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互撩入懷中
互撩入懷中 連載中

互撩入懷中

來源:google 作者:白卡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南曦 權敘白 現代言情

【桀驁不馴賽車手*笨蛋美人】【破鏡重圓、甜寵、雙潔、小甜餅】葉南曦在兩年前不辭而別,成了權敘白的心魔再次見面時,她被抵在牆邊,男人壓着沉痛的嗓音,「當初為什麼離開我?」女人聳了聳肩,聲音顯得那麼無所謂,「因為你太窮了,我父母不同意」權敘白:?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他窮-這次回來,葉南曦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將權敘白追回來但目光卻落在他手腕的皮筋上他有新歡了?她也並不是那種會死纏着前任不放的人,當即轉身揚長離去她覺得,自己肯定也沒那麼喜歡他,當初走的時候不也挺瀟洒的直到某酒吧里傳遍了她的哀嚎聲,「權敘白那個渣男,只聞新人笑,哪見我這箇舊人哭」身後,權敘白無奈的將她撈起來,「我沒女朋友,心裏只有你」展開

《互撩入懷中》章節試讀:

「……」

說錯話了嗎?

但是她說的確實是最現實的東西,只有他足夠有錢了,她父母才會同意他們在一起。

葉南曦嘆了口氣,「我當時試過聯繫你,但是我……」

她的聲音愈發低,「我沒記住你的電話號碼。」

權敘白:……

葉南曦撇撇嘴,繼續補充,「可是後來我找到了你的微博,發信息給你,但你沒理我。」

她說得倒是挺委屈。

絲毫不讓人懷疑真實性。

權敘白沉重閉上雙眸,能感受到自己呼出來的每一口氣都在顫抖。

鬆開拽住葉南曦的手,他強忍着自己的傷悲,「你走吧。」

「權敘白,我……」葉南曦正準備說些什麼。

餘光卻落在他手腕處的橡皮筋上。

顯然是女人的皮筋,網上不是很流行給男朋友戴皮筋宣示主權么。

他已經有女朋友了?

「你……」葉南曦難以置信張開口,想問。

但權敘白感受到她的注視,下意識蹙眉,將套着皮筋的手腕往身後躲。

一個動作,好像說明了很多。

葉南曦不由來一股燥意,胸口悶悶的。

她也不是那種會死纏着前任不肯放手的人,就算是要分開,也總得讓自己瀟洒一點。

輕吐一口氣,「我說的都是實話,只是避免有誤會,所以想把當年的事情解釋清楚,不過都過去這麼久了,想必你我都放下了,那麼以後就各自安好吧。」

她這話一個字比一個字更堅定,卻也帶着種刻意透露的無所謂情感。

為了避免自己馬上控制不住的情緒,她道完後,越過權敘白離開。

休息站內,權敘白同樣煩躁的將皮筋拆下來丟到桌上,目送葉南曦漸行漸遠的身影。

可笑的是,他竟然有片刻的猶豫,幾乎要解釋皮筋的來源。

但他沒必要這麼做。

畢竟在他面前的人儼然跟其他人恩愛出入酒店,兩年沒有任何聯繫,顯然他們都不一樣了。

胸口處不太好受,權敘白抽了支煙點燃,獨自冷靜片刻。

……

葉南曦從賽車場離開的時候,內心將權敘白里里外外罵了一遍。

對她的態度那麼差,凶她就算了,而他竟然有了新的戀情?

