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江丹橘厲歲寒
江丹橘厲歲寒 連載中

江丹橘厲歲寒

來源:外網 作者:偏寵替嫁小嬌妻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偏寵替嫁小嬌妻 都市言情

一場陰謀,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給坐在輪椅上的厲歲寒。他霸道偏執、富可敵國,卻被傳患有隱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龍活虎,長相俊美的男人是誰?原本說好,大家一年後好聚好散,互不糾纏,不曾想男人卻說道:「既然遊戲開始了,什麼時候結束,我說了算。」女人暴怒大吼:「你無恥。」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個暫時的替代品,放了我吧。」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啞道,「你最好乖一點。」展開

《江丹橘厲歲寒》章節試讀:

厲氏集團.
林晟拿着一疊資料,進了總裁辦公室。
「厲少,老爺那邊下了最後通牒,這一個月內必須娶江家二小姐,江桃李。」
林晟取出一張照片放在辦公桌上,厲歲寒看都沒看,直接丟進了垃圾桶。
厲家雖說是白城首富,掌握着白城的經濟命脈,而上流社會一直傳言,厲氏總裁厲歲寒自從遭遇車禍之後,就得了隱疾,不能行人事。
他的身邊從未出現過女人,也恰好證實了這一點,不然像他這麼有錢的人,不知道多少女人要往上撲。
白城其他大家族的小姐,自然不願意和他聯姻。
想來也知道,厲家給他找了什麼樣的女人。
「上次在荷蘭的事情查的怎麼樣?」厲歲寒掃了幾眼江桃李的背調,淡淡的問道。
林晟說話有點磕磕絆絆,「厲少,那個當天晚上您喝的酒里有葯,又不能去醫院,所以才會……」
厲歲寒打斷了他,「那個女人,有沒有查到是什麼人?」
「當天的監控應該是人為破壞的,現在也沒辦法恢復。僅憑着一支鬱金香耳釘,很難找到人。」
那是厲歲寒離開前,撿起自己袖口的時候,錯拿的一支鬱金香耳釘,這是他唯一的線索。
在荷蘭,鬱金香的圖樣實在是太普遍,找起來真是大海撈針。
當日為了幫他找到一個乾淨的姑娘,通過當地的中介,花了50萬歐元的現金,因為有保密條款,對方的信息一點都拿不到。
阿姆斯特丹不是白城,想要深入調查這件事,必然困難重重,正是這樣,才讓人抓住了時機,將他暗算。
「繼續查,直到查到為止。」厲歲寒感到一陣煩躁,下意識的鬆了松領帶。
……
江丹橘下了飛機,直接乘地鐵到了醫院,外婆還在昏迷中。
她走進盥洗室,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面色蒼白,眼睛腫的像雞蛋,頭髮亂的像瘋子。暗自在心裏吶喊,這個時候一定要振作,不能垮。
江丹橘跑去一樓繳費,眼看着銀行卡里的錢越來越少,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這幾日,江丹橘在醫院日夜守着外婆,直到家裡的傭人打電話告訴她,江磐和劉敏蘭回來了,她才回到了江家。
還沒走進客廳,就傳來劉敏蘭和江桃李說話的聲音。
「媽,江丹橘到現在還沒回來,該不會想不開,客死他鄉了吧?」
「她那德性,肯定死不了,死了也要把她找回來,我們的狸貓換太子計劃還沒完成呢。」
「大小姐,你回來了。」突然,張媽端着兩盅燕窩從她身邊經過。
客廳里霎時一片安靜。
江丹橘斜睨了一眼江桃李,直接去了樓上書房。
叩叩叩。
敲了門,等不到裏面的回應,江丹橘直接推門進來。
「爸,江桃李和顧重深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江丹橘氣勢洶洶的質問江磐。
「丹橘,這件事已經這樣,就不要再提了。他們兩個人是兩情相悅,這事由不得你。」江磐在把玩着幾盒雪茄,連個正眼都沒給她。
自從繼母帶着江桃李進到江家以後,江磐對她更是冷漠,他眼裡只有那個外遇的私生女。
「為什麼由不得我?」
江磐冷冷的看着她,「當然,這件事我們會補償你,給你尋一門更好的親事。」
我們,自從江磐再婚後,就把她排斥在江家之外了。
江丹橘抿了抿乾裂的嘴唇,「我的事就不需要你操心。我現在只想把我媽媽的東西要回來,從此和江家一刀兩斷!」
這下江磐有點慌了,他已經答應了厲家老爺,月底就把女兒嫁過去。
江桃李因為厲歲寒有隱疾之事,已經悔了和厲歲寒的婚約,江丹橘要是再走了,他就徹底把厲家得罪了。
「乖女兒,不要意氣用事。」江磐從桌子邊繞過來,拉着江丹橘坐下說話。「你想要什麼,和爸爸說,我一定滿足你。」
江丹橘本來還開不了口直接要錢,既然江磐這樣說,她也就不客氣了,這本來就是江磐欠她的。
她定了定神,「是么?好,我要500萬!」
江磐一聽,氣得雙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一時無語。
可他轉念一想,這下正好可以提和厲家的婚約,她不是要錢嘛,白城最有錢的就是厲家了。
「丹橘,別看我們江家在外人看來很風光,你也知道爸爸經營公司的開銷也很大,現在入不敷出呀。」
江磐開始在她面前示弱、訴苦。
江氏集團原本是外公留下來的產業,媽媽去世之後,就被江磐直接奪走,並把公司名字改成了江氏。
江丹橘早就知道公司是每況愈下,沒想到已經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當然她知道不能全信江磐的話。
「外婆住院了,我急需用錢,不要說你連幾十萬都拿不出來。」
「那你早說嘛,我可以讓你外婆接受最好的治療,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江丹橘一聽,眼眸里馬上顯現出光澤,「你說。」
「嫁給厲歲寒。」

《江丹橘厲歲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