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回到過去:我要阻止父母談戀愛
回到過去:我要阻止父母談戀愛 連載中

回到過去:我要阻止父母談戀愛

來源:google 作者:翹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翹課 都市小說 黎園

黎園父親年輕時,拋妻棄子年老時,患有癌症,想用五百億資產挽回父子關係,獲得黎園捐獻骨髓黎園不在乎,不答應一個年輕女子便闖入酒店,告知黎園其父親有難言之隱,並把黎園帶回八十年代,讓黎園看清真相倒是黎園下了決定,一定要阻止父母談戀愛他要阻止母親再度被渣男傷害,鬱鬱而終!哪怕改變歷史......展開

《回到過去:我要阻止父母談戀愛》章節試讀:

「那你就來試試。」

李壽雷態度瞬間堅決。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羞辱。

或許,一對一打不贏。

幾十對一,打不贏?

他正好連本帶利地討回剛才的羞辱。

總不能再畏縮。

否則,在鳳凰城寨苦心經營的頭銜將不復存在。

而其他學員也蠢蠢欲動。

被黎園說教是一回事。

他們心中已經認同方晉柯不再是方逃逃。

看不慣黎園是另一回事。

憑什麼被一個剛到鳳凰城寨一年的小角色說教。

那還不是鳳凰城寨的居民。

正好,藉著黎園衝動,幫自己出一口惡氣。

「一群烏合之眾罷了,我真的沒放在眼裡。」

倒是黎園全然不懼,開始捲起了衣袖。

方晉柯卻不想矛盾激化,輕輕拍了拍黎園的肩膀,「小黎,這事是沖我來的,我來處理吧。」

黎園不同意,「不,方師父,這事我不能袖手旁觀,我……..」

李壽雷的要求,當屬是把方晉柯的尊嚴強行踩入地底。

一旦方晉柯答應,鳳江市的武術界再沒有方晉柯一席之地。

方晉柯將永遠抬不起頭來。

他要阻止方晉柯的包容。

絕對不能讓方晉柯的包容,成為李壽雷的兇器。

方晉柯也不傻。

李壽雷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明顯不過。

他再包容,也不會任人魚肉。

「小黎,這事,你就別管,當然,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話音一落,方晉柯對着李壽雷冷聲問道:「李師父,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何少爺的意思?」

李壽雷回應,「誰的意思,都不重要,你只需要按照這樣做就可以了。」

方晉柯拒絕,「重要,要是你的意思,我恕難從命。要是何少爺的意思,那我會親自跟何少爺說清楚。所以,想要我跪下,你們都還沒有資格。」

聽到這句話,黎園可以放心,繼續做好戰鬥準備。

就連方國鴻也走到擺放兵器的架子旁。

士可殺,不可辱。

要自己跪地道歉,他可以接受。

要自己父親跪地道歉,他要誓死捍衛父親的尊嚴。

李壽雷卻無視,道:「方師父,這個處理方案,已經夠人性化的,要是你不答應,到時候,你兒子在片場遇到什麼來了打砸,導致你兒子丟了工作,那你就別怪我了。」

八十年代中期的電影行列,屬於暴利行業,帶動着整個電影的其他工種的工資十分優厚。

尤其是龍虎武師。

經常要替主角上演一些高難度動作。

所以,方家靠方國鴻一人支撐。

方國鴻失去了龍虎武師的工作,方晉柯每月治療心臟病的費用就成了問題。

這就成了李壽雷要挾方晉柯的籌碼。

不過,李壽雷少看了方家父子的堅毅。

方國鴻道:「李師父,你是白費心機了,就算我不打龍虎武師這份工,我也可以打其他工,要是一份工作的工資不夠治療爸的心臟病,那我就打多幾份。至於想讓我爸下跪,你想都別想。」

方晉柯滿意,「好。那麼,李師父,你也聽到了,現在,你可以走了,我這裡不歡迎你。」

李壽雷意外。

怎麼志在必得,最後不起作用?

怎麼向何廣財交代?

他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方師父,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對嗎?好,好,今天,我就一定要你跪下,要是你一意孤行,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會直接把你家給拆了,我可不是說笑的。」

既然軟的不行。

就來硬的。

方晉柯卻油鹽不進。

「就憑你們這幾十人?可以,那你們就來試試,我看誰敢!」

聲音雄壯有力,霸道,霸氣。

還真沒有一個學員敢帶頭躍躍欲試。

蟻多咬死象。

能贏。

他們絲毫不認為在拳腳方面,方晉柯,方國鴻,黎園三人可以以三敵幾十。

一旦要強拆方家,百分百能強拆。

但是,爛船還有三斤釘。

方晉柯的名聲不好,是僅僅局限於普通市民。

方晉柯為鳳凰城寨拿過了不少榮譽,可是與鳳凰城寨的上層有着不錯的關係。

驚動了上層,事情鬧大,就不是他們能夠承擔的後果。

李壽雷也萬萬沒想到,方晉柯的態度會是如此強硬。

失策了。

說到底,這句話,是李壽雷用來嚇唬方晉柯的計策。

別說是強拆方家,沒理沒據,在鳳凰城寨要強拆任何一個普通家庭住所,都要三思而後行。

無疑,李壽雷成了騎虎難下。

要是不拆,李壽雷丟臉,丟大了。

要是強拆,怎麼面對鳳凰城寨上層。

事已至此,李壽雷只好硬着頭皮。

「方師父,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跪,還是不跪?」

方晉柯道:「不跪。」

李壽雷點頭,果斷下達指令,「通知所有學員,立刻到方家集合,我要把方家給拆了。」

幾十名學員明白李壽雷的意圖,要用人多威逼。

他們快速散去。

小伎倆。

方晉柯是心知肚明,完全不當一回事,「小黎,小雅,老黎,不用管他,一個跳樑小丑罷了。我們繼續吃,今天的菜可新鮮了。」

……..

何家。

電話響起。

何廣財接聽。

一道聲音稟告道:「何二少爺,李師父要求我們所有人都去方家,為你哥討回個公道,麻煩你們兩人快點趕過來。」

怎麼一回事,居然動用到這麼多人,難道李壽雷還搞不掂一個方晉柯?

「好的。」

何廣財想了想,也沒所謂了,直接掛了電話。

過程怎麼樣,他不在乎。

他只在乎結果。

達成目的,那就可以了。

只要何廣發還蒙在鼓裡,事後發現,無論如何解釋,都無濟於事了。

「好,當沒事發生,繼續回飯廳吃飯。」

然而,回到飯廳,何廣財發現何廣發不見身影,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哥呢,怎麼不見人?」

一名家僕回答,「剛才大少爺的朋友來了,說了幾句,然後,大少爺就匆匆跑了出去。」

「什麼。」

何廣財瞬間焦躁,「該死的,算漏了,我絕對不能讓這事功虧一簣。」

…….

與此同時,鳳凰城寨的一處高檔住宅。

鬼猴正在吃晚飯。

他在鳳凰城寨的地位有一定分量。

一般情況下,不是地位比鬼猴高的人,不是大事,都不敢打擾。

都在耐心等待鬼猴把晚飯吃完。

除了關於一人,以及關於那一人的事。

一名青年來報,「鬼猴先生,出事了。李師父叫來了大批學員,想強拆方師父的家。」

鬼猴瞬間放下筷子,驚恐,憤怒,「李壽雷那個混蛋,是不是瘋了,連方師父都敢惹?要是被上層知道,我都會受牽連的。快,去方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