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霍格沃茨的囚徒
霍格沃茨的囚徒 連載中

霍格沃茨的囚徒

來源:google 作者:祝聽風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張靈 遊戲動漫 祝聽風

他是東方修士,被霍格沃茨四位創始人囚禁日夜折磨,逼問他為什麼有移山填海的本事?為什麼能做到撒豆成兵?展開

《霍格沃茨的囚徒》章節試讀:

從東方這片大陸往西邊望過去,看不見海的那頭有什麼。傳說那頭是世界的盡處,有着無盡黑暗,而這海中更是充滿了無限恐怖,歷來是人的禁區。

而就在這片禁區上,有三道身影正在疾速飛馳,且是一逃二追。

逃的人身穿一襲黑袍,看不清面容,腳下踩着一把桃木所制的黑褐色飛劍。

追擊兩人都是鶴髮童顏的青衣道士,只是一個白面無須,一個留着一撮白白的山羊鬍。

「魔頭張靈,你逃不掉了,束手就擒吧!」山羊鬍大喝道。

「切,有病。」黑袍人『張靈』嗤笑一笑,不僅沒停下反而是駕馭飛劍逃得更快了。

在他看來這群自詡名門正派的腦子都有病。你他媽都來殺老子了,還叫老子束手就擒。

我摘下腦袋給你送過去好不好啊?

有病。

「哪裡走!」

白面道士,山羊鬍加速追了上去。

追擊的過程中自然也要釋放點法術阻敵。有時是一團火,有時是一浪濤,有時又是萬千劍氣……張靈一邊逃,一邊做出應對,或避、或擋、或攻終究沒有敗下陣來。

只是這三人的戰鬥餘波轟轟轟的,所過之處不知有多少海中生靈遭劫,縱然大海廣袤也被血染了一片。

這是仙人手段。

其實說他們是仙人也可以。擁有飛天遁地,移山填海之能,在普通人看來他們就是無所不能的仙人。

不過他們則自稱為修仙者。

修仙者求長生。

在求長生的這條道路上,有的修仙者走得慢,有的修仙者走得快。張靈就是那走得最快的一個,他已掌握了永生之道。

在張靈看來,人之所以為人,全因靈魂而已。靈魂永存即人永存。

確定好這個大方向之後,張靈就一條道走到黑,終於是讓他走上了一條前人從未走過的路。

他的道成了。

但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他的信徒中出現了叛徒,他尋得永生之法的消息也被泄露了。從那一刻起,他這位救苦救難的慈悲尊者,就被整個修真界定義為「魔頭」,遭到整個修真界的追殺,包括那些被定義為魔教的。

