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劍道
劍道 連載中

劍道

來源:外網 作者:蘇奕文靈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奕文靈昭

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展開

《劍道》章節試讀:

姜璃雖背對眾人,仰望星穹,可顯然也察覺到了這一幕。 微微一怔,她便暗自搖頭,再懶得關注。 「各位師弟師妹,你們瞧好了,等秋師弟介紹我等身份後,那姓蘇的小子,定會像屁股被針扎一樣,火急火燎起身,誠惶誠恐向我們行拜見大禮。」 陶雲池傳音給其他人,唇角微微掀起,眼神戲謔。 無知者無畏。 秋橫空這位故友,明顯沒看出他們這些人的身份。 否則,怕是早坐不住了。 聽到陶雲池的傳音,其他人心中那一絲不舒服消散,都不禁笑起來。 的確,一個來自小地方的修士,認不出他們這些來自天樞劍宗的傳人,也是正常的事情。 畢竟,眼界就那麼一點,恰似井中之蛙。 秋橫空也被蘇奕這隨意的姿態搞得愣了一下,旋即心中咯噔一聲,連忙道:「蘇道友,我來為你介紹……」 他想藉此提醒蘇奕,姜璃、陶雲池等人不簡單,不能這般散漫對待。 可不等說完,就被蘇奕隨口打斷道:「你我敘舊,不談其他人的事情,快坐下吧。」 秋橫空臉色一陣變幻,最終心中一嘆,也豁出去似的,坐在了一側岩石上,拎着酒壺暢飲了一口。 這樣一幕,讓陶雲池等人胸口發悶,他們還等着看蘇奕受驚之下,向他們行大禮時的惶恐樣子。 不曾想,對方卻一副根本不感興趣的姿態,直接打斷了秋橫空的介紹! 「等着吧,待會這小子肯定得給我等誠惶誠恐的行大禮!」 陶雲池聲音冷笑傳音。 不遠處。 秋橫空猶豫了一下,還是低聲傳音道:「蘇道友,別怪我多嘴,那些男女皆是天樞劍宗的尊貴人物,為首的乃是內門核心傳人姜璃……」 天樞劍宗! 僅僅這個名字,對世間修士而言,便有莫大的震懾力量。 秋橫空相信,如今也在大夏闖蕩的蘇奕,肯定會明白天樞劍宗的分量何等之重,那些傳人的身份何等尊貴。 可他的話還沒說完,蘇奕便輕嘆了一聲,感慨似的說道,「秋道友,以前的你劍心如鐵,一身傲骨,便是當初和我蘇某人一戰時,也無懼成敗,笑看生死。」 他目光看向秋橫空,「可現在,你卻怎地變成這樣子了?」 遙想當初的秋橫空,被譽為大楚第一劍修,一身劍道造詣打磨得紮實無比。 也是當時唯一一個被蘇奕視作「可堪入眼」的角色。 一個真正的劍修。 可現在,從秋橫空出現,便展露出一副唯唯諾諾,瞻前顧後的姿態,言談舉止之間,哪還有一絲當初的風采? 此時,蘇奕這番話並未傳音,他也不屑傳音,坦坦蕩蕩說出,也落入遠處姜璃、陶雲池等人耳中。 姜璃若有所思。 陶雲池等人則暗自哂笑,秋橫空劍心如鐵?一身傲骨?明顯扯淡。 他們可從沒有看出這些,只知道秋橫空這個最近加入宗門的外門弟子,卑微如仆,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我……」 秋橫空心潮起伏。 許久,他感嘆道:「蘇道友,到了現在,你還不明白嗎,和大夏修行界相比,我們以前所在的地方,就似一口水井,而我們便是井中之蛙,那時候再自負,也終究是因為無知的緣故。」 「等真正抵達大夏,方才明白世界之大,自身之小。」 說到這,他神色複雜地看着蘇奕,道:「我的確變了,這是因為我認識到了從前和現在的差距,認識到了我和這世間頂尖之輩的差距,自不會再像以前那般……無知無畏。」 說罷,他又長嘆一聲,拎着酒壺狂飲不已,形神落寞。 這番話,讓元恆和白問晴也心生一些共鳴。 這大夏修行界,的確是人傑地靈,強者如林,遠不是其他地方可比。 他們也曾感慨,以前如井中之蛙,如今方知世界之大。 可對於秋橫空的話,他們卻並不完全認同。 比如,秋橫空下意識里,把以前的蘇奕視作和他一樣的「井中之蛙」,這自然是不對的。 非但不對,還大錯特錯! 不過,元恆和白問晴很識趣地沒有辯駁。 秋橫空才剛和蘇奕見面,應該完全不清楚,他眼前的蘇奕,有多麼的恐怖! 蘇奕拎着酒葫蘆抿了一口,道:「認識到差距,並非壞事,可若一顆劍心蒙塵,以後想要再擦拭乾凈,重現往昔鋒銳之氣,可就太難了……」 何謂劍心? 何謂傲骨? 勇猛精進,無懼生死,無畏成敗,寧折不屈! 一時隱忍蟄伏,可以。 一味隱忍退讓,時間久了,劍心儘是塵垢,一身傲骨都將被消磨乾淨。 