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道玄尊
劍道玄尊 連載中

劍道玄尊

來源:google 作者:七月琉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玄 林進

林玄萬萬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會被惡人盯上,不僅對他進行誣陷,使其遭受不公展開

《劍道玄尊》章節試讀:

江城林家。
廂房內。
「林天涯!
還我靈脈!」
林玄猛地坐起身來,雙眼上爬滿了猩紅的血絲,胸中的怒火更是無法平息!
枉他曾經對宗家充滿敬仰。
到頭來。
自己曾經嚮往的宗家,竟然為了林天涯,強行奪走了自己的靈脈!
此刻,林玄心中對於皇城的林氏宗家。
只有仇恨!
什麼狗屁宗家!
都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惡狼!
林玄心中正在憤慨。
突然。
他發現自己竟然能動了?

自己的身體...... 居然恢復過來了?

林玄面露愕然。
怎麼回事?
自己不是被打斷四肢,還被宗家那群雜碎打碎了丹田嗎?
林玄趕忙探查身體。
果然!
自己除了四肢,就連丹田也已經恢復如初!
林玄心中驚喜,但沒一會兒,他的臉上又是露出苦澀的表情。
雖然他的身體不知道是何原因恢復過來。
但是自己胸口原本紮根着七品靈脈的位置,此時卻是空空如也。
武者若是想要修鍊。
靈脈與丹田,二者缺一不可。
短其一則無法修鍊。
林玄心中鬱悶。
怎麼辦?
沒有靈脈,他便不能引天地元氣入體。
換言之。
被宗家拿走了靈脈的他,根本無法修鍊!
就在林玄苦悶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
「小子,想要報仇嗎?」
噌!
聽到聲音,林玄瞬間蹦下了床。
神色緊張。
「誰?
!」
林玄環視四周,並沒有發現人影。
他雙眉微蹙。
難道是自己聽錯了?
「別找了小子,我在你胸口的玉佩里。」
玉佩?
聲音再次響起,林玄連忙低頭一瞧。
果然。
自己胸口處的玉佩上,有着一抹淡淡的微光正彷彿呼吸般微弱閃爍。
「你是誰?」
林玄略帶敵意地問道。
一道陌生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自己佩戴了十幾年的玉佩里,他不得不警惕。
玉佩里的老者也不惱怒,而是調笑道:「小傢伙好了傷疤就翻臉不認人嗎?」
「枉費老夫我耗費靈魂之力救你一命。」
聽到玉佩里的聲音,林玄的臉色這才有些緩解。
聯想到自己已經恢復的身體,林玄試探問道:「是前輩您救了我?」
「當然,除了老夫我,還有誰能把你這個四肢盡斷,丹田靈脈俱廢的小子救活?」
玉佩里的老者沒好氣地回道。
知曉了是老者救活了自己,林玄立即行了一個大禮。
「多謝前輩。」
見林玄行禮,玉佩中的老人點頭道:「嗯,倒是個不錯的小子,還知道給老夫鞠個躬。」
「看來老頭子我沒救錯人。」
林玄尷尬一笑:「前輩莫怪,晚輩只是受奸人所害,所以才不得不警惕了些。」
老者沒有責怪,淡笑道:「無妨,若非你的血液解開了玉佩里的封印,老夫也無法解開封印,更沒辦法救你小子一條命。」
見前輩並不生氣,林玄這才想起前輩剛才說的話。
於是他問道:「前輩您剛才的意思是,能幫我報仇嗎?」
「老夫自然不能幫你報仇。」
「但老夫能夠讓你重新修鍊!」
老者的話語十分乾脆,似乎還透露着一股洒脫般的自信。
此話一出,林玄臉上立刻露出喜色,剛欲說話。
卻又突然止住了動作。
林玄不是傻子。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道理他懂。
不會有人平白無故地幫助自己。
能夠讓丹田靈脈俱廢的自己重新修鍊。
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於是。
林玄沉思些許,恭敬問道:「不知前輩有何條件?」
老者將林玄的動作看在眼裡,自然知曉他心中想法。
「怎麼?
你以為老夫是那種小說話本里的亂世魔頭,動不動就奪舍的人嗎?」
「額......」林玄不知道該如何回話。
不過他的確是有這個想法。
老者輕笑道:「老夫之所以要幫你,的確是有事需要你幫忙。」
話音剛落,林玄立刻接道:「前輩放心,只要不違背天地良心,林玄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滴水之恩,應當湧泉相報。
更何況是幫助自己重返武道?
旋即,林玄問道:「不知前輩有何事需要晚輩去做?」
聽到林玄的話,老者卻是搖搖頭,「你有這份心即可。」
「現在的你還太過弱小,等待時機成熟,我自然會告訴你是何事。」
林玄聽後也只能苦笑點頭。
的確,現在的自己境界全失,更是失去靈脈,連武道最低的境界鍛體境都沒有。
「不過小子,莫要灰心。
你可聽過一句話,否極泰來。」
老者忽然說道。
林玄不解。
老者輕笑道:「雖然你體內的七品靈脈被人剝奪,但那只是表象而已。」
林玄疑惑:「表象?」
「不錯。」
老者微微點頭,隨即說出了一番震驚林玄的話。
「現在的你表面看上去沒有靈脈,自然無法修行。」
「但......」 「我若說你的體內,還有另一條靈脈呢?」
轟—— 此話一出,林玄腦海中彷彿有驚雷乍起。
「什麼?
!」
「不可能!
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能擁有兩條靈脈?
!」
林玄搖頭不信。
靈脈乃是先天之物,上蒼賜予。
他也曾聽聞過一些天罰之人,體內沒有靈脈,眾身無法踏入武道。
但他還從未聽聞有人能夠同時擁有兩條靈脈。
老者見林玄不信,呵呵一笑解釋道:「這世間自然是沒有人能夠擁有兩條靈脈。」
「但,依然是有着特殊的存在。」
林玄行禮道:「懇求前輩指點迷津。」
老者點點頭,問道:「我問你,靈脈分為幾品?」
林玄想都沒想便說道:「九品。」
「錯!」
老者道:「你所在的這片小世界,僅知靈脈分為一至九品,卻是不知道。」
「在那九品靈脈之上,依然有着更高的品級。」
林玄被老者的一番話震驚不已。
「你們所謂的九品靈脈,也僅僅只是最低品級的靈脈而已。」
老者繼續道:「靈脈主要分為三個品級,天級、地級、人級。」
「人級有九品,也就是你們常說的九品靈脈;之後的地級靈脈與天級靈脈也有九品。」
「而在天級之上,卻還是有着一級,名為神級靈脈。」
老者的話無疑不是衝擊着林玄的原本的認知。
他原本以為九品靈脈就已經是最強大的靈脈。
卻沒想到。
九品靈脈,也不過只是最低級的人級靈脈而已。
林玄問道:「前輩,那我體內剩下的這條靈脈到底是什麼品級的靈脈?」
林玄也不是個貪心之人。
他只希望自己體內的靈脈能達到曾經的人級七品靈脈即可。
至於什麼神級靈脈,自然是不敢奢求的。
「小子,老夫實話跟你說吧,你體內的這條靈脈乃是一條神級靈脈,只不過,卻是被人封印了起來。」
「若不是你此次遭受劫難,失去了原來靈脈,而你又正好將我喚醒。
否則,你的這條神級靈脈註定會伴隨你入土。」
老者的話無疑是又震驚了林玄。
自己體內的靈脈,竟然還是條神脈?