也即是說,張靈一人跟整個修真界萬千修士為敵,而這一敵對就長達十年之久。能活下來要麼就是會逃,要麼就是夠強。

可即便張靈夠快,夠強卻也終是雙拳難敵四手,為了求生只得是一路西逃,去那無垠的大海上尋一線生機。

追他的這兩人也是大有來頭。

白面道士號白真人,乃是白水洞天老祖,無論是輩分還是修為都是修真界最頂尖的存在。

山羊鬍子號羊真人,乃金陽洞天老祖,跟白真人一樣都是輩分高,修為高的修真界頂尖。他們已活過千年,張靈這個三百歲老人在他們眼裡,就是個胎毛未退的小娃娃。

原本他們兩個老怪物對萬事萬物都提不起興趣,但張靈的道直指長生,他們再是高人也坐不住,聯手追殺了出來。

兩方有過協定,得長生法必共享之。他們太老了,急需長生。

張靈看向身後追擊的兩位真人心中煩躁無比。兩個老不死的,就像狗皮膏藥一樣怎麼甩都甩不掉。

不行,這麼下去不行。

張靈就算是再強法力終究有耗空的時候,雖然比之那兩個老怪年輕力壯些,卻比不得他們靈藥寶物多。

這些年來張靈一直都在躲避追殺,身上的靈藥寶物入不敷出。也即是說,進行持久戰的話,張靈必死。兩位真人在後頭那麼追,估計也是存了這個打算,先耗干張靈然後好拿捏。

以最小的損傷取得最大的勝利。

「必須要速戰速決。」張靈心下打定主意,四處一觀察正巧就看到遠處有座海島,他毫不猶豫地加速飛了過去。

張靈剛一落地,即從自己的儲物戒中取出一張陣符來打入地下。此乃土靈陣,非得藉助大地之力方能發動。

卻見陣符剛一入土,那海島地面立時大放光芒。

嗖嗖嗖!霎時間一根根石矛向著追擊而來的白、羊兩位真人射了過去。

「雕蟲小技。」白真人不屑一笑,手中掐訣,頓時劍氣四射。

叮叮叮……一陣響聲過後,那些石矛被劍氣精準無比的擊碎。在他們兩位大真人面前,這土靈陣與小孩子的把戲無異。

「金木水火土!起!」但聽得張靈大喝一聲,一座五行大陣被他給整了出來,將兩位真人給困在其中。

原來的那個小土靈陣不過是他用來拖延時間的小把戲罷了,這座五行陣法才是正菜。

劍氣在空,木藤拔地,水浪滔天,火光重重,土地翻湧,令得兩位是退無可退、避無可避。

「金甲力士何在!」至此危難之際,白真人大喝一聲。

一道光從天而降,金甲神將驟然出現,但見得他張開懷抱將兩位真人懷抱其中,任由木藤綁住身體,任憑烈火炙烤,任他劍氣劈砍,任之土埋水淹,他只一個巋然不動。

然滔天之威終有盡時,木藤的捆縛之力下降、烈火的溫度下降、劍氣威力下降、土的重量下降、水的衝力下降,統統都下降。

「叱!」

金甲神將大喝一聲,當時便聽得一陣轟隆隆聲響起。他掙脫了束縛,左手攥着兩位真人,頂着金木水火土攻擊,舉起那如巨錘一般的拳頭轟向張靈。

「殺!」張靈因要控制陣法不好閃避,只能是將那桃木劍祭出迎擊金甲力士的拳頭。

那拳似鐵石堅硬無比,便是削鐵如泥的寶劍也難傷其分毫。

嗤!

木劍,桃木劍刺進了金甲力士的拳頭,只留下劍柄露在外面。

「啊!」金甲力士面色猙獰、痛苦哀嚎,但拳頭卻是沒有收回依舊是向張靈轟了過去,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不好!」張靈卻是要命的,也顧不得維持陣法了施展身法急忙躲閃。

轟!

一聲巨響過後,地面出現一個寬二十米、深百米的大坑。可以想見若是這一拳砸在人的身上,是何等個肉醬場面。

張靈雖躲過了這致命一擊,但陣法沒了他的維持也威力大減,這點威力對兩位真人來說根本不值一提。那金甲力士一擊不中並未放棄,而是一腳踩向張靈,張靈只能是連續躲閃,並且是躲閃到了遠處。

張靈心知一味躲閃是無濟於事,所以他手一翻原本空無一物的手掌中多出一把豆子。豆子圓滾滾,黃澄澄的,隨着他一揚小豆即刻變大豆,大豆又長手長腳,手上還生出了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各類兵器。

「殺呀!」

「殺呀!」

霎時間喊殺聲一片,成百上千的小豆兵向著金甲力士殺去。

此乃道門傳統術法—撒豆成兵。

金甲力士高大,豆兵個小,對金甲力士來說那些豆兵就像一點點的小螞蟻,一根拇指頭都能碾死它們,實在是不值一提。

而一開始也真就是這樣,縱然豆兵爬在金甲力士,拿着兵器使勁捅他都一點感覺都沒有,甚至於說撓痒痒都不夠。

「哈哈哈……」

金甲力士本是個木呆的,卻也出聲嘲笑了起來。兩位真人也覺得張靈是在做無用功,魔頭果然是黔驢技窮了。

但是張靈卻不這麼認為,而是手不停地翻,黃豆不停地撒,不停地撒,不大一會兒工夫,整個島就被豆兵站滿,張靈沒了落腳之地只能騰在空中。

至於那金甲力士被豆兵所淹沒,從原本的站立變成了半跪,而後全跪,最後直接平躺在了地上。

「昂!」金甲力士不甘地叫了一聲,徹底消散在了天地間。

都說蟻多咬死象,其實螞蟻多了也是可以壓死巨象的。量變產生質變。

「喝!」

豆兵大山內部傳出一聲大喝,緊接着巨大的劍光從山腹中衝天而起,山腹直接被打穿,甚至還能聞到一股炒豆的香味。

不過這山是會動的,小黃豆們滾動着去填補窟陋。

嗖!

嗖!

