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久情深:陸先生,別鬧!
婚久情深:陸先生,別鬧! 連載中

婚久情深:陸先生,別鬧!

來源:google 作者:夏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楚楚 現代言情 蘇笙兒

五年前,蘇笙兒為了別的男人離開了陸北川五年後,出於報復,陸北川跟她的姐姐慕楚楚訂了婚蘇笙兒以為自己這輩子跟陸北川是緣盡瞭然而私底下,陸北川卻步步緊逼,「蘇笙兒,這輩子你別想逃離我!」白天,他是她一本正經的姐夫,晚上,她便成為他見不得人的人他折磨她、羞辱她直到某一天,她地下情人的身份被他親手扒開她瞬間成為眾矢之的展開

《婚久情深:陸先生,別鬧!》章節試讀:

她下意識的搖頭,就聽到男人『嗤』的一聲笑了,「你又有什麼資格介意。」

蘇笙兒的臉色一白,正不正如何是好的時候,慕楚楚的聲音再次響起,老好人般笑着,「既然不介意,過去也都過去了,笙兒,北川現在是我未婚夫,你應該叫他一聲,姐夫。」

姐夫。

陌生又讓人難過的稱呼。

她竟然剛意識到,他們那段過往,他已經完完全全的走出來了,而她,似乎還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蘇笙兒揚起唇角,她看不見自己的笑容,但估計現在她笑的,應該比哭還難堪。

身旁有waiter經過,她拿過一杯紅酒,朝着兩人揚了揚手,真誠不能再真誠的祝福,「姐姐,姐夫,蘇笙兒在這裡祝兩位,意篤情深、百年好合!」

一杯紅酒下肚,透過酒杯,她清楚的看到慕楚楚高傲的笑,而站在她身側的男人,甚至懶得再待一秒,轉身就往另外方向走去。

陸北川一走,慕楚楚就懶得再演戲,神色瞬間冷淡下來,就連聲音都比剛才陸北川在的時候冷了幾分,「笙兒,爸媽在那邊招呼客人,你回來一趟,該去打個招呼的。」

剛才酒喝得太猛,火辣辣的燒心感讓蘇笙兒很不舒服,她應了一聲,人卻是往洗手間的位置走去。

「看見剛才陸先生看她的眼神了嗎?嫌棄的就跟被蒼蠅騷擾過一樣,哈哈……」

「是啊,真丟人。」

那些嚼舌根的聲音不大但也不小,剛好落入蘇笙兒的耳內。

她不在意的笑了笑,轉而往洗手間走去。

直到冰涼的水潑在自己的臉上,她才感覺自己從心到胃都好了一些。

取出紙巾慢條斯理的擦拭着臉上的水珠,突然一陣寒意襲來,她打了個哆嗦,下意識的看向鏡子。

陸北川不知什麼時候進來的,面無表情的站在她身後,她嚇了一跳,手裡的包包一個沒拿穩『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怎麼,怕我?」

他低沉冷蔑的嗓音響起,蘇笙兒心亂如麻,想要逃跑,可陸北川就佇立在門口,她要離開,勢必要推開他才行。

試問她現在沒這個勇氣。

掙扎間,她搖了搖頭,卻不願多說一個字。

「曲徑呢?沒跟着回來?」

陸北川漫不經心的問着,順手點了煙,刺鼻的煙草氣息,讓蘇笙兒忍不住蹙了蹙眉。

「他很忙,沒時間回來。」

「是嗎?」陸北川的聲線毫無起伏,彷彿在問一件無關緊要的事,「這些年,你們一直在一起?」

像是沒發覺蘇笙兒反感的表情,他越發靠近她,青白色的煙霧張口全都吐在蘇笙兒的臉上。

吸入大量的煙草味道,蘇笙兒忍不住開始咳嗽,她捂着鼻子瞪他,「陸北川,你知道的,我不喜歡煙味!」

陸北川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彷彿在嘲笑她一般,「你喜不喜歡,現在與我何干?」

蘇笙兒被堵得一時無言,不想再跟他計較下去,越過他就想走,手腕卻被男人一把抓住,一用力就給拽了回來。

她踉蹌着差點摔倒,扶着洗浴台方站穩,男人逼人的聲線就傳來,「我不喜歡被人無視,你還沒回答我,這幾年,你們是不是在一起!」

蘇笙兒心口本來就窩着火,陸北川一系列的舉動,到底讓她有了脾氣,對上男人的視線,她漆黑的眸注視着他,唇漾開笑意,「不然呢,你以為我五年前的決定,只是說著玩的嗎!」

「呵…」

他笑了起來,眼角眉梢帶着顛倒眾生的艷麗,「既然這麼清楚的記得五年前那一幕,那你是不是更應該記得,我曾經的警告!!」

他說過,別再讓他見到她。

可她總要回來的。

心口莫名一疼,蘇笙兒抬起眼瞼看着男人,「陸北川,你是個男人,」她說的艱難,彷彿每個字都在斟酌,「這件事都過去五年了,你也有了你的新歡,這件事就不能翻篇嗎?」

「想翻篇?」他眼眸的色澤極度淡漠冷艷,說話間,青白煙霧從高挺的鼻樑下徐徐噴出,「先把曲徑叫回來!」

「陸北川!」她一下子拔高了聲線,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想幹什麼!」

「怕我傷害他?」男人的唇角勾勒出笑容的弧度,「就這麼在意他?

「對,很在意,所以你死了這條心吧,我不會讓曲徑回來的,死都不會!」

她有些激動,話幾乎是被她吼出來的。

五年前因為她,曲家在A市的市場全被陸北川壟斷,她不會再連累他了!

死寂,在她話音落下的瞬間,就在洗手間蔓延。

男人英俊的五官因為她的話一點點的沉了下去,陰鷙爬上了他的臉。

「我這種人,人品有多差你是了解的……」

他慢悠悠的走近她,修長的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

蘇笙兒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嚇得一下子閉上了閉眼,還未及發覺男人的動作,洗手間外,響起了女人斥責的說話聲,「楚楚,誰讓你把蘇笙兒叫回來的!」

慕楚楚不屑的聲音響起,「叫她回來怎麼了,我這叫宣誓主權,讓她以後死了糾纏北川的心。」

說話的聲音越來越近,蘇笙兒嚇了一跳。

這母女兩人,這是要來洗手間的節奏啊!

出於本能,她下意識就拖着陸北川進入了單獨的隔斷廁所。

像陸北川這樣不可一世的人,她以為自己要費好大的力氣才能將他拖得動,沒想到他倒是自覺,很配合的被她拉近了其中一個隔斷里。

應該是怕被慕楚楚看到兩人單獨見面,怕被誤會吧。

倒省了她費力氣了。

無語的是陸北川太高了,站在裏面,整個頭都露在外面,根本就藏不住。

眼瞅着慕楚楚母女二人說話聲越來越近,似乎就要進來了。

她想也不想的,圈住男人的脖子就將他的頭拉了下來。

沒想到的是,她的動作太大,讓陸北川的臉,一下子就對準了她胸前的位置……

《婚久情深:陸先生,別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