還被人封印了?

這種事情到底是誰做的?
林玄趕忙問道:「前輩,那我體內這條靈脈的封印能夠解除嗎?」
老者道:「自然可以,老夫趁你沉睡之時便是仔細琢磨了一番。
給你靈脈施加封印的人定是一位境界修為極深之人,縱使是當年老夫實力全盛之時,恐怕都與他難分伯仲。」
「原本至少需要七七四十九天的封印,此人只用了一天不到就將其完成,不得不說是個天才。
但是,這道封印下的太過倉促,即便封印成功,但想要解除,對於老夫來說,也並非難事。」
「只不過......」 老者說到一半,突然頓住不語。
林玄見玉佩中的老者忽然不說話,急忙問道:「不過什麼?」
只聽見老者的聲音突然嚴肅起來。
「小子,老夫雖然不知道給你施加封印的人是誰,但我可以肯定,給你施加封印的人必定不會加害於你。」
「一名身懷神級靈脈的天才,若是敵人,必定要斬草除根,絕不可能留你性命;若是親人,如果不是遇到天大的麻煩,也絕對不會把你丟在這樣一個貧瘠的下界小國,掩蓋你原本應有的光輝,甚至讓你遭受被活剝靈脈之痛。」
「因此,現在是否解除你體內神脈的封印這件事,你必須要想清楚。」
「一個念頭出錯,很有可能就會有萬劫不復。」
老者的聲音十分低沉。
嚴肅至極。
「想好了之後,再回答老夫。」
「這靈脈的封印,你到底要不要解。」

《劍道玄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