙場的死訊,還申請了死亡證明。」
「雲穎初!」
聞言,唐炎牙齒緊咬,本能想到了他的妻子,雲穎初。
他的心,很痛,痛到無法呼吸。
他不明白。
為什麼五年過去,他所愛的女人會變成這樣?
「爸爸,你不要怪媽媽……」 這時,懷中的唐思歸怯生生的說道:「知道爸爸死的時候,媽媽哭了幾天幾夜,爸爸的墳,也是媽媽親手用手挖出來的……」 「既然爸爸沒事,我要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媽媽。」
說著,唐思歸便掙脫唐炎的懷抱,踉踉蹌蹌走去。
可是僅僅走了幾步,就兩眼一黑,暈倒在地上。
鼻子里,嘴巴里,都流出了黑紅色的血液。
唐炎瞳孔驟縮,急忙抱起了她:「思歸,思歸,你怎麼了?」
「她是白血病發了。」
另一人忽然笑了起來,強忍着疼痛說道:「勸你還是放了我,我們是宋玉宋少爺的人,宋少爺看上了你女兒的心臟,那是她的福氣,反正她也活不久了,還不如廢物利用,把心臟獻出來。」
「你說什麼?
!」
唐炎雙眼赤紅,如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死死盯着他們。
兩人更加囂張,大聲道:「宋少爺的父親需要做換心手術,全明珠只有你女兒的心臟是匹配的,你老婆給她簽了死後遺體轉讓協議,所以我們取走她的心臟,是合法的,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
「不錯,否則就是和宋少為敵!」
「在這明珠,宋少爺才是天!
他要你女兒死,你女兒就得死!」
轟!
瞬間,唐炎的憤怒像江河湖海一般倒灌,一時間連視線都看不清了。
整個世界漆黑一片,沒有一絲光明。
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他的女兒,只有四歲,去被迫簽了遺體轉讓協議。
這些人,還要提前讓她去死!
如果他今天不出現在這裡,是不是,永遠見不到他女兒了?
「你們……該死!」
唐炎發瘋似的咆哮,連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他從沒像現在這樣痛恨過一個人。
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他的妻子,雲穎初。
這是他們的女兒啊,是有多狠的心,才會做出這種事?
「鳳凰!」
唐炎一聲怒喝,連天都要塌下來。
「給我解決了這些雜碎,另外,給我查,雲穎初現在在哪!」
「是!」
鳳凰眼神驚恐,那感覺,天真的要塌!
但是,看着嘴裏、鼻子里都流出血,臉色蒼白如紙的唐思歸,她又一陣心疼。
目光冰冷萬分,走到那兩人面前,咔嚓兩下,便扭斷了他們的脖子。
隨後去追查雲穎初的下落。
而唐炎則是顫巍巍拿出一盒銀針,為自己的女兒醫治。
他是北疆最高的軍醫統領,懸壺濟世,救死扶傷。
但是此刻他的手,卻在顫抖。
因為那是他的女兒!
他在害怕。
害怕一點差錯,救不回女兒的命。
害怕針扎得太深,會弄疼女兒。
而在救治過程中,唐思歸似有所感覺,雙眸緊閉,小聲呢喃着。
「爸爸,我快死了,對不對?
你不要怪媽媽,是我,讓媽媽斷了醫治的。」
唐炎鼻子一酸,手裡銀針一抖,差點扎錯穴道。
「思歸乖,爸爸不怪媽媽,有爸爸在,思歸絕對不會有事……」 唐炎緊緊握着唐思歸冰涼的小手,雙目赤紅。
「思歸治不好啦,但是小阿姨還有救,媽媽把所有的希望,都給了小阿姨。」
唐思歸又呢喃着。
唐炎聽得心底猛地一顫。
小阿姨…… 是他的妹妹,唐曦。
唐炎晃晃腦袋,將心中的雜念拋除,繼續施針。
他唐炎要救的人,閻王也帶不走!
半小時後,施針結束。
唐思歸臉色紅潤了許多,嘴裏、鼻子里的血,也不流了。
唐炎懸着的心這才安心下來。
這時,鳳凰走了過來:「龍尊,查到了,雲小姐現在在不夜皇城夜總會!」
轟!
此話一出,唐炎神色再一次變得冰冷。
女兒差點被人取走心臟,她卻在夜總會?
抬頭看着昏暗的天空,他心灰意冷。
雲穎初…… 難道你以前的溫柔善良,都是裝出來的嗎?
如果是,那就從此成路人吧!
