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連載中

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

來源:google 作者:南月酒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夏星瀾 夜漆黑 霸道總裁

「戰家大魔王笑了!」「戰家大魔王跟女人撒嬌呢!」晴天一道驚雷過,戰御霆的寵妻名聲傳遍四海八荒夏星瀾也鬱悶了「我丑,你別過來」「哪裡丑?給我親親就好了」「我膽子小,你別過來」「給我多抱抱膽子就大了」「有人欺負我,我害怕,你別過來……」戰御霆眉頭一皺,四邊安安靜靜,只有他溫聲細語:「別怕,有我呢,看老公幫你把他拆了」夏星瀾更鬱悶了,老公這種生物,為何時而小奶狗,時而大狼狗呢!展開

《婚色撩人,寵妻套路有點深》章節試讀:

腦袋裏面的疼痛,還有突如其來的空虛感覺都快將她淹沒。
夏星瀾也一下子就清醒過來,慢慢的轉頭以為旁邊還有人,被子還是鼓鼓的,所以她一直也不敢動。
就這麼在床上躺着,堅持了一會兒之後覺得不對勁。
偷偷的伸手摸了一下旁邊,被子的那邊竟然已經涼了,她才一下從床上起來,掀開了被子發現裏面沒有人。
夏星瀾呼鬆了一口氣:「我怎麼忘記了,他睡覺的時間很少也很淺,現在的時間是……」
旁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早上八點一刻。
還好,不算太晚。
他平時七點就已經起來了,這個時間不在也是理所當然。
夏星瀾呼出一口氣,作為戰御霆的妻子,她的早上可從來不清閑,有着成堆的事情等着去做呢。
他不在這裡,反兒讓夏星瀾覺得做起事情來要輕鬆一點。
「哎,做事吧,在他回來之前,一定要收拾好了。」
房間里如預料一般空蕩蕩的,新婚的丈夫不知何時已經出門了。
她乖巧的疊好被子,把床鋪按照他整理得一絲不苟。
因為前世的五年時間,已經很了解他的生活習慣。
所以被子的摺疊角度,夏星瀾都有好好的規整好,枕頭放的地方也是按照他的喜好。
最後就連自己的頭髮,都一點點的從床單和地板上收拾乾淨,不讓房間裏面有一點點的雜亂。
拉開窗帘,熱烈的太陽立刻照在了夏星瀾的臉上,很溫暖。
她看着鏡中的自己,有點沒精神,不過說不上憔悴。
夏星瀾摸着自己的臉句苦笑了起來:「這樣的臉,如果我是男人也不會喜歡的。
夏星瀾,你怎麼會相信那種混蛋的話呢,真是可笑。」
夏星瀾拍了拍自己的臉,提醒自己這輩子再也不要犯當初的錯誤。
任何花言巧語,都是陰謀的鋪路。
「算了,穿衣服吧。」
夏星瀾走到了衣櫃的跟前打開了門,因為自己一向不喜歡艷麗的顏色,也沒有挑中衣帽間里擺放最顯眼的那身紅色衣服。
何況戰御霆的癖好,很討厭長得好看的女人,穿的艷麗的女人也一樣不是很喜歡。
「這件不行,這個也不行,為什麼都是這種露到不行的款式呢!」
眼光在不同的套裝之間流連,夏星瀾最終選定了一身藕色的。
她皮膚白,這種淡雅的顏色更能襯託身材的小巧玲瓏,是其他人穿不出的那種味道。
夏星瀾好好地把衣服搭配了一下,然後把自己的頭髮紮起來了一個丸子頭,又把前面的頭髮弄卷了一點點。
前世她因為這塊胎記的原因太過自卑了。
總是低着頭,又用頭髮遮住自己的臉,為了這個事情戰御霆經常生氣,甚至還動過手。
現在的她,所有的打扮都會圍繞着戰御霆來。
她的生活裏面,戰御霆就是全部了。
「好了,他應該會喜歡」
更衣完畢,夏星瀾略施粉黛過後就出了門,雖然不是什麼大家閨秀,但前世嫁進戰家加那麼長時間,該有的禮數是絕不會忘記的。
夏星瀾躡手躡腳的下了樓,就去廚房裏面幫忙打下手,然後又做了西式的東西,泡好了紅茶之後端了上來。
自己往後退後了一點,為了不妨礙別人的眼。
金瑟芝向來起得早,用過早餐後就坐在客廳品茶看報紙。
她戴着一副金絲眼鏡,頭髮被高高的盤在腦後,不屑的眼神只在夏星瀾身上停留了一秒,便萬分嫌棄的收回了。
她低頭看了一看端上來的東西。
明明是她喜歡的紅茶和茶具,可是現在看着就非常的噁心。

大早上就看見這麼醜陋的人,可真是讓人頭疼。

一旁精緻的西式點心也瞬間沒了味道,金瑟芝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傭人就識相的把桌子上的東西都收走了,一點也沒給夏星瀾剩下。
夏星瀾一聲不吭的站在旁邊,這些事情她早就已經料到了。
把這一切盡收眼底的她獃獃的站在客廳,不知道該走上前去問好,還是乾脆算了,不要自討沒趣。
「有些人啊,自己長得太丑了,就不要怪別人不待見。
何況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做出來的事情只會拉低別人的總體格調而已。
在我們家,地位的劃分是非常嚴格的,要是連這點等級都不知道的話,就不用在我們家待下去了。
你們說是不是。」
「是的,夫人。」
所有的傭人都不敢得罪金瑟芝,況且他們看見一臉胎記的夏星瀾,心裏也在嘲笑這個女人。
也不知道她是積福積德到了什麼地步,才得到了少爺,真是人命好,長得丑不醜都不重要了
夏星瀾微微一笑不說話。
她知道現在說什麼在別人聽來都是忤逆,遇到這種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沉默。
金瑟芝見她不說話,心裏更加不舒服,把手裡的東西往桌子上面一丟說道: 「不懂規矩的東西,還不過來。」
「是,我馬上就過來。」
夏星瀾不敢怠慢,畢竟她的身份擺在這裡,也不能怠慢他的媽媽。
「您有事情嗎?
請吩咐。」

金瑟芝的耐心向來不多,就算有也不會浪費在夏星瀾這種人的身上,在她的心裏夏星瀾就是個攀龍附鳳的賤女人。
像這種異想天開,又奸詐狡猾的女人她見了多了,對付他們的手段自然也是有的。
金瑟芝冷冰冰的笑了起來,既然夏星瀾處心積慮想要嫁到家裡,如今既然已經打成心愿,就必須要付出點代價。
她總不可能讓這種身份地位又長相醜陋的人到家裡來享清福把!
金瑟芝銳利的目光就那樣把夏星瀾釘在了原地,她立刻就邁開步伐向前,等到真的走到了金瑟芝的面前,卻不敢抬頭看對方。
「哼,還真是厲害了,才第一天就讓婆婆等你,自己倒是睡了個懶覺,又用我們家的錢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啊!」
「阿姨,對不起,我睡過頭了。」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你搶什麼搶!
你們家難道就是這麼教育你的嗎?
我告訴你,不管你再你們家是什麼樣子,既然已經到了這裡,就給我把你的臭習性給收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