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剪安時
剪安時 連載中

剪安時

來源:google 作者:起傾斗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寇響 現代言情 越洋

——天使把一滴眼淚放在我的心間淚珠時常顫巍巍撓動我的心弦,讓我無論是在天朗氣清,風和日麗,還是在綿綿細雨,皚皚白雪的時候都悲辛無盡!展開

《剪安時》章節試讀:

2018年的7月18日上午8時,

一位學校校長剛剛打開報紙,

一位清潔工人剛剛收回掃帚,

一位人民**剛剛指揮交通,

一位收費人員剛剛打開電腦,

一位超市主管剛剛拉起閘門,

……

寇響從21層大樓上一躍而下,

摔得血肉模糊。

……

她是最怕疼的人,

她是最怕不漂亮的人,

她是最怕沒有人疼的人。

現在,

她不怕了!!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能再多留她幾天,又或者我能夠在八點之前給她打個電話。也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如果。

現在,響兒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

任憑鮮血在身下開出一朵詭異的曼珠沙華。

風拂過她的臉,吹動了鬢角黑髮,

微微顫抖!

一如我的心

01 半片丹心

寇響是個瘋子!

我初見她的時候她正趴在舞台邊上,手裡拿着一瓶啤酒,一邊往嘴裏灌酒,一邊在興奮的尖叫。看她的穿着就是一個經常混夜店的人,懂得將自己最誘人的線條美顯露出來。寇響的五官很奇怪,拆開來看一點也不特殊,但是湊在一起看上去就是很協調的感覺。如果不化濃妝的話她就是一個溫婉的小妻子,應該是那種被呵護的不知道世間有險惡的女人。可惜,這一臉的濃妝生生的把她的美完全破壞了。

當天我不記得是跟第幾號相親對象去相親了。這個人也不知道我姐夫從那個旮沓里找出來的。竟然選擇了在這麼吵的環境中見面,還穿着一身幾乎可以去參加葬禮的西服。一雙小眼睛全是精明的光。

我的注意力實在難以集中到這個男人身上,所以也只好拿着眼睛亂晃。終於我看到趴在檯子邊上的寇響。她的面前放着兩個空的酒瓶。總有男人上去搭訕,她根本懶得拿眼睛去看。這個小眼睛的男人還在我旁邊喋喋不休的構想着美好的未來。着實讓人討厭,就像那種剛見面就構想好以後孩子上什麼大學的男人一樣,不可忍受。我得想辦法甩了他。相親真是個很累的活兒,因為要逃跑還要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否則回去還不得讓姐姐念一頓。

……

我看見有個男的走向了她,試圖將她抱到懷裡。她掙扎了一下,把這個男人推的後退了兩步。但是那個男的似乎不甘心,繼續上前,想要拖着她往門口走。

她很不給面子的給這個男人一腳,可能是踩到男人的腳尖的。他疼的微微彎着腰,然後反手想要給她一個耳光。

我身邊的這個小眼睛男人終於停止了喋喋不休,半張着嘴奇怪的看着我突然從沙發座椅上站起來。

震耳發聵的聲音在這裡回蕩,舞池裡的人在瘋狂的發泄自己多餘的精力,檯子上幾個「妖精」圍着鋼管做出各種奇怪而高難度的動作。

我終於闖過來往的人群,一把把快要掉到地上的她「撿」了起來。

「妹兒,跟我回家吧。」

她模模糊糊的抬起臉,想要看清楚我是誰。

這個男人看到了我,有些吃驚,還有些不甘。

「你等會兒,我讓老弟把車開過來。我給咱爸媽打個電話」我大聲的喊出聲音。這裡的音響聲實在太大了,不大喊根本聽不清楚。

這個男人聽見我說的話,像狐狸一樣的溜進了舞池裡。

我把她拖到這個小眼睛男人跟前:「你看,真不好意思,這是我妹兒,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去。今天就到這裡吧,我有時間了聯繫你哈。」

我真聰明,真是一箭雙鵰的解決問題。

留下200塊錢,拖着她我們一路跌跌撞撞的往門口走。

小眼睛的男人追過來:「我送你們吧。」

我搖搖頭:「不用了,這裡很好打車的。你去忙吧。我就不陪你了。」

……

的士里,我搖着她:「喂,你家在哪裡,我隨便送你回去。」

她目光獃滯的看着我,傻傻的:「我還能喝,不要走。」

的士司機警惕的看着我們,我難道像是人口販子?

「喂,師傅,開到最近的七天吧。」師父看我的眼神更深邃了。

「妹兒,你快醒醒吧,我都扛不動你。」她像一攤爛泥一樣的靠在我身邊。

七天的前台姑娘打了個呵欠,伸手找我要身份證。我推了一下她,她的腦袋靠着我的肩膀,一點沒有拿出證件的自覺性。還好我有帶證件的習慣。

把她丟到床上,胡亂的給她蓋了一下被子。她不舒服的在被子里轉了個身。一把揪住我的衣服:「滾遠點,你這個賤人!」

我真想甩這個瘋子一耳光。好在她只說了一句話,就繼續倒下去睡覺了。

伸腳踢了一下她的鞋子,這樣不自愛的女人的確是該教訓一下。

不過,關我什麼事啊?

我也得回去了,不然明天姐姐問起來,我如何解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