虧她一直念着他,在國外裝乖賣傻就為了能早點回國找他,甚至還為了他守身如玉。

而他就是這麼對她的。

氣沖沖的葉南曦狠狠踢了路邊的石塊一腳,本打算以此泄憤。

卻是傷了自己的腳,痛到她眼淚差點出來。

靠。

連石塊都欺負她。

葉南曦委屈死了,抬手給宋安喬打了通電話。

「你在哪?」她問道。

「我已經在路上了,除了八卦之外,有事別找我。」宋安喬怡然自得回答,率先打消了她的小算盤。

葉南曦:……

「回家?」

「我去工作室,有點事情要處理。」

「什麼時候忙完?」

「今晚吧,請客的話提前預約,我很忙的。」

宋安喬簡直太熟悉葉南曦了,一聽她的語氣就知道她的複合之路不妙,當下正處於衝動的時候,她可沒有要當她的受氣包的打算。

先讓她冷靜一下,這樣對誰都好。

葉南曦氣到牙咬咬,又狠狠踢了幾下石塊,「請就請,我正愁沒地方花錢。」

「嗯哼,那晚場吧,KL見。」宋安喬也不客氣,道完後直接掛斷電話,不同她多說。

「……」葉南曦在內心暗罵幾聲,憤憤難平。

坐上回家的的士,葉南曦始終悶悶不樂,雖然如今的她也說不清對權敘白到底是什麼情緒,但是在聽說他有女朋友的時候,胸口還是悶得誇張。

煩躁抬手撩了撩頭髮。

算了,不想了。

反正解釋她也解釋清楚了,乾脆彼此安好各過各的。

反正他都不在意了,那她還耿耿於懷什麼。

順手抓着手機翻閱,直到目光落在推送的賽車相關新聞上。

今日的重點是——她的新戀情?

吃瓜吃到自己頭上,葉南曦將整篇文章快速瀏覽一遍。

繼而蹙眉輕笑一聲。

通篇上下都在吐露着一個字:扯。

抬頭交代的士司機,「師傅改個地址,去別野別墅區。」

與此同時,卡斯爾賽車場。

權敘白坐在台階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煙,身影稍顯落寞。

周圍的一圈人簡直八卦瘋了。

「很明顯他們剛才鬧得不愉快,權哥才會這麼悲傷。」

「那女的都跟其他男的成雙成對了,還怎麼愉快?要我說,她今天就不該過來。」

「她的行為就有點過分了,兩年前突然不辭而別,現在在這個風口浪尖又突然出現,這不是故意來刺激權哥的么?」

許久之後,權敘白才掐滅了手頭上的煙,轉身面對其他人。

「太閑了?」他神情漠然,看不出悲傷,透露出來的情緒只有漫不經心。

「沒事,就是關心你。」范程弔兒郎當模樣靠近權敘白,「剛才葉南曦找你說什麼了?」

「關你屁事。」權敘白略微眯了眸眼,出聲警告,「別在我面前提起她。」

「得。」范程挑眉,「不過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啊?畢竟那篇報道裏面也只是猜測,沒有官宣。」

權敘白沒回應他的話,直接越過他拎起自己的包,又抽了根煙獨自往外走。

范程默默搖頭,同其他人對視,難以言喻。

別野別墅區。

葉南曦直接推門進去,直奔客廳**正在打遊戲的葉敬堯,拿起一個抱枕往他的身上砸。

「葉敬堯你有病?又拿我做什麼文章。」

她如今正氣頭上,正愁沒有地方發泄。

「我又惹你了?」葉敬堯無辜,但又全神貫注於遊戲上,只能稍側身躲開。

葉南曦直接上腳狠踹,「媒體開始傳我們之間的緋聞,不是你搞出來的好事?」

「哦你說那個啊,就那點影響力,能鬧出什麼風雨來?」葉敬堯漫不經心回應,手上仍持續握着手柄瘋狂摁。

直到屏幕傳來game over的提示音,他懊惱拍大腿,煩躁將手邊的東西丟到地上。

「就差一點就能通關了,你說氣不氣人?」

一回頭,葉南曦怒氣沖沖的臉就在自己面前,看她的模樣,好像下一秒就要提刀砍人。

內心不免發怵,葉敬堯瞬間乖巧,「姑奶奶,你生那麼大的氣幹什麼?你知道的,人一火,盯着你的人就越多。」

葉南曦輕哂一聲,「就你那無人問津的十八線藝人?你放屁。」

葉敬堯:……

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