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江山如畫明如月
江山如畫明如月 連載中

江山如畫明如月

來源:google 作者:蒼茫雲海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棣 趙逸明

趙逸明在執行抓捕任務中意外墜崖,醒來之後發現自己沒有在窗明几淨的醫院而是在一間陌生的木屋...床邊還有一個陌生的年輕人來呼喊着他的名字...經過和身體主人意識的融合,他發現自己穿越到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明朝...歷史已經改變,趙逸明是那隻蝴蝶,還是在這個年代改變實勢的英雄華夏大地,江山如畫,明如皓月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國門的大明王朝,能否千秋萬代......自己對歷史的認知,在這個大明王朝,完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那麼趙逸明的人生又該何去何從?沒有金手指,只有優先於這個時代的認知和知識趙逸明能夠如何更改這個時代,更改自己的命運展開

《江山如畫明如月》章節試讀:

趙逸明在榮安韞的醫館躺了三日,終於可以自己下床走動了。這一日,魯城因為今日有職守任務,沒有來看趙逸明。

趙逸明自己披上衣裳,打開門往小院走去。剛一出門,就聽見一聲雷鳴。下起雨了,整個鎮海衛因為地理位置,夏天也多雨。他抬頭從屋外廊檐下望了望天空,才發現,現在的天空就算下雨,也顯得那麼純凈,不像後世,鋼筋水泥叢林里,那灰濛濛的天空。頓時覺得,穿越也不錯,這帶着水汽的空氣聞起來也好受的多。

突然鼻子里又聞到一股中藥味傳來,他扭頭一看,一個8,9歲的小姑娘,正拿着把小扇子往着一個爐子里扇,爐子上的藥罐里冒着熱氣。小姑娘專心致志的在熬藥。趙逸明也沒說話,就這樣看着。小姑娘扇了一會,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看見了趙逸明,馬上笑起來「趙哥哥,你能自己走啦,太好啦,你好了又能帶笑兒去海邊釣魚了。爹爹,趙哥哥能走路了。」榮露笑往外面堂館喊了一聲。

榮安韞走進了後院。「趙總旗,恢復的很好啊,一會笑兒熬好了葯,你服下就不用再服湯藥了。這裡有幾枚藥丸,你每日午時服一粒,服完就完全康復了。」說著從手中遞過來一個小木盒。趙逸明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裏面有5顆比玻璃彈珠還大一圈,黑黑的藥丸,還油亮油亮的。趙逸明心想:這TM不會重金屬超標,到時候中毒吧?

榮安韞似乎看穿了趙逸明的心思,說道:「總旗,這些都是活血化瘀、益氣健力的藥材熬煉而成的,切記你臟腑初愈,千萬不可用酒吞服。」趙逸明看着榮安韞對自己說話一板一眼的語氣。無奈的說道:「榮大叔,你和我爹的關係,你和我不用這樣生分,叫我逸明就行了。而且,我爹都戰死快一年了,他和你年輕時酒後的約定,我不聽人說根本就不知道,你也不要在意。我們就當沒這回事好吧。我還是趙逸明,你還是我的榮大叔。」接着又壓低聲音湊在榮安韞耳邊道:「而且笑兒也不知道,你不說,我不說就行了。誰也沒話說,嚼舌根那幾個也基本搬到外面屯寨了,而且我和笑兒年歲差這麼多,我就一直把她當我的親妹妹看待。」

榮安韞聽了趙逸明的話,也神色複雜了起來,但是思索一會就釋然了。和藹的笑着,看着趙逸明,想着如果不是趙逸明和自己女兒年歲差的太大,榮露笑嫁給趙逸明也是不錯的,至少趙逸明這個小子,為人和善,而且知書達理。雖然父母雙亡,又從軍,但並不像有些官兵,經常占老百姓的便宜。

這時,榮露笑對趙逸明說道「趙哥哥,葯熬好了,今天是笑兒親手給你熬的,一定要喝完哦。」「是是是,笑兒熬的,我一定喝得渣都不剩。」榮安韞看着兩個人的對話,不禁心裏又有點打鼓了,轉念一想,算了算了,反正笑兒現在才8歲,到時候再說吧。轉過頭對趙逸明說:「逸明啊,這幾日雖然開始熱起來,但是藥丸服完之前,不要喝涼水,時常要喝熱水。你服藥吧,喝完葯,再多走動走動。」

說完轉身向前堂走去。榮露笑拿着布包着藥罐把手,小心翼翼把葯倒進碗里。端過來遞給趙逸明,趙逸明接過坐在門口放着的木凳上邊吹邊喝。榮露笑也在旁邊坐下笑眯眯的看着趙逸明喝葯,直到趙逸明把葯喝完,又遞給趙逸明一張手帕擦嘴。然後對趙逸明說道:「趙哥哥,你自己在廊下走走吧,我去前面幫爹爹了。」說著蹦蹦跳跳也往前堂去了。

趙逸明看着榮露笑的背影,想着,自己前世如果早點結婚,生個女兒也不差多這麼大了吧,自己那個便宜老爹和榮安韞酒後的酒話娃娃親,就算了吧。他又用雙手撐着膝蓋站了起來,慢慢的在廊下走着,心裏盤算着一個月之後的校場演武,怎麼才能贏牛三七和他手下那些兵。