到那時,註定泯然眾人。 眼下的秋橫空,或許還未真正丟失那一顆如鐵劍心,以及一身的傲骨。 可現在的他,已經出現這樣的徵兆! 這從他神態舉止間流露出的落魄、陰鬱之氣中,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劍心蒙塵?」 秋橫空搖了搖頭,眉梢間浮現一抹自信之色,道:「蘇道友,實不相瞞,我如今已是天樞劍宗外門弟子,相比那些頂尖人物,或許遠不夠看,可我已遠超這大夏世俗中的大多數同輩!」 不遠處,陶雲池不禁笑了,再忍不住說道:「秋師弟,你說的不錯,入了天樞劍宗的大門,已和魚躍龍門沒有區別,即便你現在僅僅只是個外門弟子,又豈是這天下間那些尋常修士可比?」 這看似是在誇讚秋橫空,實則也是藉此襯托他們這些人的地位和身份何等不凡。 此話一出,陶雲池目光已看向蘇奕。 在他看來,話都已挑明了,蘇奕總該意識到他們的身份,想來肯定再坐不住,會誠惶誠恐主動上前拜見。 可讓陶雲池錯愕的是,蘇奕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都懶得瞥他一眼,依舊是那一副視若無睹般的懶散姿態。 這簡直就像媚眼拋給瞎子了,讓陶雲池大感鬱悶,眉梢間都浮現出一抹陰沉之色。 這小子,很不識趣啊! 那些男女也都怔住,他們之前可都料定,當得知他們的身份,這來自偏遠小國的傢伙,定會主動上前拜見。 哪能想到,對方卻依舊一副毫無反應的樣子…… 這是尋常修士該有的反應? 那些男女也都一陣鬱悶,很是不解,這世上怎會有如此愚鈍之輩? 他們可不知道,聽了陶雲池那番話,元恆和白問晴都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秋橫空僅僅是一個外門弟子而已,也能算魚躍龍門? 這些天樞劍宗的傢伙,還真是會給自己臉上貼金啊! 若讓他們知道,雲天神宮內門弟子霍雲生等人,皆在主人面前如土雞瓦狗般不堪,該作何感想? 若讓他們知道,斷龍崖下那頭化靈境黑蛟,連青乙道宗排名第三的化靈境大修士厲妙鴻都敢殺,可在面對主人時,卻謙卑如學生,又該如何作想? 眼高於頂,自視甚高,皆因無知! 或許是伴隨在蘇奕身邊久了,元恆和白問晴面對這種情況時,也都變懶了,懶得去辯駁…… 蘇奕倒沒有在意這些。 他看得出來,自己眼中的秋橫空,和以前相比,失去了一種屬於劍修的如鐵劍心和錚錚傲骨。 可秋橫空自己對能夠成為天樞劍宗的外門弟子卻很滿足,也為此很自豪。 這讓蘇奕不免意興闌珊。 人都是會變的。 秋橫空在認識到差距後,已經選擇了一條他自己要求索的路,旁人也無從干涉。 蘇奕可從不是「好為人師」之輩。 「蘇道友,你現在可曾拜入哪個門派修行?」 秋橫空問道。 蘇奕搖了搖頭,飲了一口酒。 秋橫空猶豫了一下,建議道:「再過三個月,便是天樞劍宗招收門徒的時候,道友的天賦和底蘊,遠在秋某之上,若是參與到考核中,拜入天樞劍宗內修行,應該不是難事。」 當初,他曾敗在蘇奕手底下,內心對蘇奕的劍道造詣極欽佩。 眼下見到蘇奕還是個無門無派的散修,不免有些替蘇奕不值,故而才會提出這個建議。 蘇奕一怔,他看得出,秋橫空是發自內心在為自己着想,不由啞然搖頭。 他倒是很希望有人能指點自己修行,可關鍵是……這天下間,有這樣的人嗎? 還不等蘇奕開口,不遠處響起一道冷哼:「秋師弟,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們天樞劍宗豈是隨隨便便誰都能進的?」 說話的,是一個銀袍青年,神色透着不屑。 之前蘇奕大搖大擺躺在藤椅中,將他們這些人全都忽略,就讓他們內心極不爽。 眼下見秋橫空建議蘇奕去參加天樞劍宗的考核,這銀袍青年頓時就忍不住,出聲譏諷。 秋橫空軀體一僵,被訓斥得有些難堪。 他張嘴要解釋什麼,蘇奕已從藤椅上起身,擺手道:「不必再多說,我對進入天樞劍宗修行,可一點興趣都沒有。」 「行了,我們就此別過。」 蘇奕收起藤椅,已沒有興緻再聊下去。 沒興緻了,還留着作甚? 「大言不慚!」 驀地,那銀袍青年嗤地笑起來,道,「小小一個散修,口氣可不小,竟還敢不把我天樞劍宗放在眼中,不覺得可笑?」

《劍道》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夏子辰夏元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