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鑒寶神眸
鑒寶神眸 連載中

鑒寶神眸

來源:google 作者:覃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卓小萱 奇幻玄幻 覃飛

債務纏身,女友劈腿,萬念俱灰的覃飛卻意外獲得透視神眼鑒寶大師,收藏大亨,武道宗師,一切,從這裡開始展開

《鑒寶神眸》章節試讀:

「趙四海,你他媽找死!」覃飛掄起一把掃帚就沖了上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貨色,一把年紀,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要點臉嗎?」
趙四海嚇了一跳:「覃飛,你怎麼在這?」
「怎麼,做賊心虛嗎?」覃飛冷冷道,「趕緊滾蛋!」
「放屁,覃飛,你算個什麼東西,敢對我指手畫腳?」趙四海惱羞成怒,忽然在林舒蓉和覃飛身上掃了兩眼,無恥的笑了起來,「搞了半天,原來你們倆才是一對兒!林老闆,口味挺嫩的啊,喜歡小白臉?」
「趙四海,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林舒蓉怒聲喝道。
「狗日的,打爛你的嘴!」覃飛哪能容趙四海這麼侮辱林舒蓉,掃帚照着他腦門上就砸去。
「覃飛,別衝動,打人是犯法的,你能不能給我省點心?」林舒蓉慌忙拉住了覃飛。
趙四海也是個外強中乾的,轉身就往外跑。
被門檻絆了一下,險些栽倒。
「哈哈,趙四海,你怎麼不去吃屎呢?」覃飛大聲嘲笑。
「你們這對狗男女,少得意!馬上月底,到時候交不起店租金,看你們怎麼辦?」趙四海罵罵咧咧,迎面就撞到一個人,氣的他更是惱火,「走路不長眼啊,沒看見有人!」
「對不起對不起!」那是個四五十歲左右的男子,皮膚紫黑,穿的很樸素,神色憨厚又帶着一絲畏懼,一看就是從鄉下來的。
「晦氣!」趙四海瞪了一眼,就要離開。
男子卻一把攔住了他:「老闆,你好,我,我想問一下,你知不知道,隔壁店的老闆去哪了?」
趙四海眉頭一皺:「你找他幹什麼?」
「我想賣個東西!」男子緊了緊懷裡的布袋,裏面稜角若隱若現,顯然是裹着東西的。
「哎呀,原來是貴客啊!」趙四海一聽到是生意上門,立即就換了一張笑臉,「老哥好,鄙人姓趙名四海,敢問你要賣的是什麼玩意兒啊?」
「這……」男子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趙老闆,還是去你店裡聊吧?」
按理來說,顧客上門,做老闆當然要請進店裡去招待。
但趙四海瞥了一眼旁邊的林舒蓉和覃飛,似乎有意炫耀,擺擺手道:「老哥,用不着,這裡都是我的熟人,有啥東西,儘管拿出來,我絕不會坑你!」
「好吧!」男子無奈,只好把布袋打開,裏麵包了好幾層,可見其小心翼翼。
很快,一隻巴掌大小的弧形玩意兒,就呈現在眼前。
「香簠?」趙四海挑了挑眉頭。
「沒錯沒錯,就是叫香簠!」男子連連點頭,「這是俺太爺爺傳下來的寶貝,俺們村長說老值錢了!要不是兒子結婚差了彩禮錢,俺都不捨得拿出來賣哩!」
「我看看!」趙四海接在手裡,稍微瞄了一會兒,臉就拉了下來,「樟木底子,沒有刻章也沒有印記,從外形和雕刻手法來看,是清初年代的貨,兩千塊我收了!」
「啥子?才兩千塊錢?」男子瞪大了眼睛,「俺們村長說,至少能值一萬哩!」
「你們村長說值一萬,他怎麼不收?」趙四海沒好氣道,「我也就看它做工還行,不然兩千塊我還不想要呢!」
「怎麼可能,這可是我們家祖傳的寶貝!」男子情緒激動,「奸商,你肯定是個奸商,故意坑我,我不賣了!」
說著,劈手奪過了那隻香簠。
「嘿,你個鄉巴佬,不識好歹,不賣拉倒,老子還不想伺候呢!」趙四海氣不打一處來,「今個兒出門沒看黃曆,真是晦氣,都什麼人啊……」
看的旁邊的林舒蓉差點笑出聲。
不是想顯擺有生意上門嗎?
結果生意沒做成,還被人數落了一頓!
活該!
然而,覃飛卻是一言不發,雙眼死死的盯着男子手裡的那隻香簠。
怎麼會這樣?!
覃飛的臉上布滿了不可思議。
因為他居然透過了那隻香簠,看到裏面鑲嵌着一顆珠子。
珠子表面,氤氳起一層薄薄的金色光澤。
內有乾坤!
肚憋油!
覃飛震驚過後,心中狂喜。
他的眼睛,居然可以透視了!
難道……
覃飛努力的回憶起來,依稀記得,昨晚和酒店工作人員衝突的時候,不小心打碎了他隨身攜帶的玉佩,血水濺到上面的剎那,似乎有一道光直衝雙眼,接着他就暈了過去。
「覃飛,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林舒蓉見他臉色不對,連忙詢問。
「啊?蓉姐,沒什麼!」覃飛回過神來,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那名男子,「老哥,你這隻香簠,我挺喜歡的,一萬塊賣給我吧!」
「你要買?」男子面露狐疑,「你們該不會是一夥的,想撈走我的寶貝吧?」
覃飛哭笑不得:「我們可以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真的?」男子一聽到錢,馬上就同意了,「好,我賣給你,一萬塊錢給我!」
覃飛一摸口袋,不由生窘。
他身上現在窮的叮噹響,別說是一萬塊,連一千塊都難湊出來。
於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林舒蓉:「蓉姐,能不能借我一萬塊,買下這玩意兒?」
「不是吧?一萬塊,我沒聽錯吧?」正準備離開的趙四海,又轉了回來,放聲大笑,「覃飛,你這眼力勁真是夠可以的,一隻破香簠,花這麼高價錢買!林老闆,看來你這夥計不咋地啊,還是趕緊換了吧,免得到時候血本無歸!」
林舒蓉想要反駁,但那隻香簠,她剛才也觀摩過。
林舒蓉在古玩行當,混了也不是一年兩年。
稱不上大師,但鑒定能力還是有的。
如趙四海判斷的一樣,香簠唯一的優點就是做工還算精緻,材料一般,屬於近代的工藝品,兩千塊的確是市場價。
「覃飛,你是不是沒休息好,看花眼了?」
「蓉姐,我覺得這玩意兒不錯,值這個價!」覃飛肯定道。
林舒蓉皺起了柳眉,她實在看不出這隻香簠有什麼特殊之處:「覃飛,要不今天你早點下班,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再來!」
「蓉姐,請你一定要相信我!」覃飛頓時急了,湊到林舒蓉耳邊小聲說道,「無論如何,都要買下這隻香簠!」
「你……」林舒蓉心中惱火,同時又有些失望。
她一直覺得覃飛是個腳踏實地,肯吃苦耐勞的好小伙。
現在,卻盡幹些混賬事!
難道,是自己看錯了他嗎?
換做平常,一萬塊錢,給了也就給了,可上次走眼,把家當都賠出去了,手裡很緊張。
「蓉姐,求你,相信我一次!」覃飛依舊很堅決。
「哎……」林舒蓉不免失望,但看到覃飛滿含期待的眼神,還是心軟了。
就當丟一萬塊錢,買個教訓吧!
轉身到櫃檯,抽出了一沓鈔票,遞給了覃飛:「最後一次!」

《鑒寶神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