慢慢從記憶里思索自己旗下的兵丁。自己手下的兵基本都是本地的軍戶,身材相對牛三七手下有兩個小旗的兵丁都是從山東來的,五大三粗的。自己這邊體格能和他們相比的就魯城一人而已。因為他爸是屠夫,從小這小子不缺葷腥,蛋白質吸收的多,在南方人里體格子算得是非常高大威猛。16歲就有差不多1米8的大個子和一身的腱子肉,當然之前幾年是肥肉,入了衛所之後,因為操練,慢慢變成了肌肉。

因為魯城高大,他旗下十個兵丁相對來說也選了比較高大的。算是趙逸明這個總旗手下最具戰鬥力的小旗。其餘四個小旗,也就那樣,但也兢兢業業,辛勤耕作、操練,恪守軍紀。因為他這個總旗平時也做的很好。

趙逸明聽着雨聲,想着想着,覺得有點亂,索性不想了,等回家再說吧。也覺得走得有點累了,就回到小屋裡,躺回床上睡了過去。感覺沒多一會,他聽見屋裡有動靜。睜開眼一看,榮露笑在屋裡桌子上擺弄着,旁邊放着一個食盒,她從食盒裏面捧出來兩個小碗和一個大碗,又拿出兩雙筷子和一個木勺,還拿出一個小瓷盅。然後衝著趙逸明喊道「趙哥哥,起床了,都晌午了,吃飯吧。我爹叫張嬸給你燉了雞湯,還蒸了一條魚。還有我給你煮的菜葉。」

趙逸明聽罷,起了床,坐到桌前。先拿一個小碗從大碗里添了米飯,遞給榮露笑,又自己盛了一碗飯,開始吃飯。他拿木勺喝了一口瓷盅里的雞湯。頓時感覺,後世里,五星級酒店的雞湯可能也不過如此,還是原材料好啊,那些飼料喂出來的,和這散養的土雞真的沒法比。不禁多喝了幾口,又開始吃飯,已經昏睡幾日沒怎麼好好吃一頓了,這是最近吃的最好的一頓。一會就把蒸魚的一邊吃得乾乾淨淨,正準備把魚翻過來吃另外一面。

榮露笑卻拿筷子把趙逸明的筷子壓着,然後說:「趙哥哥,不能翻的,我聽過一個疍民姐姐說過,吃魚翻魚的話。坐船會翻船的。你經常要坐船巡海,不能翻魚。」趙逸明聽後,笑着說道:「好好好,不翻不翻。笑兒也快點吃吧。」榮露笑看到趙逸明不再翻魚,就又笑着吃飯了。

吃完飯,榮露笑就收拾着碗筷,對趙逸明說:「趙哥哥,你的衣服笑兒給你洗好晾乾了,爹爹說一會雨停了,你就可以回家了。你回家了,空閑了記得帶笑兒去釣魚哦。」趙逸明站起來摸着榮露笑的頭道:「好的,空閑了一定帶笑兒去釣魚。」

心裏想着,可能接下來幾個月可能都閑不下來了,這個月要操練應對演武。接下來又要農忙收割,自己身為總旗,雖然乾的活少,但也不能太偷懶,畢竟關係口糧、朝廷軍糧。坐在床沿,看着床尾疊好的軍服,站起身來,穿好軍服,就打開門往前堂走去。到了前堂,看到榮安韞正在為病人把脈。笑兒則在旁邊看着。

榮安韞看見趙逸明出來,就對趙逸明說:「魯城說,給你告假了十日,現過了4日,剩餘6日,且不可太過操勞。藥丸記得按時服用。」趙逸明連忙說道:「榮大叔,小侄知道了。」榮安韞笑笑:「走吧。」趙逸明沖榮安韞作了一揖,再沖榮露笑露了個笑臉,就出了醫館大門往家裡走去。

明朝的衛所制度,鎮海衛官兵的家就在衛城外的屯寨,邊境三守七屯,內地二守八屯。平時無戰事,就操練和耕種,墾荒。戰時就上戰場殺敵。所以趙逸明的家離榮安韞的醫館並不遠,也就一盞茶的功夫就到家了。因為他就獨身一人,回到家也無所事事。

鎮海衛城去年才置,也沒什麼人,回到家又坐在院子里思索接下來該怎麼在這生活。自己身為衛所官兵,其他的門道基本堵死,因為這是終生制,繼承製,自己是軍戶籍。其實這也沒什麼,他上一世就是武警專業當的**,對於當兵,也不陌生。

那怎麼才能在這個已經更改了歷史進程的明朝當好這個兵,就需要想一想了,畢竟也不是一窮二白,自己好歹穿越過來撈了一個正七品總旗,相當於後世電視劇里的縣令。好歹也是幹部了不是,比自己前世的緝毒大隊隊長可要高了不少。

想到這裡,喝了一口茶,不禁嘴裏哼了起來「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正在這時,魯城從門外喊道:「逸明哥,我來了。」趙逸明起身去開了門,魯城手裡提着一刀豬肉和一些下水。走了進來。笑呵呵的說:「逸明哥,我爹今天早上去幫城外陳員外家宰了兩頭豬,我爹叫我給你帶點過來。晚上吃頓好的。」

趙逸明嗯了一聲問道:「今天,不是該我們旗駐守南門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魯城說:「本來是我們旗守南門的,但是今天指揮使要巡南門,牛三七給常百戶說我們旗大數人都矮小,看着不精神,百戶就把今天南門的職守換給他了。他不就是想巴結巴結指揮使大人嘛。」