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霍爺是個可奶可軟的小狼狗
霍爺是個可奶可軟的小狼狗 連載中

霍爺是個可奶可軟的小狼狗

來源:google 作者:慕拾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悅霍 霍霆驍

已經回來五天了,蘇悅也該準備回雜誌社報道了,申請調回來工作,她收拾好東西之後準備出門,霍霆驍便叫住了她你去哪?看着......展開

《霍爺是個可奶可軟的小狼狗》章節試讀:

《霍爺是個可奶可軟的小狼狗》這部小說的主角是蘇悅霍霆驍,《霍爺是個可奶可軟的小狼狗》故事情節經典蕩氣迴腸下面是章節試讀,內容情節極度舒適。
主要講的是:...已經回來五天了,蘇悅也該準備回雜誌社報道了,申請調回來工作,她收拾好東西之後準備出門,霍霆驍便叫住了她。
你去哪?
看着霍霆驍緊張的樣子,蘇悅愣了一下,隨後便說道。
去雜誌社啊,我要申請調令,繼續回雜誌社拍攝。
霍霆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隨後拉過她的手,撒嬌般的說道,在家多休息幾天吧,我這幾天不忙的,我想多陪陪你。
蘇悅才不會相信霍霆驍真的不忙,他是霍氏集團的總裁,總裁有天天在家閑着的?
就在此時,霍霆驍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不耐煩的接了電話。
霍總,您趕緊來公司吧,文件堆成山了。
由於助理陸柯的聲音太大,蘇悅都聽見了他的話,霍霆驍剛剛的話瞬間被打臉,他心裏早已恨死陸柯了,想着一會兒要怎麼懲罰他。
你怎麼這麼多廢話。
說完,他趕緊掛斷了電話。
蘇悅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着他,他現在怎麼一點都不知道上進了呢。
你趕緊去忙吧,晚上我去找你一起吃飯。
好啊,那我等着你。
蘇悅從家裡出來之後,便開車來到雜誌社,她和總編說了一下回來工作的事情,總編也是求之不得呢。
要知道她可是A市頂級攝影師,好多家雜誌影樓想要挖她,但她都沒有答應,因為她和雜誌社的總編是最好的朋友。
咖啡廳里。
蘇悅和歐陽菀兒坐在一起喝咖啡,她從蘇悅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悲傷情緒,她最近發生的事情確實讓她難以平復。
悅悅,你別再想他了,這種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為他難過。
歐陽菀兒的話,讓蘇悅陷進了沉思。
她說顧睿宸從未愛過她,可她卻不這麼認為。
她和顧睿宸在大學裏相戀了四年,這四年是她最美好的日子,他們兩個在學校里是公認的男才女貌。
顧睿宸的家世不好,她從未嫌棄過他,甚至陪着他一起去打工,爺爺給她的生活費她全部都貼補他身上。
她能夠看得出顧睿宸很愛她,甚至為了給她買個生日禮物都要打好幾份工。
本以為兩個人可以步入婚姻的殿堂,因為知道顧睿宸的家境不好,肯定不會主動跟她求婚的,她都做好她去求婚的準備了。
沒想到在她準備行動的前一天,他人間蒸發了,她苦苦的尋找了他三個月,都毫無音訊。
你說他從未愛過我不然呢?
他不辭而別,根本就是他不愛你,並不是霍霆驍背後使用的手段,是你不喜歡他才會給他按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你現在該清醒了吧,知道是冤枉霍霆驍了吧。
既然已經結婚了,你就應該好好的和他過日子。
之前你說你接受不了這樣的生活,跟我申請調去F國去做輔助,我也是知道你需要冷靜一下,所以我同意了。
但現在你自己願意回來的,就說明你願意和霍霆驍好好過日子了,那就不要再想着過去了。
歐陽菀兒的話,蘇悅沉默了,她的目光看向窗外,蕭條的冬季,她感覺從骨子裡的冷。
悅悅,霍少對你是真的好行了,我知道。
蘇悅無情的打斷了歐陽菀兒的話。
因為和蘇悅是十幾年的朋友,她什麼性格她都知道,所以面對她這樣的態度,她也不會生氣。
我去給你買點甜點,你吃完之後保證心情很好很好。
說完,歐陽菀兒便出去了。
蘇悅的目光再次轉向窗外,霍霆驍僅此比她大三歲,從小到大都把她當成親妹妹一樣的寵,小時候他們見面的次數並不多,但每次見面的時候他都要和她玩過家家的遊戲。
可她卻沒有想到,長大後的一天,她竟然真的成為了霍霆驍的妻子。
但她卻從未履行妻子的義務,甚至懷恨他為什麼一定要娶她,更恨自己為什麼答應爺爺要嫁給他。
有的時候真的是命運捉弄人,想要離婚的時候,爺爺卻生病了。
現在想想,看來真的是冤枉他了,正如菀兒說的,她不愛他才會冤枉他。
但她承認霍霆驍真的很好,可她卻始終愛不起來。
歐陽菀兒端着蛋糕回到座位上,來吧,人心情不好的時候吃點甜的,對讓自己的心情愉悅起來。
蘇悅最討厭的就是甜食,歐陽菀兒也知道,但她現在需要甜食來刺激她大腦里的多巴胺,讓她心情變得好一點。
吃了一口,太膩了,蘇悅剛要放下勺子,歐陽菀兒一個眼神,讓她不得已再次拿起勺子。
這就對了,悅悅,你和霍霆驍的事情別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是多麼冷傲的一個人啊,可在你面前卻那麼卑微。
蘇悅明白,霍霆驍愛她至深,心甘情願的為她付出這一切。
可她卻仰仗着他的愛,肆無忌憚的做傷害他的事情,可他卻絲毫沒有怨恨。
他沒有錯,錯的都是她。
如果有一天霍霆驍不愛她了,也是她作的,她怨不得他。
既然已經結婚了,就努力做個好妻子吧,別的我也不想了。
歐陽菀兒瞬間覺得霍霆驍真的很可憐,他那麼愛蘇悅,可蘇悅卻只想做個好妻子,絲毫不說一句話愛他的話。
和歐陽菀兒一聊就是一個下午,結果快到下班的時間她竟然忘記了和霍霆驍的約會,等她想起來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半了。
我得先走了,這次你請客,下次我來。
說完,她急忙忙的就走了。
等到了霍氏集團大廈樓下的時候,一片漆黑,霍霆驍已經走了。
她急忙忙的又趕緊開車回到家裡,卻看見霍霆驍早已做了一桌子的菜,等着她回來了。
愧疚感油然而生。
對不起啊,我有事耽誤了。
其實,她是忘記了。
霍霆驍放下盤子走到蘇悅的身邊,拉住她的手,眼底儘是歡喜。
我就知道你有事耽誤了,所以我才趕緊趕回來給你做飯啊,這是你回來之後咱們倆坐在一起的第一頓飯,是由我親自下廚的。
霍霆驍的懷抱很溫暖,本是涼颼颼的身體多加了一絲暖意。
其實,我

《霍爺是個可奶可軟的小狼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