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回歸豪門後真千金開擺了
回歸豪門後真千金開擺了 連載中

回歸豪門後真千金開擺了

來源:google 作者:寫文如屁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寫文如屁蹦 林天賜 現代言情

身為豪門真假千金的真千金林天賜必然是擁有金手指的,做夢夢到未來悲慘人生,這能忍但是一入豪門深似海,失散20多年的豪門父母商人本質的親生父親立場不堅定的貴婦母親後宮遍地開的種馬龍傲天有自己小心思的假千金還有那個疑似重生的未婚夫—————————————————龍傲天帶着三分涼薄,三分譏笑,還有四分漫不經心對我說「別想和漫雪搶東西」—————————————————龍漫雪楚楚可憐,眼淚汪汪「我相信姐姐不是故意的」—————————————————我抱着白白胖胖的自己,嚶嚶嚶「好可怕」展開

《回歸豪門後真千金開擺了》章節試讀:

距離上次改姓風波過去了好幾天,可能因為林天賜的強硬態度,也可能是龍父的輕拿輕放。最近幾天,沒人再來拿這個事說話。

而她這兩天則被龍母帶着挑衣服。據說是嫌棄她的衣服太土了,不上檔次,要全部換掉。

對於這個林天賜倒是覺得無所謂,畢竟白來的衣服誰不愛,更何況龍母的眼光真的絕對是貴婦級審美。期間也穿插着龍漫雪的各種小心思,比如

「我看姐姐比較黑,穿那個黑色的比較合適,和姐姐很配。」

「姐姐原來你喜歡綠色的呀,我那裡有好多綠色的禮服,這幾年囤的衣服太多了,穿過一次就不穿了,扔了可惜,不如給姐姐拿過去。」

林天賜懶得搭理龍漫雪,也就不冷不淡的過去了,而龍母,還在為她們倆人親近而感到高興。

龍母今天早上進來她房間,和林天賜商量,據說是因為考慮到她和林奶奶的感情,改姓的事可以放一放。

但是明天晚上,家裡要舉辦宴會,正式向海市的圈裡介紹她的回歸。讓她今晚養足精神,明天要有的忙了。

——————————————————

——————————————————

第二天一大早,林天賜就被抓起來挑衣服做造型。

看着造型師們忙碌,林天賜的心裏卻是有點突突,在夢裡,也是這場豪門回歸宴。

她因為剛剛回到龍家處處陌生,沒人搭理,再加上龍漫雪的私下行為,倆倆對比,她就是妥妥醜小鴨,那時她是有些自卑的。

在宴會上,除了剛開始露了一面,其他時候她都躲在小角落,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

但是就算這樣,也改變不了龍傲天和龍漫雪的聯手算計。

他們既不想龍漫雪嫁給蕭雲生,又想保住龍家和蕭家的聯姻,又想要蕭家理虧不言。

就在龍傲天和龍漫雪的設計下,蕭雲生理所當然的喝醉了酒被送到樓上休息,又恰巧她衣服被淋濕去樓上換衣服,更巧合的是,蕭雲生和她在房間里拉扯擁抱,又被趕來找她的眾人發現。

真是巧上加巧,於是和蕭家聯姻的變成了她,林天賜心中冷笑,不知道夢裡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今晚就是驗證夢境真偽的時候了。不管如何,今晚都是一場硬仗。

龍家別墅燈火通明,今晚是龍家舉辦的宴會,也是林天賜回歸豪門的信號燈。

她站在龍父身邊落落大方,沒有了夢裡的畏縮扭捏。這幾天龍母拚命給林天賜保養,她的皮膚確實變得白了很多,身着一席綠色抹胸晚禮服,精緻的妝容,讓人眼前一亮,頭髮被高高盤起,特意留下的幾縷碎發,更是襯得她冷艷高貴。

林天賜站在那裡,便有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氣質,其實林天賜並不是冷漠,只是哪怕有夢裡的預示,她依然還是她,一個人的脾氣和智商怎麼可能因為一個夢就突然改變。

