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回到三國當混混
回到三國當混混 連載中

回到三國當混混

來源:google 作者:貴陽文學旭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成西 貴陽文學旭輝

(純惡搞作品,不喜勿噴)都市混混張成西在一次與乞丐奪食時被雷擊中,穿越到三國,於是,張成西帶着拉胯武將華雄等人,走上三國第一混混的寶座……展開

《回到三國當混混》章節試讀:

「下你妹,有種上來。看小爺不弄死你。」雞哥比划著匕首,沒有了危險,他心安理得的坐在樹上繼續罵道:「都說你華雄厲害,我看不過是浪得虛名。今天小爺就在樹上等你,你要是不上來就不你娘生的,是你爹從烏龜王八蛋窩裡抱出來的養子。對了,你也不叫華雄,真名是烏龜王八雄。咦,你家是不是來自倭國?」

華雄是西涼武將,武力值高,動嘴皮子就不行了,和經常和女人吵架的雞哥簡直不是一個級別的,只有挨罵的份,沒有還口的機會,氣得他滿臉通紅,頭頂冒煙。

周圍的雙方士兵,頭一次在戰場上見到這事,都忍不住大罵潘鳳不地道,就連潘鳳屬下的軍士也悄悄把軍旗收了,免得丟人。

雞哥罵了一會,華雄突然轉身策馬離開,雞哥以為華雄逃走了,大聲喊道:「怎麼走了?不敢和本小爺一決勝負,就趕緊帶着你的人滾吧。」

華雄也不搭話,只見他回到自軍陣前,從副將手中接過長弓,又策馬返回。

雞哥心裏一驚,驚呼怎麼忘了古代還有弓箭這種遠程距離的武器?還不等他想出對策,華雄已貫弓引射,雞哥卒......

「奶奶的,看來還得想個其他辦法。反正我的時間多得是,我就不信弄不死華雄。」雞哥在營帳里醒來開口罵道,這次他吸取經驗,心想躲樹上是沒用了,再想想其他辦法。

一到臨戰前夜,雞哥就去找李校尉,反正他清楚李校尉的私事,見了面就照記憶說了一遍,把李校尉嚇得目瞪口呆,直呼雞哥是神人。

雞哥當夜就叫李校尉點了一隊軍士趕到明天即將成為戰場的位置。

月光下,雞哥站在黃土路上,他想了想華雄騎馬奔出的路線,走到歪脖子榕樹下,繞了兩圈,對李校尉喊道:「就是這裡,往下挖一個深五米的陷阱。」

李校尉不解地問:「挖這個幹什麼?」

「這個不用多問,明天你自然會知道。」

「好。」李校尉將信將疑,隨即下令軍士在雞哥指定位置開挖。

翌日交戰,陣前雞哥返身就走,華雄抬刀大罵,雞哥爬上歪脖子榕樹,張口繼續問候華雄全家老幼,把華雄氣得衝到樹下,只見馬腿一縮,華雄連人帶馬一齊落入陷井。雞哥拍手樂道:「不管你是不是高手,不管你有多叼,落到本小爺的手中,屁也不是。我真是個天才,這樣也行。」

一條黑影從坑下跳出,華雄衣冠不整,暴跳如雷,雙手橫持長柄大刀,叫嚷道:「潑皮,安敢算計於我,受死吧!」

他戰鬥力爆發,居然用大刀把樹活活砍斷,雞哥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雞哥卒......

「我靠!居然還有這種事!這華雄還是人嗎?」雞哥一邊罵,一邊拉開帘子,外面依然是縱橫排列的軍營。

接下來他又想了數種方法,比如在陷阱里加裝地刺、在歪脖子榕樹上安裝暗箭等等,無奈最後的結果只有一個,失敗、失敗、再失敗。

雞哥終於累了,決定要休息一下。華雄這座大山總是擋在他的前面,成為了他的終點,他也不止一次猜測或許斬殺華雄就能解開這無限循環的生活,這種知道明天發生一切的日子,簡直比死了還要讓人無奈。

由於熟悉了一切,他輕而易舉就把王三給搞定了,碰巧第二天王三要去大軍駐紮地不到十里外的街鎮買些糧食,雞哥說了幾句好話,又送了一個銀坨坨,王三自然眉開眼笑地把銀子揣進了兜里,對於雞哥所求,自然是有求必應,全然不知道雞哥送他的銀子是半夜從自己的私人小金庫里順出來的。

到鎮里的車隊除了雞哥和王三之外還有一個伙頭大鬍子,人稱鬍子張,雞哥和他是第一次打交道,並不熟悉,也就跟着王三喊鬍子張。雞哥心裏是瞧不起這人,只是覺得他長的粗枝大葉、傻呼呼的,說話唾沫橫飛,仔細觀察,唾沫子會濺到和他說話的對象衣服上。

其他同去的還有十幾個人,據說都是衛兵。不過這些人與其說是運輸隊的護衛,還不如說是為了防止趕馬車的王三、雞哥和鬍子張攜款逃跑的看守。

辰時,隊伍在營門集合,護衛的人馬陸續到位。王三右手拿着個酒葫蘆,靠在馬車後的拖車,悠閑地喝着酒,他習慣性地瞥了一眼靠近車隊的一支衛隊,嚇得酒也不喝了,把酒葫蘆往拖板上一丟,招呼雞哥和鬍子張幾步上前跪拜,嘴裏說道:「參見大將軍。」

雞哥抬頭一看,這次居然由潘鳳親自帶隊,心道這老小子這麼大的官,怎麼會做去購買補給品的小事,肯定有私事做。

潘鳳在馬上用眼睛餘光掃了三人一眼,冷哼道:「你們幾個都是我親衛隊的士兵,那個最年輕的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王三和鬍子張同時扭頭看着中間的雞哥,雞哥答道:「小人張成西。」

潘鳳說:「我的親兵害了病,今天你暫時給我當親兵,幹得好有你的好處。」

雞哥心道這個潘鳳太矯情,什麼事不能自己干,偏要找個人打下手,害他偉大的逃亡機會又泡湯了。

車隊離開軍營後,沿着官道前行,午時來到目的地,一個叫做清水的小鎮。初次到城鎮,雞哥並未報太大的期待,他一聽鎮名,心道:「清湯寡水,一聽就不是個好地方。」

鎮門是黃土堆砌的土牆,在黃巾起義時鎮民為求自保自發參與修建而成,大概有4米高,將整個鎮子的外圍包住,下面還有兩米深的壕溝,只留前後兩個門架了弔橋,可以隨時收放,方便居民進出。

隊伍進入鎮子,偌大的街道十分冷清,房屋都是關門閉戶,除了偶爾匆匆而過的路人,很少能看到有人在街上閑逛。

潘鳳找到一個酒樓,只叫其他人去購買軍需,自己領着雞哥和兩名衛士大搖大擺地走上酒樓,**的到來自然把店小二高興得笑眯了眼睛,一聲一個「爺」字,把他們領到二樓包間,端來了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