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姻必修課
婚姻必修課 連載中

婚姻必修課

來源:google 作者:嘟嘟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譚馨甜 韓睿煒

曾經譚馨甜對韓睿煒說:「戀愛課是大學必修課,要不要兩人一起修這門課?」然後兩人變成情侶,可最終結局是分道揚鑣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多年後兩人再次相遇,韓睿煒嚴肅的跟譚馨甜說:「你大學時期掛科了,得重修!而現在社會大學的必修課是婚姻課」等譚馨甜反應過來的時候,手裡已經握着了結婚證……展開

《婚姻必修課》章節試讀:

如果有人問譚馨甜再遇見初戀,會是怎樣的心情?

她肯定回答:只是匆匆過客,早已經忘記。

再遇見他,心中肯定是毫無波瀾的平靜,猶豫見到陌生人一樣。

因為深愛過,不能退回到朋友的位置,能做的大概只有最熟悉的陌生人。

譚馨甜卻不知,心中所想跟真正遇見時,是如此的大為不同……

今天是她大學好友梁瀾恩的大婚日子,伴娘的工作自然而然落在譚馨甜身上。

「馨甜,你太美了!簡直比我這個新娘子還要搶鏡,我後悔找你當伴娘了。」

身為新娘子的梁瀾恩,她打趣的跟譚馨甜鬧着開玩笑。

不過她也說得沒錯,譚馨甜穿着白色禮服裙,玲瓏有致的身材加上國色天香的外貌,人群中必然是最耀眼的。

「那我需不需要醜化一下?」譚馨甜說著正打算把旁邊的大眼鏡戴上,卻被梁瀾恩用手更快的阻止了。

「別浪費了這麼賞心悅目的容顏,今天來的伴郎團都是仲毅的好哥們,等下看對眼哪個,直接告訴我。」

「我還不想談感情。」譚馨甜輕笑一聲,直接拒絕梁瀾恩的建議,現在的她一心想着工作,想着要如何經營新開的溫暖小店。

「工作跟感情應該要兩不誤,多少年了,你還是老樣子一直單着,該不會……」

突然梁瀾恩停了下來,若有所思的盯着譚馨甜看,張嘴想說什麼,卻被門外敲門的聲音打斷了。

「新郎來了!」

伴娘團眾多姐妹走出去攔截新郎,只剩下譚馨甜陪在梁瀾恩身邊。

「你是伴娘,氣勢應該是最足的那個,快去坑仲毅一把。」

梁瀾恩用手推着譚馨甜往門外去,兩人拉扯的同時,誰都沒注意到新郎那邊的人已經走了進來。

譚馨甜背後撞上了一個堅硬的胸膛,踉蹌了一下,那個人紳士的扶了她一把。

「謝謝!」譚馨甜站穩後,抬起頭對着背後的人道謝。

看到來人,她一愣!心跳不自覺的加快。

她沒想到會在今天遇見韓睿煒,他不是去了國外發展嗎?怎麼會回來?

兩人分手多年,就這樣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遇上了。

韓睿煒經過社會的洗禮,俊逸的臉上變得更加成熟穩重,身上穿着昂貴的西裝整個人散發出來的冷漠氣質,讓人感到更有距離感。

他就像不認識譚馨甜一樣,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高深莫測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緒來。

韓睿煒往邊一靠,隨後徐仲毅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嘴上還大喊着:

「老婆,我來接你了!」

徐仲毅拿着棒花單膝跪地,深情款款的對着梁瀾恩說:「老婆,跟我一起回家。」

四周圍的人紛紛起鬨,混亂中聽到有人在喊:「誰是伴娘跟伴郎,請出來。」

譚馨甜心中很快恢復平靜,走到梁瀾恩身邊,「我是今天的伴娘。」

「我是今天的伴郎。」

幾乎是同一時間,譚馨甜跟韓睿煒兩人一起開口回答。

「哎呦……」相對伴郎伴娘兩人不相識的樣子,四周的人就顯得感興趣多了。

今天來的人有很多都是大學同學,他們自然認識譚馨甜大美女跟韓睿煒學霸。

當然也知道兩人在大學時期談過戀愛,曾經的戀人變成今天的伴郎伴娘,可真有趣!