「幫我照看好女兒。」
唐炎吩咐一句,便朝着不夜皇城夜總會趕去。
…… 幾乎同一時間,不夜皇城夜總會。
一個皇級包廂里。
雲穎初拿着個大號的高腳杯,低聲下氣的向面前的高貴公子哥哀求。
「宋少爺,唐曦住院費的事情,還請您看在我孤兒寡母的份上,再寬限幾天,過幾天我一定將錢拿出來……」 「這酒,我先喝了。」
說完,她就閉上眼,咕咚咕咚,將整杯白酒灌了下去。
喝完,她腦袋昏沉,一臉的痛苦。
刺鼻的酒精刺激着她的腦袋,胃裡更是翻江倒海。
她根本不會喝酒,可是為了唐曦的住院費,她不得不強撐下來。
光線昏暗,宋玉旁邊的幾個公子哥,卻是一個個怪叫起來。
「求宋少幫忙,一杯怎麼夠,至少要一瓶!」
「沒錯,一瓶才顯誠意。」
「滿上!
滿上!」
雲穎初眼神驚懼的看着他們,身子直發顫。
她都喝了整整一瓶白酒了,他們還要灌她!
宋玉摟着懷中的美女,玩味道:「穎初啊,不是我不幫你,那死人的妹妹雖然在我名下的醫院住院,但我醫院不是慈善機構,也需要盈利。」
「你要是付不出醫藥費,我只能把唐曦給扔出去了。」
「不,不要……」 雲穎初神情一下子變得慌張。
五年前,她丈夫要去參軍,臨走前,她答應過唐炎,會照顧好病重的妹妹。
可是,丈夫沒等來,只等來一具面目全非的屍體,以及一件染血的血衣。
她絕望的哭了三天三夜,卻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日子還要繼續過下去,她丈夫不在了,她就替他照顧好唐曦。
她不能,讓唐炎死不瞑目。
想到這,雲穎初咬咬牙。
「宋少爺,只要您不把唐曦扔出去,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
「哦?
真的,什麼條件,都可以?」
宋玉表情一下變得戲謔,說著,就把手伸向去摸雲穎初的臉。
燈光之下,雲穎初臉頰通紅,比五年前更具韻味。
雲穎初意識到不對,急忙推開宋玉的手。
「宋,宋少爺,請自重,我已經結婚了。」
啪的一巴掌!
宋玉狠狠扇在雲穎初臉上。
「臭*,別他媽給臉不要臉,在這裡,我要你裝純,你就得裝純,我讓你脫衣服,你就給我脫!」
雲穎初臉都被打腫了,眼裡淚花滾滾,驚恐地身子直往後縮。
宋玉又拿來一部手機,點開一個視頻,音量開到最大。
視頻里,竟是一個小女孩被取出器官。
鮮血淋漓,奄奄一息。
看到這個視頻,雲穎初整個人都傻了。
「雲穎初,你恐怕還不知道吧,你女兒已經死了,遺體器官已經捐出來了。」
宋玉一臉陰狠的笑道:「這多虧了你這個做母親的,知道她活不久了,就簽下遺體捐贈協議,可以賣個好價錢呢。」
「你聽,你女兒叫得多慘啊。」
「啊啊啊……宋玉,你個禽獸,畜生!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女兒?」
「思歸!
思歸啊……我可憐的女兒!」
雲穎初像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似的,發瘋般朝宋玉沖了過來。
可是,雲穎初只是一個女人,面對這麼多男人,她如何是對手?
很快被人踢倒在地上,可即便如此,她依然大喊着唐思歸的名字。
淚珠滾落,跟地上的鮮血混合在一起。
這一刻,她絕望了。
是!
她是個不負責的母親!
女兒得了絕症,知道治療無望,乾脆就停止了治療。
還給簽了遺體捐贈協議,好換來一些錢。
可是!
可是那些錢,是拿來給唐曦治病的啊!


宋玉卻沒有等到唐思歸自然死,而是提前害死了她!
「思歸……媽媽對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視頻里的女孩,雲穎初信以為真,絕望得眼淚都流幹了。
「好吵啊……」 宋玉撓了撓耳朵,滿臉戾氣的看着雲穎初:「既然你不從我,那就沒辦法了。」
頓了頓,宋玉又問道:「今晚不夜皇城,是不是還有一場斗獸?」
「不錯,宋少,樓上斗獸場里的野獸,都是從巴國抓來的獅子,兇殘的很。」
「是嗎……」 宋玉看着雲穎初,嘴角露出了一絲殘忍的微笑:「都說,人在絕望中會爆發出巨大的潛力,那陷入絕望的女人,和兇猛野性的獅子,誰更勝一籌?」

《護國龍帥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