林天賜還是不習慣的,不習慣和別人虛與委蛇,也不習慣這種名利場上的觥籌交錯。所以秉着少說少錯的原則,她保持着微笑舉杯,不說話的一套連動作。真的很累。心累jpg。

趁着龍父和各家大佬還有霸道總裁們交流感情,林天賜趕緊溜出來緩口氣,走到擺着點心的餐桌,插起一塊就吃。

早上起來就被拉着做造型,中午也勉強吃了一口,晚上更是為了穿上這個晚禮服好看,連口水都不敢多喝。腳踩着恨天高,真是折磨人。

林天賜在這裡吃的歡快,忽然聽到耳邊傳來嗤笑

「聽說是農村來的,今天一見,果然跟八百年沒見過點心一樣,看看吃的多香,多吃一點,小城市可沒有這種高級點心。」

她抬眼一看,原來是龍漫雪的姐妹團。呦呵還真的一張口就是老炮灰了。「怎麼,嘴裏吃狗屎了,說話這麼臭」

「你!真是粗俗,不愧是鄉下來的。」炮灰姐妹二號張口,還上下打量着林天賜。

看着前世跟在龍漫雪身後的炮灰姐妹二人,林天賜內心深深嘆了口氣,真真是胸大無腦姐妹花。「腦子不好就去醫院看看,別被人當了槍使,還上趕着往前沖。」

那邊龍漫雪聽不下去,走了過來卻實對林天賜一笑「姐姐別生氣,她們就是這樣心直口快的,看在我的面子上,別和她們計較。」

林天賜還未等說話,那邊卻有個聲音不緊不慢的響起「原來這叫,心直之口快,那我也心直口快一回。漫雪你雖然是人販子的女兒,但龍家好心收留你,你要知道感恩。」

龍漫雪聽到這話,笑容一僵,一抬頭已經是眼中帶淚「李若薇,我不知道哪裡得罪了你,你要這麼羞辱我」

「林天賜,你又欺負漫雪。」龍傲天皺眉望着我。

林天賜放下點心,瞬間氣笑了「又,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質問我,直接給我定罪了,在你心裏,只怕我的存在就已經是欺負了你的好妹妹了吧。」

龍漫雪上前拽了拽龍傲天的衣角,「哥哥,別生氣,姐姐不是故意的。」龍傲天眼睛一斜看向林天賜「林天賜,漫雪脾氣好,但這不是你欺負她的理由。」

旁邊剛剛看熱鬧李若薇開口「傲天哥,你只看到漫雪哭就心疼了,卻沒看到剛剛漫雪叫人羞辱林小姐的時候。林小姐就算不是在龍家長大,可也是你的親妹妹呀。」

龍傲天皺眉望着林天賜,林天賜卻又從桌上拿起一杯飲料,喝了兩口才開始說道

「不管怎麼說,我是龍家的親生女兒,這場宴會也是龍家舉辦,在龍家的別墅對我公然挑釁謾罵,是看不起我還是看不起龍家。」

林天賜沒理會龍傲天和龍漫雪的口水戰,只是將矛頭對準炮灰姐妹組。

龍傲天也是轉頭,看向了站在龍漫雪身後的姐妹花,「我們沒有,我們就是看到林小姐站在這裡一個人,上來關心一下林小姐。」姐妹花二人明顯底氣不足。

「龍家歡迎朋友來做客,可如果有人不知好歹,心存惡念,也別怪我不客氣。」林天賜放下吃完的點心盤,擦擦了手,向著剛才說話的李若薇點頭

「剛才謝謝李小姐仗義直言,畢竟人人也不都是像龍傲天你一樣眼瞎,還是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

「沒關係,我只是路見不平看不過去而已。畢竟鳩佔鵲巢,真鳳凰回來了,假的還得挪地方不是。」

林天賜淡淡一笑沒有說話,李若薇剛剛說話也並不是全因為她,李若薇針對的是龍漫雪,畢竟女人天生直覺就很准。

李若薇是李氏集團的千金,本來是很喜歡龍傲天的,對龍傲天一見傾心。但是卻和龍漫雪不對付,可能女人天生就有發現情敵的雷達,這倆女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是明槍暗箭的。林天賜今天只不過是李若薇拿來攻擊龍漫雪的筏子。

而李若薇拿龍漫雪的身份說話,也是最近圈裡傳遍的,只不過龍漫雪還是留在龍家,身上還有蕭家的婚約,龍家蕭家沒表態,誰也不會拿到明面上來說。畢竟大家都是聰明人。

被剛剛那麼一鬧,眾人視線都若有若無的掃來,林天賜也沒心情吃喝了。拿起酒杯往角落走去,卻沒有看到身後龍傲天微垂眼睛和龍漫雪對視。

走在路上,她一沒注意被一個女侍應生迎面灑了一身酒,侍應生連連道歉,看起來瑟瑟發抖,看來但凡林天賜說一句重話,那明天就會有龍家大小姐囂張跋扈的傳聞了。林天賜心中冷笑,還是來了,也是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看來夢裡的事真的要發生了。

林天賜笑道:「沒關係,不過這次是撞了我,下次萬一不小心,撞到別人就不好了。」女侍應生鞠躬道歉,執意要扶她上樓換衣服。林天賜在女侍應生陪同下出了宴會中心。

林天賜一邊擦着身上的酒水一邊向樓上走去,心中卻是有了計較,站在房間門口,她卻沒着急開門。

拿出早就放在門口花盆裡的手機,打開了錄像模式。女侍應生忽然看起來有點着急「小姐,你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我幫你弄好,咱們還是趕緊進屋換了衣服吧,裙子濕答答的別感冒了。」

「沒事,我這衣服只穿了一回,花的妝這麼好看,我先自拍幾張,要不然白瞎了。」

女侍應生微微撇嘴,心裏卻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時,龍母卻從三樓下來,看到門口的林天賜,走了過來「天賜,怎麼站在房間門口,怎麼了?」

「媽,我衣服髒了,怪可惜的,剛剛叫了廚房趙姐上來,幫我看,這個污漬怎麼去除,他們在廚房總能粘上酒水,去除這個有辦法。」

「衣服髒了就髒了,你要是喜歡就再買新的。趕緊進去換了,別感冒了。」

林天賜心裏有了計較,趙姐遲遲沒來,可能出了狀況。沒有趙姐,那龍母也行,有龍母在,女侍應生就不敢鎖門。

她推開房門,直奔衛生間,突然一道黑影撲過來抱住了林天賜,林天賜拿起提前放在衛生間門口的花瓶向來人頭上砸去。

只聽撲通一聲,人影落地,花瓶也碎了。女侍應生慘叫一聲,龍母急忙也跑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