兩位真人化作兩道青光,在窟陋還未被填補完全之前從縫隙中射了出來,來在空中與張靈遙遙相對。

「殺呀!殺呀!殺呀!」豆兵們衝著天上的兩位真人叫嚷着,但他們實在是太高了,因高不可攀所以無法傷其分毫。

「張靈,你還有什麼手段?」兩位真人冷笑道,在他們看來張靈已經沒有手段了,只等着他們來拿捏就好。

「還早着呢,給我變變變!」但見得張靈手中掐訣,嘴裏念着變變變。當是時那些小豆兵一陣吱哇亂叫,後背紛紛長出了一對翅膀,緊接着個個都像大黃蜂般拍動翅膀,拿着武器殺向兩位真人。

「不好!」

兩位真人大叫一聲不好,金甲力士之死仍在眼前,他們可不想被這些小豆子給活埋了,落得跟金甲力士一樣的下場。

「看我法寶!」羊真人趕忙是取出了自己壓箱底的法寶,乃是一方小小的印鑒,印鑒上刻有『翻天』二字。

那翻天印原不過拇指大小,然其見風就漲,只瞬間便如山似岳,鋪將開來天頓時跟着灰暗起來,儼然一副大雨將至模樣。

這山嶽想下砸來,不僅砸向豆兵,也砸向張靈。真真然是烏雲蓋頂,大禍臨頭。

「全軍聽令,給我頂住!」

「殺呀!」

「殺呀!」

隨着張靈一聲令下,豆兵們呼喊着往上沖,伸出小細胳膊,雙手舉過頭頂,將那如山似岳的翻天印給頂住,並且還往上推,真真然是人多力量大。

羊真人眉頭大皺,立刻加大法力輸出,接着是面色通紅,最後是汗如雨下。

「白真人!」最後的最後,羊真人實在是頂不住了呼叫白真人支援。

「好!」白真人也不含糊,直接向翻天印注入法力。

呼—

得到白真人法力支持,翻天印瞬間變大了一倍,並以勢不可擋之勢壓過豆兵抬舉向張靈砸過來。

噗!

豆兵被毀,張靈受創噴出一口逆血來,臉色如金紙嚇人非常。

「不好!」張靈當即想跑,但為時已晚。那翻天印實在是太大了,短時間內根本就飛不出它的籠罩範圍,更何況他還受傷了。

轟!

隨着一聲巨響,原地哪還有什麼島嶼,直接被翻天印給轟沒了。

「快收!快收!」白真人急忙叫了起來。

這羊真人實在是沒輕沒重,這麼大的威力砸死張靈了可怎麼辦。他們的目的可不是殺張靈這個魔頭除魔衛道,而是為了獲得他的長生之法。

「回來!」羊真人終於意識到這個問題,急忙收回自己的法寶。只怪之前打出真火來了,一時激動之下沒能給收住手。

翻天印不斷抬升,不斷地縮小,能看清海面之上有一人站立着。

張靈還活着,只不過渾身鮮血淋漓。千鈞萬發之際,他用桃木劍作為支撐擋住了壓力,但終究還是身負重傷。

「桀桀桀……」但是,他笑了,笑得無比恐怖,無比滲人。不是瘋了就是要搞事情。

「不好!」

白羊二位真人心中警兆頓生,欲要逃遁。

轟隆!

一朵蘑菇雲出現,再轟隆一聲,一切重歸寂靜,兩位真人也隨之煙消雲散,不在人間。那翻天印也在這場大爆炸中四分五裂,唯有四物漂浮在海面之上。

一柄木劍。

一個戒指。

一件長袍。

一個靈魂。

張靈自爆了,他寧願死也不願被兩位真人得逞,所以自爆了肉身。不過沒有關係,他主修靈魂,只要靈魂不滅他就不死,肉身可以找,可以換。

「桀桀桀……終究還是我贏了。」靈魂體的張靈笑得暢快,這兩個老傢伙做夢也沒想到他還有這一手。

自爆而不死古往今來也唯有他張靈一人爾,這完全歸功於他琢磨出的靈魂大道,靈魂強度遠遠超過常人。

他已經想好了,找個資質好的小娃娃奪舍開啟自己的新生,蟄伏個百年之後再殺回去,必滅了這兩個老傢伙的道統,如此方能解心頭之恨。

念及至此他就要離開這裡去往西方找肉身,木劍、戒指、黑袍因為標有他的靈魂印記,也隨着他一同飄去。

「嘩!」

張靈剛飄出十米左右,海中忽然躥出個東西出來。

只一瞬間張靈就看清楚了那個東西,是一個腦袋,一個巨大無比的蛇腦袋,還長着一雙如銅鈴般大小的豎眼。

也就在那個瞬間,張靈感覺自己動不了了,只一眼他的靈魂被石化了。

嗖嗖嗖嗖!

有一女三男騎着掃帚,飛到被石化的張靈不遠處。

女的叫羅伊納·拉文克勞,男的分別叫作:戈德里克·格蘭芬多、赫爾加·赫奇帕奇、薩拉查·斯萊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