他們班有一個男生叫大傻,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只見他站出來戲謔的指着譚馨甜跟韓睿煒說:「新娘跟新郎已經接吻了,按道理來說伴娘跟伴郎也來一個。」

「接吻,接吻……」

譚馨甜眉頭一皺,怎麼突然間就變成了她要跟韓睿煒接吻。

兩人已經五年沒見,也不再是戀人關係,沒道理一見面就接吻,這可真尷尬。

她目光看向韓睿煒,希望他能拒絕這個荒繆的事情。

誰知韓睿煒一臉的不在乎跟冷漠,就像旁觀者看戲一樣。

人群中,不知誰湊熱鬧說了一句:「前人栽樹,後人乘涼!讓韓學霸來驗收譚美女這些年來的接吻經驗。」

「kiss,kiss……」

不知是韓睿煒若無其事冷漠的態度惹火了譚馨甜,還是她也想趁一份熱鬧。

譚馨甜似乎跟韓睿煒扛上了,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你女朋友應該感謝我,把你**成一個懂得照顧人的男朋友。」

韓睿煒冷漠的瞅着譚馨甜,就像雄鷹盯着獵物一樣危險,突然他邁開腳步走向譚馨甜。

在譚馨甜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韓睿煒伸手摟住她的肩膀,低頭吻住她的唇。

「唔唔……」譚馨甜心跳加快,睜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韓睿煒。

她拚命的掙扎,可是韓睿煒絲毫不動,熟悉的氣味進入她的鼻子,突然間腦子一片空白。

「深吻、深吻……」

現場尖叫聲不斷,因為韓睿煒的動作,氣氛轟動起來,大家心中都充滿八卦。

不知道過了多久,韓睿煒終於放開了她。

譚馨甜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她還沒有從剛才的吻回過神來。

就聽到韓睿煒冷冽的聲音從頭上傳來,「接吻技術不怎麼樣。」

「你……」譚馨甜憤怒的看向韓睿煒,他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韓睿煒聲音雖然冷漠,但全場又是一陣轟動。

這句話信息量可大了,大家心中都在想,是譚大美女守身如玉,還是韓學霸身經百戰。

認識韓睿煒的人都知道他平常不隨便發表意見,而今天這話說的夠曖昧的。

難道兩人還有機會走下去?

譚馨甜一臉不可思議的瞥向韓睿煒,什麼跟什麼?

他們明明談了三年帕拉圖式的愛情,最後的底線始終沒有越過,他說的是什麼混賬話,故意讓人誤會。

以前的韓睿煒冷漠不多說廢話,如今的他變得更冷漠嚴肅,只是說的話耍流氓讓人生氣。

譚馨甜一時氣不過,搶過旁人手中的礦泉水,打開蓋子潑在韓睿煒臉上,「無恥、下流!」

韓睿煒冷酷的站着不動,伸手抹掉臉上的水珠。

瞬間四周圍安靜下來,大家驚訝的看向譚馨甜。

以前讀書的時候就沒人敢惹韓睿煒,更別說現在韓睿煒的身份,誰敢在老虎頭上拔毛。

「伴娘快來撐傘,新娘子要出門了。」

突然一聲打破了安靜,現場又開始熱鬧起來送新娘子出嫁。

沒有時間讓譚馨甜找韓睿煒算賬,她狠狠的瞪了一眼他,然後就回到梁瀾恩身旁。

「你沒事吧?」梁瀾恩小聲的詢問,眼神充滿擔憂,剛才譚馨甜的失控嚇了她一跳。

「沒事,就當被狗咬了一下!」譚馨甜冷靜過後,後悔剛才反應太激動了,居然失去了分寸。

梁瀾恩還想說什麼,可眼前不是說悄悄話的時候,只好把心中的話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